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获知隐情

小说: 魂灵锁 作者: 文黎野 更新时间:2022-06-22 字数:3149 阅读进度:8/14

蓝若千来到冥殿大厅,此时,旷修正与易水寒在用茶。

“旷修,你看。”蓝若千跑上前去将手帕放在了他的面前。

旷修微笑着看她,“这是什么,嗯?”

“这是风……”

“小千!”易水寒打断了蓝若千的话,“身为冥界的大小姐,像个什么样子!”

旷修轻轻摆手,制止了易水寒,“千儿,你继续说。”

蓝若千不再说话,向后退了两步,微微一笑,转身飞去了。

易水寒看了一眼旷修,微微皱眉,“不像话,火焱,你率人去把小千给我抓回来。”

“水寒,罢了。”旷修轻叹道:“她更喜欢自由。”

说着,旷修起身,“水寒,魔界还有许多事务等着我前去处理,告辞了,不必相送。”

说完,他转身离开。

易水寒深叹一口气,轻轻闭上了眼,他仍记得满身是血的风云苏携抱着昏迷的小千来到冥界大门的样子,也仍记得当找不见小千而心急如焚的旷修看到二人归来时的神情。

蓝若千飞离了冥殿,前往万花谷。

她走在隐藏在花丛中的小径上,路的那头,是一方水池,连通着天河。

蓝若千就这样坐在池边,脱下鞋子,任冰凉的天水亲吻着她的脚趾。

突然,眼前一黑……

“猜猜我是谁。”一个俏皮的声音在她的背后响起。

“别闹了,唯木。”她把对方的手移开了。

“没意思,一下子就猜中了。”白唯木坐在了她的身旁。

“你今天怎么有空出来了,你师父允许了?”

白唯木一脸笑嘻嘻地说:“她去采药了,没个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

“哦。”蓝若千应了一声。

“怎么了,闷闷不乐的,可不像一个要嫁人的女孩啊!”白唯木摇了摇头。

“你很期待我嫁人?如果我嫁了人以后就不能时常来找你玩了,你不伤心吗?”蓝若千一脸无奈的看着她。

“当然不舍得你嫁人,不过,你嫁的人可是一代魔尊旷修啊!我不舍得又能怎么样啊,所以只能祝福你喽。”白唯木伸出双手使劲揉了揉蓝若千的脸。

蓝若千扭着头,看着眼前的女孩子。

只见她五官精致而又不失单纯可爱,一双眸子好似一宛清潭。

“若千,你今天怪怪的。”白唯木嘀咕了一声。

“唯木,”蓝若千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你说,喜欢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感觉?”

白唯木愣住了,两个人静静地沉默了好久。

“嗯……喜欢一个人?就是心跳加速的感觉吧。”

“心跳加速?”

“对!”白唯木站了起来,在她的面前踱着步子,说:“据我所知,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对他就会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他不在你身旁时,你会感到失落,当他在你身旁时你就会……”

“会怎样?”

白唯木弯腰直视着蓝若千,说:“你就会心跳加速,全身发热,坐立不安,感觉整个人就要爆炸了!”

蓝若千微微一愣,“真的吗?”

“当然了,我告诉你……”

蓝若千看着喋喋不休的白唯木,眼前仿佛显现出了风云苏的模糊身形。

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此时,北海龙宫内。

“小龙参见将军。”北海龙王弯身向风云苏行礼。

“免了,龙王着急叫我来,出了什么事?”风云苏隐隐有了不好的感觉。

北海龙王支走了仆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将军,小龙知罪啊!”

“龙王,到底出了什么事?”

北海龙王支支吾吾,不敢说下去。

“你尽管道来,我会尽量保全你。”

“将军,北海深处关押的重犯……逃了。”

什么!风云苏一惊,“北海海底是极寒之地,纵使是大罗神仙,也没有能力逃离,他怎么能逃走?”

“回将军,考虑到北海海底的阴寒,所以不曾派人把守,想来他也是没有能力逃走的。可今天狱卒回报说,牢笼已坏,而人早就不知去向。”北海龙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

风云苏轻叹一口气,“罢了,今日之事你莫要泄露,一切我来想办法。”风云苏看向远方,我一定将你亲手捉回!

