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小说: 蝴蝶桃花梦 作者: 墨韵怀林 更新时间:2022-05-15 字数:3405 阅读进度:15/21

一夜风霜,白杨树最为痛快,将所有青翠统统卸下,铺满一地。落叶如摘,任凭寒风吹走,枝杆已无牵挂。

白杨树叶青的来,绿的去,不留一丝念想。这份洒脱,小三子自忖无法做到。面对爬满院墙的枫藤,他觉得自己如果有这份缠劲,也许在京城还能扎下根来。

中秋这天,天空阴沉沉的,像要下雪的样子。房东夫妻从养鸡场带了好几只鸡回来问小三子要不要,小三子说:“给我两只吧。”

到了晚上,孙承意和翠翠男朋友也来过八月节。小蝶她们弄了不少菜,几个人聚在小三子房间里。小三子问翠翠男朋友:“我来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是第一次见你来呀?”

翠翠男朋友说:“我是送五金的,白天忙。”

青青捂着嘴说:“他晚上来。”

小三子说:“青青,你男朋友怎么不见啊?”

小蝶说:“跟我老公一天进号子的。”

小三子说:“难怪一直没见着。”

一瓶红星二锅头很快喝个底朝天,除孙承意外,一个个腮泛红潮,翠翠的脸红得更厉害,已蔓延到耳朵根上。孙承意见酒意已现,便提议道:“我们这么喝没意思,来划拳吧。”

小三子说:“不行不行,我的拳糗,一出就输。”

小蝶说:“那怕什么,输了就喝嘛。”

青青说:“划拳我也不会,出个文雅的才好。”

小三子说:“喝酒既要公平,又要文雅,还要热闹,人人都要参与,只有一个法子。”

“什么法了呀?”所有的目光一齐望着他。

小三子拉出抽屉,拿出三副扑克说:“比点子。”

小蝶问:“怎么比?”

小三子说:“三副牌在这里,每人抽一张,从一到K一共十三点,小王算十四点,大王算十五点。点子最小的喝酒。”

大家说这个办法好,小蝶问:“如果两个点子一样,都最小怎么办?”

青青说:“都喝罢。”

翠翠说:“我酒量不行,这个酒令我太吃亏了。”

青青说:“你男人在这你怕什么?叫他代嘛。”

孙承意说:“还有一个办法,如果你不想喝,说个故事或者笑话就算过。”

翠翠说:“我说不来笑话,唱歌行吧?”

小蝶拍拍手说:“这个注意好,唱黄梅戏更好听。”

小三子拿过酒瓶正要倒酒,孙承意说:“玻璃杯太大了,小蝶去我那,拿几个小酒盅来。”

小蝶拿过钥匙走出去,小三子说:“一起吧,我去买瓶酒回来。”

养鸡场院墙长长的,上面爬满了枫藤,枫藤叶在寒风吹拂下发出簌簌声响。天空飘洒着毛毛细雨,尽管巷道黑嘛嘛的,街头小卖部窗口昏黄的灯光却像灯笼一样,引领着人前往。小蝶紧了紧衣服,小三子一伸手抄住她的纤腰说:“冷不?”

小蝶说:“有点。”

两个相拥而行,小三子说:“今天我发现,你酒量不错耶。”

小蝶说:“你没发现的东西多着呢。”

雨丝拂在酒后烧呵呵的烫脸上,凉冰冰麻嗖嗖的。见她头发上也沾有闪亮亮的细丝,小三子用手扫了扫,拉上帽子,说:“等下少喝点,别把自己输掉了。”

小蝶仰起脸说:“切,还不知道谁输谁呢。”

小三子噗地笑出声来:“你输给我,我输给你,结果都一样哈。”

小蝶抽出手打了他一下,娇嗔着说:“就你贫嘴。”

到了孙承意屋里,小蝶到处寻酒盅,小三子忍不住问:“孙承意跟你啥关系呀?”

小蝶说:“我老公姐夫,我家姑爷呀。”

小三子笑着说:“原来你们几个都是亲戚。”

小蝶说:“所以你要注意影响哦,千万千万不要在他们面前做错事,否则我老公出来会杀了我的。”

小三子点点头说:“我会小心的。”

小蝶转身一把抱住他,泪眼汪汪地说:“你要听话哦…”

小三子嗯了一声,找到她的嘴唇,一口印上去,封住了后面的话。

小蝶拿了三个酒盅,小三子买了两瓶二锅头回来,孙承意不满地问:“怎么去了那么久啊?”

小蝶撒谎不打腹稿,张口就说:“没有呀,就在小店里打了个电话。”

小三子将三个酒盅斟满,把扑克牌放在桌子中间,说:“开始。”

第一轮,小三子抽了个红桃A,中奖了。他笑笑端起一杯一口喝干。

第二轮,小三子抽到一张黑桃A,又中奖了。一咕噜潇洒地干了。

第三轮,又抽到一张梅花A,他将牌一丢说:“我手气怎么这样兴哪?”

