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章 你是顾生遥!

小说: 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 作者: 帝歌 更新时间:2020-09-16 13:54:09 字数:6500 阅读进度:306/330

艾斯伯爵又转身回病房。

杜雪妍以为艾斯伯爵走了,便拿出手机,翻开以前的旧照片看了起来。当看到顾生遥的某张照片,杜雪妍整个人都沉默下来。

艾斯伯爵推门而入,瞧见杜雪妍表情悲伤的模样,他下意识地想要上前去抱抱她,右脚都超前迈出去了一步,但又及时收了回来。

杜雪妍听到推门声便抬起头来,看到是去而复返的艾斯伯爵,她眸中生出疑惑来。“伯爵阁下,您还有事?”明明刚才匆匆离开了的。

“有件事忘了跟你说。”

杜雪妍:“你说。”

艾斯伯爵手背在背后,双手交叉握在一起,左右手的大拇指来回地转着圈圈。他说:“你刚苏醒,身体虚弱不便劳累。加之外面又在下雪,明天还是让我陪你去吧。”

杜雪妍摇了摇头,无情又干脆。“不必,我经纪人不会喜欢看到我跟别的男人站在一起的。”朝艾斯伯爵苦涩一笑,杜雪妍说:“他那个人比较霸道。”

艾斯伯爵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了。他退而求其次,又道:“那我只送你到墓地,我不跟着进去。”

杜雪妍找不到可以拒绝的理由了,便没做声。

“你早些休息,晚安。”艾斯伯爵将门合上,转身便离开了。

杜雪妍低头继续去看手机上顾生遥的照片。这张照片摄于春天,那日顾生遥穿着米白色的单薄风衣,站在他们家楼下泳池边讲电话。

他侧站着,脸上戴着无框细长的窄眼镜,夕阳在顾生遥的发丝与镜片上[云轩阁小说网 www.yxgwx.xyz],投下一道光束。

整个夕阳,都掉进了那片泳池里,金灿灿的,炫目迷人。

杜雪妍那时刚醒,见到这一幕,便偷偷地拍了一张照片。顾生遥当晚发现这张照片的时候,还笑话她是不是爱上了他。

那时杜雪妍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她对顾生遥的爱。若知道那张照片会是顾生遥的遗照,当时杜雪妍说什么也不会撒谎了。

她爱他,深爱他却不自知。

抚摸着照片上顾生遥的眼睛,杜雪妍心里酸胀不已,眼泪便一滴滴地砸在手机屏幕上。

艾斯伯爵站在他的休息室,看着监控视频里对着顾生遥的照片抹泪的杜雪妍,笑了笑。杜雪妍啊,你看,你终究还是顾生遥。

翌日清晨,宋瓷为杜雪妍带来了衣服。

“衣服都是我按照你以前的穿衣风格挑选的,都是当季新款,你看看。”杜雪妍喜欢深色系的衣服,她本就是浓艳系的美人,与宋瓷一样,穿深色系衣服要更好看些。

杜雪妍看了下那些衣服,便道:“你的眼光,我当然信得过。”宋瓷好歹也是时装会的常客,也曾为一家知名杂志做过时尚指导,她的眼光不会差。

杜雪妍拿起手机,准备微信支付宋瓷。“总的多少钱?”

宋瓷说:“一共是七万二。”她还给杜雪妍买了两双鞋子,一双运动鞋,一双皮鞋。

“好。”

发票都没看,杜雪妍直接把钱转给宋瓷,而宋瓷也没跟杜雪妍客气,收下了钱。杜雪妍慢慢下了床,坐在床边打算换衣服,见门没关,便问宋瓷:“能麻烦你帮我把房门关上吗?”

