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识破

小说: 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 作者: 二月榴 更新时间:2015-01-24 04:03:08 字数:4142 阅读进度:194/230

靳名珩!

宋一瞬一惊,身子下意识地缩了下,想要躲开。

靳名珩彼时正俯身看着她,见她表情惊恐,便以为她受了惊吓。放在她肩上的手收紧,将她强行按回自己怀里,安慰说:“小久儿,没事了,已经没事了,你安全了。”

在听到她路上被围堵的消息,靳名珩的心一直都是绷着,紧窒着,直到此刻真实地感觉到她安然地在自己怀里,他的心才算放下来。

宋一瞬的脸埋在他的胸前,闻到淡淡的薄荷香混和着男人特有气息迎入鼻翼。头顶是他温柔的安抚,声音是从来没有听过的语调,带着浓浓的心疼,是她从来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

眼前便不由飘过他平时对待自己的模样,因为比较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她实在无法想像,难道他平时就是这样跟宋凝久说话的?

自己与宋凝久长得一模一样,到底哪里不如她?心里的嫉妒不自觉地发酵,却不敢发作出来。

不知情的靳名珩只见她温驯地偎着自己,也不说话,总觉得今天的宋凝久抱起来有些不一样,却又一时说不上到底哪里不对。只当她是被吓坏了,须臾,终于忍不住将她从怀里挖出来。

离开他怀里的那一刻,宋一瞬心里带着被识破的慌乱,所以低着头不敢抬起来。自己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他喊自己小久儿,便是认错了人。

不管卓越是怎么办到的,她知道自己此时如果被识破,靳名珩肯定不会饶了自己。心思正在回转,一只大掌却托起她的脸颊,让她仰起头与他对视。

“小久儿,不要怕。”他的指尖摩擦着她的脸,目光与她的相对。

宋一瞬心虚地眸色闪了下,然后点头。

她的反应全部落在靳名珩的眼里,他眸色闪过狐疑,这时才转头看向被忽略的医生,问:“我太太没事吧?” 别说靳名珩是昕丰市的名人,就是这几天在医院里弄的动静,全院的医生想不认识他都难。那医生哪里敢造次,只乖乖地回答。

“靳少请放心,少奶奶身上只是些皮外伤,并没有大碍。”医生回答。

“好的,谢谢。”靳名珩说着,转身将宋一瞬从床上抱起,准备离开。

身子腾空的那一刻,宋一瞬还是慌了下,手下意识地抱住靳名珩的脖子。她靠过来的那一刻,靳名珩嗅到她身上的气息,眉几不可察地皱了下,那股香水味似乎也不是宋凝久的。

将心里的疑虑压下,他努力说服自己说,也许宋凝久今天出来想换换心情,便将她带到靳远所住的楼层。那里空房间多的是,不用特意安排。

乘了电梯上去,随便找了间病房将门踢开,然后将她放到病床上。

“你休息一下,我去看眼爸爸,咱们一会儿就回去。”他说着,扯过被子帮她盖上。

“嗯。”宋一瞬不敢开口,也只乖顺地点头应了这一声。便翻身,被子紧紧裹住自己。

靳名珩站在床边,看着那一头散在白色床被间的青丝,总觉得这感觉与平时不太一样。站在床边良久,宋一瞬即便不动都能感觉到那落在自己身上灼烧的视线。好似要将她穿透一般,更让她大气都不敢出。

半晌,才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门在关上的一瞬间,她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靳名珩站在病房门口,那里守着平时跟在宋凝久身边的保镖,恭敬地喊:“靳少。”

靳名珩微微颔首,不需要说话,那保镖便会意地跟过去,一直跟到安全门旁边。这里僻静,宜于谈话。

“怎么回事?”靳名珩开口。

“是这样的,少奶奶今天从医院打算回家,路上……”保镖便将今天发生的事叙述了一遍,靳名珩越听眉皱得越紧。

在听到宋凝久出事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卓越。警方一直没抓到他,如今风声这么紧,倒没想他还敢出来顶风作案。

当时车子进了楼巷,你们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一个人从车上下来?

“是。”保镖回答。

“车上的人除了撞车造成的损伤,没有别的异样?”他又问。

保镖本来没觉得有任何不妥,被他这样一问,也变得不确定起来。但还是回答:“没有。”

靳名珩没有在问别的,只是觉得有些不合理。他们费心将他们逼进楼巷干什么?还是说车子被撞入楼巷只是意外,并不在他们的计划内?

彼时,宋一瞬那边在靳名珩离开病房之后,立马就坐了起来。她心里焦灼,想要尽快脱身。因为她知道靳名珩虽然是生意人,可是这个男人骨子里怕是比卓越更狠。

卓越,想到她利用自己带走了宋凝久。就算她是不知情的,在靳名珩眼里也是帮凶,怕是不会放过自己。想到这里她床上下来,快步往门口走去。

“少奶奶。”拉开房门,才发现外面站着保镖,恭敬地喊着。

这阵势于宋凝久而言是安全,于宋一瞬而言便恰恰相反了。她尽管心里紧张,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淡定地微微颔首,说:“我出去走走。”

“少奶奶刚刚受了惊,还是在病房休息一下,等会靳少陪你吧?”宋凝久平时待他们极好,有些事他们为了她着想,还是会插上一嘴。

宋一瞬有些烦感地皱起眉,觉得下人就应该有下人的样子,真不知道宋凝久平时是与他们相处的,居然这么随便。

“不用。”她简洁地拒绝。

两个保镖感觉她态度有些不同,不由互望了一眼。

宋一瞬可没时间顾忌他们会怎么想,只抬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一是不耐,二是她不能再拖下去,想尽快脱身。岂料,他们会寸步不离地跟着自己。

脚步停顿,转头对他们说:“你们不要跟着,我想自己下去走走。”

“少奶奶,外面不安全。”保镖说。

他们才刚刚发生了意外,她平时出入都是小心翼翼的。今天这是有多大的胆子,居然要自己下去走走?

