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章 杜雪妍:顾生遥死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人爱我了

小说: 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 作者: 帝歌 更新时间:2020-09-15 16:13:17 字数:6566 阅读进度:305/368

宋瓷看着这幅模样的阿让,竟有些心疼他,但她瞬间又想到了刚认识时阿让把她丢到海里去的事,顿时打消了心里那点儿怜悯。

这不是个值得同情的孩子。

宋瓷安慰阿让:“别担心,你尽管敞开心扉去谈恋爱,等你结婚,我跟你哥给你包个大红包!”

阿让眼前一亮,“多大?九位数那么大么?”

张口就要一个亿,宋瓷被阿让给气笑了,“还九位数呢,你当你哥的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快走快走,我不想看到你。”

被宋瓷嫌弃了,阿让这才从木地板上站了起来,拍拍屁股走了。

宋瓷花一天时间把韩湛的毛衣织好,晚上韩湛有个饭局,要很晚才能回来。把孩子们哄睡后,宋瓷去练了两个钟头的小提琴,仍没有睡意,便打开电视看起了电影。

十点四十分左右,韩湛终于回来了。

他从车上下来,下意识抬头朝主卧的方向望去,瞧见主卧室里还亮着灯,他有些惊讶。

瓷宝还没睡?

“龙哥,时候也不早了,今晚就住这里吧。”庄园里给龙雨和大蛇准备了房间,他们偶尔送韩湛回来太晚了,就会直接在庄园里住下。

闻言龙雨也没跟韩湛客气,“好!”他揉了揉肚子,说:“想吃碗面,有些饿了。”

“巧了,我也饿。”

韩湛带着龙雨去厨房,厨子还没睡,正在为明天早上的早餐做准备。见韩湛和龙雨走进厨房,厨子忙迎了上来,“先生,龙先生,是饿了么?想吃点什么,我给做!”

韩湛回头问龙雨:“你想吃什么?”

“有牛肉吗?想吃牛肉面。”

韩湛问厨子,“有吗?”

“有的,做几份?”厨子问韩湛。

韩湛说:“稍等。”韩湛给宋瓷打了个电话,问她要不要下来吃碗面,宋瓷对身材管理极为严苛,是绝对不会吃夜宵的。

“我不吃,你先吃,我等你回房睡觉,对了,我给你准备了个小礼物。”

“是什么?”韩湛被勾起了好奇心。

“你来看了就知道了,先保密。”宋瓷挂了电话后,韩湛告诉厨子:“做三份就好,给二少爷送一份去。”二少爷是家里下人对阿让的称呼。

厨子却说:“二少爷还没回呢。”

“那就两份。”

“好嘞!”

龙雨和韩湛去餐厅等夜宵,拉开椅子坐下后,韩湛便拿起手机跟宋瓷聊微信。龙雨则问韩湛:“阿让这么晚还没回来,还在送外卖?”

韩湛:“他谈恋爱了,不知道他今晚是在送外卖还是谈恋爱。”

“阿让谈恋爱了?”龙雨心里有些羡慕,怎么比他大的比他小的都谈恋爱了,就是没人看得上他呢?

瞧出龙雨的羡慕之心,韩湛笑话他:“怎么,你也想谈恋爱了?”

龙雨嘿嘿一笑,红着脸说:“我们大老粗一个,哪里找得到对象啊。”龙雨家穷,他当年入伍可不是为了报效国家,就是想要去部队混个编制,混口饭吃。

退伍的时候他都快三十了,虽然有一笔存款,但想在城里娶媳妇还是不容易。后来跟着韩湛做事,龙雨工作量也大,就更没时间找对象了。

韩湛盯着龙雨,思量了片刻,突然说:“以后每年组织几次交友会,让你们去找对象,一直这么单着也不是回事。”

龙雨笑了笑,对此并不抱希望。

牛肉面煮熟了,韩湛飞快地吃了一碗面,便第一时间回了房间。宋瓷正在刷微博,听到韩湛的脚步声,她头也不抬地说道:“礼物在更衣室。”

