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

小说: 蝴蝶桃花梦 作者: 墨韵怀林 更新时间:2022-05-16 字数:3454 阅读进度:21/21

小三子仿佛又到了桃花小溪,溪上落花漂流,忽然感觉口渴,用手招了几口溪水。却见溪中映着青青的倒影,她说:“好啊,你这个小三子,让我到处找你,你却跑到这儿。”

小三子说:“青青,你找我干甚?”

青青说:“我家小姐找你去呢。”

“那就去罢。”一回头,桃花娘子却笑吟吟地站在他背后,小三子说:“好久不见,娘子容颜依旧。”

桃花娘子走过来牵着小三子手说:“今天找郎君来,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小三子说:“娘子有话,但说无妨。”

桃花娘子说:“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还是进屋说吧。”

两人携手进了内室,桃花娘子问:“上次分手时,我交待你什么来着?”

小三子说:“你不是说,有桃花标记的就是你嘛。”

桃花娘子说:“错,我说有桃花痣的才是我。”

小三子深感歉疚地说:“对不起,那时匆忙,我没记清楚。”

桃花娘子叹口气道:“这也许是天意吧。”

说完两人恩爱了良久,东方发白。桃花娘子饱含泪水,恋恋不舍地哽咽道:“我要走了,郎君请保重。”

小三子正要挽留,自己却醒了,只见一条白嫩嫩的手臂搭在胸口上,再看时,侧身睡着陶红。

小三子吃惊不小,睡觉时明明在自己房间,什么时候钻到陶红床上,真是奇也怪哉,难道自己有梦游症?但不管如何,此时最要紧的是脱身。他轻轻地拿下那条玉臂,却见陶红睁开了眼睛说:“三子哥。”

小三子心里说,坏了坏了,这下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他突然面对罗横先生和农妇的两难问题,一时不知是逃走还是装佯。这时,却见陶红翻了个身,将手臂再次揽住他的腰,头枕着他的胸口说:“我刚才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小三子说:“我也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两人把梦一对,基本上是一样的,小三子说:“陶红,你是真桃花娘子?”

陶红说:“我的东西不是给你看到了么?”

小三子说:“我是看到了,但是在梦里。”

陶红说:“梦中是真的。”

小三子一把搂紧了陶红,却发现她的头发和衣裙齐整整的,一点不像云雨过的痕迹。小三子松了口气,坐起身来说:“还好,我俩没做那事。”

陶红像枫藤一样又缠了过来,说:“难道梦中做的不算吗?”

小三子说:“当然不算。”

陶红说:“我的身子被你都看完了,你还抵赖,你还叫人么?”

根据自己的经历,小三子总结过一条恋爱法则。男追女,女人千万不能轻易地给了,否则他就会把你看得很贱,不会那么珍惜你。因为在男人眼中,越是得不到的越是好的。女追男,男人千万不能拒绝,哪怕你不是很爱。否则女人的爱即刻上升为恨。因为她是女人,爱不成就毁了它,吴月就是这样。可是得罪吴月可以,得罪陶红万万不可。深圳生意一半是陶红打理,如果少了她,前景不堪设想。所以他不得不面对现实,他说:“我不耍赖好了,你总让我看看真假吧?”

陶红一点也不怕害臊,将桃花痣展示于他,于梦中一般无二。小三子说:“你这么多年不结婚,其实你早就知道你是桃花娘子吧?”

陶红滚出了眼泪说:“在北京我就知道了。”

小三子说:“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不早说呢?”

陶红说:“有陶琼在,你叫我如何说?”

小三子说:“我又奇怪了,陶琼为什么也有一个胎记呢?”

陶红说:“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姑姑给我说过,我生命中的夫君,是一眼能识得桃花痣的人。”

小三子说:“姑姑没给你讲陶琼的来历?”

陶红说:“没有,也许她是青青吧。”

真主儿相逢,又悲又喜。两人卿卿我我,将梦中之事重演了一遍,更觉缠绵如昨,恩爱无比。

下午二点左右,广州的货还没到,打电话到厂家说货已经在路上。小三子心急如焚,这时小蝶匆匆地来了,说:“不好了,我俩的货在东莞翻车了。”

小三子说:“你怎么知道的?”

小蝶说:“刚打电话来的,叫我们去处理。”

小三子说:“那我们去吧。”

陶红说:“你打包快些,我去吧。”

小三子把车钥匙交给了陶红,说:“路上慢些。”

陶红和小蝶已经跑出门了。

下午五点钟,下班了,走出银晖大厦,水泥街道湿漉漉的,低洼处积水未干,看来先前下过一场大雨。而钢筋混泥土房子就像封闭的大牢房,外面的动静混然不知。小三子想起陶红小蝶,东莞才多少路啊,到现在还没给个电话。打陶红的,没打通,再打小蝶的,打通了。里面有个男人的声音说:“你是这部电话的亲属么?”

