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一定要收好

小说: 霍少宠妻太深情 作者: 九家酒 更新时间:2019-03-12 14:19:16 字数:2376 阅读进度:748/1175

隔了一会儿,莫小满忽然听见他说:“对不起……”

她身子一震,忍不住搂紧这小小的身子,大宝像是在做梦,害怕又小心的呓语着:“爸爸……对不起……”

有什么东西落在他脸上,大宝缓缓睁开眼,远处的光很微弱,他却看清了这个人,以为还在做梦,伸出小手『摸』了『摸』面前这人的脸,又小心的缩了回去。

“妈妈……你来看我和爸爸了吗……”

莫小满艰难的应了一声,不敢大声说话,“是啊,妈妈来看你们了……”

“妈妈,我听方姨说,爸爸本来不会死的……”他小声说:“是不是爸爸生我的气,所以不要我了?”

“不是,不是的……”莫小满吻了吻他额头,哑声说:“你爸爸没那么小气,他只是藏起来和大宝开玩笑呢,他会回来的,大宝,你爸爸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大宝含糊的道:“妈妈别哭……”

“啊,不哭,妈妈不哭了,大宝快睡吧,睡个好觉醒来,说不定爸爸就回来了。”

“真的吗?”

“嗯……真的。”

“那回来的爸爸,还是大宝的爸爸吗?”

“……”

“他会像妈妈一样,变成大宝不喜欢的样子吗?”

“……”

“妈妈,你在骗我。爸爸以前也是这样骗我的……”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双手却一直紧紧地搂着她的腰,好像生怕她会消失一样。

“大宝不要妈妈了,我只要爸爸回来……”

莫小满闭上眼,心里疼得已经没了知觉。

天快亮的时候,杨帆走上前去,低声说:“该走了。”

莫小满缓缓抬眸,睫『毛』上凝了一层水气,她望向渐渐发白的东方,张了张口,“天亮了啊……”

怀里,大宝睡得很沉,也很安静,整个晚上他就这么窝在她怀里没有动过。

莫小满轻轻抚了抚他的小脸,又看了看身边墓碑上男人的照片,怔忡了一会儿,直到杨帆再次出声提醒:“再不走,会被他们发现的。”

“嗯。”莫小满在大宝额头吻了吻,柔声道:“大宝,妈妈走了哦。”

**

“妈妈!”

大宝猛地睁开眼,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却发现自己在卧室里。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跳下床鞋也没穿就冲了出去!

他跑的太急,在楼梯口与迎面而来的邱管家撞了个满怀。

邱管家接住他,见他神情焦急慌张,以为出了什么事,忙问:“小少爷,出什么事儿了?”

“我……”大宝看到楼下的唐夜与温尧等人时,到了嘴边的话全吞了回去,连脸上表情也藏的一干二净,“没什么。”

唐夜问:“你在找这个么?”

大宝没什么表情的看过去,他的手里正拎着一件黑『色』外套,看不出什么款式。大宝猛地瞪大眼,一下子冲过去从他手里夺了过来,紧紧抱在怀里,两只小手将那外套攥地紧紧的,仿佛还能从那上面闻到熟悉的气息。

唐夜与邱管家对视一眼,暗暗松了口气。

邱管家忙道:“哎呦小少爷,你怎么鞋都不穿?快去穿鞋,你几个叔叔阿姨一早就过来陪你吃早餐呢,别让他等久了。”

大宝小嘴紧抿,那绷着脸的模样与霍苍像极了。但是当他松开唇,低低地唤了一声‘唐叔叔’的时候,那微微垂眸的模样,又像极了莫小满。

唐夜提起的心缓缓落了回去。

温尧轻轻在大宝肩头拍了拍,温言道:“这个外套对大宝很重要吗?”

大宝没作声,双手又抓紧了些。

温尧笑道:“那可一定要收好。”

谁都没有点破昨天的事情,这几天莫小满一直没出现,大宝也着实令人担心。他们一边担心着大宝的情况,一边心里对莫小满有些不满,好在她还是来了。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任何人的关心,都比不上自己的父母。

哪怕只是一个怀抱,一件外套,胜过他们所有人的努力。

**

莫小满刚回到住处,莫老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来安城一趟。”

莫小满眼中所有的疲倦与悲伤尽数敛去,“是。”

一个命令,一个回答,通话很简单,结束的很快。

莫小满将手机随手扔到桌上,一面脱掉外套一面走向浴室:“安排一下,我马上去安城。”

直到那浴室的门关上,杨帆的声音才响起:“好。”

浴室里,莫小满站在水下,任由水珠淌落而下,掩住了发红的眼眶。

安城。

安城,是一个极为发达的城市,这里遍布高楼,商业繁荣。和b市一样,有光鲜,也有黑暗的一面。

莫小满坐在车里,望着窗外流水般逝过的风景,她突然问:“杨帆,霍苍在安城是不是有产业?”

“对。”杨帆一口气细数了霍苍名下安城数个产业,房地产,影视娱乐均有涉猎,末了,他斟酌的道:“先去办正事?”

莫小满转头,从后视镜里两人目光对视,她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半点那天那种绝望和哀伤,即便是杨帆,也感觉她从今早开始,就有些捉『摸』不透了。

却见莫小满轻轻一笑:“你该不会以为我想去看那些地方吧?想多了。霍苍跟我离婚的时候,把他名下所有的产业都给我了,我只是好奇,我究竟有多富有。”

杨帆没应,他一惯不是个喜欢闲聊的人。

莫小满说:“我现在的身家,虽然谈不上富可敌国,但我如果反了那个老不死,至少和他有一拼的实力。”

杨帆道:“不要莽撞冲动。”

“这个当然,我这么贪生怕死,从来不想鱼死网破的事情。”莫小满笑了声,又扭头看向窗外。

那神情叫人捉『摸』不透。

杨帆看了她几眼,她的这种平静,看起来就像一滩底下涌动着暗流的死水。

“莫小满,不要冲动。”

他又说了一句,莫小满嗤笑,有一种种锋芒毕『露』的尖锐,“你太啰嗦了,我保证,就算他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都不会冲动,这你总放心了吧?”

杨帆能说不放心么?但她这模样,又是自己『逼』出来的,只得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