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章田秋枫的J国之行(七)

小说: 进化与传承 作者: gttnow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9:00 字数:2245 阅读进度:85/882

于是按照由纪子的指引,两人果然在城市的东部找到了一个市博物馆;虽然其建筑风格与田秋枫所知的那个市博物馆有很大差别,但在这博物馆悬挂的牌匾上,确实是一目了然的书写着‘名市博物馆’几个字。

这让田秋枫彻底傻眼了,他虽然不是本地人,但对名市的文化产业还是相当熟悉的,按照他的认知,这个区域是不可能有这么一家博物馆的。

他忍不住向由纪子询问道:“今天是几月几日?”

“9月30日”

“哪一年?”

“1972年呀。”由纪子有些诧异的看着他说道。

在由纪子看来,对方顶多也就是30多岁的模样,不可能这么健忘呀。

田秋风心里是越发觉得怪诞了,这由纪子说出来的时间,是正好和他自己的认知相对应;他苦笑着说道:“我还以为我是进到别的空间了呢。”

由纪子听了也觉得好笑,这个时代,已经有科学家认为‘宇宙中存在多维空间’、‘也会有平行宇宙存在’,作为年轻人,由纪子倒是听说过这样的说法;但她还是不理解田秋枫此时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不由得笑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虽然不是本地人,但我之前也来过名市,我咋记得‘名市博物馆’应该在城市的西边呢?”

由纪子笑着说道:“那肯定是你记错了,这个‘名市博物馆’已经在这里几十年了,西区就没有博物馆。”

田秋枫这时已经意识到,自己这是来到传说中的‘异时空’了,他开始发愁:自己是否还能够回到自己的本源世界,自己又该如何在这个世界立足。

而首先他得搞明白的,是自己如何突破空间壁垒、来到了眼前的这个世界。

昨天他是在博物馆闭馆前,通过卫生间的吊顶上人孔,经过一番周折后、进入到了博物馆的通风管道中,具体在通风管道内的活动就不细说了。

今天早上,他在展厅内的最后一次安保巡查结束之后,从所在展厅的通风口降落到地面,在快速的取走目标名画之后,还特意的把一幅赝品画粘贴到原处;他这么做的目的,也是为了混淆试听,以便拖延画幅被盗后、被人发现的时间。

之后他就重新回到通风管道中,然后在顺着通风管道沿原路返回时,遭遇意外了;当时是毫无预兆的、通风管道在他前方不远处发生断裂,他所在的这一段管道就发生极度的向下倾斜;然后就是他头朝下方不由自主的、顺着已经断开的管道内壁往下滑落;让他都来不及哀叹‘自己咋么倒霉的碰上豆腐渣工程了’。

好在他能够遇事不慌,当感觉身体离开了通风管道的束缚之后,直接团身、空翻落地;要不然只凭那头朝下的坠地姿势,就最少能把他摔晕菜。

现在让他细想起来,自己当时就没有去注意‘自己用来放置作案工具的那个提包’的下落,也没有去关注头顶上的通风管道到底是变形成啥样子了。

因为当时已经产生了那么大的响动,他只惦记着要尽快离开是非之地;至于作案工具,既然已经暴露目标了,那带不带走都无足轻重了;少携带些东西,还能便利他的行动,所以他当时就没有操心去关注那个提包。

至于是否会在作案工具上留下指纹,他事前都慎重的考虑到这一点了,每次出去做这种专业性强的工作时,他都会带有手套,避免留下作案证据。

经过这番回想之后的田秋枫认为,他应该是在从断裂的管道内摔出来时,进入了异时空;对于这种判断,他还想再去原地看一下,以便落实清楚;而且他还想在那里看看,是否还有机会从那里再返回自己的时空。

毕竟在他自己的世界内,有很多让他牵挂的东西,只要有可能回去,他才不愿意在这人地生疏的异时空内磨叽呢。

现在的时间已经过了早上8点,他来到这个世界也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既然已经确定这里是异时空,而且确定了自己刚才离开的地方并没有博物馆时,田秋枫明白在这个时空内,自己可是‘完全清白’的,即使他拿着那幅画到处显摆,也不会有人来指控他‘偷窃名画’;只要摆脱了在后边追逐的人,他大可以堂而皇之的回到刚才那个停车场去,好好的去楼上查看一番。

想念及此的他突然觉得有点好奇,不知在这个世界中,是否也存在这样一幅世界名画,是否存在画这幅名画的、那个著名画家呢。

进而他又想到,也不知在这个世界上,是否存在一个和他在各方面的条件都相符的、同名同姓之人。

不过他刚才已经问过由纪子‘这个名市市长的名字了’,这个市长的名字与他所知道的不符;所以他觉得,存在上面提到的、两种情况的可能性都不大,但仍不免充满好奇。

为此他专门问道:“你听说过知名画家达达尼么?”

他在这里没有使用‘著名画家’这个定语,是担心由纪子问起来时,自己还得费劲去自圆其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由纪子直接回答道:“听说过呀,很著名的。”

这让田秋枫心里是一番剧震,难道就真的这么巧么?他冷静了一下之后说道:“那你听说过‘明眸一笑’这幅画么?”

由纪子是直接答复:“没有听说过。”

随即由纪子关心的看着他问道:“你说的这个‘明眸一笑’,也是世界名画么?”

由于不存在泄露‘盗窃世界名画’的问题了,田秋枫毫无压力的说道:“是呀。”

“这‘明眸一笑’也是这个达达尼的画作么?”

田秋枫仍然是淡淡的说道:“是呀。”

由纪子这时非常急恼的说道:“你被骗了。”

田秋枫好奇的问道:“为什么这样说呢?”

看到田秋枫只是好奇、但毫不担忧,由纪子更是大急的急促说道:“达达尼的传世画作中,就没有‘明眸一笑’这幅画,除非你说的是一幅他从不曾被世人所知的画作,但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田秋枫不由大奇的问道:“你怎么会这么肯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