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五年

小说: 江湖拥美录 作者: 泥上墙 更新时间:2015-01-29 字数:3234 阅读进度:19/137

更新时间:01-11-15

五年后,‘聚魔池’中一个人影静静浮在中央。这时的‘聚魔池’已经不想最先那种红黑分明,现在的池水早已透明无比。

‘喝~~’一声爆喝,池水猛地被震上了空中,而后从空中洋洋洒洒地落回了池中。卫易煌的身子竟然就这么踏着池面,如同蜻蜓水一般,不,是比蜻蜓水更加的厉害,因为卫易煌脚下的水面不曾出现一丝的波纹。这正是轻功‘踏雪无痕’,可以说不仅是踏雪无痕,踏水更无痕。

卫易煌慢悠悠地一步步从池中走回了岸上,仔细一看他的身上同时交错这三道气息,一道红色气息给人以无比的霸道,一道黑色气息给人以无比的邪异,最后一道白色气息给人以无比的奇寒之感。这便是三种功法,三道气息同时运行的结果,现在的卫易煌同时运转三种功法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五年,卫易煌不只是身材长高,脸上退去稚嫩之气,更主要的是整个人的气质完全的改变,现在的卫易煌气质是变幻莫测的。毕竟他身怀三种功法,要是施展《葬神天魔功》,那他就是神挡杀神的魔,施展《邪皇通天策》就会变的异常的邪异,而施展《冰魄真经》稍微正常,但是他那骇人的寒气,还是让他有别于常人。除非卫易煌不运转内力,这样的他,才面前算得上一个正常的人吧,但是毕竟身怀三种神功,他的气质注定是不同于常人。

“五年,‘聚魔池’中的魔元和邪元我已经全部吸纳到了丹田之中,就差炼化一步了。是时候出去了,再呆下去恐怕也难以突破吧!”

这时的卫易煌已经将《冰魄真经》练至了第五重,《葬神天魔功》和《邪皇通天策》都是练至第七重。

而将魔功和邪功练至第七重的时候,卫易煌耗费了‘聚魔池’中六成的魔元和邪元。虽说这‘聚魔池’中有着魔皇和九幽皇毕生的功力,但是卫易煌将其转化成自己的内力时,却也做不到百分百的炼化,其中大部分都是浪费了,真正有效利用并化作卫易煌内力的只有其中的五成罢了。

至于还剩下的四成魔元和邪元,卫易煌将其吸纳进了自己的丹田,现在他已经到了一个瓶颈,难以突破,这也是卫易煌打算出去的原因。

既然打算出去,卫易煌自然是收拾了一番,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五年前的衣衫早已不能再穿,幸好这洞中竟然有几件衣服,虽然大笑有些不合适,但是总比不穿好。那石架上的丹药卫易煌都是取了部分。原以为自己只能在这里待个两年左右,毕竟那‘辟谷丹’数量有限,可是随着卫易煌功力的增长,他发现到最后服用一颗,竟然可以大半年不用再服用,这么一来,现在的‘辟谷丹’竟然还剩有十颗。

想到自己身上没有银子,卫易煌四处找了找却是没有发现金银珠宝的样子,不过他身子一跃,从墙壁上拿了一颗夜明珠。至于武器,让卫易煌一直有些郁闷,因为魔道神兵‘弑神刀’的缘故,这《葬神天魔功》中也有配合‘弑神刀’的刀法。因此卫易煌也选择修炼了刀法,可是这里除了‘弑神刀’竟然没有其他的刀,只有宝剑。之前卫易煌练习刀法的时候,也是用剑代替刀来修炼刀法。虽然这里的宝剑不错,但是毕竟不适合自己的,于是卫易煌也未拿一把,只要自己出去了,自然可以打造一把,或者买一把适合自己的刀。

最后卫易煌还拿了一张人皮面具,这人皮面具正反两面都是可以使用,也就是说一张人皮面具可以化为两个不同的人。卫易煌带上试了试,发现这人皮面具戴上后,自己要是不注意,根本不会察觉到自己脸上已经覆盖着一张面具。这样的好东西,卫易煌自然不会放过。

“‘弑神刀’啊!”卫易煌望了‘弑神刀’一眼,这‘弑神刀’让卫易煌眼馋不已,但是他也知道凭着自己这么实力还不能拥有‘弑神刀’。

“等着吧,当我将《葬神天魔功》练至第九重的时候,我一定会回来的!”卫易煌信心满满道。

卫易煌从怀中摸出了三本书,正是《葬神天魔功》,《邪皇通天策》和《冰魄真经》。想了一小会,卫易煌左手托着三本书,而后右手猛地一把,手掌间猛地闪现三股气息。当卫易煌将手挪开的时候,手中的三本书化作了无数的碎片洒落一地。

