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鱼戏红莲

小说: 后宫翻身记(重生) 作者: 夜之夜 更新时间:2015-03-15 23:40:32 字数:3695 阅读进度:30/130

一番云雨过后,叶灵霜将头亲昵地靠在大晏帝的颈边,偷偷抬眸看了他一眼,见他阖了眸似已准备就寝,便也跟着阖眼准备入睡。

“爱妃可是有话要说?”大晏帝忽然出声,将刚刚才阖上眸子的叶灵霜惊了一跳。

稍许,沉闷的声音传出,“回皇上,无。”

大晏帝缓缓睁开眸子,侧脸看她,见那情事过后的小脸因为染上红晕格外粉润好看,声音不由放柔,“爱妃有话直说无妨。”

叶灵霜想了想,最后还是道了一句无,那欲言未言的样子让大晏帝微微有了几分不悦。两人便再无言语,缓缓都入了梦。

似乎因为晚上没有睡好,第二日叶灵霜早早醒来,看时辰差不多便唤醒了大晏帝。

大晏帝伸展双臂,任眼前的女子替他更衣,见那粉嫩的小脸上没了往日的嬉皮,不由心中叹气,升起一种难以名状的失望和惋惜。

“皇上慢走。”叶灵霜福了福身道,态度恭敬,令大晏帝也不由正色几分。

淡淡地嗯了一声,大晏帝向殿门口走去,快要出殿门之际却被门边的桌下一抹极显眼的绿色吸引了目光,于是脚步一转,踏步走了过去。

“这是……作画用的石青?”大晏帝微微俯身看了看。

叶灵霜连忙走过去,眼睛微瞠,“定是妾先前作画时不小心洒在了地上,皇上莫怪,妾等会儿便令丫鬟清洗干净。”

大晏帝忽地来了几分兴致,转头看向有些惶恐的女子,那乌黑的眼珠此时因为惊讶瞪圆,很是好看,“爱妃竟会作画?先前朕怎么未曾发现?”大晏帝淡笑问道。

“皇上没问过妾,皇上自然不知道。”叶灵霜呵呵笑回道,似乎一说起这个,原本有些沉闷的女子一下有了神采,让大晏帝也不由愉快起来。

原本便起得早了些,上早朝亦不差那一时半会儿,大晏帝兴趣盎然,“朕可否看看爱妃作的画。”

“自然,妾求之不得。”叶灵霜柳眉一扬,欣喜中带着几分自信,径直走向一个长颈青花瓷瓶旁,一幅卷好的画轴被取了出来。将那画卷欢喜地铺在桌上,然后一点点展开,露出里面的红莲碧叶,转头看向已经站到自己身边的男子,浅笑嫣然,“皇上觉得妾画得如何?”

见那方才沉闷的小脸此刻又变得鲜活,大晏帝薄唇微勾,细细观赏起来,那狭长的眼睛划过一丝惊艳,不由赞叹道:“朕不知爱妃的莲竟画得如此神似,甚好。”

“妾也觉得甚好。”叶灵霜呵呵低笑道,有了大晏帝这句肯定便愈发地欢快起来。

大晏帝微微摇了摇头,这小女人每次都很容易满足,不想她得意忘形,便敛了敛笑容道:“好是好,不过却还是缺了几分神韵。”

叶灵霜忽地转头看他,似在等他继续指点迷津。

大晏帝轻笑,屈指在那额头上弹了弹,“还不给朕研墨。”

叶灵霜眼一亮,立马准备笔墨,却在忽地想起什么后,那神色便蓦地一暗,闷闷道:“妾这里没有作画用的颜料。画这红莲时,还是妾差丫鬟问丹灵宫的孙容华借的。”

大晏帝微微挑眉,丹灵宫的孙容华确实擅画,他倒忘了这丫头品级太低,不能随意去内务府要些常用的东西。“无妨,朕让李福升去内务府取些来便是。”大晏帝笑道。

“当真?如此的话,妾不甚感激。”叶灵霜连忙福身谢恩道,一脸的欣喜。

“不过一点儿作画的颜料罢了,何以高兴成这样?”大晏帝扶她起身,不解地看着那极易绽放神采的小脸。

“皇上不明白妾的苦楚。”叶灵霜沉闷道,“问人借东西……总归没有自己的用着好。”

虽然叶灵霜没说什么,但大晏帝亦猜到几分,想来这小女人是在丹灵宫借东西的时候被人摆脸色了。但是后宫这些琐事他一向不多管,便也没有顺着话继续往下问。

“先前一直沉闷不喜便是因为这事?”大晏帝眉睫微敛,突兀地问了这么一句。

叶灵霜娇嗔地瞪他一眼,“自然不是。妾哪有如此小心眼,妾只是想问皇上要点儿颜料,可是又觉得有些难以启齿罢了。”

大晏帝剑眉一扬,“不过一些颜料罢了,朕还舍不得了?”

叶灵霜微微侧脸,赧然道:“妾只是不喜这种亲口问皇上要东西的感觉。”

“你呀……朕不知该如何说你……”大晏帝面色不知喜怒,在那脑袋瓜子上狠狠敲了几下,让叶灵霜当即疼得抱住头。

“该得。”大晏帝低斥道,“朕没见过比你还笨的女人了,为这么点儿小事便闷闷不乐,藏在心里也不憋屈。朕金银珠宝都送得,还差那么一点儿作画用的颜料?”

“妾知错,皇上莫怪。”叶灵霜颇为委屈地看他,手还保持抱脑袋的姿势。见他神色微愠,不由低头蚊吶出声,“皇上可在生气?”

“朕没生气。”大晏帝叹了口气道。

“那便好。”叶灵霜瞬间展了笑颜。

大晏帝还欲开口说什么,门外却不合时宜地响起了李福升的几声轻咳,不禁眉头一皱,朝眼前的女子道:“如今朕还要上早朝,爱妃等朕用了午膳过后再来可好?”