“好。”宋瓷关了门,回头却看到杜雪妍在盯着墙角顶上的那个监控器。

之前杜雪妍昏迷不醒,为了方便实时查看她的情况,疗养院特意给她装了监控。但她现在已经苏醒,这监控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监控后面,艾斯伯爵注意到了杜雪妍的动作,他拿起了手机,一个电话打到了疗养院的负责人手里,通知对方:“立即关闭杜小姐房间的监控,一个小时后,派人去拆除监控。”

“好的,伯爵阁下。”

看到监控镜头里的红光消失,杜雪妍这才脱了病号服,慢吞吞地穿上宋瓷给她带来的衣服。

她脱了衣服,宋瓷发现杜雪妍非常的瘦,肋骨也清晰可见。“你得好好补补身体,太瘦了。”瘦成这样,再穿修身的裙子就会给人病态的感觉了。

杜雪妍托住胸部,感受了下,说:“还好这里没小。这里小了才真的糟糕。”

宋瓷被杜雪妍那豪放的动作给惊住了,没想到杜雪妍也有这样有趣的一面。

杜雪妍刚换好衣服,就听到了敲门声。

门外,艾斯伯爵那口华丽动人的嗓音,温柔地说道:“杜小姐,我给你煮了鱼片粥,你吃点了再出发。”

宋瓷见杜雪妍点了点头,这才将门打开,放艾斯伯爵进来。

艾斯伯爵见到宋瓷,做出一副惊讶的模样,“韩夫人这么早就过来了?”

宋瓷:“嗯,我晚上就要回国了,先过来看看。”她听到艾斯伯爵刚才的话了,就问杜雪妍:“你要去哪里?”

杜雪妍说:“去祭拜顾生遥。”

宋瓷便没再说话了。

提到顾生遥,宋瓷便底气不足,愧疚又尴尬。好在这时候,艾斯伯爵突然说:“你们中国快要过年了吧,我前些天与里奥见面,他说过,今年要去望东过春节。”

“嗯,欢颜想要回国过节,我哥自然得跟着。”

艾斯伯爵笑了起来,说:“这叫妇唱夫随?”

宋瓷还没说话呢,杜雪妍倒是插了一句话进来:“伯爵阁下的中文很好,连妇唱夫随都知道。”

中文博大精深,一般的外国人知道个妇唱夫随就很了不起了。只有熟练掌握中文的人,才会说出妇唱夫随这样的话。

艾斯伯爵盛粥的动作一顿,没吭声。

杜雪妍看了他一眼,就低头穿袜子。宋瓷察觉到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古怪,她觉得杜雪妍对待艾斯伯爵的态度不太对。

艾斯伯爵身份尊贵,杜雪妍又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她就算不喜欢艾斯伯爵,也该礼貌而委婉的拒绝艾斯伯爵的陪伴才是。

但她,既没有拒绝艾斯伯爵,对他也没有和颜悦色,反而还冷嘲热讽,这样的相处方式...

倒像是一对在闹别扭的情侣。

宋瓷又觉得自己猜错了,杜雪妍跟艾斯伯爵之前都不认识,哪里会闹别扭。

呆在他们中间,宋瓷感到尴尬。她双手在裤子上摸了摸,没话找话说,“杜雪妍,你是回国休养,还是就住在美国?”

杜雪妍想了想,说:“我还是想回国。”哪怕父亲已另有家室,但她还是想要回国去待着。

宋瓷便说:“等你回国了,我跟韩湛再去看你。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声音一顿,宋瓷看向艾斯伯爵,又道:“艾斯伯爵,也欢迎你去中国玩。”

艾斯伯爵颔首点头,目送宋瓷离开,便听到杜雪妍问:“伯爵阁下认识宋瓷?”

“我与宋瓷的大哥是多年好友。”

杜雪妍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吃了鱼片粥,杜雪妍胃里便暖烘烘的。她在脖子上加了一条围巾,便拿起一旁的手杖,准备出门了。

艾斯伯爵见状,便撑着伞,跟在杜雪妍的身旁。

杜雪妍抬头看了眼头顶的伞,想到曾经无数个小雨下雪的天,也曾有个人会为她撑伞,心里便一阵悲伤。

上车后,艾斯伯爵和杜雪妍都坐在后排,开车的是个陌生的褐发女人。

杜雪妍闭着眼睛,露出一副疲惫的模样。艾斯伯爵见杜雪妍一直在捏她的腿,便问:“是累了吗?”

