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天下镖局

小说: 江湖拥美录 作者: 泥上墙 更新时间:2015-01-29 字数:3348 阅读进度:20/137

更新时间:01-11-15

“你什么也不用说,我家莺儿虽然不是什么大户家的小姐,但是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嫁人的。给你两个选择!”刘老爷一摆手阻止了陈宫尚说道。

“刘老爷请讲!”

“一,你今年考中进士。二,白银一千两作为聘礼。二者符合一项,便可!”刘老爷望着没有出声的陈宫尚,心中冷笑一声,而后说道:“不要说本老爷不给你机会!”

陈宫尚神色坚定地问道:“刘老爷此话当真,只要我考中进士,那莺儿?”

“莺儿自然许配于你!”刘老爷道。

“好,一言为定,学生告辞!”陈宫尚告辞道。

“等等~~”当陈宫尚刚要离去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从人群中响起。

于是,陈宫尚和刘老爷都是停下了脚步,望向了人群,只见人群中走出了一个小伙子。

“你又是何人?”刘老爷眉头一皱,没好气地问道,他本来的心情就不好。

“你刚才说,只要一千两做聘礼,那么你女儿就可以嫁给他了?”卫易煌问道。

卫易煌之所以出来,那是这个气氛感染了他。他不由想起当时单奇峰所说的话,自己和杨颖婷门不当户不对,可不就是眼前这一景象?因此,对于这秀才的遭遇,卫易煌有些感同身受。于是,他出来,他要帮助这秀才一把。

“没错,本老爷说过,可是那又如何?他拿得出吗?”刘老爷不屑道。

陈宫尚脸色微红,朝着卫易煌拱了拱手道:“这位兄弟,在下已经有了决定,那就是去考进士!”

卫易煌瞥了陈宫尚一眼,道:“你确定就能考上?这万一呢?”对于考进士中状元,卫易煌当然知道,这天下谁都知道,谁都想考中进士中状元。但是状元就这么一个,进士也就那么几个,岂是那么容易的。

“这个?”陈宫尚虽然对自己的才学很有信心,但是他也并非是迂腐之人,这考试一途不单单靠才学,其中的一些黑暗内幕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关系,金钱都是可以左右一切的。自己是一个穷秀才,要钱没钱,要关系没关系,这难度可想而知。

卫易煌没有理会陈宫尚,而是解下自己背后的包裹,然后在里面摸索一番,当他的手拿出来的时候,刘老爷的眼睛便是瞪得大大的。

“那是什么?”

“好像是珍珠?”

“哪有那么大的珍珠!”

……

那些围观的百姓议论纷纷,当然也有一些识货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惊讶之色。

“这是?”刘老爷咽了咽口水,他当然知道卫易煌手中拿着的是夜明珠,只不过这么大的夜明珠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个够一千两吗?”卫易煌问道。

“当然!”刘老爷想也没有想就回答道。其实他心中在高呼:“这岂止一千两,这简直就是无价之宝,要是他,万两也不卖啊!”

“那么,接着!”卫易煌将手中的夜明珠一抛,道。

刘老爷急忙接着,他可是被吓出了一声冷汗。

“这?”刘老爷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

“既然这值一千两,那么他也就可以娶你家女儿了吧?”卫易煌指了指陈宫尚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夜明珠是替这穷秀才给的?”刘老爷有些发懵,这人和这穷秀才是什么关系?是亲戚?但是他好像没听过这穷秀才还有这么一个阔绰的亲戚。

“没错!”

“那自然,倒时选个良辰吉日,两人便可完婚!”刘老爷哪还有不乐意的。开始他提出的这两个条件压根就没有想让这穷秀才达成的意思。现在这人竟然已这无价之宝夜明珠抵一千两,即使是说,买她女儿,他也愿意啊!再说了,自己的女儿经这么一闹,以后要自己女儿的人家怕也会暗中嘀咕,毕竟这样的事,对一个姑娘家可不是什么好事。现在嫁出去,能够得到这么多的好处,自己自然不放过。

“等~~等,这位小兄弟,这~~这太贵重了,我~~”陈宫尚虽然没有见过夜明珠,但是他而是念过书的,自然那些书中有对夜明珠的描述,因此他也知道这夜明珠的价值远远大于一千两。这平白无故受人恩惠,他还是有些不知所措。

“难得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就当是送你们的结婚贺礼了!”卫易煌笑道。

“我!!”