“妾自然等得。”叶灵霜笑道,然后连忙将大晏帝身上的装束从头到尾扫了一遍,见衣冠整齐,忙笑道:“皇上快去吧。”

见她灿烂一笑时又露出那浅淡的梨涡,大晏帝忽地俯身就是一吻,堪堪吻上那左侧脸的梨涡,然后也不等女子反应过来便悠闲地踏着步子走了,背对着女子的面容上,嘴角轻勾起一抹淡笑。

却不知身后的叶灵霜伸手抚上被他吻过的那处,亦是露出了一抹浅笑,只是那笑意味莫名。

用过午膳,叶灵霜差厨房里的掌厨薛公公做了一些糕点,那做好的如意糕和糖蒸酥酪在那桌上摆着,便是只看着也赏心悦目。

大晏帝来长乐宫已是午膳过后的一个多时辰,叶灵霜坐在那长塌上等得无聊,便自己先拿了一块糖蒸酥酪尝了起来,岂料才小小地咬了一口,大晏帝便在李福升的一声高唱中行了来,叶灵霜连忙用娟帕擦拭嘴角,岂料这大晏帝来得快,竟将这一幕生生撞了去。

“妾知罪。”叶灵霜连忙低头道,嘴角还有些残留的糖蒸酥酪碎末,脸上有干坏事被撞见的窘迫。

大晏帝一双精明的眼睛早已扫见那桌上的糕点,不由低笑出声,“爱妃不就是偷吃糕点被朕撞见了,何罪之有。”

“妾知皇上要来,本是差人做了点儿糕点给皇上品用的,只是妾忍不住先尝了一口,妾……有罪。”叶灵霜低着头道。

“哈哈……爱妃这般知错能改,朕心甚慰啊。”大晏帝笑得好不恣意,伸手便在那盘子里取了一块糖蒸酥酪,却只是咬了一口便放回盘中,见自己吃的那块刚好与先前馨嫔吃的那剩下的半块挨在了一块,长眉愉悦地一挑,那半块糖蒸酥酪上隐约可以看见几个小牙印,让大晏帝有些忍俊不禁。

“皇上不喜欢这糖蒸酥酪?”叶灵霜似有些诧异。

“太甜。”大晏帝只回了两个字。他一向不喜欢太甜的东西。

“妾明白了。”叶灵霜颇有些失望,大晏帝却是笑着朝她道:“爱妃这份心意朕领了,莫要再摆着一张沉闷的小脸,朕看着也跟着沉闷起来。”

一听这话,叶灵霜便放心地笑了,忙又把那幅红莲取了出来铺在桌上,“皇上说要为妾指点一二,妾可是早就等着了。”

大晏帝点点头,笑道:“朕从来都是一言九鼎,答应了爱妃便不会食言。”语毕,大晏帝放话将殿门外的李福升招了进来。

李福升早已是准备好了各色各样的颜料在殿外守着,听了皇上的吩咐,立马将那数种颜料在桌上一字排开。不仅有朱砂、石青石绿,还有石黄、泥金和泥银,颜料之齐全当真让叶灵霜小小地诧异了一番。

见她面露惊异,大晏帝不仅摇头轻笑。待李福升将那颜料拌好,大晏帝取过李福升备好的毫笔,沾了那各色颜料在那画上挥洒起来。只寥寥数笔,那画作竟变得多了几分神韵,末了,又在莲叶下的清水里加了两条金鱼,看起来当真是欢快惬意。

“鱼戏红莲?皇上厉害,妾佩服。”叶灵霜双眼放光地盯着那改后的红莲,难掩欣喜敬佩之情。

身边的女子神采奕奕,大晏帝抿嘴一笑,不过一幅画而已,这小女人就高兴成这样?当真是太容易满足。“可喜欢?”大晏帝搁了笔,朝她笑问道。

“十分喜欢,这是妾的,皇上可不许拿走。”叶灵霜眼瞳圆瞪,护着面前的画,似是怕别人抢走了什么珍宝。

“呵?爱妃不让朕拿,朕还非要拿了。”大晏帝似是专门和她作对一般,见那乌黑的眼珠子又瞪圆了几分,心情颇好,“李福升?”

“奴才在。”在一旁候着的李福升忙走上前几步。

“将这幅画好的红莲拿走,然后——”大晏帝话微顿,刻意扫了扫叶灵霜那郁闷的小脸,眉宇间笑意更甚,“裱好了再送回馨嫔的殿中。”

叶灵霜垂下的眸子忽地抬起,看向一脸戏谑的大晏帝,低呼道:“皇上,您居然戏弄妾!”

“哈哈……朕只是喜欢看爱妃眼睛圆瞪的样子罢了……”大晏帝朗声笑道。

大晏帝一向是比较繁忙的,是以作画完后,只在在长乐宫呆了稍许便又回了苍銮殿开始批阅奏章。

李福升将那幅金鱼戏红莲细细裱好送到了叶灵霜的殿中,见那馨嫔将那幅画小心地挂于屋内正中,才含笑退出了长乐宫。

“如何?”大晏帝边看奏折边随口问道。

刚从长乐宫回来的李福升自然知道他说的什么,忙低头回道:“馨嫔甚为喜欢,还挂在了殿内的正中墙壁上。”

“哦?”大晏帝先是长眉微抬,随即淡淡嗯了声。待李福升退下,便又继续低头看起奏折来,只是那执笔批阅的动作忽地了快好几分。

作者有话要说:此作者明天估计打鸡血。。。

ps:忘了感谢可乐鱼仍的地雷。。感谢之(这种鱼一定很好吃,流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