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昔日往事

小说: 江湖拥美录 作者: 泥上墙 更新时间:2015-01-29 字数:3323 阅读进度:45/137

更新时间:01-1-10

原来随着正道越坐越大,魔道和邪道的压力也是与日倍增。当西域波斯,天竺还有那大漠高手渗透中原武林的时候,魔道和邪道冷眼旁观。对此欧阳奎却是极度不赞同,他认为不管正道,邪道和魔道那都是中原人士,而那些域外蛮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必须铲除。

只可惜他的意见并未被采纳,一是寂灭痕不赞同他的看法,而是其他长老也没有一个是认同他的想法的。他们认为,只要那些异族进入中原,那么可以给正道造成不少麻烦,那么自己魔道和邪道就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布置和应付正道。

当时,欧阳奎虽然心中很是不甘,当时他也是没有办法,不过以当时的情形来看,那些异族也并未弄出什么大动静,因此他也无奈地接受眼前的一切。

直到后来他无意中得知,魔道和邪道双方和域外异族竟然暗中签署了协议,勾结一起密谋推翻正道的统治。

这一切让欧阳奎忍无可忍,要是让他出去杀那些正道人士,他绝对不会眨一眨双眼。但是一旦这外族入侵,那么中原大地可是要受到战火的焚烧,倒时得有多少人丧命。不能说当时的欧阳奎有菩萨心肠,只是他有着极强的民族自尊心。自己民族不管是正道,邪道或者是魔道,不管是谁胜谁负,那都是自家人做主。

而一旦被那外族入侵,那么一起都是难以预料,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出现个这样的惨剧,当然最后那些异族都是被驱除出中原,但是经过这么大的动乱,中原百姓死伤无数,数百年才能慢慢恢复。

于是,他无数次向寂灭痕建言,希望不要和那些异族结盟。可是心中早有了决断的寂灭痕怎么可能会因欧阳奎的话而改变决定。

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欧阳奎竟然铤而走险,将这消息暗中传给了正道。得知欧阳奎暗中泄露消息,寂灭痕雷霆大怒。派人一夜间屠尽欧阳奎家中亲人,而他却是侥幸逃得一命,但是也是经脉尽断。

原以为在此只有等死,没想到二十年了,还是被‘葬神门’的‘四魔将’找上了门。也就有了卫易煌出手那一幕。

听了欧阳奎的遭遇,卫易煌对于欧阳奎的看法有些复杂。在某一方面来说,这欧阳奎绝对是杀人如麻,但是涉及到民族大义,他又表现出令人敬佩的情怀。当然现在的欧阳奎显然也是改变了不少,二十多年的平静生活,确实可以让一个人的心境发生巨大的变化。

既然欧阳奎的伤势痊愈,卫易煌也没有再在这里待下去的意思,于是两人准备启程前往雷云山脉。当知道卫易煌的目的后,欧阳奎心中很是吃惊,不过最后想想卫易煌的实力,心中的担忧倒是少了不少。

在路上,卫易煌向欧阳奎学了一些普通的正道功法,虽然是普通的功法,那也是站在欧阳奎的角度,要是放在江湖中也算是顶尖的武学。虽然是正道功法,但是欧阳奎曾经是‘葬神门’的长老,知道这些秘笈倒也不奇怪。至于卫易煌学这些功法,无非就是为了能够少用《冰魄真经》,免得让人认出。

这一路上,欧阳奎的身份就变成了卫易煌的管家,还真别说,现在的卫易煌身上银子,银票不少,完全就是一个公子哥的模样。因此,这么双方的身份在他人看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当然现在的欧阳奎还是易过容,对于易容,欧阳奎也不用什么人气面具,控制着自己脸部的肌肉,一阵移动,便换了一个人。

除了亲近之人熟悉他的气息外,一般人绝对认不出。而这欧阳奎几乎是二十多年未曾在江湖走动,恐怕就是以前他那些熟悉之人都难以认出他。

这两人离开欧阳奎那个小镇后,几天了还未见到一个小镇,想买两匹马代步的想法至今还未实现。正当两人不紧不慢的赶路时,两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只见他们的对面大步走来一个大汉,而这大汉手中夹着一个三四岁模样的小女孩。那大汉看到卫易煌两人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戒备之色。

“好像有些不对?”当那个大汉从自己身旁经过后,卫易煌微皱着眉头,喃喃道。

“恐怕那人是掳了别人家的小孩!”欧阳奎倒是经历的多,知道也多。

经欧阳奎这么一说,卫易煌终于发现了自己刚才隐隐觉得不对劲的地方,那就是那小女孩的神色,尤其是她那双大眼睛中充满着惊恐之色。但是很显然,她被了穴道,无法动弹,无法出声。

“掳人!”卫易煌眼中闪过一丝冷芒。这不由触动了卫易煌心中的五年前的记忆,当时那‘天阳山庄’不知道掳了多少像自己一样的少年,而目的就是为了取自己等人的心去疗伤,简直和恶魔无疑。

“你想做什么?”那大汉拔错了腰间的钢刀,对卫易煌喝道。他心中其实有害怕的,刚才经过卫易煌两人身边的时候,他就感觉两人不简单,而今,这小子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更是说明自己之前的看法是正确的。

“放下那小女孩!”卫易煌冷声道。

听到卫易煌的话,那大汉脸上一惊,沉声道:“这位兄弟,你我素不相识,为何要我放下侄女?”