韩湛脚步一转,去了更衣室。他在放首饰盒的中岛台上,看到了一个精美的服装盒。韩湛打开服装盒,看到了一件暖灰色的高领毛衣。

他唇角勾了起来,赶紧拿起毛衣仔细看了起来。这次的毛衣没有花纹,但在衣摆的位置处,被宋瓷用深蓝色的毛线,勾了一个‘瓷’字。

韩湛赶紧脱了身上的西装,直接将毛衣套在衬衫外面。

宋瓷清楚韩湛的身体尺寸,织的毛衣自然无比合身。韩湛快步从更衣室走出来,喜滋滋的与宋瓷说:“毛衣很好看,也很合身,谢谢瓷宝。”

宋瓷的表情有些严肃,也不知道是在微博上看到了什么东西。闻言,她放下手机,抬头看了眼韩湛,见毛衣合身,而暖灰色的毛衣穿在韩湛身上也很搭,宋瓷这才笑了。

“我就怕这毛衣的颜色不适合你,看来效果不错。”

“我喜欢。”韩湛重复的表达着他对这件毛衣的喜欢。

他转身回了更衣室,拿出手机连续拍了几张直男风格的自拍照,随后发给了公关部的部长,让他把这些照片放到宙斯国际的官方微博账号上面去。

收到了指令,本打算睡觉的部长,赶紧坐在床头编辑了一段文字,将那几张照片放到了微博上。

宙斯国际V:【恭喜老板喜获老板娘手工毛衣一件,附图.jpg。】

韩湛很想穿着毛衣睡觉,但家里有暖气,穿毛衣睡觉能热出一身汗,他只能脱了衣服。

洗了澡,韩湛穿上睡衣躺在床上,发现宋瓷还没睡,便转身将宋瓷搂入怀中。“怎么还没睡?”

宋瓷说:“韩湛,杜雪妍醒了。”

韩湛有些惊讶,“醒了?什么时候醒的?”

“就今天。”

“挺好的,能醒来就是好事。”

宋瓷在韩湛的怀里翻了个身,她手掌顺着韩湛的睡衣,钻进他的衣服里面,轻轻贴在韩湛的胸口。

那里面非常暖和,宋瓷一边摸着,一边说:“我想去看看她,毕竟那场祸事是因我而起,杜雪妍失去了顾生遥,我这心里有愧。”

韩湛对此没有意见,他说:“但我没空陪你去。”这段时间他特别忙。公司的事处理的差不多了,但他还得去见一些重要的贵人,给他们送礼拜年。

尽管他已经稳坐了首富的位置,但该去拜访的长者,却一个也不能落下。

宋瓷便说:“我一个人去也没关系,你要不放心,就让龙雨或者大蛇陪着我。”

“那就龙雨吧。”

“好。”

-

杜雪妍终于苏醒的消息,如飓风扫过,很快便在微博上引起了热搜。

杜雪妍的ins久未更新,上一次更新还停留在今年二月份,那是她转载《乐痴》剧组的一条动态。

但今日晚上十点五十分,杜雪妍的ins上终于有了新的动态。

Shirley:【死过一次,才知可贵。】

Shirley是杜雪妍的英文名,她更新ins的事,也上了ins的热搜。杜雪妍可是全球歌后,在国外也拥有相当恐怖的粉丝量。

今夜,全球都在恭迎歌后杜雪妍的归来。

翌日上午,杜雪妍便跟龙雨一起搭乘飞机离开了中国,奔赴美国。纽约市也在下雪,比望东城还要大一些。龙雨把车开的很慢,防止车轮溅起雪水,打湿路人的衣裳。

宋瓷坐在车内,抿着唇,神色肃穆。等会儿见到了杜雪妍,她该怎么跟她提起顾生遥的事呢?

想到顾生遥,宋瓷心中便是一阵难受和惋惜,那么年轻的一个人,却受她波及离世了...

