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8章 晏哥儿(4)

小说: 家有悍妻怎么破 作者: 六月浩雪 更新时间:2020-05-23 06:45:04 字数:2262 阅读进度:2208/2235

殷哲在花园与丫鬟亲热这事确实是被人设计的,不过设计的不是童嬷嬷与耿妈妈而是晏哥儿。

关振起有些不相信地看着大管家,问道:“你确定这事是晏哥儿做的,而不是童嬷嬷她们唆使的。”

大管家摇头说道:“不是,是二少爷做的。童嬷嬷是事后才知道,然后帮着他扫尾。”

只是在晏哥儿到海州后他觉得这性子会闹出事来,所以就让人暗中盯着。事实证明他的担心并不是多余,这才一个月不到就搞出事来了。

关振起沉默了。晏哥儿今年才六岁就有这样的心机,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大管家犹豫了下说道:“老爷,这事咱们得捂着不宜让外人知道,不然对二少爷极不好的。”

关振起嗯了一声道:“你将尾巴扫干净不要让人知道,特别是殷姨娘万不能让她查出来。”

他本想找晏哥儿谈论这事,但考虑量最后还是放弃了,若现在将这事摊开了这孩子以后更不可能听他的。

“是,老爷。”

关振起不想让殷静竹这件事,可惜晏哥儿却不这么想,三天以后殷静竹就知道了真相。她第一次失去平静跑到前院找到晏哥儿,质问他:“关沐宴,你为什么要陷害殷哲?”

晏哥儿听到这话不由好笑,轻蔑地说道:“我为什么要陷害殷哲,你心里不清楚吗?”

又是这样的眼神与口吻,殷静竹恨得不行。不就仗着有个好的外家与亲娘,不然岂敢这么对他。

只是再恨她也不能对晏哥儿,殷静竹红着眼眶说道:“二少爷,我知道你恨我,有什么你冲着我来阿哲是无辜的。”

晏哥儿仿若听到最好笑的笑话:“无辜?从你进了关家门后,你们殷家这一年多捞了多少好处?你们关家从上到下没一个是无辜的。”

踩着他娘,靠着他爹来吸血,这些人他一个都不放过。

看着他狠厉的模样殷静竹心头颤了下:“你、你想做什么?”

晏哥儿嗤笑道:“放心,我不会要你的命,更不会对你生的那两个小崽子做什么。”

殷静竹刚松了一口气,晏哥儿就道:“你们还不配让我脏了手。”

看着他冷漠的样子殷静竹心头发寒,这哪里是个孩子,这分明就是一个小恶魔啊!

看着他眼中的惊惧,晏哥儿笑着说道:“对了,我刚得到一个好消息,祖父祖母给我爹定了首辅的嫡孙女。我啊,很快要有后娘了。”

后娘小娘的他是一个都不惧,有太外祖母跟娘在这些人可不敢打他的歪主意。不过就算敢算计他,晏哥儿也不惧。

殷静竹被这消息震得也没心思追究殷哲的事了,失魂落魄地回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沐晏嗤笑了一声。不过一年时间就忘记自己的身份了,真如她祖母所说这女人野心很大。可惜大明律令妾氏是不能扶正的,哪怕是贵妾都不行。

丫鬟道:“姨娘,二少爷一定是骗你的,首辅的嫡孙女怎么可能嫁给咱家老爷呢?”

回到院子里殷静竹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她摇头说道:“他没必要骗我,这事一定是真的。”

关振起这日正好有事不在衙门,等中午才得了消息。他脸色非常难看,这么大的事问都不问过他就定下来,他们将自己当什么。

关章看着他的脸色有些发怵,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二爷,那姑娘样貌虽普通,但很聪慧才情也好。侯爷跟夫人都觉得这门亲事极好,所以就定下来了。”

关振起又不是三岁孩子,这话岂能糊弄得了他:“这门亲事是不是有什么不妥当?”

关章没说话。

关振起冷哼一声说道:“衡相的嫡孙女又不愁嫁,好端端的为何会跟我定亲?是不是这姑娘有什么隐疾。”

头次成亲都得经过他的同意,这次却先斩后奏说里面没事谁会信,就是不知道这里面藏了什么猫腻。

关章不想他胡乱猜测,说道:“衡姑娘没不妥当,只是这门亲事是衡家二太太瞒着衡家人定下的,我们也是交换了庚帖才知道此事。”

“瞒着衡家人定的亲?”

关章解释道:“这衡二太太是继母,与衡家六姑娘一向不和。咱家夫人相中了衡六姑娘请了中人去说,她一口就应下了。”

关夫人相中衡六姑娘,不是因为对方聪慧过人而是其身份。首辅的孙女啊,要关振起娶了他仕途定然一帆风顺。也是这种急切的心情让衡二太太钻了空子,差点跟衡家结仇。

“衡家的人不同意?”

关章摇头道:“当时庚帖都换了,衡家不同意也只能认了。”

关振起憋屈得不行。衡家姑娘又如何?他又不是娶不上媳妇,至于这般上赶着嘛!

至于说被骗,他娘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连衡二太太的心思都摸不透。说是被骗,其实就是顺水推舟。

关章看他神色,劝慰道:“二爷,夫人开始也是瞒着侯爷的,直到两家交换了庚帖侯爷才知道。为了两家的脸面这婚事只能继续了。”

关振起又不是愣头青,事已成定局也没再说废话:“婚期呢?定下来了没有?”

“定了,定在十一月。侯爷跟夫人的意思是,到时候让衡姑娘到海州与你完婚。”

关振起是官员,除非是公差或者致仕丁忧不然不能离开任职的所在地。若擅自离开,不仅头上的乌纱帽保不住功名也会被革除。

沉默了下,关振起问道:“衡家六姑娘是不是不愿意?”

关章没回答这个问题,而说道:“婚期都已经定下了,二爷也该将新房跟家具都布置起来。”

这意思不管是衡六姑娘还是关振起既婚事定下谁不能反悔,不然丢的可就是两家人的脸面。

关振起有些憋屈,但又不能说他们什么,毕竟他们也是为自己好。

晏哥儿听闻他砸了一个麒麟白玉镇纸心情大好,饭都多吃了半碗,然后回屋写了一封信。

童嬷嬷提醒道:“二少爷,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老爷始终是你亲爹。老爷若是不好,你也一样不得好。”

晏哥儿笑着说道:“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