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祭奠

小说: 娇娘为妃 作者: 曜桑 更新时间:2019-06-02 08:19:14 字数:3461 阅读进度:250/283

江七白负责把各位官员及夫人安全护送到家,傅繇则回王府跟赵臻汇报现在的情况。傅繇一路愁眉苦脸,深感职责艰巨。

赵臻果然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正在跟儿子商议救人的办法。

“王爷,臣有事禀告。”傅繇敲了敲门。

“什么事?”赵臻在屋内问。

“王妃她……进宫了。”

屋内静默了片刻,赵臻撇下儿子出来,冷飕飕的看了他一眼。

傅繇:“……”

两人走到庭院里,傅繇小心翼翼道:“臣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王妃在路上的时候才告诉臣这一消息。说是只要王妃进宫,赵晏就肯放人。如今各位官员的家眷已经平安到家了。”

她总是这样,做事喜欢先斩后奏,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才会来告诉他。

甚至都不愿意来跟他商量一下。

刚才还骗他说是出去和官员们商议救人的办法。

原来这就是他们的办法。

赵臻冷笑,他早该想到的,那帮蠢货能想出什么办法来?他就不该让她出去。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仪瑄在赵晏那里应该不会出事。

“你怎不早点说?”赵臻往屋里走,语气严厉。

傅繇心里苦哪,“臣是想早点来告诉王爷的,可是王妃不许。”

“进宫。”赵臻在门外停下,吩咐傅繇:“带齐人手,我们去要人。”

傅繇唯唯应诺。

屋内,赵元泓紧张不安的坐着,一见父亲回来连忙上前询问:“娘怎么了?”

赵臻稍稍缓和了脸色,手按在儿子的肩上,“没事。爹有事要出去一下,你等爹回来。”

赵元泓脸色苍白,蹙着眉头问:“娘是不是进宫去换那些官员家眷的性命了?”

赵臻皱眉不语。

元泓一向敏锐,但是这桩事牵扯到他、仪瑄和赵晏三人的旧怨,他并不希望儿子知道。

赵元泓见爹爹如此,便知道他猜对了,宫中那些关于先帝和娘的过往的谣言,并不是空穴来风。

娘和先帝之间可能真的有过什么。

他感到十分的惊疑并且有一丝愤怒和羞耻,在他心中完美无缺的母亲,真的会如宫人形容的那般轻浮浪荡吗?

娘今天进宫故意瞒着他和父亲,是迫不及待想与赵晏重聚?

那个赵晏,在娘心中就那么重要?

赵元泓沉默的让开,他知道就算他问下去父亲也不会说更多,在父亲狐疑的视线中,他感到十分的难捱,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的走掉。

赵臻:“……”这孩子怎么回事?

*

在进宫的路上,赵臻一行人恰好与刚出宫的江沐妍相遇。

他伸手示意队伍停下,下马来到江沐妍跟前,眯着眼打量她片刻,确认她就是曾经的丽嫔。

“你怎么会在这儿?”赵臻语气不善。

江沐妍递了一封信过来。

赵晏把信纸抽出来看,一眼认出这是仪瑄的字迹,上面写道让他派人送江沐妍回江家,张夫人病重,江沐妍是回家看望娘亲的。

“你刚从宫里出来?”赵臻问。

江沐妍“嗯”了声。

“里面情形如何?”赵臻看着江沐妍那一脸“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包子样儿,嘴角讥讽的扬了扬,重新问:“我的意思是,她现在怎么样?”

这个问题江沐妍还是可以回答的,“王妃平安无事。”

虽然早知道会是这样,但得了江沐妍的话赵臻还是放心不少,审视的盯着她又问:“你们让她进宫是为了什么?想要本王的人头?”

江沐妍撇撇嘴,心想我才没要她进宫。

“我不知道。”江沐妍没好气,“你们男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赵臻笑了笑,神情寡冷,把信卷起来,一端抵着江沐妍的额头,“仪瑄若出了什么事,本王要你全家陪葬。”

江沐妍睁大眼难以置信:“凭什么!又不是我让她进宫的!你要怪就去怪袁之岭那些人,是他们自私胆小,才把王妃推出去换自己的家人平安,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赵晏冷笑:“与你无关?想必这十四年来你一直陪着赵晏吧,他做什么你一清二楚,知情不报这笔账本王就不跟你算了。仪瑄现在进了宫,危险重重的时候,你不待在她身边却跑出来充什么孝女。你要是真的有孝心,会十四年连个人影都不见把爹娘抛到脑后?”