龙雨把车停在了疗养院前。“夫人,到了。”龙雨看了看四周,又道:“有记者。”

疗养院外站着一些人,这些人拿着相机,穿着羽绒服戴着帽子,的确是记者打扮。宋瓷的目光从那些人身上飞速扫过,她说:“没关系,被拍到也没事。”

戴上了帽子,宋瓷拿起车内的伞,说:“你留在车里,我去去就来。”

“好的夫人。”

宋瓷推开车门走下去,撑起一把黑色的伞,信步走了进去。这是一家高级疗养院,出入都需要登记,宋瓷在登记后,才被放行。

她走进疗养院,便被满庭的白雪夺走了目光。

这庭院里种满了树,积雪都快要压断了树枝,而杜雪妍正坐在轮椅上,在庭院里赏雪。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外套,双腿上搭着一条羊毛毯,陪着她的人竟不是护工,而是一个熟人。

那是艾斯伯爵。

雷诺艾斯。

雷诺·艾斯正弯着腰在跟杜雪妍说话,那神态是少见的温柔和悦。宋瓷在艾斯伯爵的庄园里住过一段时间,印象中,艾斯伯爵一直都是个有些神经质的男人。

他时而开心,时而阴鸷。

他开心的时候,说话都笑眯眯地,那个时候苏清嘉就缠着他要糖吃。但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身上都会散发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那时候苏清嘉都不敢靠近他。

但艾斯伯爵此刻却用一种看至宝的眼神,看着杜雪妍。

韩湛早就跟宋瓷说过,艾斯伯爵是杜雪妍的头号铁粉。所以这是得知偶像醒了,铁粉迫不及待来见偶像吗?

这速度够快的啊!

艾斯伯爵先注意到了宋瓷的到来,他微微抬眸,看见了立在一颗树下,撑着伞,穿着一身红毛呢长大衣的宋瓷,朝她弯唇笑了起来。

“韩夫人。”

那华丽的嗓音,的确是艾斯伯爵。

宋瓷回过神来,颔首应了声,这才撑着伞走近那二人。

杜雪妍立即抬起头来,瞧见了快步朝自己走过来的宋瓷,她虚弱一笑,与她说:“你是国内第一个飞过来看我的...朋友。”她们也算是朋友了。

宋瓷在杜雪妍面前蹲了下来,她注视着杜雪妍那张美丽的脸。在床上躺了快一年,杜雪妍瘦了许多,脸颊都没多少肉了,露出了颧骨。但杜雪妍依然是美丽动人的。

宋瓷告诉多雪妍:“你还昏迷着的时候,我来看过你。”

“我知道。”

宋瓷有些惊讶,“你竟然知道?”这倒是令人吃惊。

杜雪妍告诉宋瓷:“我一直都有意识,只是醒不过来。”医生说,她是潜意识里不肯醒来。

“那你现在怎么肯醒了?”宋瓷的语气充满了好奇。

杜雪妍没解释,倒是她身后的艾斯伯爵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宋瓷这才站了起来,仰望着艾斯伯爵。“艾斯伯爵,没想到我们还能在这里相遇。”

艾斯伯爵脸上的尴尬之色淡去,他牵唇优雅一笑,说:“想要遇见,哪里都可以偶遇。”

“这倒是。”目光在艾斯伯爵搭在轮椅上的那双手上瞧了瞧,宋瓷笑着说:“艾斯伯爵,你果然是雪妍的头号铁粉。”

艾斯伯爵只是笑着,没反驳这话。

杜雪妍突然回头对艾斯伯爵说:“伯爵先生,你先回去吧,我朋友来了,我想跟我朋友聊会儿。”

尽管很不想离开杜雪妍,但杜雪妍下了逐客令,艾斯伯爵也没法厚着脸皮继续呆在这里,只能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艾斯伯爵一走,宋瓷便告诉杜雪妍:“那家伙是你的铁粉,意大利人,我跟韩湛之前在他家住过一段时间。这家伙,特意把乐痴里面有你的镜头剪辑下来,反复地看。”