小三子说:“怎么啦?”

对方说:“我是交警队的,这部电话的主人出了车祸,请你马上过来。”

小三子问:“事故地点在哪?”

对方说:“机场前一点,不到松岗。”

小三子他们赶到的时候,出事的两个已经在医院了。可是到了第二天,陶红小蝶都没救得,玉殒香消。

悲痛中,小三子和何新久一商量,将她们放在一起,葬到上陶村的小桃源山头竹丛之下。

陶红碑文写着:桃花娘子陶红之墓。

小蝶碑文写着:仙女胡小蝶之墓。

回到宜江家中,姑姑受到打击,快要不行了,小三子要送她上医院。姑姑说:“不必了,我知道我大限已到。”

小三子问:“您老有什么遗愿?”

姑姑说:“我死后,也把我送到小桃源她爸爸那。”

小三子说:“好。”

姑姑说:“我死前还有几句话和你们说。”

小三子和陶琼说:“我们听着。”

姑姑叫小三子和陶琼说:“你们跪着,叫我一声妈。”

两人跪在姑姑床前喊:“妈!”

姑姑伸出瘦得只剩皮包骨头的手,摸了摸陶琼的头发说:“我不是你姑姑,我是你的亲妈。”

陶琼已泣不成声了,姑姑说:“我和你爸好了以后,生下了你。在你三岁的时候,梦见一个自称桃花大仙的说你是桃花娘子的替身,要我如何如何做。如果不做,全家必遭大难。我问桃花娘子是谁,他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私处有桃花痣的便是。我将陶红抱来,果然有桃花痣。可是桃花痣模仿不了,我只能刺了一个样子差不多的桃花瓣,用胭脂敷上,使它长成胭脂瓣。身为佛门中人,我犯下欺天大罪,自身无法饶恕,心里更对不住陶红父母。于是辞别而出,蓄发还俗,嫁给了你的姑父。可是你爸爸不死心,到处找我,终于在西门相遇。但我已经嫁人了,只能以兄妹相处,以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小三子说:“怪不得您老一直吃素,但是您说全家必遭大难,这大难是什么大难?”

姑姑说:“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有一条我是记得的,他说桃花娘子和她的夫君可以相处,但不能有床第之欢。他们梦醒之时,便是梦归之日。”

姑姑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已经心力交瘁了。眼看她瞳孔渐渐放大,小三子还想问最后一个问题,他说:“青青是谁?”

姑姑嘴唇动了动,再也没有回答。

安葬完姑姑,小三子变成了痴痴呆呆的一个人,油盐不进,水米不食,目光散乱,精神萎颓。

陶琼赶快把他送进医院,医院诊断是中风了,住了三个月医院,出来在家休养。

过了几个月,有一天,小三子精神大好,对陶琼说:“我想回老家一趟。”

陶琼送他到了林艳那。下午他说:“我想到曹老四家去,看看他院子里的桃花。”

林艳陶琼都知道,这时候哪还有桃花,但他的要求,只能尽量满足。

到了曹老三、曹老四家门口,只见院门紧锁,锈迹斑斑。院内茅草疯长,桃树尽死,枯枝断桠散落一地。几根断桩树在那里,站成繁荣过后夕阳下最后的一道风景。

小三子呆立良久,发出一声唉叹。

回到宜江,晚饭也没吃,第二天早上安静地走了。享年42岁。

陶琼林艳让他和陶红小蝶待在一起,碑上刻着:桃花娘子夫君小三子之墓。

竹丛中,小三子的荚竹文和陶琼的简竹画,字迹依然清晰,只是竹身发黄,竹叶憔悴,更显一种沧桑落寞之感。陶琼抚摸着字体,一字一字念道:“某年某月某日,小三子携桃花娘子故地重游,以此为证。”

再念自己刻的:“桃花娘子一家三口到此一游。”

但见三座新冢,并列成排。不觉潸然泪下,悲痛莫名。

陶琼将小三子手机拿掉号码卡,置于他的墓碑上,打开音乐播放器,放了《醉花蝶》的歌曲,转身掩泪离去。只听:

桃花美,隐约前朝的几世轮回

蝴蝶美,笑弄今生的放浪形骸

蝴蝶绕花红,拈起桃溪杜鹃血

桃花惹蝶醉,涌上心头都是泪

爱也累,伊人蒹葭苍茫的妩媚

恨也累,迷惑了多少是是非非

相思终成病,铺垫一路的徘徊

爱情如露水,润湿枝头的疲惫

水儿水儿缓缓流,流到江南肠寸结

风儿风儿慢慢吹,吹断媚骨化成灰

后悔了没

不该误饮桃花酒,徒添惆怅千万回

落泪了没

红颜从来醉春风,劝君再来梦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