宋一瞬正想说什么,身后的病房被打开,然后肩头被靳名珩的手搭住,问:“怎么了?”

宋一瞬全身的神经都绷了下,转头对他,说:“没什么。”

靳名珩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遍,然后说:“既然没事,我们就回家吧。”

宋一瞬自然是想找借口不回去,可是看到整条走廊里站的保镖,想着在这里也脱不了身,反而更引起他的怀疑,便点了点头。

两人在保镖的簇拥下乘电梯下楼,然后坐着车子开往别墅区,整个过程都没有让宋一瞬找到逃脱的机会,随着离别墅区,她有些心急如焚。

当然,不管她多么不安,车子还是开进了别墅,一直停在喷泉池边。跟随他的脚步,踩着地上铺的鹅卵石走进别墅。

“靳少,少奶奶。”一进门便有保姆过来迎接,并递了拖鞋给她换上。

宋一瞬扫了眼客厅,还是印象中她曾经住过一段时间的地方,除了增加一些婴儿玩具、用品,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

“饿了没?”靳名珩问。

宋一瞬点头。

靳名珩摸了下她的发,然后说:“上去休息一下,让王妈赶紧准备饭菜。”

宋一瞬笑了笑,然后身子后退了一点,迳自上了楼。

“靳少,少奶奶这是怎么了?”王妈看着今天的“宋凝久”也是不太对劲。

宋凝久虽然平时也比较害羞,可是情人间的亲昵有些是无意识的。刚刚宋凝久回来既没有问夏初,也没有与靳名珩有任何互动,哪怕是眼神交流。

“出了点意外,可能吓着了。你晚上做些合她胃口的饭菜。”靳名珩吩咐。刚刚摸宋一瞬发丝的指尖轻轻摩擦了下,宋凝久的头发没有染烫过,是他平时最喜欢把玩的,可是这卫触感总感觉没有从前顺滑。

王妈闻言,应了声,就赶紧进厨房忙碌去了。

彼时,宋一瞬踩着台阶来到楼上,路过舞室、婴儿房,客卧,一直走主卧的门板前,迟疑了下才推开。

空间当然很大,门口与床的距离足有十几米,有沙发、茶几、电视与厨柜,形成小小的生活区。最显眼的便是那张铺着降红床单的大床,床头与两侧的矮几上摆着他们结婚照。

有的深情款款相望,有的笑容灿然明媚。她走过去,不经意间走过妆台镜,看到镜中的自己,俨然与照片上的人一模一样,就连头发都弄成了土土的黑色。

黑色?

她怔怔地看着镜中的自己,手指触上自己的脸颊,别说是靳名珩,就是自己也会恍然辨不清,那里面的人究竟是宋凝久还是自己?

目光移开,再次扫尽卧室里的奢华与温馨,这些原本是该属于自己的。她宋一瞬才该是这里的女主人,凭什么就换成了宋凝久?

眼底孕育着不甘,她坐上大床,盖上他们的被褥,想像着自己与靳名珩躺在上面的模样。那样出色的男子,原本就是该属于自己不是吗? 宋凝久,她怎么配?

嫉妒让她暂时忘怯了危险,甚至做起如何替代宋凝久的美梦?闭上眼睛思考,仿佛是真累了,自被卓越带走之后,她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迷迷糊糊间,仿佛听到开门的声音。轻缓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直到床边才停歇。她知道是靳名珩来了,这样的男人即便不说话,那股气场还是让人不容忽略。

靳名珩看着微阖的眸子,睫毛轻颤,这是他印象中宋凝久标准的表情。这个傻丫头每次装睡的时候或心里紧张,总是这样,殊不知任何细微的表情都已被他收进眼中。

俯身,唇自然地落在她的额间,感觉到她身子又颤了一下。不由轻笑,说:“傻丫头,起床,下楼去吃饭了。”

宋一瞬见装不下去,只得睁开眼睛。

靳名珩盯着她的眼睛,总是感觉不像宋凝久的,不由直直瞧着,眸色有些幽暗。

宋一瞬本来就心虚,被他这样瞧着自然十分不自在。视线低垂,不说话,只伸手去牵他的手,准备下楼去。楼下人多,想着可以转移他的注意力。

她的手顺利地滑入他掌心,靳名珩指间并没有感到惯常碰到的戒指触感。心倾刻便下沉,转而捏住她的腕子,将手举至自己的眼前。

那只手长得很美,皮肤白皙,十指修长,骨节分明,食指上戴了枚宝石镶嵌的蝴蝶形戒指,无名指却是光秃秃的。

宋一瞬看着他的眸子幽深下去,仿佛瞬间便风起云涌,波澜四起,那感觉如同乌云罩顶,让她暗叫不好。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靳名珩压到床上。

“靳名珩,你做什么?”她惊恐地虑,手却被他制住,双腿分别跪在她身侧的床面上。

宋一瞬看着他那脸色,让人惧怕的厉害。然后感觉到他的手居然挑开了她的裤扣,然后将她的裤子拽下来。

“不要!”在她的惊叫中,连同内裤脱离胯骨。她的肌肤很白,腿部修长,长得十分漂亮。靳名珩却根本不感兴趣,将目光落在她的胯骨内侧。

宋凝久那个地方有个小巧的樱桃纹身,每次两人在床上时他总是喜欢吸吮,逗得她不能自持。而此时眼中却是极干净,没有任何图案。

靳名珩松开她的裤子,大掌转而扼上她的脖颈,沉声问:“小久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