杜雪妍:“很久没走路了,不太习惯。”杜雪妍的腿都在发抖,只是被她可以压制着,看着并不明显。

艾斯伯爵能理解那种感觉,他刚苏醒那会儿,浑身无力,身上的肌肉软绵绵的,撑着拐杖走几步路,一双腿便颤抖得厉害。

“我给你捏捏。”艾斯伯爵说着,便自作主张地握住杜雪妍纤细的腿,将它放在自己腿上,不轻不重,力道适中地揉捏着。

杜雪妍想过挣扎,可一偏头看到艾斯伯爵那副认真的神色,突然就安静了下来。杜雪妍不做声了,就让艾斯伯爵为她服务。

艾斯伯爵像是学过按摩手法一样,在他的揉捏下,杜雪妍的肌肉真的放松下来,渐渐的就不再抖动了。

车子行驶了两个多钟头,才停了下来。

艾斯伯爵提醒昏昏欲睡的杜雪妍:“到了,杜小姐。”

杜雪妍睡着了,没吭声。

艾斯伯爵又喊了一声:“杜小姐,我们到地方了。”

杜雪妍仍没说话,车内开着暖风,暖风将杜雪妍额前细柔的发丝吹得微微飘动。杜雪妍小嘴微张,呼吸很轻很缓。

艾斯伯爵看着她乖巧的睡颜,手指作痒。

他慢慢抬起右臂,轻轻地、轻轻地摸了摸杜雪妍的眉眼。

前头,司机发现了这一幕,眼里装满了惊讶。但司机知道艾斯伯爵的凶狠恐怖,发现了伯爵阁下对杜小姐的不轨之心后,也不敢多说什么,就假装什么也没看到。

突然,杜雪妍的眼皮颤了颤。

艾斯伯爵跟触了电一般,猛地把手抽了回去。

杜雪妍觉得额头有些痒,像是有羽毛刮过,便轻轻地挠了挠额头。艾斯伯爵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又是一阵心虚。

“杜小姐,已经到目的地了。”

“就到了?”杜雪妍扭头往窗外看去,便看到了一片景致美丽堪比公园的墓地。

“多谢伯爵阁下。”杜雪妍自己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脚下一软,差点朝地面跌下去。幸亏艾斯伯爵一直注意着她,在第一时间朝杜雪妍探出双手,从后面搂住了杜雪妍的咯吱窝。

杜雪妍后背靠在艾斯伯爵的怀里,双腿无力地挨着地面。她整理了下凌乱的发,一只手握住车门,这才对艾斯伯爵道谢:“多谢,伯爵阁下。”

“小心些。”

艾斯伯爵扶她下车。

司机将手杖递到杜雪妍的面前,杜雪妍握住手杖,又接过司机递过来的白菊花。

她左手抱着花束,右手握着手杖,抬腿欲要进墓园,却听到艾斯伯爵问:“真的不需要我陪你吗?”

杜雪妍偏过头来,望着他,半晌后,她点了点头,“好啊。”

杜雪妍真答应了自己的同行请求,艾斯伯爵又觉得诧异。她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了?

艾斯伯爵赶紧撑开伞,举过杜雪妍的头顶,朝着墓园深处走去。

墓园内,积淀着一层厚厚的白雪,遮挡住地上的碑面。

杜雪妍这是第一次来祭拜顾生遥,她连顾生遥的墓碑在哪里都不清楚。站在茫茫一片的雪地中,杜雪妍找不到顾生遥的墓碑,他忽然感到迷茫难过,一双晶莹黑眸顿时染上水雾。

艾斯伯爵见她情绪突然低落下来,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杜雪妍抱着白菊在地上蹲了下来,她悲伤地呢喃:“我找不到他了...”她连他的坟墓都找不到了。

那一刻,巨大的悲伤将杜雪妍笼罩。

杜雪妍想起了爆炸发生的那一天。

在爆炸的那一刻,顾生遥以血肉之躯护着杜雪妍。摔倒在地的时候,顾生遥的一只手还小心地护着她的后脑勺。

杜雪妍倒地几秒后才晕死过去,晕过去之前,顾生遥的眼镜掉在她的脸上,她听到顾生遥说:“妍妍,你一辈子都别想忘掉我...”