“这根本就是个私生粉啊。”

宋瓷忧心忡忡,不得不提醒杜雪妍:“杜雪妍,艾斯伯爵这个人很邪门的,在欧洲,大家都称他是疯子。他疯起来,特别狠,你可得提防着些。”

杜雪妍昨日一醒来,艾斯伯爵便站在她的床边。

对艾斯伯爵这个人,杜雪妍起初是一无所知的,但昨天夜里杜雪妍也查过一些艾斯伯爵的信息,大概了解到了艾斯伯爵这人。

宋瓷既然能说出这种话,就说明那些传言中关于艾斯伯爵的事,都是真的。

杜雪妍一时间不禁有些头疼。

杜雪妍问了宋瓷一个问题,她说:“宋瓷,你认为一个沉睡多年的人,突然醒来,会突然成为某个偶像的铁粉吗?”

还是很疯狂的那种。

宋瓷仔细一想,说:“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但我绝对不会。”宋翡也不会。沉睡多年再苏醒,她要忙着见亲人,忙着恶补这几年缺失的常识,哪里有时间去追星看电影。

杜雪妍:“我也不会。”她又问:“那你认为,艾斯伯爵这种神经病,会吗?”

宋瓷想了想,最后说:“你也说了,艾斯伯爵是个神经病,神经病的话,我们就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来揣测他们的行为。”

杜雪妍笑了起来。“你说话还是这么有趣。”

宋瓷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她就想到了顾生遥,宋瓷顿时笑不出来了。

见宋瓷突然收了笑容,杜雪妍不禁问道:“你不开心吗?”

“有个事,我想跟你讲清楚。”

“嗯?”

“其实那次爆炸,是有人策划的。那个有种族歧视的男人,是受人策划才做出那样的事。而背后那个人,真正想要抓的人是我。”

“杜雪妍,你是被波及的那个人。而顾生遥,也是被我波及到无辜死去的人。”

“是我对不起你们。”

宋瓷说完,便羞愧地低下了脑袋。

杜雪妍没说话,就那么看着她,眸光特别深沉。

宋瓷感到不安,她缓缓抬头,便与杜雪妍复杂的目光对上了。宋瓷心脏像是被尖刺刺了一下,尖锐地疼了起来。“你恨我吗?”

杜雪妍摇了摇头,“恨你做什么,在那场事故中,我也有责任。那个男人,他当时的确是冲着我来的,他也是真的想要弄死我。”

“只能说,那些人都是因为你我而死。该愧疚的,是我们两个,而不是你一个。而顾生遥...”一提到顾生遥,杜雪妍的心便溢出丝丝血液来。

那么疼,疼得她几乎要挺不直腰了。

“顾生遥,他是我的恋人。”雪花落在杜雪妍的头顶上,还有那么几滴融化在杜雪妍的眼睛里。杜雪妍落下泪来,哽咽说道:“他活着的时候,我没把我们的感情当回事。他死了,我一想到我再也看不到他了,再也没有人会凶我了,我就好难受。”

“宋瓷,当年甩了韩湛后,我以为我再也不会爱上别的男人了。我现在才知道那时候的想法有多天真,才明白从前的我有多愚蠢。”

“从十一年前开始,顾生遥就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在美国的头几年,我们过得很艰难,有些艺人为了功成名就,把自己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当宠物,当情人。只有我,在顾生遥的保护下,从来都是干干净净的。”

“我那时候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应道的,后来回想起初到美国的那几年,才知道顾生遥为了保护我,暗地里付出了多少。”

“顾生遥死了,宋瓷,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会像他那样喜欢我了。”杜雪妍双手紧紧地抓着宋瓷的手,哭得将额头抵在宋瓷的手背上。

“宋瓷,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人爱我了。”

她爸爸娶了新的老婆,几个月前刚生了一个小弟弟。

爱她的妈妈早就死了。

爱她的顾生遥也为了保护她去世了。

明明她是全球影后,真爱粉无数,可她就是感到好寂寞,好孤单。

“宋瓷,我该怎么办?”

