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霹雳刀

小说: 江湖拥美录 作者: 泥上墙 更新时间:2015-01-29 字数:2151 阅读进度:95/137

更新时间:013-01-5

韩香雅微微避开了卫易煌的眼睛,她当然知道卫易煌话中的意思,而后说道:“没关系,近段时间不会再发作的!”

“这我知道,巧姨和我说过,她说你的情况只能维持三个月,或许更短!”说着卫易煌走到了韩香雅的身旁,忽然抓起了她的手。

韩香雅心中一慌,不过见到卫易煌用内力检查自己的内息,她心中但是平静了一下。

“现在虽然内息平稳,可是你的内力很深厚,下一次来的可能更加凶险,我这次出去也会注意时间的,三个月内一定会回来的,倒时~~~”说道这里卫易煌没有说下去。

韩香雅脸色泛红,她微微低着头,倒时恐怕还得像那一次,肌肤相亲,坦诚相见了。

“巧姨和我说过的,你给我三个月时间!”卫易煌深吸了一口气道,这身份的转换实在是有快,这前些天还是自己的岳母,而今却被告知不是,甚至两人的关系~~~~

“我老了!”韩香雅叹了口气道。

“你别胡思乱想,我~~我没有心理准备,你也没有,三个月吧,三个月后再说!”卫易煌说道,而后他嘴巴动了动了,韩香雅脸色微微一变,而后惊讶地望着卫易煌,“这?”

“这是‘冰魄真经’的内功心法,你照着练便是,应该对你有好处!”卫易煌将‘冰魄真经’的口诀传音给了韩香雅,毕竟自己这次出去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意外,万一三个月内没赶回来,那韩香雅可是等不了的。所以他传授给她‘冰魄真经’,有了‘冰魄真经’她自己也是可以压制一段时间。

“‘冰魄真经’??”韩香雅一手捂住了她那嫣红的小嘴惊呼道,“冰封谷的?你是~~~”

“别大惊小怪的,这是冰封谷的‘冰魄真经’没有错,但是我和冰封谷没什么关系,当然你可要保密!”卫易煌说道,他没想到韩香雅也是知道冰封谷,不过想想这极乐宫在江湖中也是传承好久了,而且有自己的情报网,知道这些倒也不是很奇怪。

韩香雅了头,她当然知道其中的厉害。而卫易煌竟然将如此奇功传授给了自己,这叫她心中如何不激动。

发觉到了韩香雅眼神中的异样,卫易煌心中有些躁动,只不过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好好参悟!”

卫易煌这次前往京城倒也不是很急,于是骑了一匹马慢悠悠地走。从极乐宫得到的消息,卫易煌终于对武威镖局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知道武威镖局的实力后,卫易煌倒是有些感慨,这些年这武威镖局崛起也是有道理的。这武威镖局除了之前的‘裂天掌’乾坞宇和‘夺命剑’古山之外,还有一个更加厉害的高手,那可是在乾坞宇和古山成名之前就已经纵横江湖的高手‘霹雳刀’胡天狂。这胡天狂可是乾坞宇他们上一届的地榜第九的高手,现在都将近过了六十年这实力到了何种程度,当真是不敢想象。

不过,极乐宫因为卫易煌的缘故,最近花了大精力才查探到,这胡天狂最近一次动手那是十年前,那个时候他的实力应该有天榜的水平。

“天榜啊!!”卫易煌感慨了一下,虽然说这地榜高手在江湖中已经是凤毛麟角,但是堂堂一个地榜第九的高手,在将近五十年后才达到了天榜的水准,可见这天榜和地榜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不过,极乐宫得到的情报只是说最少有天榜的实力,恐怕真正的实力应该还在之上。

这十年过去了,这胡天狂的功力必定大进,这样的一尊高手放眼江湖,鲜有门派能够和其相提并论。相比这武威镖局,之前的天下镖局才不过就是那三位长老,连地榜都够不上,真是天大的差距。

不过,这武威镖局除了这些高手之外,还和江湖中的‘东方世家’有姻亲关系,在山西城死在自己手中的那个东方杰便是‘东方世家’的人。这‘东方世家’实力不容小觑,已经传承数百年,门中老不死不计其数,论实力和底蕴,武威镖局还是远远不如的。

还有一,这武威镖局与朝廷走的比较近,毕竟他身处京城,这倒也是说得过去。武威镖局的依靠便是东厂,由于这个靠山,锦衣卫和武威镖局的关系也是不错。尤其北镇抚司的第七所的千户更是与武威镖局总镖头武承彪是结拜兄弟,这样一来,关系自然是不寻常。

“天榜吗?十年过去了,这实力应该长进了不少吧!”卫易煌骑在马上闭目养神,心中想道,“看来这次是对不住了~~~哦,还有千户?这不是遂了朱小姐的意了吗?真是有趣~~~”

在马背上晃晃荡荡了不知道多久,卫易煌睁开了双眼,看了看前面的小镇,而后眯着眼抬头望了望天空,轻笑道:“这不知不觉便到中午了,这太阳倒是毒的很啊!”话虽如此,卫易煌身上却是没有一丝的汗水,寻常的酷暑当然奈何不得他。

“也罢,就在这里吃个饭吧,看来这里离京城也不远了!驾~~~”

“哟,客官,您吃饭呐,这边请,您的马就交给小的吧,保准是上好的草料!!”

卫易煌牵着马刚到一家酒楼前,那酒楼门口的一个小厮便低头哈腰地跑了上来。这样一来,卫易煌倒也不好意思再迈开脚步换一家,不过这酒楼环境也是不错,分上下两层,在这小镇中,也算是比较大的酒楼。而且看一楼已经坐满了,想来这里还是不错的。毕竟生意好,自然这里的饭菜应该不差。

了头,卫易煌便将缰绳递给了那个小厮。进入酒楼大门后,一个小二便跑上来了,急忙说道:“这位客官,楼下已经客满,您不如楼上请?”

“那好吧,就楼上吧!”卫易煌淡淡地笑了笑道,他本来也没有在楼下的意思。

不过当卫易煌走到二楼的时候,扫视了一下二楼的食客,接着他心中一颤,而后便是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