连中三元,大家笑得前啄后仰。小蝶幸灾乐祸地说:“这酒令是你出的,你不兴谁兴哪?快点喝。”

小三子说:“这么喝,我马上就醉了。不行,我讲个故事缓和一下。”

大家都拍巴掌叫好,小三子就把在枫岭轧钢厂一掌一拳打掉一万的故事说了一遍。

末了,青青说:“难怪你不敢划拳,你这手是糗。”

孙承意也连输两轮,他喝了一杯酒,讲了一个罗横先生的故事。他说:

罗横先生喜欢骑毛驴到处转悠。有一天他到江南太平县,路过田畈,见一小哥在插秧,他说:“插秧哥插秧哥,一天要插几千几万棵。”

据说江南山青水秀,古时候发女不发男。女人超聪明,男人不怎么的。小哥就有点那个,没听明白意思,到天黑果真插了几千几万棵,累得要死。妻子问其故,小哥就说了。女人笑了笑说:“明天他要来,你就说‘毛驴脚毛驴脚,一天要跑几千几万脚。’”

第二天,罗横先生果然到了,小哥把女人的话说了。罗横问:“你这话是谁教你的?”

小哥老实,不善撒谎就对他说了。罗横到了小哥家中说:“小娘子,今天到你家吃饭。”

女人知道罗横先生到了,也不害怕,就问:“先生要吃什么?”

罗横先生说:“我要八个汤,九个菜,十桌饭。”

小哥妻子请罗横到磨房里,在石磨上摆了一大碗八角汤,一盘炒韭菜,一碗米饭。罗横先生吃完,心想,这个女人真不简单,再来试一试。他来到院子牵驴在手,一脚踏上镫子问:“小娘子,你说我是上驴还是下驴?”

女人正跨在门槛,说:“你说我是进门还是出门?”

罗横先生暗忖,不得了,江南女子太聪明了,压得我们男人没抬头之日。于是从怀中掏出一条花围裙,送给女人做酬谢。女人一见花围裙,非常漂亮,往身上一系,罗横先生哈哈大笑,骑上毛驴边走边说:“围裙围裙,一围就蠢。”

女人自知上了大当,脱下已来不及了,因为罗横先生是金口玉言呀。从此江南的女人漂亮依旧,聪明就差多了。

说完了,翠翠说:“你刚才讲八个汤,九个菜,十桌饭,怎么只有一碗饭?我不明白。”

翠翠男朋友说:“难怪说江南女人被围裙蒙了心智,十桌饭就是石桌上的饭。”

翠翠打了男朋友一下说:“人家没听明白嘛。”

小三子说:“你们几个都是江南的?怪不得一个赛一个漂亮。”

青青说:“三子哥,我们三个是江南东流县的。”

小三子说:“我夫人也是东流的。”

小蝶说:“你夫人我见过,像仙女样的,她在哪村啊?”

小三子说:“她在青枫乡上陶村。你们呢?”

小蝶笑着说:“原来是小桃源的人,我家在下陶村。我们两村连着一条桃溪,每年桃花盛开的时候,小桃源的花冲到下游,非常好看。”

游戏继续,这回是小蝶中了,她站起来唱了黄梅戏《小辞店》中的一段“花开花放,花花世界。…”接着青青中了,她唱了一首《你是我今天最美的邂逅》,只听:

一条美丽的石斑鱼遮遮掩掩

游离我思维的钓线

我目光的贪婪折射出的触点

羽化成落魄的秋雁

你是我今天最美的邂逅

我醉意的风筝为你掉下来

你是我心目中的美人鱼

我愿变成海藻与你为伴

一条美丽的石斑鱼寻寻觅觅

扰乱我童话的梦幻

我无声的钓杆换取血色斜阳

点染幽静的海平面

你是我今生最美的邂逅

我温情的手臂为你舞起来

你是我心目中的美人鱼

我愿变成珊瑚与你为伴

时间就是等待,时间就是揪心

时间变得好无奈

距离产生温柔,距离产生隔阂

距离乱了方寸间

今天的牵挂填补不了昨天的空白

明天的黄昏雕塑不了今天的等待

青青好嗓音,唱得悠扬婉转,纠结缠绵,大家都鼓起掌来。下一个又是小三子抽中了。小蝶问:“你是唱歌还是讲故事呀?”

青青说:“我最喜欢三子哥讲故事了。”

小三子听她们这么说,故意唱反调,端起杯子喝了。却不料,又连中三元。青青拍着手说:“不听姑娘言,吃苦在眼前。”

小三子说:“我没故事讲了。”

小蝶说:“你就讲讲你和美女嫂子的故事吧。”

小三子悠悠地说:“我和我家娘子相遇,说起来还要跟曹老三曹老四有关。”

大家一听来了兴趣,催他快讲。小三子就把如何追蝶,如何折花,如何入梦,如何相逢青青和桃花娘子等等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