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报喜(一更)

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 作者: 妖治天下 更新时间:2019-10-09 06:03:08 字数:2858 阅读进度:436/447

惠然回了褚家给褚伯爷和秦氏报喜,接着又回了娘家给苗氏说了一声,想到叶玲娇一直担心叶棠采,便也到陈家通知了叶玲娇。

褚云攀现在位极人臣,想要巴结他的关注着他,仇视着他的也关注着他。所以叶棠采怀孕,又到了褚家和叶家报喜,不到半天,半个京城都知道了。

得知叶棠采怀孕,整个张家全都不好了。

孟氏夫妇、张博元都悔恨娶了叶梨采,每天都活得有些郁郁不得志,但总算有一点,让他们心里有些安慰,那就是叶棠采是个不能生养的。

这样想,他们才平衡一点。

哪里想到,现在突然传来——叶棠采居然怀了上。

孟氏和张宏正在起居间,听着丫鬟带回来的消息,一下子觉得酸不溜丢的,有一种捶胸顿足的感觉。

“老太爷来了。”外头丫鬟突然唤了一声。

孟氏和张宏一怔,只见张赞背着手带着一身冷气走进来。夫妻二人连忙站起来,孟氏笑着道:“老太爷怎么来了?”

张赞走到屋子中间,把手放到碳炉上烘着,淡淡地道:“镇西侯府……那丫头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吧?”

孟氏脸上一僵,一个妇人怀孕而已,老太爷居然也要说道几句,真是……

孟氏心里面膈应的慌,只笑道:“哦,原来老太爷说的是镇西侯夫人的事情,我们刚刚才听说了,呵呵呵,明天就让人备一份礼送过去。”

张赞却回头冷扫她一眼:“什么让人送过去,你自己没有腿吗?”

孟氏脸上一僵,叶棠采可是小辈,居然让她主动送礼过去……孟氏怎么想着怎么憋得慌,“就怕人家嫌我们吵而已,而且她是小辈……”

“谁不是长辈!”张赞瞪了她一眼,“难道还是有长辈怀了身子让你去送礼?”

孟氏一噎。的确,会怀孕的人都是年轻小妇人,自然都是小辈。然后她又想起,自己以前怀孕也是通知婆婆,通知娘家,然后娘家长辈来看的。

“倒是我……一时糊涂了。”孟氏脸色涨红,“明儿个我们都过去,瞧瞧她去,呵呵呵。”

张赞看着她这副模样,便摇了摇头。

以前,这个儿媳妇很识大体,在外头也极会来事儿,什么人情往来都被她理得顺顺当当的。

但自从叶梨采进门,自从张博元废了。孟氏因为心理不平衡,郁郁不得志,性格变得尖锐而狭窄,整个脑子便也废了。

想着,张赞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明天,咱们一家人一起过去。”

“什么?”孟氏脸色一变。她过去已经觉得丢脸了,怕叶棠采以为她要讨好镇西侯府一样。

哪里想到,老太爷居然说他们一家人全都要过去,那都成什么模样了?真成了奉承和讨好的了!

“这……老太爷……叶棠采怎么说,也量个妇人,就我带着儿媳和妇儿娘仨去就行了,镇西侯府那边又没男人,老太爷过去……也不太好看。”孟氏道。

“给我住嘴!”老太爷冷喝一声,“有什么不好看的?褚征不是男人?到时叶鹤文这老头儿一定会过去,我就去跟他聊天和喝两杯。”

孟氏脸僵了一僵。

“你去递个帖子。”张赞转身离去。谁不知道这种事让几个妇人去就好了,他一个大男人跑去贺人家有喜,实在不像话,但有些事他却想跟叶棠采说一说。

孟氏深吸一口气,只得叫来丫鬟,写了帖子送到镇西侯府。

此时镇西侯府却收到了一大堆的帖子。

叶棠采歪在紫檀木折枝梅花榻上,一群丫鬟正围坐在叶棠采身上,闹哄哄地数着手中的帖子。

青柳道:“这个是东荣侯府的,说明天上门看三奶奶。”

白水又拿起一张:“这是陆家的。”

梅花道:“这张是钱家的。”

秋桔轻哼一声:“全都不识的。推了得了,回一张帖子,说谢过即可。”

惠然拿起一张:“这是永安侯府的。”

秋桔道:“也推了。”

叶棠采歪了歪头:“那是袁南莹家,说什么时候来?”

