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该死

小说: 江湖拥美录 作者: 泥上墙 更新时间:2015-01-29 字数:2225 阅读进度:96/137

更新时间:013-01-6

“客官实在不好意思,小的忘记了这楼上也是客满了,真是对不起!”那小二脸色有些紧张,他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楼上也是客满,见到卫易煌发愣的神色,他心中有些惴惴不安。这客人要是不满意,在店里恼起来的话,那么自己这个月的工钱可得被那个黑心老板扣下不可。

“要不?要不客官,你稍等片刻?”小二见卫易煌没有出声,不由小声问道。

“无妨,可以搭下桌嘛!”卫易煌笑了笑道,而后便朝前走去。

“搭桌?”小二心中是叹了一口气,这搭桌可没那么容易,要是遇上好说话的那或许有可能,但是这出门在外的,大家都是谁也不认识谁,自然一般不会和陌生人搭桌。

不过当他看到卫易煌走过去的方向后,心中猛地一惊,他急忙跑上前低声道:“客官,这位姑娘肯定不会让你搭桌的,您?”

卫易煌没有理会这店小二,而后笑道:“赵姑娘,没想到这么巧?这里客满,不知道能否搭下桌呢?”

赵芸萱当然看到了卫易煌,见卫易煌这么说,她倒也不好拒绝,不管怎么说,卫易煌都是救过自己峨眉一行的,于是了头,并未出声。

“打扰赵姑娘了!”卫易煌抱拳道,而后便坐在了赵芸萱的对面。

那跟在身后的店小二心中呼了一口气,心中暗道:“乖乖,还好两人认识,不然又有麻烦了!”

之前,因为也有想上前搭讪的人,但是都是被赵芸萱教训了一下,这让店小二知道这位姑娘可不是好惹的,尤其她还带着一柄宝剑,显然是江湖中人。

“客官,您要什么?本店最拿手的有‘香酥脆鸡’,‘红烧猪肘’~~~~”

“来几样这位姑娘没有的素菜吧!”卫易煌打断了店小二的推荐道。

店小二愣了一下,他有些怪异地望了卫易煌一样,心想这人看上去也是一个贵公子,怎么是个吃素的呢?

“好的,客官,要不要来壶酒?有上好的‘女儿红’~~~”

“就来碗饭吧,就这样!”卫易煌再次打断了店小二的话道。

店小二心中是将卫易煌骂了一遍,这人过来还真现实,就了几个素菜,还有一碗饭,这值几个钱,想想眼前这位姑娘可不也是这样?看看这两人的样子,也不像没有钱的样子?作为店小二自然是希望客人吃的多,吃的贵,那么酒楼生意好了,自然他的工钱也能多不少。

赵芸萱虽然是峨眉弟子,但是她不是出家人,按理她是不用守荤戒的,不过她从小在峨眉长大,也是习惯了素食。当然有的时候行走江湖,碰上不是素食的,她也不是说不吃,只不过,还是吃素为主。

而现在这桌上就两盘菜,一盘清炒青菜,还有一盘是豆腐。这峨眉自然不会缺钱,卫易煌也是知道赵芸萱不是那种铺张之人。

“卫门主,你大可顾自己!”赵芸萱心中也是明白,恐怕是自己的缘故,这卫易煌才了些素菜。

“赵姑娘,其实吃素也蛮好的!”卫易煌笑道。

赵芸萱没有再说什么,微微了头。

“那小子是什么来头?这赵芸萱竟然让他坐下了?”

“你还不知道啊,那人可是最近风头正劲的聚义门门主啊!”

“哦,确实不简单,小小年纪有如此功力!”

……

“啧啧,吃素呢?不过前段时间可不是被吃了荤?”边上有人窃窃私语道。这人多口杂的,自然有些杂音。

“什么荤?”

“那江南公子不是开了荤吗?”那人低声道。

“嘿嘿嘿,还真是~~~”

……

卫易煌和赵芸萱是何等的功力,边上这些人的窃窃私语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们的耳朵。边上这些不少是江湖中人,倒也知道赵芸萱和卫易煌的身份。不过,这些人既然窃窃私语,想来也没有打算是瞒着两人。

赵芸萱的脸色微微一变,虽然最近对于她的风言风语少了不少,但是毕竟不能完全杜绝。而且这峨眉作为武林正道,也不能说对方说了几句就大打出手,这也是这些江湖中人有些肆无忌惮的缘故。当然那些所谓的名门大派的弟子是禁口了,至少在表面上是不会再说,私下议论就不知道了。

赵芸萱的神情变化自然逃不过卫易煌的眼睛,不管怎么说,有人对赵芸萱口出不逊,他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于是,卫易煌伸手在桌子上的筷子竹筒中抽出了两根筷子,就在赵芸萱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卫易煌手一挥,那两根筷子迅如闪电被射出。

在楼上的客人都是没有反过来,只是当两声倒地的‘扑通’声让他们回过了神,这一转身,转头的,才发现之前那两人的额头竟然各自有一根筷子齐根没入。那血迹缓缓渗出,甚至里面还夹着白花花的脑浆,一些不是江湖中人的普通百姓,顿时大吐特吐,惊恐叫喊着‘杀人了’,跑下了楼。

“大哥?二哥?你~~~你杀了我大哥二哥?”那死者的边上一个人站起来指着卫易煌颤声道。

现在二楼还没有走的自然是江湖中人,他们也是没有想到这卫易煌会突然出手,杀了两人。这为何杀人,他们也是莫名其妙的。虽然这聚义门是刚刚成立,但是有地榜高手坐镇,而且和那天下镖局也是有着密切的关系,众人自然不会怀疑它的身份,那就是正道。但是作为正道中人,岂是这样说杀人就杀人的?

“他们该死!”卫易煌淡淡地望了他一眼道。

“该死?我们和你聚义门又没有仇怨?”

“祸从口出!”卫易煌冷声道。

那人愣了一下,而后似有所悟,而后一手指着赵芸萱,望着卫易煌道:“哈哈~~你是替她出头的吧?一个残花败柳的女人罢了,我们有说错了吗?难道她不是被江南~~呜呜~~”

说到这里,他已经说不下去了,卫易煌眼中杀气腾腾,伸出右手猛地一抓,只见那人便双手捂着脖颈,吱唔着说不出了话,紧接着,那最近便渗出了血迹,整个人便瘫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