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浣衣毒草

小说: 后宫翻身记(重生) 作者: 夜之夜 更新时间:2015-03-15 23:41:57 字数:3277 阅读进度:113/130

“这么说,馨妃是怀疑有人在瑞儿身上下了手。”回了苍銮殿的大晏帝目光沉沉,锐利地盯着李福升。

“回皇上,奴才是这么认为的,翠环那丫头说馨妃对乳母没了以前的放心,三皇子很多时候都是馨妃自己抱着照顾,除此之外,这几日馨妃常常单独留下婢女云娇。翠环与她们相处近一年,对奴才说起过,馨妃几个下人中就属这个叫云娇的婢女性子沉稳且心思缜密,馨妃很多事都问她的意见。”

大晏帝点点头,“有个忠心也沉稳的帮衬着也好,其实馨妃在很多时候……比朕想象的聪明,不然朕也不会这般放任地宠着她,后宫本就是一趟浑水,朕希望馨妃可以坚强地适应这一切,但是——”那双锋锐凌人的眸子一点点暗沉下来,“若是给朕发现有人将主意打到了皇儿身上,朕绝不会轻饶此人!”

李福升察觉到眼前男子周身环绕的一层冷然阴森的气息,不由微微抬头,低声询问道:“皇上,可要奴才派人盯着那乳母,或者让张侍卫彻查此事。”

大晏帝沉默,半响后,道:“你暗中派人盯着那乳母的举止,看看她暗中可有与什么人往来,小心着莫要被对方发现。”唇畔略一勾,“不过,朕相信馨妃比任何人都迫不及待地找出那背后之人。就让朕看看,是谁这么不知天高地厚,迫不及待地找死!”

铛月宫。

“这李贵人果真是个不靠谱的。外面传言这李贵人如何如何受宠,皇上连着好几日都歇在她殿中,结果呢。”琪贵妃讥讽一笑,“听闻昨个儿那李贵人在馨妃面前失了礼数,被馨妃罚自打嘴巴,恰逢皇上撞见了,可是皇上不但不怜惜李贵人,反倒向着馨妃。果然是和馨妃一比的话,那李贵人什么都不算。可惜了,可惜了本宫的飞瀑连珠簪和那副沧海明月耳坠子。”琪贵妃似有些惋惜道。

“娘娘,看来这李贵人不过是皇上一时图个新鲜罢了,根本上不得台面。”秀竹道。

琪贵妃若有所思地蹙了蹙眉,“不会只是一时图个新鲜这般简单,以往皇上又不是没有宠幸过新人,可有哪个人可以连续几日被宠幸?本宫倒觉得这李贵人身上有什么秘密是本宫所不知道的,而彦妃那只狐狸,早就知道了。”

“娘娘,不如奴婢去查查此事?”

“不必了,彦妃那女人狡猾得很,难保你没查到本宫想要的,反倒被她抓了把柄。那女人被皇上撂在晨曦宫许久,如今早就变成了见人就咬的疯狗,本宫可不想跟一只疯狗对上。”

————————————————————————

云娇迫不及待地进了长乐宫正殿,朝馨妃递去一个眼神。

叶灵霜会意,支开了殿中其他人。翠环偷瞄两人一眼,和佩环退了出去。

“佩环姐,你说娘娘这几日怎么神神秘秘的,老是留下云娇一个人谈话,难不成娘娘还将我们两个当成了外人。”翠环挽着佩环的胳膊,语气有些撒娇有些嗔怪。

“你这小妮子,亏你名字里跟我一样有个环。”佩环笑骂道,在她胳膊上的软肉上一拧。翠环哎哟一声,“有些痛啊,佩环姐你轻点。”

“到底是为啥啊,佩环姐,是不是我做事不够好,娘娘很少单独留下我做事。”翠环不依不挠地抱着她的胳膊。

佩环噗嗤一声笑出来,“你刚来那会儿,我还道你是个文文静静的丫头,岂料跟着我厮混了近一年,变得比我还泼皮。你既想知道,我便告诉你,当年我跟云娇和安德子他们被李公公同时选中,来了这长乐宫伺候着主子,但是云娇事事通透,娘娘有什么大事自然先跟她商量,这又不是第一次了,我早已习以为常。”

翠环哦了一声,点点头。

猛然间想到什么,佩环眼中紧锁着她,带了几分警告意味,“莫怪我没有提醒你,就算云娇最受主子重用,但是主子对长乐宫正殿里的每个下人都是一样的好,你莫要像一年前的墨月一样,做出背叛主子的蠢事,不然我佩环第一个不放过你!”