“侄女?”卫易煌冷声道,“放下!”

“欺人太甚!”大汉喝道,而后一刀劈向了卫易煌。

可是卫易煌身影一闪,手掌在那大汉手腕上一拍,他那手中的刀边掉在了地上,与此同时,那小女孩依然到了卫易煌的怀中。

“叔叔,他是坏人,坏人~~~”卫易煌解开了那小女孩的穴道后,小女孩紧紧搂在卫易煌甚是害怕地哭道。

“想走?”卫易煌随手一指,一道指劲打在了那汉子的身上,顿时他就这么定着,无法动弹一分一毫。

“不怕,不怕,有叔叔在,叔叔一定送你回家!”卫易煌拍了拍怀中的小女孩安慰道,不够看到她的还是处在惊恐之中的样子,卫易煌了她的睡穴。

“你到底为何要掳人?”卫易煌眼中杀气隐现。

“要杀便杀,何来那么多的废话!”那大汉倒是硬气,说道。

卫易煌嘴角微微一翘,不在理会那大汉的嘴硬,五指张开按在了那大汉的头顶。

“你~~你想干嘛!”大汉眼中闪过一丝的惊恐。

不过,卫易煌没有回答他。

“搜魂da法!”卫易煌心头一喝,体内邪气透过五指侵入了那大汉的头部,瞬间这大汉双眼变得异常的呆滞,甚至他的嘴巴大张,那口水滴答答地往下淌,好不恶心。

当卫易煌收回五指的时候,那大汉的身子虽然还站着,但是眼中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光彩,他死了。

虽然‘搜魂da法’后遗症不小,或许收法之人神志会遭到伤害,如变成白痴之类,但是失去性命的倒是不多。不过,当卫易煌知道那大汉的一些事后,便直接抹杀了他。

“少爷?您?”其实见到卫易煌的举动,欧阳奎隐隐知道卫易煌施展的是邪道的秘法‘搜魂da法’,这种秘法可不是一般的邪道中人所能够接触的。虽然卫易煌说自己无意间得到《冰魄真经》,也并未什么门派,但是卫易煌身怀的其他绝学还是让他心中很是怀疑卫易煌的身份。不过,他也只是认为卫易煌不简单,倒不是有什么异心。

“没错,‘搜魂’而已!”卫易煌说道。

“那这人?”

“你说的没错,是掳人的,不过他也就是奉命行事的!”卫易煌说道,“没想到,竟然遇上了朋友家的女儿,真是有缘!”

“这小娃娃?”欧阳奎愣了一下问道。

“她叫高心月,是‘天下镖局’总镖头高文聪的独女!”卫易煌说道,望着怀中沉沉睡去的高心月,卫易煌心中笑了笑暗道,“没想到高大哥的女儿如此可爱,只是这些天是担惊受怕了!”

“‘天下镖局’!不知道现在如何了?”欧阳奎说道。

卫易煌眉头一皱,问道:“听你的语气,好像这‘天下镖局’是出了什么事?”

“少爷,据老奴所知,这‘天下镖局’被称为‘天下第一镖局’已经有百多年的历史了,但是现在也是走下坡路了,二十多年前,那个时候老奴还在‘葬神门’也是知道当时的总镖头高步雄是个高手,但是他死于非命,而后他儿子继承总镖头之位,只可惜实力不足,威望不足,‘天下镖局’渐渐没了往日的风光。当然,这是老奴二十多年前的事了,现在到底如何倒是不知情!”欧阳奎说道。

“恐怕也不怎么好吧!”卫易煌叹道,虽然他入江湖不久,但是也是听到了不少的事,就比如这‘天下镖局’,因为最近不时就传出这‘天下镖局’被劫镖的事,虽然‘天下镖局’都是按照约定赔偿雇主的损失,但是江湖中对‘天下镖局’的信心可是小了不少。要知道鼎盛时期,‘天下镖局’可是‘天下第一镖局’。何为‘天下第一镖局’?那就是不管是正道,邪道和魔道都是让其三分,因此那时候,‘天下镖局’的镖从未被劫过,这就是‘天下第一镖局’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