秋桔一怔,在她看来,永安侯府现在跟本不够看,不过是没落的侯府而已。

青柳凑到惠然身边一看,笑道:“说明天来。”

“嗯,那就明儿个来。”叶棠采淡淡道。多见一见朋友也不错,她跟袁南莹倒是有几分交情。

秋桔又拿起一张粉色的精美帖子,笑道:“这是上官姑娘,说后天过来玩。”

“哦。”叶棠采答应一声。

然后一大堆帖子,交情一般的人家都推了,但有几家权势是必须的人情往来,公主府、鲁王府、太子府……廖家、郑家……等等权臣之家,那是不能推的,便一一应了。

很多都是过几天来,或是只问侯。

叶棠采皱了皱眉头,“这不过是刚怀上而已,还未生呢。”

“到时生了,就更热闹了。”青柳道。

这时外头帘子打起,小月走进来:“三奶奶,予阳来了。”

叶棠采现在一看到褚云攀身边的人便有些糟心,轻皱了皱眉头:“啊,让他进来。”

“好。”小月应答一声,就走了出去。

予阳也没有走到这边,而是站到外间的小厅里,隔着一层珠帘,笑着翰叶棠采作揖:“恭喜三奶奶了,我替小全和各位兄弟给三奶奶道喜,是,嘿嘿嘿。”

三爷要有小包子了!

予阳不知多高兴,又道:“对了,这事,三奶奶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三爷?是现在快马加鞭告诉他呢,还是等三爷回来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叶棠采想到褚云攀,心里郁郁的,便道:“你喜欢。”

予阳见她似是有些冷淡,怔了怔,但他身来是个粗枝大叶的,只当她怀了身子休息不够,笑道:“嘿嘿嘿,当然等他回来给他个惊喜,三爷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嗯。”叶棠采点了点头。“赏。”

惠然答应一声,连忙拿出一堆荷包。予阳接过后,便乐巅巅地奔了出去。

回到他们住的院子,予阳便把那些荷包分给了兄弟们。

他们都是褚云攀的亲卫,褚云攀在家,他们就呆在家里听褚云攀的调遣,褚云攀外出征战,他们也跟随左右。家里交给平海等人。

现在褚云攀让他们先回来,他们便先呆在家里。

小全等人接过荷包,打开一看,见里面居然足有二两银子,一阵阵高兴。

平海嘿嘿笑道:“三奶奶真大方。”

“是啊!”予阳点头。

小全嗤一声,心里想着真大方,就把卢姑娘接回家了。

他仍然对叶棠采没看卢巧儿一事而耿耿于怀。因为当时若没有卢巧儿出现,他们就躲不过马知府的算计,说不定兄弟们全都死在东牛山了。

卢姑娘心地善良,医术高超,还跟三爷有了肌肤之亲,这可是损名节的事情。当时等三爷醒来,便该直接在当场就说下负责并纳进门的话了。

结果叶棠采凭空冒出来,阻住了事情往后发展。

而且卢姑娘高洁,错过了时机,三奶奶又跟三爷吃醋,三爷回头也不好再说纳她当小的这种事,恐损了她的清名。

但正是因为叶棠采这个女主人来了,才更该由她出面把人纳进门。

结果,叶棠采是个不容人的,居然狡辩掉了。显得三爷像个不负责任的负心汉一样。

现在给钱倒是大方,但也是想花钱买他们的心而已。

他们才不是那么轻易被收买的。

而且,喜欢三爷的姑娘多海里去,不知多少贵族庶女想给他当小的。现在三奶奶还怀孕了,直接纳那些名门庶女。

三奶奶怕要成醋缸了,一天喝一口,喝十年也喝不完。

一群男人收到银子,在院子嘿嘿哈哈地笑着,说要到哪个戏楼里找姑娘听曲儿。

齐敏正逛到那边,皱了皱眉头,冷哼一声,便往叶棠采那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