翠环眼中光芒一闪而过,忙笑道:“佩环姐说的啥话,我翠环生平第一次遇到馨妃这样性子温和又不木讷的主子,岂会学了那些个背叛主子的人,他们的心肝都是被狗吃了,我翠环的心肝可是好好地呆着呢。”顿了顿,凑近佩环,低声道:“听说那个叫墨月的这一年的日子可不好过,给一个公公做了对食不说,那公公性子粗暴,经常鞭打她……”

佩环微微垂眸,不忍、愤恨、痛惜各种情绪盈满瞳中,很快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朝翠环道:“所以,你可万万不要怀了不该有的心思,那墨月以前看着对娘娘最忠心,到头来却是她最先背叛了主子,她所得的下场都是她咎由自取!”

翠环心中一叹,还好,她只是帮着皇上做事,应该……算不得背叛吧。

内殿内,馨妃和云娇两个表情沉重。

“娘娘,这是奴婢无意间从尚衣局那些奴婢浣衣的地方找到的。”云娇将藏在袖中的两根杂草递去,见馨妃仔细打量着两根草,解释道:“其中那种叶片较大的杂草奴婢见过,唤作香梓茗,这种草混着衣裳洗容易去除脏污,还会留着一种好闻的香味,乡间有很多人都会使用此草,奴婢不知道宫中居然也会有这种草,还有人想到用此法浣衣。”

叶灵霜静静听着,却是伸手将另一根针叶形的杂草放在自己面前认真看了起来,表情一点点阴霾起来。

“云娇,你可知道医术上记载了一种草,窄小针叶状,是一种含有轻量毒素的毒草,这毒素很轻很少,少到闻上这草的香味二三十年也没有性命之忧。”那双明亮的眸子顿时变得深不见底起来,多了几分狠厉,“是没有性命之忧,可是,智力却会受损,一天天变、傻!”话毕,纤细白皙的手将那根杂草一点点握在手心,狠狠握着,然后再松开,任由它顺着手心落在地上,然后那双绣着碎花的鞋慢慢将那草压在脚底,碾碎。

看见馨妃眼中的疯狂,云娇面色一变,忙上去将她拉开,那草早已被她踩得挤出了绿汁水。“娘娘,你镇定点,三皇子他没事,他没事!”云娇心中也是极为震惊。

“云娇,如今你也看到了,不是本宫不想放过她们,实在是她们自取灭亡,动了不该动的人!”叶灵霜眼中的激动敛去,虽归为平静,只眼中还是多了一层让人无法忽视的冷冽。

“娘娘,此事该如何做,奴婢全听娘娘吩咐!”云娇呼出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般道。这背后之人连三皇子那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心思何其歹毒,这一次绝不能姑息。

叶灵霜一双眼从未有过的暗沉,透出一股死气,忽地回头看她,“云娇,本宫需要你帮本宫做一件事……”

——————————————————————————

砰的一声脆响,梳妆台上的铜镜被掷在地,碎裂成一片片。

佩环和翠环听闻殿中一声惊响,急急赶了进去,地上已是一片狼藉。

“娘娘,你怎么了?娘娘!”佩环被殿中脸上有着怒意的女子吓住,从未见到她眼中有如此怒意。

叶灵霜没有说话,疾步朝殿外走去。

“佩环,翠环,还不快跟着娘娘!”云娇在身后急道。佩环和翠环顾不得多想,小跑着追了过去,却不知馨妃为何如此失常。

叶灵霜脚步越走越快,一步不停地朝着苍銮殿走去。

苍銮殿。

大晏帝低头阅览奏折,李福升静立一边。

“本宫有急事求见皇上,都给本宫滚开!”殿门外一声女子低喝,殿内两人齐齐愣住。李福升恍然间想起以前贤妃横冲直撞进入苍銮殿的情形,大晏帝则是因为这熟悉的声音而怔住。

“李福升,快去殿门外看看怎么回事。”大晏帝声音带了几分自己也未察觉的急切,剑眉蹙起。

李福升才应声准备往出走,馨妃已经闯了进来。

她直直地站在大晏帝的案桌面前,眼里强忍着泪水没有落下,所有的委屈全部写在了一双雾蒙蒙的眼中。

大晏帝本该先斥责她不知礼数地闯了进来,可此刻见到她,完全一呆,下意识地便起了身,走到了她的面前。

叶灵霜一下扑到他的怀中,大声痛哭起来,不是他所经常遇到的柔啼低泣,也不是见我尤怜的似泣非泣,就这么枕在他的肩上大声哭着,泪水一片片地浸湿了他的龙袍。

大晏帝心中跟着一抽,伸手抱住她颤颤巍巍的身子,柔声问道:“霜儿,发生了何事?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惹你不痛快,朕宰了她!”

叶灵霜哭声渐渐止住,有些红肿的眼睛盯着他,“皇上,妾觉得自己好无能,有人想加害瑞儿,妾现在才发现。”

大晏帝双眼猛地射出冰刀子,声音跟着带了一层冷意,“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下个礼拜四开始打鸡血。。。这次绝壁是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