086章田秋枫的J国之行(八)

小说: 进化与传承 作者: gttnow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9:00 字数:2215 阅读进度:86/882

由纪子解释道:“我就是学美术的,而且专门了解过达达尼的画作,对他的作品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田秋枫恍然大悟,怪不得由纪子敢这么果敢的给出答案。

他‘哦’了一声后又问道:“能说几幅达达尼画作的名字么?”

由纪子是立刻说出了8幅达达尼的画作,而且能说出那些画作是在哪一年画出的。

作为艺术品窃贼,田秋枫对达达尼的画作也是相当的了解,不过由纪子所说的这8幅画,他是一幅也没有听说过;但根据由纪子所说的这8幅作品的面世时间,他判断这个世界的达达尼与他那个世界的达达尼,其生存年代应该基本相同。

对于出现这样的结果,实在让他觉得咋咋称奇;两个时空在同一个时间段,出现了同名的世界著名画家,这异时空之间的相互关系,当真是妙不可言啊。

就在他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由纪子关心的问道:“你那个书画桶里装着的,是不是‘明眸一笑’。”

“是呀。我还以为是达达尼的画作呢。”

“你不会被骗了不少钱吧?”

田秋枫能够听出来,对方是真的担心自己受骗;他考虑了一下后解释道:“对方的开价挺高,说是被偶然发现的达达尼幼年时的画作,因为画技还不成熟,没有被列入世界名画之列;不过因为是名人手迹,所以价值也不能太低;对方是由于急需用钱,才不得不把画作脱手。”

由纪子气愤的评价了一句:“胡扯。”

田秋枫笑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相信对方说的,不光感觉着那幅画画的还是有些功力,就压价给买了下来。”

由纪子这会很好奇对方是花了多少钱,去买了一幅冒名达达尼的画作;不过想想又感觉着,确实不适合冒昧的去问人家买画的费用。

由纪子笑笑说道:“真想有机会看看这个冒名的画作,也很好奇骗子们居然会想出这么幼稚的骗人伎俩。”

田秋枫也笑着说道:“放心吧,我真没花多少钱,现在在车里不方便,等有机会时,我一定让你这专业人士给把把关,看看这画作到底能值几个钱。”

……

佐佐木开着车在跟着田秋枫的车走了几条街之后,就想明白了一个问题:对方应该也不愿意和警察打交道。

如果说之前对方开着车路过警察所时,不进去求助,是因为不知道后背箱内还有个被绑架者;那现在对方已经和被绑架者坐到一起了,依然不想着把被绑架者送到警察所,只能说对方也有难言之隐,不方便和警察打交道。

为此,他又仔细的询问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这让他又有了新的认识;首先是横路也认为,对方初开始是准备直接走过去、就没准备打搅横路的,只是因为横路上前企图纠缠,人家才主动出手了。

再一个,是横路提到出手那人还戴着白手套。

而且横路也说了:“按说对方也应该听到后背箱里的响动了啊,不过他打倒我之后却没有去救人,而是直接开车就走,对方可不知道你会马上过来。”

这几点让佐佐木基本确定:那人应该是刚在那栋楼上做过案,当时是急着逃离现场,以至于慌的连白手套都没有来得及摘掉;哪想到碰上了不开眼的横路,去主动找人家麻烦,这才逼着人家动手抢车的。

对于对方身上还特意的背着个书画桶这件事,佐佐木直观的就认为,对方应该是从哪一家盗窃了书画。

至于那个女子为什么不自己在警察所附近下车,佐佐木也想明白这个道理了,那肯定是担心自己这边的摩托车速度快,担心被自己截胡。

想通这一点后的佐佐木,只要是当前方的小汽车临近某个警察所时,他都会把摩托车开的靠前些,威慑着那个女子不要试图下车跑进警察所;至于在路过其它人多的地方时,他则是有意的与前方更拉开些距离,就是希望着那个女子赶紧下车,他宁可在人多的地方、去克服困难追逐那女子,也不愿意漫无目的的、跟着前边的车到处乱跑。

万幸的是在前车被一处路口的红绿灯截停时,这边的路边正好有一个投币公用电话,他立刻把摩托车就近停下,让横路尽快的使用公用电话,把这边情况给老板汇报一下。

老板听说女事主已经脱困时也是大急,待听得他们目前仍然在跟踪对方、以及佐佐木猜测的对方情况之后,老板记下了摩托车的车型及车牌照,答应再派两人过来帮忙,但要求他们要尽可能多的打电话汇报位置,方便老板安排的帮手与他们汇和。

在这个年代,还没有手机电话,大哥大也是在1973年才被发明出来、并被注册专利;不过这个年代已经有传呼机了;他们老板如果有事情要通知他们,可以通过传呼机服务台,给他们的传呼机发信息。

传呼机是在1968年面世的,在1972年的这个时候已经相当普及;在他们来说,传呼机已经是出行必备的便利工具,为相互之间的讯息沟通,提供了很多方便。

10分钟后,两人的传呼机都传来了有新信息的振动提示声,坐在摩托车后座上的横路,小心的取出自己的传呼机查看信息:“如果对方不下车,就不用打扰对方。”

在行驶的摩托车上的两人,围绕这个信息茫然的讨论了一分多钟后,佐佐木语气兴奋的对后座上的横路大声说道:“我明白了,老板本来的意思,就是要隔断那女子与外界的联系,现在她虽然是在另一辆车里,但只要不能和外界取得联系,就同样能够达到咱们的目的。”

这样的结论让两人顿时都振作了起来,再继续跟踪的时候,也都觉得浑身轻松多了。

又继续跟踪了差不多10分钟,在又遇到一个红绿灯口时,附近的路边又好运的立有投币公用电话,横路再次的又去打电话,向老板汇报目前的位置、以及行驶方向;老板则在电话中明确指示他们:“首先是保证这女子上午不会和外界联系,顺便盯着那个男的,那男的身上应该有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