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狠戾手段

小说: 后宫翻身记(重生) 作者: 夜之夜 更新时间:2015-03-15 23:40:30 字数:2836 阅读进度:28/130

只是一小会儿的功夫,婉贵嫔被打入冷月殿的事情就在整个后宫传了个遍。

众人知道这件事后也只是幸灾乐祸多于同情,冷月殿那是什么?那是显而易见的冷宫!花后当年出事便在里面呆了整整三个月,最后还自缢在了那大梁上。不过也有心生悲戚的,正如这婉贵嫔,不管以前是多么风光,占尽了皇上的宠爱,如今却是说失宠就失宠,换不回皇上一点儿同情?或许她们就算日后得了宠亦是如这婉贵嫔一般下场凄惨,不得善终。后宫凡是有几分思量的人便知,婉贵嫔恢复妃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最可能的结果只能是:老死于冷宫中!

此时的铛月宫中,一低一高坐着两个雍容富贵的女子。

“听说妹妹昨个儿可是亲眼瞅见了那婉贵嫔被打入冷宫的一幕。”端正而坐的琪贵妃徐徐饮了口茶,朝坐在自己下首的关婕妤问道。

关婕妤难掩笑意,“是啊,妹妹今日和其他几位充仪贵人碰巧在梨落园的亭子里小坐,本是看到皇上和那馨嫔坐在石凳上打情骂俏。”说到这儿,眼角余光偷偷扫了琪贵妃一眼,见她轻轻挑了挑眉,才笑着继续道:“那婉贵嫔好生不识趣,竟在这个时候打断了皇上的雅兴。妹妹以为她只是去争宠的,岂料那婉贵嫔竟声泪俱下地跪在了地上,当时那场面,啧啧……”关婕妤笑意更甚,“姐姐你不知多壮观,妹妹尽管离得很远也是大气不敢喘一下,其他几位妹妹更是当场就惊呆了。”

“本宫听闻皇上找了薛太医和吴太医去,这婉贵嫔怎的生病了不自己去尚医局找,却是到皇上身边抱怨起来了。尚医局那些个太医又不是吃白饭的。”琪贵妃似有些不解,秀眉微皱问道。

“姐姐这就有所不知了,虽说妹妹昨日离得远,听不甚清楚,可那时的情境却是一幕不落地入了眼,那婉贵嫔似乎对吴太医憎恨入骨,当时候叫骂不断,难堪入耳。妹妹尽管坐在亭子里亦是听得一二。今个儿又听闻那些个喜欢嚼舌根的丫鬟太监说,婉贵嫔怀疑吴太医给她吃了毒药,当时正是朝皇上哭诉呢。可惜证据没拿出来反倒把自己给害了,私自贿赂太医,还敢服用尚药房之外的药,那条条都是重罪呢。”关婕妤不慌不忙慢慢道来,像是在讲着一件很有趣的故事。

“哦……原是如此,看来这婉贵嫔当真是不懂自己几斤几两,就这么冒冒失失地见了皇上,呵,只能说自作自受罢了。”琪贵妃亦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眼里的得意只有她自己看得清。

“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妹妹当讲与否?”关婕妤稍稍犹豫,问道。

琪贵妃那长长的眸子往上掀起,淡笑看她,“关婕妤直说无妨。”话虽这般说,心里却已经猜到几分。

“妹妹还听那婉贵嫔喊出了姐姐的名字,当时亦是连姐姐也一块骂了进去,那话脏秽不堪,妹妹听了都难以启齿。”关婕妤声音稍稍放低道,眼里莫名之光一掠而过。

琪贵妃心里冷哼一声,面上却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只挥挥手淡淡道:“罢了罢了,左右一个进了冷宫的人,本宫计较太多岂不是失了礼教。”

“姐姐一向大度,自然不会跟那低贱之人一般计较。”关婕妤笑着回道,见天色不早,忙从紫漆雕花椅上起身,福身道:“晚膳时间快到了,妹妹就不叨扰姐姐了。”

琪贵妃点点头,“去吧,仔细着路上。”听似关心的话语,那眼中却是一点儿关怀之意也没有,只有那永远不变的高贵优雅。

等到那关婕妤走远,琪贵妃的贴身丫鬟秀竹才走了过来,压低声音道:“娘娘,吴太医说那些被换走的药丸已经处理掉了,娘娘放心就是。”

琪贵妃好看的挑花眼此刻比平日里还要上挑几分,往身后垫了垫子的椅上一靠,神情放松,带着几分惬意,嘴角上扬,“秀竹,办这事的时候可曾被不相干的人看到?”

