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馨妃贺礼

小说: 后宫翻身记(重生) 作者: 夜之夜 更新时间:2015-03-15 23:41:25 字数:3371 阅读进度:84/130

近日,后宫一扫先前的低沉烦闷,变得热闹起来,只因再过几日便是皇上的生辰。不止是朝臣要绞尽脑汁想着送什么贺礼讨好皇上,后宫每个女人亦是如此。

文武百官进贡的贺礼十分讲究,注重精、珍、奇三方面,贺礼多为如意、珍贵盆景、插屏、漆器和精美的织绣品,内容一般为福、寿、吉祥,而后宫这群妃嫔则更是讲究了,想要别出心裁、引得皇上侧目,就必须多花费一些心思。

已入深夜,长乐宫正殿的灯却还亮着。

“娘娘,时辰不早了,您该歇着了。”被李福升特意新指来的宫女翠环看了看盘坐在床上绣着腰封的女子,低声提醒道。

叶灵霜勾唇笑了笑,“不急,马上就将上面的祥龙戏珠绣好了。”将那最后一根收尾的线剪断,叶灵霜脸上的笑意跟着深了几分,拿着那做好的腰封反复翻转着看了看,扫见一边站着的婢女身板挺直,格外恭敬,叶灵霜这才将目光转向她,柔声细语带着一丝欣悦的调侃,“翠环,你来本宫的殿中已有数日,不必这般拘谨,本宫像是那刻板的主子么?”

翠环紧绷着的身子稍稍放松下来,回道:“奴婢自然知道娘娘平易近人,只奴婢终究是下人,该有的规矩还是得有,不敢随便逾越。”抬头看了看馨妃手中缝制完的腰封,翠环这才露了几分笑意,赞道:“娘娘果然手巧,这腰封做工极其精致,怕是尚工局的嬷嬷做出来的也比不上娘娘。”

“皇上也曾经这么夸过本宫。”叶灵霜接话道,话中带着的上扬的喜悦调子让旁人也禁不住跟着嘴角上扬。

“娘娘送的贺礼别出心裁,想必皇上一定会喜欢的。”翠环笑着附和道。她之前就听闻馨妃诸多事件,如今被李公公选来做了这长乐宫的宫女,亲眼见得这馨妃,竟觉得跟自己想象中的差了许多。长相貌美,温婉却不失那小女儿的娇态,难怪大晏帝这般宠爱馨妃。若日后这馨妃产下皇儿,只怕那风头连如今的琪贵妃都能盖过去。

“不早了,去歇着吧。”叶灵霜将那绣了祥龙戏珠花样的腰封细细折好,放到了枕头底下,才看向翠环道。

吹了内殿的几盏灯,翠环才轻手轻脚地出了内殿,到外殿歇着。

大晏帝时不时会来长乐宫看看馨妃,众妃嫔心中自然是堆积了许多羡慕跟嫉妒,好在馨妃是有身孕之人,大晏帝晚上是不会歇在那儿的,心里这才平衡了一些。

“娘娘,茶来了。”云娇将那刚刚泡好的普洱青茶递了过去,只递过去的时候还不忘嘱咐了一句,“这茶太过浓郁,娘娘如今有了三个月的身子,还是少喝为妙。”

“知道了,本宫也只是隔三差五地喝上一次,云娇你已经说了不下三次了。”叶灵霜呵呵一笑,取过那茶水细细品了起来。

云娇淡笑,馨妃似乎自打怀孕后性子便变得更加娇蛮起来了,这样的主子看起来却让人觉得更加随和。

“皇上送本宫的这普洱青茶比原先的还要味浓几分,本宫都有些喝上瘾了。”叶灵霜低头啜饮几口后,赞道。

“虽如此,娘娘还是不可贪多。”云娇立马提醒道。

叶灵霜无奈看她一眼,正欲说什么,却被殿门口那熟悉的脚步声打断。最近几次,大晏帝来这长乐宫中都不令人通传,是以这脚步声的频率和轻重,叶灵霜已经记于心。

大晏帝进来时,一眼便对上馨妃那双漆黑明亮的眸子,她正懒懒坐在那软榻上,什么也没干,只睁着一双眼睛盯着他逐步走过去。内殿的几个伺候的宫女识趣地退了出去,只剩下两人。

“怎么,霜儿难不成一直在等着朕?”大晏帝笑道,几个大步走了过去,熟络地将她变得臃肿了许多的腰肢揽在怀里,低声嘟囔了一句,“果然又胖了一圈。”

叶灵霜双眼立马瞪圆,不满地将他的手臂拍开,娇哼一声道:“嫌弃妾臃肿的话就不要抱着了。”

大晏帝动作一顿,朗朗一笑道:“没有的事,朕方才说的玩笑话,霜儿你的脾气这阵子真是愈发蛮横了,小心朕吃不消的话以后就不来长乐宫看你了。”话毕,继续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忽略掉她张牙舞爪的样子。

叶灵霜也不再矫情,靠在他胸膛上,舒服地窝在他怀里,嘀咕道:“皇上不来看妾就算了,妾方才听见皇上的脚步声,本还是满怀欣喜呢,只方才听皇上那般说,全没了。”