那水火不侵的书页,在卫易煌现在的功力下也是轻易地被毁灭。每个人都有私心,卫易煌也不例外,这样的绝学,他也不想它们落入他人之手,只要自己会就行了。

背着一个用自己破衣衫做成的包裹,卫易煌走出山洞,再次回头望了一眼自己待了五年的‘元始’洞。而后施展‘踏雪无痕’迅速攀上了那绝壁。

卫易煌凭借着强横的功力,不住地在峭壁上跳跃,每次一跃,总能上升数丈。一个时辰之后,卫易煌轻喝一声,十指竟然狠狠地插进了峭壁之中,那岩壁竟然如同豆腐一般。

卫易煌低头望了望脚下那烟雾缭绕的深谷,再看了看上面同样烟雾缭绕的样子,心中叹道:“这峭壁还真是高啊,上面还望不到顶啊!”

感叹一番之后,卫易煌再次发力,继续向上攀爬。

三个时辰之后,卫易煌一手扣住一块微微凸起的岩石,猛地一跃,而后身子一番,稳稳落在了山顶。

“呼~~没想到爬上来竟然耗了自己八成的内力,真是高啊!”卫易煌回头望了望深谷叹道。当然这内力是《葬神天魔功》的内力魔气。由于冰魄真气需要隔绝魔气和邪气相遇,自然卫易煌是不打算轻易使用冰魄真气,虽然他最多可以使用八成,不过能不用还是不用。

至于魔气和邪气,也就是《葬神天魔功》和《邪皇通天策》,这两种功法,就目前来说卫易煌还是选择了《葬神天魔功》,毕竟单论攻击力破坏力,这《葬神天魔功》是最强的。

在山顶稍稍调息了一会,等到内力恢复之后,卫易煌望向了山下,眼眸中闪过一道寒芒,口中念道:“天阳山庄!陆武虎!哼!”

之后,卫易煌便化作了一道虚影,掠下了山。

依着自己五年前的记忆,卫易煌朝着天阳山庄而去。不过当他认为到了天阳山庄的时候,却发现那大门口的牌匾上却是写着‘刘府’。更加让卫易煌有些奇怪的是,今天这‘刘府’的大门口前围满了人,这些人指指议论纷纷。

卫易煌心中很是纳闷,于是放慢脚步走上前去。以卫易煌的功力,很快就挤过人群,到了最前面,只见那‘刘府’大门紧闭,门口站着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这青年身穿一件青色长袍,只是这青色长袍有些破旧,满是补丁,甚至这青色也是有些泛白。卫易煌刚才从围观人群中的话语中也是知道了一些情况,那就是眼前这个青年名为陈宫尚,是本地的一名秀才,家中已无亲人,由于忙于读书,生活也是靠乡里乡亲救济。

一次庙会,这陈宫尚偶然遇到了这刘府的大小姐。虽说这陈宫尚家境贫寒,但是一生才学可是真的。那刘府大小姐欣赏其才华,后来私下间常有来往,最后竟然私定终身。

可是这被刘老爷知道后,那刘老爷可是雷霆大怒,刘家大小姐自然被锁在屋中,刘老爷更是寻思着一个好人家将自己的女儿嫁出去。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幕,陈宫尚没有办法,只好直接上门,求亲。

“可恶,那个穷秀才竟然打我女儿的注意,真是气死我也!之前的帐还未找他算,今天又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这不是让人看我刘家的笑话吗?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刘老爷狠狠地将手中的茶杯砸在地上,怒道。

“老爷,这可怎么办?这么一闹,咱女儿的名声可就毁了,倒时谁还会娶咱家女儿啊!”刘夫人急了,她一个妇道人家没什么主意。

“毁了,那也是她咎由自取!”刘老爷吼道。

刘夫人有些畏惧地看了刘老爷一眼,而后低声抽泣道:“老爷,都闹到了这个地步,不如就将莺儿许给他,毕竟她俩也是两情相悦!”

‘嘭!’刘老爷猛地一拍桌子,怒声道:“住口,你这个疯婆子,难道还嫌我丢脸丢的不够吗?我恨之前心慈手软,未将那畜生双腿打断!”

“老爷,毕竟他也是秀才,万一以后考上~~~~”刘夫人畏畏缩缩道。

“考?你以为这么好考?好,等他考上了再说!”刘老爷道。

“老爷,这外面人越来越多,这~~”刘家管家轻声问道。

刘老爷深吸了一口气,道:“走,本老爷还怕了他不成?”

等到刘府大门一开,陈宫尚就急忙上前,朝着刘老爷躬身道:“学生见过刘老爷!”

刘老爷没有看陈宫尚,而是瞄了那一群围观的人一眼,见他们指指的样子,刘老爷气得脸色发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