他成功了。

她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忘记他!

艾斯伯爵瞧着杜雪妍那副无助的脆弱模样,他心脏被针刺了一样,开始尖锐地疼痛起来。

指着墓园后面的一块地,艾斯伯爵说:“他就葬在那里。”

杜雪妍这才擦掉眼泪,朝着艾斯伯爵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顾生遥的墓碑造型特别别致,那是一根黑色的正方形石雕,石雕上面,坐着一个穿裙子的长发公主。

但凡是杜雪妍的粉丝,都知道长发公主是杜雪妍。

杜雪妍愣愣地望着石雕上那个唱歌的小女孩,她突然崩溃,手脚并用跌跌撞撞地朝着顾生遥的墓碑跑过去。

艾斯伯爵望着她踉跄的背影,瞳孔微颤。

他所认识的杜雪妍,从来都是优雅大方的,哪怕是当年跟初恋韩湛分手,也不曾这么狼狈疯狂过。

但她今天,为顾生遥疯狂了。

杜雪妍跪在顾生遥的墓碑前,徒手抛开墓碑前的积雪。

那积雪那么冰冷,杜雪妍却像是感受不到温度一样,像个不畏严寒的机器人,疯了一般地掘雪。

终于,她挪开了积雪,看到了碑文——

一个创造了巨星的人,本身就是一个巨人。

杜雪妍怔怔地看着那行中文字,不禁问道:“这碑文,是谁写的?”

艾斯伯爵说:“一个创造了巨星的人,本身就是一个巨人。这句话,是你的粉丝写给顾生遥的评价。”

“顾生遥直到死,他的父亲都没有把他认回去。他的生前挚友杜钰亲赴美国,领走了他的尸首,并将其火化后埋葬于此。”

顾生遥的父亲,是美国娱乐大鳄,顾生遥是那个男人与一个小艳星生的孩子。顾生遥是私生子,一个不被父亲认可的私生子。

杜雪妍听到这里,心剧烈地抽痛了起来。“直到死了,顾家人也不肯去为他收尸吗?”

艾斯伯爵眼神一片漠凉,“嗯,没有,从死到下葬,顾家都没有来一个人。”

杜雪妍擦掉眼泪,她扶着那块墓碑站起身来。面向着墓碑,杜雪妍喘了几口气,突然转过身来,盯着艾斯伯爵看了起来,目光一转不转,格外深邃。

艾斯伯爵招架不住她的眼神,下意识想转身走人。“杜小姐,你跟你的经纪人一定有很多话想说,我先回避。”

说罢,艾斯伯爵下意识就要转身,突然,他的手臂被杜雪妍拉住。

艾斯伯爵惊讶回头,盯着自己手臂上那只雪白的手,费解问道:“杜小姐,你怎么了?”

杜雪妍感到累了,没有心情也没有精力继续陪艾斯伯爵演戏了。

她叹息了一声,语气疲惫地说:“你还要装多久?”

艾斯伯爵:“什么?”他脸上,有着恰到好处的迷茫之色。

杜雪妍讥诮一笑,说道:“我想问问伯爵阁下,亲自来拜访自己的墓地,是什么感受?”

艾斯伯爵猛然睁大了眼睛。

“你...”

他瞳孔闪烁着,表情也显得复杂。“你为什么这样说?”

杜雪妍一步步走近艾斯伯爵,她说:“我听到了。”

艾斯伯爵问:“你听到了什么?”

“医生说,我一直都是有意识的,我不肯醒来,是因为我对这个世界没有了留恋。”杜雪妍凑近艾斯伯爵,嗅到他身上那熟悉的香水味,唇角弯起魅惑的幅度,“你不妨碍猜猜,本来对这个世界已无留恋的我,为什么会突然醒来呢?”

