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奈何不得

小说: 江湖拥美录 作者: 泥上墙 更新时间:2015-01-29 字数:3309 阅读进度:25/137

更新时间:01-11-0

刚才她和卫易煌的交手中发现了卫易煌的功法并非出自正道,而是魔道功法,不过想想也是,那淫贼‘江南公子’确实是魔道中人。

静心师太刚才吃了小亏,但是她也是知道眼前这个淫贼实力不弱,自己不敢大意。静心师太不由使出了自己的成名绝学‘飘云掌’。

那‘飘云掌’看似柔弱无力,但是卫易煌一交手之后,才发现,那掌中暗含的力道却是恐怖无比,要不是卫易煌仗着自己的魔功强横,恐怕早已受重创。

‘嘭~~’卫易煌身子猛地向后翻去,凌空数个空翻之后,还未站定,那静心师太早已欺身而至。卫易煌心中有些慌乱,静心师太的攻击让他有些手脚无措。说起来,卫易煌还是没有多少的对敌经验。不过,卫易煌仗着魔功的强横和步法的精妙,倒也没有受什么伤。

相比于卫易煌的狼狈,静心师太可谓是步步紧逼。但是她心中还是充满这惊骇之色,只有她知道眼前的这个淫贼,功力的深厚恐怕还在自己之上,而且他的魔功霸道无比,这在以前魔道中人身上体会到的完全不同。不过,看样子,这淫贼对敌间好似有些不灵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静心师太是知道‘江南公子’的,但是她不认为这‘江南公子’会有如此的实力,那么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人可能真的不是淫贼。但是,他对自己的师侄做了那事,也等同于淫贼。要是他是正道中人,静心师太或许还会再给卫易煌一个机会,毕竟他的实力绝对一流。但是他是魔道中人,这更加坚定了静心师太的杀心。

随着两人身影的不断变换,交手间无意间迸射出的劲力,让一旁观战的向清风和孙明建两人暗自心惊。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这淫贼竟然在静心师太手中坚持这么久,要知道这静心师太的武功在江湖上也是少有人敌的。

卫易煌一腿扫向静心师太下盘,只见静心师太也不躲避,抬起也是一脚,两人身子都是微微一震。卫易煌只觉得脚一麻,不过一运功,顿时恢复正常,而后双腿并用,横扫着冲向了静心师太。

静心师太这次可不敢再和卫易煌硬碰硬,刚才的相撞让她的脚微微收了轻伤,那强横的魔气侵入经脉,异常的麻烦。不过,在她后退的时候,也是用自己的功力将其逼出。

卫易煌现在是越战越勇,也可以说他慢慢的进入了状态。不过,卫易煌是进入了状态,但是静心师太的压力顿时越来越大。从开始的咄咄逼人之态,到现在被动防守,攻守互换,这还真是世事难料。

见到静心师太气息有些紊乱,卫易煌心中一惊,他不想伤害静心师太,毕竟这一次是自己理亏。再说了,自己并非魔道中人,和静心师太并无深仇大恨,即使她对自己有着杀心,但是自己却无杀她之心。

‘嘭~~’双掌想击,卫易煌身子顿时暴退数丈。

静心师太一愣,刚才的一掌让她十分不解,对方的掌劲并未侵入自己的经脉,要是之前,每次和那淫贼交手,他那霸道的魔功,总是让她吃尽苦头。

“师太,晚辈虽有过错,但罪不至死,日后,晚辈自当恕罪,告辞!”借着反震之力,卫易煌迅速转身,施展‘踏雪无痕’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静心师太没有追,她不是不想追,只是她也知道自己恐怕不是那淫贼的对手。

“魔道何时出了这么一个武功深不可测的高手!”静心师太心中有些忧虑,她是正道中人,魔道自然是她心中的一大心病。

静心师太叹了一口气,走到了赵芸萱的身旁,望着双眼依旧无神的师侄,心中不由一痛。发生这样的事,现在后悔也是来不及了,是自己大意了,没想到这贼子的实力如此厉害,更是让自己的师侄遭受这样的打击,这实在是~~~

“萱儿!”