秀竹手一抖,忙道:“娘娘放心,此时办得妥当,并无人看见奴婢私会吴太医。”

见她神色慌张,眼里有了畏惧,琪贵妃扬声一笑,“本宫又不吃人,你这般害怕作甚,此次你办事有力,本宫该是好好赏你一番的。”

“奴婢不求赏赐,留在娘娘身边服侍娘娘是奴婢的福气。”秀竹慌张道,死死低着头,不敢看自家主子眼里偶尔露出的狠戾,尽管为她办事不少,亦是有些兢兢战战,只怕有一天自己小命不保。

琪贵妃伸出那白玉纤手,自发髻上取下一支白珠金簪,“这是上回本宫的母亲托人给本宫带进来的,虽说不是价值连城却也是本宫的一番心意。现在赏赐于你,以后好好替本宫办事,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

秀竹惶恐地接过那白珠金簪,继而语气决绝道:“娘娘放心,奴婢以后定是忠心不二地侍候娘娘!”

“有你这般保证,本宫也可高枕无忧。只是,记住把该清理的都清理了,尤其是那些不太干净的东西。”

琪贵妃这话说得风轻云淡,秀竹却是眸子猛睁,连忙敛了此刻的吃惊,低头道:“娘娘放心,奴婢一定办妥此事!”

看她那低眉顺眼的样子,琪贵妃勾唇一笑,“本宫的心事也算了了一桩。”想到什么,随即叹了口气,道:“好生奇怪,最近德妃倒是安份守己起来了,本宫还想着看看她那些好手段呢,不过她想嚣张也没那本钱,据说她老爹最近做事可是很不讨皇上的喜欢……”

秀竹不敢言语,只听着琪贵妃在那儿自言自语,一脸的春风得意……

——————————————

天还未大亮,东宫不远处的一口枯井边传来一个女子惊恐的尖叫声。当时正是一个路过的小宫女见到了枯井边的绣花鞋,大呼来人。

没多久几个小太监从枯井里打捞起一个丫鬟的尸体,瞧那样子应是才死不久,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原来侍候婉贵嫔的贴身丫鬟斐玉!她的怀里还揣着几件贵重的首饰。众人心道这丫头定是偷了婉贵嫔的首饰想找个地方藏起来,不料却失足掉进了这枯井中,实在是老天长眼,让她这黑心肝的奴仆没了好下场。

这事比婉贵嫔被打入冷宫一事还要传得快。东西两宫的琪贵妃和贤妃生生将这事压了下来,毕竟后宫出了这事算是她们的失职,所以那流言也只是短短地轰动了一阵子便很快歇了下来。可是,有些事岂能是如此容易隐瞒的。

大晏帝听到这事后,冷冷一笑,将手中的羊毫镶金环笔啪地扔到桌上,“朕放着这后宫不管,没想到后宫却是愈加乌烟瘴气了。”

“皇上息怒,只是个小宫女不小心失足掉了进去,如今那枯井已被琪贵妃下令封了,想来以后不会再发生这事。”李福升口不对心道,以他多年的经验,此人绝不是失足掉进枯井那么简单,但是皇上心里跟明镜似的,他也没有必要多说。

“李福升,把张子宜给朕叫来。”大晏帝也没有纠结这事,忽地转了话题。李福升自然赶紧退了出去,皇上发怒的时候办事得更加利索,免得招来皇上更大的怒气。

不一会儿,张子宜领命进来,单腿跪地,“属下见过皇上,吾皇万岁。”

“去给朕查查吴太医的来历,搜集一下近一年温相做的好事。”说到好事,那话中不自觉带了几分寒意。

张子宜只是一顿,立马领命而去。他们做下属的从不需要了解太多。

大晏帝抬头看了看周围的金碧辉煌,目光一凌。温阳荣,你这老匹夫可是过了几年舒服日子,就开始不规矩了……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本来还准备多码几百字的,但是怕发得太晚,乃们都睡了,所以就发了。。来来,表忘了按下你们可爱的爪印,吾最喜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