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茧成魔.

小说: 江湖穿越风云 作者: 陶兰思 更新时间:2019-08-13 05:18:28 字数:2580 阅读进度:258/266

“你们来了…!”欧若妙看见李泰等人走入,急忙站起。

李泰点头示意,转眼就看见了站立一旁的肖玉竹和坐立不安的郝正。

“啰嗦的话我就不说了…”肖玉竹迎上众人,“那怪物已经破茧成魔,在镇子上大肆杀戮,我不是他的对手,我只能请求你们的帮助!”

“成魔…!”李泰回想起适才街市传来的尖叫,心下不由一沉。

“哼!上次交手的结果你也看见了,你这样做只是让他们白白送死!”萧若飞没好气地说道。

“这是谁?大少去哪了?”郝正扛着刀凑过来,对着萧若飞来回打量。

“看什么看!死开!”西门如一把推开了郝正。

“我就看看…咋啦…”郝正揉着腮帮子退到一旁。

肖玉竹叹了口气,“这种时候,牺牲在所难免,可是如果我们坐视不理,整个武林都会深受其害,黎明百姓,芸芸众生都不能幸免!我…!”

他撩开袍带,跪倒在地,“肖某在这里,拜托诸位了!”

萧若飞满面不屑,“哼!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心怀天下?上次你做出那种过河拆桥的事又怎么说?”

肖玉竹看向李泰,“李兄,之前在下出手实在是情非得已,因此,在你醒来之后是在无颜相见!李兄!!!肖某在此!向你谢罪了!”

铁一般的汉子,眼眶已经流下了热泪,跟着磕下头去。

李泰赶紧拦着将他扶起,“肖兄,快起来!那天的事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你切勿挂怀!你以为他们是什么人?遇到这种危机,他们怎么会不做准备呢!他们早已有了计划!”

肖玉竹喜出望外,“此话当真?!”

萧若飞满脸不悦,“谁让你那么快说出来的,让他再多着急一会儿…”

“嘿嘿…”李泰傻笑一声,“快说说吧…时间不等人…!”

萧若飞看向薛先。

薛先点点头,抽出一卷图纸摊开在桌面上,众人跟着围拢。

薛先:“那怪物现在在哪个位置?”

郝正:“正在八达巷!现在正杀向镇子中心!”

薛先点点头,“这个计划分为两步,第一步就要有人把他引到铸剑山庄的铸剑池的丘顶。”

众人看向郝正。

郝正眨眨眼,“都看着我看什么?玩命的事我可不干…”

李泰乐了,“你是捕头!责无旁贷…”

郝正:“那都是例行公事,这事好像不归我管…”

西门如皱了皱眉头,“你还是不是男人?!”

郝正不耐烦地摇摇头,“算了算了!死就死吧…!然后呢?”

薛先点点头,“第二步,需要有人跟他近身缠斗,将他推入事先布置好的机关!”

“这个…”李泰叹了口气,“我们之中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尤其是现在,想要活着近他的身都很困难!”

欧若妙:“我们早有准备,抬上来!”

她话音刚落,几十个铁匠抬着一套沉重的铁甲涌入正堂。

“咕噔…!”他们一齐松手,铁甲摔在地上,砸碎了一片地砖。

“倒了!倒了!”他们身后围拢的几个铁匠,扶抱着的丈长小树粗细的铁枪突然歪倒砸向众人。

“噗…!”

李泰迈步上前,伸手接住铁枪,将它缓缓放在地面。

唐玉惊奇询问,“这是什么?!”

薛先:“这是山庄铁制的将军甲,屠龙枪,护甲最外面由铸铁浇铸而成,铁甲下面是黑色的紧身内衬,内衬里有一层可以缓解冲击的蝉丝丝锦,盔甲铁枪总共有上千斤重!你穿上它!足可以与那怪物一战了!”

李泰的喉结滑动了一下,“不知道我穿上这玩意儿还能不能动…”

唐玉乐了,“总要试试才知道…”

欧若妙:“不要在这里试,你们把铁甲运到铸剑池!”

“是…!”众铁匠齐声答应,抬起铁甲,蜂拥而出。

“那么…按照计划…!”李泰看向众人。

郝正拔出腰刀,解下刀鞘扔在桌上,“就我自己吗?如果我失手了怎么办?”

“我跟你去…!”肖玉竹语气坚定。

“好吧…!”郝正松了口气。

欧若妙:“现在是什么时辰?”

薛先:“现在是亥时三刻!你们马上出发,两刻之内将他引到铸剑池,就在这个位置!”他说着在图纸上敲了敲。

肖玉竹跟李泰对视一眼,“李兄…!我去了!剩下的事情就全拜托你了!”

“肖兄!多多保重!”李泰抱拳拱手,看着他们离开。

薛先:“其余的人…都到藏剑楼暂避…!”

“我哪也不去!”唐玉撅起了嘴。

欧若妙也不舍地看向李泰。

“怕什么?有我看着他死不了…你们放心地去吧…”萧若飞拍了拍胸脯。

“你也要去!”薛先摇了摇头。

“为什么?我也能打!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萧若飞挣扎着被西门如拖走了。

“去吧!我不会有事的…等我打完,立刻去找你们…”李泰温暖一笑。

“你们去吧…!我还有话对他说…”薛先对着她们摆了摆手。

唐玉泪光闪闪,“你要保重,打不过,就跑…”

“我知道…”李泰憨憨一笑,把她们送出门口。

“唉…”薛先重重地叹了口气。

“呼呼…!”凛冽的寒风越吹越厉。

街市的灯笼不安地摇摆着,似乎惧怕着黑暗中悸动的可怕生物。

“呼…!”血腥恶臭随风飘来,打在郝正的脸上,他飞身落地,叫骂了一声,“这他妈什么味…!”

“哗啦…!”他脚下一滑,侧身滑倒,抬手一看,手上是一片暗郁氤红的冰渣。

他终于看清楚,绊倒他的是一块块冻结在地上的断臂残肢。

“噫…!”郝正嫌弃地甩了甩手,跟着蹭干手心的黏腻,他曾经见过不少血腥的场面,只有这一次,可以用地狱的景象来形容。

“他在哪?!”肖玉竹四顾观望。

郝正站起身,“刚才还看见这里有几只火把,转眼就不见了…”

肖玉竹心急如焚,“他肯定就在附近!我们分头寻找!”

郝正:“别啊!分头就是作死,你知道吗!要找一起找!”

“救命…!”

黑暗的巷子里传来一声呻吟。

二人一惊,齐刷刷看向那片黑暗。

“谁?!谁在那!”郝正咬着牙,低声呼喊。

“救我…!!”

“嘎啦嘎啦…!”

呻吟声带着指甲刮擦冰面的尖酸声越来越近。

肖玉竹摆开架势,郝正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咕咚…!”郝正扔出手里的火把,照亮了眼前的黑暗。

“啊啊啊啊…!”

“救命…!”

一个只有上半身的人,表情疯狂地看着他们,手扒地面,虫子似地疾速爬来,腰前的伤口在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迹。

“救我…!!!!!”他歇斯底里地嚎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