宋瓷从来没有料到过,有一天,她的情敌杜雪妍,那个骄傲的跟女王一样强势的杜雪妍,也会牵着她的手,贴着她的手背上哭得肝肠寸断。

宋瓷怔然地望着杜雪妍,看着她不停耸动的肩膀,心里也不是个滋味。“杜雪妍,你振作些,你是顾生遥舍了命也要救下来的女人,你拥有他所有的爱,你绝对不能自暴自弃。”

杜雪妍哭得更厉害了。

艾斯伯爵站在楼上院长的办公室,他站在窗户口,垂眸看着崩溃痛哭的杜雪妍,心脏的疼痛,密密麻麻,一阵赛过一阵。

外面很冷,杜雪妍的双手已经冰凉,宋瓷担心杜雪妍会感冒,便把她送回了病房。

杜雪妍自己也能走,只是体力尚且虚弱,走路会很累。她在宋瓷的搀扶下上了床,她靠着床头休息。

哭过一场后,杜雪妍的情绪平静了许多。

见天色快黑了,杜雪妍对宋瓷说:“你今晚住哪里?”

宋瓷:“酒店。”

“天快黑了,你先回去吧,越晚越冷。”

宋瓷还没吃饭,加之龙雨还在外面等着,她便起身告辞,“我明天晚上回去,明日,我还会再来看你的。你有什么东西,需要我带的吗?”

杜雪妍想了想,说:“麻烦给我带两套新的内衣,再带两套衣服过来,我也打算出院了。”疗养院里人太多,外面又有记者,杜雪妍不喜欢。

“那好。”

宋瓷一走,艾斯伯爵就又回来了。

来时,他手里拎着食盒,里面是煮得软烂的玉米糊糊。艾斯伯爵将用小碗装着的玉米糊糊放在小桌上,“吃点东西会好受些。这个很烂,你的胃能消化。”

杜雪妍特别喜欢吃玉米糊糊,尤其是放了点糖的。杜雪妍盯着那碗玉米糊糊,眼里闪过一丝古怪之色。她骤然抬头盯着艾斯伯爵那张英俊苍白的脸,若有所思。

“趁热吃吧。”艾斯伯爵察觉到了杜雪妍的注视,依然很镇定。

杜雪妍拿起勺子,发现玉米糊糊并不烫,这才吃起了玉米糊糊。艾斯伯爵就坐在一旁,温柔地注视着她。

杜雪妍吃了六七口粥,便觉得饱了。她放下勺子,突然说:“你是我的粉丝?”

艾斯伯爵忙点头,“嗯,我是你的粉丝。”

杜雪妍说:“私生粉?”

艾斯伯爵愣了愣,才说:“不,我只是特别喜欢你,但并不是私生粉。”

“都追到我病房来了,不是私生粉,是什么?”杜雪妍冷着脸,说:“我这人,最讨厌私生粉。”

艾斯伯爵不吭声了,但也不走,就像一颗赖皮糖,死赖在杜雪妍这里了。

杜雪妍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突然说:“明天别来了,我要出去一趟。”

艾斯伯爵下意识蹙眉,不赞同杜雪妍的做法。“去做什么?你的身体现在不适合外出。”

杜雪妍则说:“我要去祭拜我的丈夫。”

艾斯伯爵整个人都僵住了。“...丈夫?”

杜雪妍:“嗯。”

艾斯伯爵死死盯着杜雪妍,表情微妙地问道:“你结婚了?你的丈夫是谁?”

杜雪妍:“我的经纪人,顾生遥。”

艾斯伯爵的心尖上突然炸开了一朵烟花,他整个人都要爆炸了。“顾生遥是你的丈夫...你们什么时候结的婚?”

杜雪妍:“不关你的事。”

艾斯伯爵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步伐不太镇定的走出了病房。他来到室外,猛地吸了几口冰凉的空气,胸腔内的悸动仍无法平静。

杜雪妍把顾生遥当丈夫!

艾斯伯爵突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