大晏帝挑挑眉,嘴角勾了勾,不欣喜的话还这么享受地趴在他的怀里?“霜儿怎知方才来的人是朕而不是别人?”大晏帝好奇道。

“皇上每每来妾宫中都不让人吱一声,妾听皇上的脚步声多了就自然熟记于心了。”叶灵霜半眯着双眼懒懒道。

听闻这话,大晏帝颇为受用地笑了,“霜儿真是有心了,让朕好生感动。”本来只想来长乐宫看看这小女人便走,孰料每次一呆就不愿意离开了,大晏帝无奈叹气,将怀里的小女人往上提了提,让她改枕自己的肩膀,双目与自己平齐,长臂也将她的小翘臀往上抬了抬,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两人几乎是紧密相贴,不留一丝缝隙。

“又困了,嗯?”见她双眼半眯,像只懒散的小猫,大晏帝无奈一笑,敲了敲她的脑门。

叶灵霜懒懒地嗯了一声,两只胳膊一伸,环住他的脖颈,头一歪,埋在他脖子里,喃喃几声,“明明方才刚喝了茶水,该是不困的,可是每次皇上一揽着妾,妾那全身的困意就齐齐袭来了。”

“朕许久没听你叨叨念念,现在朕才忆起,霜儿你最喜欢做的事便是数落朕的不是。”大晏帝淡笑道,伸手扶着她黑长的发丝,一下一下,格外温柔。见怀中女子呼吸均匀,似乎睡了过去,大晏帝轻轻抱起她朝床榻走去,这么微微一晃动,叶灵霜便醒了过来,见他抱着自己去了床上,不由稍作挣扎,“皇上,妾在软榻上小憩一会儿就好了,大白天的还赖在床上,会失了礼仪。”

大晏帝皱皱眉,毫不在意,“失礼就失礼,如今你怀着朕的儿嗣,多歇息一下也是该的,谁还敢在朕耳边乱嚼舌根不成?”

叶灵霜听着这十分熨帖的话,不由嘴角上扬,“这可是皇上说的,若妾变成了那恃宠而骄的妃子,也是皇上你惯出来的。”

将她放回那床上,再拉了一旁的被褥盖好,大晏帝才笑着回了话,“你说是朕惯的便是朕惯的,朕还宠不得你一个小小的妃子?”

“对了,妾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叶灵霜双眼微睁,明亮了几分,伸手探到那枕头底下,将那叠好的腰封拿了出来,递到大晏帝手中,“喏,提前送给皇上您的贺礼,可别嫌妾的东西寒碜。”说罢,抬眸偷偷看他,明显是等着他表态。

大晏帝接过那做工精致的腰封,整个儿是暗红色底子,上面绣的祥龙戏珠十分传神,温和不失端肃,一看便是花了许久的功夫。“这腰封与朕的暗红色晚袍十分相称,霜儿你有心了。”大晏帝仔细端详着那腰封,朝她道。他如今才知一个小小的腰封竟也能做得如此好看。

“皇上喜欢便好。”叶灵霜笑道,才说完这么一句,额头便被他猛地屈指弹了一记,顿时捂住额头,不满地盯着他。

“早说过不要为这些小事操劳,你怎么就不听呢?”大晏帝数落道,见自己方才那一记敲弹似乎重了些,又伸出手在她额头上揉了起来。

“以后不会了。”叶灵霜嘟囔几声道,“可是妾实在想不出要送皇上什么贺礼,本来想作一幅冬梅图送给皇上的,只这臃肿的身子有些不便,这腰封也是不紧不慢地做了十来天才完全做好的。”

见她一副委屈样儿,好不可怜,大晏帝这才收了先前佯装出来的怒容,搂了她在怀中,柔声道:“送什么都是好的,朕只希望你好好注意着身子,不要太累。这腰封朕很喜欢,但是若让朕发现你下次还是不顾身子瞎忙活,朕便是真的生气了。”

“妾知道了……”叶灵霜低声应道,底气不足。

扶着她躺下,大晏帝临走前又吩咐了一句,“以后困了乏了只管歇息,外人来拜访的话让下人打发了便是。”说着,已将那腰封放在自己怀里揣好,并未像以往以后将东西给了跟随而来的李福升。

叶灵霜连连点头,目送他走远,眼中晦暗不明。

大晏帝生辰当日,皇宫中禁制屠宰,御膳房的厨子们早早便开始忙活起来。大晏帝着一身明黄龙袍,击毕五鼓后,文武百官左右朝贺,接而便是进献贺礼,什么如意翡翠、上好寿石纹器一一被呈了上去。众臣献完贺礼,大晏帝宴请群臣,午时入座,未时宴会正式开始,直到申时才结束,这一折腾便是两个时辰。

而酉时的时候,太后已领着后宫诸妃嫔摆了晚宴,只等大晏帝过去。因着是大晏帝的生辰,凡是有着品级的妃嫔皆被允许参加。妃嫔们一个个皆是翘首以待,各自心中打着小算盘。在稍靠后的座位中,一个着淡粉色广袖长裙的女子娇态生媚,格外引人注目。

叶灵霜不经意看过去,嘴角微微一勾,眼中多了几抹趣味。柳洛丹?

作者有话要说:求花啊求花啊。。。好困啊,睡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