赵芸萱没有反应,空洞的眼神愣愣地望着前方。向清风和孙明建两人见此情景,两人紧握的双拳,青筋暴起,怒不可遏。

“啊~~我要杀了那淫贼~~”孙明建大吼一声,就朝着卫易煌离去的方向追去。

见到孙明建的举动,向清风也是更了上去。

“站住!”静心师太喝道。

两人停下了脚步,向清风说道:“师太,难道就这么让那淫贼离去,逍遥法外,赵师妹~~”

“你们去了也没用,即使找到他,也不是他的对手,以他的身手对付你们两个绰绰有余,即使是我,恐怕也不是其对手!”静心师太叹道。

“什么?”孙明建和向清风两人心中大惊,他们当然有自知之明,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卫易煌的对手,但是见到自己心爱的人遭受如此侮辱,被人毁了清白,那还顾得了那么多。但是静心师太竟然说她自己也不如那淫贼,这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

静心师太伸手在赵芸萱身上一,赵芸萱便昏了过去。静心师太抱起她,朝着小镇方向走去。

“回去吧,这仇先记下吧!如果你们真的想要替萱儿报仇,那就得更加努力练功才是,不然也是枉送性命!实话告诉你们吧,那淫贼并不是‘江南公子’,他的年纪恐怕和你们相差无几,你们是我正道这一辈的佼佼者,以后就要靠你们了!”静心师太说了这话后,便不再理会两人,离开了。

那张小姐自然是跟在了静心师太的身后离开了。

孙明建和向清风两人对望许久,纷纷叹了一口气,道:“走吧!”

当几人离去之后,一道人影出现在了他们身后,而后悄悄地跟了上去。这人自然是卫易煌了,他本来是打算离开的,但是他不放心那位赵姑娘。自己也是听说过,不少女子失了贞节后,最后都是自杀身亡,这让卫易煌心中非常不安。自己已经伤害到了那位赵姑娘,万一这赵姑娘寻死的话,自己的罪孽岂不是更大了。于是他便悄悄回来,准备暗中观察一下再做打算。

回到小镇后,静心师太让孙明建和向清风送那张小姐回府。那张员外得知自己的女儿还是被那淫贼掳走之后,一下子就昏了过去。还好那位师太说是帮他寻回女儿,这才让他有了一线希望。

发现自己的女儿平安回来,张员外对孙明建和向清风是千谢万谢。只是孙明建和向清风两人心中悲痛无比,也无心和那张员外罗嗦,便回到了客栈。

静心师太将赵芸萱放在了床上,替她解开了穴道。

“萱儿,都是师叔的错,是师叔大意了,不该让你一人先去的!”静心师太喃喃道。

“师叔,这不怪你!”赵芸萱说道。

“萱儿?你?”静心师太心中一喜,没想到自己的师侄竟然开口说话了,刚才她那无神空洞的眼神让她揪心不已。

“师叔,萱儿没事了,事已发生,再后悔又有什么用!”赵芸萱平静地说道。

“萱儿,你没事吧?你~~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不要憋着!”赵芸萱的平静让静心师太心中很是不安。

“师叔,萱儿不会想不开的,我一定要亲手将那恶贼碎尸万段!”说道这里,赵芸萱咬牙切齿。

见到赵芸萱咬牙切齿的样子,静心师太倒是放心了一,一个人受到这样的打击,怎么可能会没事,这样愤恨也好,这也说明自己的师侄或许真的不会寻思,而是被仇恨占据。虽然心中怀着仇恨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总比想不开,寻短见的好。

“师叔,我想洗个澡!”赵芸萱说道。

静心师太愣了一下,而后说道:“好,师叔这就去让人准备!萱儿~~~”

“师叔,萱儿没事!”赵芸萱笑道。

静心师太叹了一口气,她当然看得出这是赵芸萱的苦笑,不过看样子,自己的师叔应该不会做傻事,于是便出去了。

静心师太出去后,赵芸萱愣愣地坐在床上,刚刚恢复神采的双眸再次变得有些空洞无神。

不一会儿,那店小二就给赵芸萱准备好了热水。静心师太就住在赵芸萱的隔壁房间,暗中注意着赵芸萱,一旦赵芸萱有什么不妥的举动,她马上就能发现。

卫易煌呆在赵芸萱的屋顶上,开始他是趴在窗口的,不过,当赵芸萱关上窗户,洗澡的时候,他便不再暗中窥视赵芸萱,而是坐在了屋顶上。

“唉~~”卫易煌心中也是叹了一声,看到赵芸萱现在的样子,卫易煌知道自己难辞其咎,可是自己该怎么办?解释?显然行不通,想到这里,卫易煌不由觉得头大。

虽然卫易煌不在窥视赵芸萱,但是神识还是暗中探查着赵芸萱的一举一动,他也害怕赵芸萱会想不开。

好在现在的赵芸萱好像并未什么不妥,赵芸萱的洗澡声,逃不过卫易煌的耳朵,不过现在的卫易煌倒也没什么邪念。

赵芸萱用双手用力地在自己身上搓擦着,她想将自己被那恶贼弄脏的身子清洗干净,可是不管怎么用力去清洗,还是逃不掉自己被玷污的事实。

那一幕,她并不是完全无知觉,一想起那时的情景,赵芸萱心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