赵晏这一席话实在是犀利,刺的江沐妍无话可说,脸上升起羞愤的红晕。

赵晏冷冷看着她:“曾经本王还真的以为你待仪瑄有点儿真情意,是本王肤浅了。不过仪瑄既然为你写了这封信,本王就不会为难你。只是本王实在替仪瑄不值。”

江沐妍羞愧的低头。

“你不挂念生你养你的爹娘,仪瑄却替你挂念着。你觉得你有资格回去吗?”

江沐妍身子微微颤抖,牙关紧咬。

是啊,她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她还有没有资格回去?

都十四年了,爹娘应该都对她失望、放弃她了吧……

她这个不孝的,跟男人跑了杳无音讯的女儿,十四年来唯一的联络竟然是送了两个孩子回去,给二老添麻烦。

江沐妍羞愧的简直无地自容。

赵臻懒得再与她废话,将信还给她,然后跨上马背朝皇宫去。

*

屋内没有燃炭火,虽然门窗紧闭,却还是不断有冷风透进来。

赵晏手指不自觉的颤。

他感觉自己同时得到了世上最好的消息和最坏的消息。最好的消息是,芷罗没有死,她一直都活着,现在就站在他的眼前。至于坏消息,就是芷罗已经恨透了他。

他们已经没有可能回到以前那样了。

赵晏眼中布满了红血丝,脸色苍白,唇色也极淡,戚戚哀哀的看着她,希望能求得她的一丝怜悯。

然而她眼中只有对他的厌恶。

赵晏重新感受到了那股绝望,就是当初他听到芷罗死讯的时候,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停止了流动,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仿佛立在一片空旷无人的雪原里,与外界完全隔绝。

赵晏哀痛的闭上了眼,“芷罗,我知道现在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可是我说的,字字句句都是真。”

“你知道我为什么宠幸沈氏吗?因为她的模样有些像你,尤其是笑的时候。至于妍妍,她很纯真,总是能让我想起儿时的你。我没有办法让你复生,所以我希望能在别人身上看到……你的样子。”

“可是没有人能替代你,她们永远都不及你。”

赵晏睁开眼看着她,慢慢朝她走过来,握住她的手,“过往种种都是我的错,对不起芷罗,你要我怎么样都行,不要再离开我。我不会逼你做任何事,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们就像以前那样相处。”

她无动于衷:“回不去了。”

赵晏焦急起来:“只要你愿意,又有什么不能?我们去找个世外桃源,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过我们的下半辈子。”

仪瑄觉得他疯了:“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抛下我的丈夫和孩子跟你走?你是谁?你不过是杀死我哥哥的凶手罢了。赵晏,你不要再骗自己了,有些仇恨,不是你说一句对不起就能了结的。”

“那你要如何?”赵晏盯着她,声音有点儿颤:“你要杀我么?”

不可能的,芷罗怎么会杀他呢?

芷罗可是这世上对他最好的人。

赵晏笑笑,觉得自己的想法荒唐。

仪瑄冷冷看他,吐字清晰:“血债血偿,天经地义。”

赵晏一愣,手颤抖了下,目光复杂而沉痛的落在仪瑄的脸上,苍白着露出一个笑容:“芷罗,你在与我开玩笑么?”

“我……”仪瑄话未说完,赵晏的手覆在她的唇上,阻止她将剩下的话语说出。

赵晏低着头,神色疲倦,“够了。”

他想静一静。

一个冰凉的物什贴上他的手掌,他本能的把手往后一缩,结果没来得及躲掉,小刀的刀口已经刺进他的手心。

他震惊的望着她。

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他死?

仪瑄抿着唇,手也在颤抖,但是眼神依然坚决:“赵晏,我恨你。”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击碎他所有美好的奢望。

红的刺眼的鲜血从伤口汩汩流出,赵晏用另一只手按住,目光凝在她手中握着的那柄小刀上,那上面残留着他的鲜血。

手上的痛感麻木,心里的痛感一点一点传递到全身。

撕心裂肺。

他笑容凄怆:“你今天来,就是为了杀我?”

“是。”仪瑄答的毫不犹豫。

“杀了我,你也会死。”他威胁她。

仪瑄垂下眼帘,沉默。

早在和孔武交谈之前,她就料想到这种可能。

孤身闯入别人的地盘,杀掉别人的首领,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她这一刀只是泄愤,并不是要他的性命。

她并不是一个会被一时情感冲昏头脑的人,她明白分寸,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哥哥希望她好好活着,那她就不能为了报哥哥的仇,而牺牲自己的性命。

她把刀收起来,淡淡道:“你流的这点血,就当是祭奠温长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