杜雪妍离艾斯伯爵太近,他觉得这个距离很危险,下意识想要拉开距离。可刚退后一步,杜雪妍却大胆地用双手搂住了艾斯伯爵的脖子。

将唇贴在艾斯伯爵的唇边,杜雪妍告诉他:“我听到了。苏醒前,我听到你在病床边上喊我妍妍。还听到你说...”

艾斯伯爵眼瞳震颤得离开,他的身体动也不敢动,浑身都是僵硬的。他认为杜雪妍是在诈唬她,便问她:“你还听到我说了什么?”

“你求我,你说“妍妍,不要丢我!”她的唇从艾斯伯爵的唇上轻轻扫过,一触既分的暧昧,令人心猿意马。“顾生遥,我舍不得你,所以我醒了。”

她真的听到了!

艾斯伯爵不忍看杜雪妍的脸,他偏头望着别处,死不承认自己就是顾生遥。“那是你的幻觉。”

杜雪妍突然吻住艾斯伯爵的唇,用力地咬了一口。

“嘶!”艾斯伯爵疼得倒吸冷气。

杜雪妍松开艾斯伯爵,她盯着艾斯伯爵流血的唇瓣,怒极反笑。“顾生遥,别骗我了,我骗得了别人,骗不过我!”

“这个世界上,知道我杜雪妍爱喝玉米糊糊的人,只有你!会喊我妍妍的,也只有你!”

杜雪妍语气突然变得温柔起来,“顾生遥,我不知道你为何会变成雷诺艾斯,但不管你变成了谁,你永远都只是我的顾生遥。”

“我不会再放开你了,顾生遥,你休想不要我!”

“你是唯一一个睡了我杜雪妍的男人,还一睡就是这么多年,你当我杜雪妍是什么东西,是谁想睡就能睡的?”

“顾生遥,你睡了我,你得负责。”

闻言,艾斯伯爵咬死了只说一句话:“我不是顾生遥。”

“你是!”

“不是。”

杜雪妍气极,“不是?你确定?”

“我不是。”艾斯伯爵非常有骨气。

“好!好!”

杜雪妍连道两个好,那样子显得有些疯狂。

见状,艾斯伯爵眉头一皱,顿时觉得不妙。他看到杜雪妍拿出了手机,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几下。

艾斯伯爵蹙眉问她:“你做什么?”

杜雪妍说:“我给林诺打个电话,林诺是我的追求者,他追了我五年了,对我痴心一片。”

“我突然想明白了,反正一个人过着也没意思,还不如找个对我贴心的男人一起过日子。找个人疼我爱我,总比我一个人过冷清日子好。”

说罢,杜雪妍按下了拨号键。

嘟嘟——

嘟嘟——

寂静的雪地里,打电话的声音被无限放大,那嘟嘟的声音,在杜雪妍和艾斯伯爵两个人的耳旁同时响起。

杜雪妍挑衅地看着艾斯伯爵,满脸傲气。

艾斯伯爵拧着眉心,双手将要握成拳头。

终于——

“雪妍?雪妍是你吗?”林诺的声音充满了惊喜,听上去充满了活力。“雪妍,我前两天在拍戏,破山村手机信号特别差,我知道你苏醒的消息,第一时间买了机票过去看你。”

“你等着啊,再过13个小时,你就能看到了。”

众所周知,视帝林诺是杜雪妍的忠实迷弟,铁杆爱慕者,曾放下豪言壮志说:但凡某一天他结婚了,那新娘必定是杜雪妍。

杜雪妍听到老熟人的声音,也笑了起来,“林诺,是我。”

真听到杜雪妍的声音,电话那头的林诺一时间倒没了音。杜雪妍有些尴尬,她问:“林诺,你还在吗?”

林诺没说话,但杜雪妍却听到了男人的哽咽声。

她:“...”

艾斯伯爵脸色阴沉沉的,心里怒骂道:林诺这鳖孙子,就知道装可怜,扮深情,不愧是演戏的,戏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