“是个男人就不要这么婆婆妈妈,还有啊,你要想让人看得起,那还得要考上进士才行!”卫易煌说道。

“敢问恩公高姓大名?”陈宫尚问道。

“哪有什么大名,萍水相逢而已,也算是你我有缘!”卫易煌道。

“哈哈~~小兄弟真是豪气!在下佩服!”这时候,人群中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卫易煌等人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穿锦衣的男子从人群中走出,这人年纪不是很大,不过应该也有二十多岁,至少比这陈宫尚要大上一。

“请问你是?”卫易煌不知道此人有什么话要说。

“在下高文聪,刚才见小兄弟用这夜明珠成人之美,心中万分佩服,这才厚颜想和小兄弟交个朋友!”高文聪笑道。

“见笑!”卫易煌说道。

“既然相识便是有缘,这位陈兄弟,在下这里有银票还请收下,算是在下恭贺你大婚之喜,不过,我的可没小兄弟那样阔绰了,还请不要见怪!”高文聪从怀中摸出数张银票塞到了陈宫尚手中道。

陈宫尚一瞧手中的银票,只见这一张张银票都是二百两,他手中有五张,这不是有一千两吗。他吓了一跳,刚才卫易煌拿出的夜明珠他也是知道无比珍贵,但是毕竟没什么概念。但是这一次不一样,这可是实实在在的银票。

卫易煌拦住了陈宫尚,道:“既然这位大哥出手了,你哪还有不收的道理?”

“这位小兄弟说得没错,陈兄弟你就收下吧!老实说,你和刘家小姐的事,我也佩服的紧,大丈夫当是如此,喜欢的,那就要去爱!你和其他的那些酸秀才不同!收下吧,再说了,你成亲之后难道不用钱了吗?你一个人可以让邻居接济,难道成亲后,你还想这么继续吗?”高文聪说道。

陈宫尚脸一红,道:“可是也用不到这么多!”

“哈哈,看这位高大哥的样子就知道了,他不缺这钱!”卫易煌笑道。

“多谢,两位恩公的大恩大德,陈宫尚铭记在心!还敢问恩公您的高姓大名?”陈宫尚再次问卫易煌道。

“是了,小兄弟,还不知道你的姓名呢?”高文聪也是说道。

“卫易煌!”卫易煌也不再推辞,说道。

卫易煌和高文聪最后被陈宫尚和刘老爷给留了下来,陈宫尚当然是因为两人是自己的恩公,不放他们离开,至少在自己成亲的那天得向他们敬酒。而那刘老爷看得出两人不是普通人,多结交并未坏处。

这有钱能使鬼推磨,吉日便定在了三天后。

三天后,在陈宫尚夫妇的再三挽留中,卫易煌和高文聪离开了。这三天中,卫易煌也是向刘老爷打听了这天阳山庄的情况。据他所言,他也是从其他人手中买下这处庄园的,那个时候已经不叫天阳山庄了,但是他也是知道,这里以前是叫过天阳山庄。

卫易煌知道这陆武虎离开这里,肯定是他兄弟身死的缘故。不过现在没有找到他,不代表以后也找不到。这三天的相处,卫易煌也是知道了这高文聪的身份。

卫易煌也是没有想到这高文聪竟然是‘天下镖局’的当家人。说起这天下镖局,有谁不知,那可是天下第一大镖局。即使是卫易煌这个以前在药铺当杂役的时候,也时常听人提起这天下镖局。都说这天下镖局中镖师武功个个深不可测,凡是他们的镖,还没听说过有谁敢劫的。

可以说,这天下镖局是卫易煌心目中的偶像。没想到自己竟然和这天下镖局的当家人称兄道弟,卫易煌激动地好几天没睡好觉。

“卫老弟,不知道你下一站去往何方呢?”高文聪笑问道。

“我啊?”卫易煌想了一下,他还真的没有想好要去哪里,本来是想先找这陆武虎报仇,“我想先去少林!”

“少林?”高文聪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想去拜师!”卫易煌笑了笑,他想起了自己和杨颖婷的约定,虽然自己已经身怀三种绝学,但是他还是想遵守约定去上林或者武当拜师。

“哈哈~~卫老弟,不是为兄打击你,为兄看得出你也是习武之人,既然已是习武之人,恐怕再入其他门派就难了,尤其是那些名门大派,门派之见更为厉害!”高文聪说道。

卫易煌一愣,这个他倒真是不清楚,不过他还是说道:“多谢高大哥好意,但是我还是想去试一试,没试怎么知道就不行呢?”

“没错,凡事没有绝对!”高文聪说道。

“那么,高大哥,还有诸位镖师大叔,我们在此别过吧!”卫易煌朝着高文聪和高文聪身后的几位镖师拱了拱手说道。

“好,你一路小心,以后有空可要来我‘天下镖局’坐坐!”高文聪说道。

“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