而这边,蓝若千出了万花谷,却不知神界难去,她怎么会有这样大的本事,可以知道神界将军的去向。

忽然,她的眼前再次一黑,便没了知觉。

“好冷。”蓝若千打着哆嗦,蜷住了身子,许久,才缓缓睁开眼睛。

“这是哪里……”

此时,她正身处在一个破败的宫殿里,周围分布着无数的水晶棺材,都隐隐地发着蓝光。宫殿正中立着一个巨大的棺材,棺材上坐着一个人,正笑盈盈地看着她。

那人生的一幅英俊面容,阳光洒在他的周遭,仿佛为他渡上了一层金色阴影,他那暗绿色的长袍一直拖到地上,长袍周遭生出了无数个透明的死亡之花,可惜没有鲜血供养它们继续生长下去,于是一瞬间就会枯萎,然后又有无数支重新生长出来,周而复始。

“你醒了。”那人一笑。

蓝若千感觉自己像是被他的笑容猛地一扎,她本能的抱着头,“怪物,不要吃我。”

洛天清向两边看了看,终于反应过来,“喂喂喂,丫头片子,给我解释解释,谁是怪物?本主明明是英俊潇洒(以下省略一千字……)的灵界之主!”

呐?蓝若千回过神来一脸看神经病的样子看他。

洛天清一抬手,一朵巨大的花朵从蓝若千的身下拔地而起,将蓝若千举在了半空中。

“哇哇哇,吓死我了。”蓝若千拍了拍胸脯,大叔,你谁啊?

一眨眼的瞬间,洛天清就坐在了蓝若千的身旁,“放心,只要你乖乖的听本主的话,本主保证你能完好无损地离开这里。”

蓝若千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笨?猪?”

蓝若千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洛天清狠狠地在脑袋上敲了一下。

眼泪瞬间就在眼眶里打起了转,大叔,你干嘛打我?

“你脑子有毛病,耳朵还不好使?是本主,本主!”

“本主就本主,你好好说啊,干嘛打我,好疼。”

“少废话,马上把魂灵锁给我!”

“魂灵锁?”蓝若千抬起头,正好对上他绿色的眼眸。

蓝若千微微皱眉,魂灵锁的传说她是听过的,可真实的魂灵锁她连见也没见过,更不用说将魂灵锁拿出来了。

“我没有魂灵锁。”

“什么?”洛天清用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你确定?”

蓝若千厌恶地推开了他的手,“没有就是没有,尊驾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

“走?我好不容易将你请来,你就这么着急想走?”洛天清悠闲地在蓝若千的身边坐着,“风云苏可是奉命看守魂灵锁的神,难道连他也没有告诉你,魂灵锁的下落?”

“你确定我是被你请来的?而且他为什么会告诉我魂灵锁的下落,我和他不太熟。”

“这是因为……”洛天清附在她的耳旁说:“魂灵锁就在你身上。”

这仿佛一记霹雳打在了蓝若千的身上,她喃喃道:“你到底是谁?”

“我?我是灵界之主洛天清。”

蓝若千强装镇定,微微一笑,“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洛天清早就被神界处决了。”

“哦,是吗?不过是我的一个替身罢了,其实真实的我早已被风云苏私自压在了北海海底,只要我在六界现身,信不信,我就能让风云苏死无葬身之地。”

“那你又凭什么说魂灵锁在我身上,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信不信随你,不过我今日一定要得到魂灵锁,我要让风云苏死!”

蓝若千冷冷一笑,“风云苏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样置他于死地。”

洛天清的双眸忽然燃起了怒火,他站起身,双手攥着咯咯直响,压低声音说:“如果不是他,我灵界怎么会战败,如果不是他,我千万子民又怎么会血染牧野!”

他的双眼变得怒红,一把捏住了她柔嫩的脖子,下一刻,蓝若千整个人都被悬空拎起。

“咳咳……咳……放开……放开我……”蓝若千痛苦地挣扎着,忽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窒息感。

洛天清一双绿眸此刻变得黑暗无比,“把魂灵锁交给我!”

他的指甲变得尖锐无比,一把探入蓝若千的后背,几乎想把她的整个心脏都掏出来。

蓝若千只感觉整个肋骨都像是在被烈火灼烧着,每一次喘息都像是有一把尖刀插入心脏,她的周遭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开头,她的脸变得煞白,紧接着,妖冶的红色条纹从她的手腕开始蔓延,满头的黑发也开始变幻着颜色。

“放……放开我!”

s..book452692681164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魂灵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