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梨园巧遇

小说: 后宫翻身记(重生) 作者: 夜之夜 更新时间:2015-03-15 23:40:27 字数:3533 阅读进度:25/130

“娘娘,您昨日在甘泉宫所言似乎是话里有话。”墨月随刚刚小憩完的主子出了长乐宫,一路上两人随意走着,见自家主子只是沉默不语地看着前方,不知在思量着什么。又忽地思及昨日主子对婉贵嫔所说的话,墨月不禁好奇地问了出来。本以为主子是不会回答的,岂料前面的女子忽地一笑,“自然是,不然我为何要跑那一趟。”

觉得主子似乎不愿多说,墨月也不再细问,只是心里的疑惑一直缠绕在心头散不去。照主子的说法,那琪贵妃应该是与吴太医相熟的,可是长期呆在殿里的主子又是如何知道这些呢?疑惑归疑惑,只要能让那婉贵嫔或琪贵妃不好过,墨月自是乐见其成。

墨月如此想着,叶灵霜却是没抱太大的希望,婉贵嫔现在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正三品贵嫔,她想跟琪贵妃对着干根本讨不到好处,而她也没指望这婉贵嫔能撼动琪贵妃的地位,目的只不过是让皇上稍加戒备罢了,而婉贵嫔……也只会更加不讨皇上喜欢而已。

“娘娘,现在便回长乐宫还是再多走走?”见她没有立即发话,墨月又忙不迭道:“奴婢听说梨落园那方合欢和紫薇花开得正好,不如娘娘过去看看。”

叶灵霜呵呵一笑,回头看她,“恐怕不只是花开得好吧,据说皇上常去梨落园走动,梨落园更有那比花还美的人儿。”那黑亮的眼珠微微转了转,身子忽地转了方向,“走吧,去梨落园赏赏花。”

墨月忙跟在主子的后面,毕竟皇上已经是好几日没有来长乐宫里,若是巧遇皇上,说不定那皇上便会好好怜惜主子一番,一想到这儿,墨月脸上便是遮不住的笑意。

梨落园里栽种着几棵大梨树,只是那如雪梨花早已凋零,如今已经长出了拳头般大小的青梨。叶灵霜站在侧旁,看着这满树的青果,不禁多瞧了几眼,恍然觉得满园百花争艳,反倒不如这一树梨子来得实在。

“咦?这不是长乐宫的馨嫔么?怎的也来了这梨落园中了。”熟悉的尖细女子声音传来,让叶灵霜微微皱了皱眉,回头看去,已是展了眉,朝她客气一笑,“原是关婕妤,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姐姐。”

“恐怕不止是巧合吧。”关婕妤见她一身淡绿色清雅素装,那眉目隽美,亦是后宫中出类拔萃的,心里不自觉便多了几分妒意,说话亦带了些许犀利。

叶灵霜不置可否,只淡淡笑了笑,“这梨落园中的花开得正好,不如关婕妤同妹妹一块观赏一番可好?”

关婕妤斜睨她一眼,“妹妹自便吧,我想去那边的亭子小坐一会儿。”

叶灵霜远远望过去,似乎看见几个娉婷身影正在亭子里嬉闹,笑声清脆,隐隐约约传来,若再近几分便是听得一清二楚。打量片刻,叶灵霜收回目光,朝关婕妤笑道:“那妹妹不打搅了,姐姐随意。”说罢,转身朝另一边走去,墨月忙低头跟在身后。

关婕妤看着那渐渐远去的婀娜背影,嘴里冷哼一声,不过长了一副好相貌,且看你能嚣张多久。朝那远处的小亭子走去,见是几个充仪和贵人在聊着什么,关婕妤便加入其中,那几人品级都比她低,她这一来,话题的重心全跑到了她的身上。关婕妤得意一笑,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这种被人敬畏着的感觉真是好,难怪那琪贵妃和贤妃之流个个觊觎着中宫那位置。

几人虽是随意聊着,可是那目光却是时不时地扫向梨落园进口处的圆形拱门,心里自是期望见到那一抹明黄色的身影。忽地,几人中的一个女子惊诧道:“那个方才走过去的女子好像是馨嫔。”

关婕妤微微皱眉看过去,果真见到馨嫔在那里站着,偶尔朝圆形拱门外看上几眼。当即眼一沉,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竟然在那拱门处徘徊,也不怕扰了圣驾,当真是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见皇上?随即,那愠怒的眸子又染了几分幸灾乐祸,她倒要看看,这馨嫔会是个怎样的后果。平日里皇上可是最讨厌这种假意路过之人,以前没少因为这个便降了那些妃嫔的品级,有时候心情不好甚至会直接废了那妃嫔。就连她自己也只是敢坐在这亭中远远看着,指望着皇上心情不错的时候就过来同她们一块小坐,而她是这些女子中最出众的,皇上的目光自然在她身上多停留几分。

“娘娘,为何不先寻个地方歇着?”墨月提议道,虽说她是希望皇上巧遇到主子然后再来个春风一度,可是她却没想到主子竟这般大胆地干脆侯在了这儿。想起原先有妃嫔冲撞了皇上的例子,墨月心里担忧更甚,“娘娘,时辰不早了,不如奴婢陪娘娘回长乐宫吧。”

叶灵霜扫她一眼,“墨月,先前可是你建议我在这梨落园中走走的,现在怎的先反悔起来了?”那笑中竟带着几分调侃的味道。

墨月无话可说,她是想主子巧遇皇上,可是主子这番举动让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专门候着,哪里是巧遇。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叶灵霜笑道:“墨月嫌我离得太近,那我们便远一些好了。”说罢,走向圆形拱门十来步开外的合欢树边,悠闲地踱着步。过了许久,那唇瓣微微一勾,来了!

脚步声渐近,已有明黄的衣角映入眼帘,大晏帝双手背在身后,一步步行了过来。每次午膳过后大晏帝都有小憩的习惯,而小憩完偶尔喜来这梨落园走走,看看这满园的花花草草,心情便放松许多。

“妾见过皇上。”大晏帝本是目视前方走着,岂料一旁忽地冒出一俏丽女子,声音清脆好听还带着几分毫不掩饰的喜悦。大晏帝微微拧了眉,脸上已经有了不悦,他最不喜欢自己的悠闲被人打断。

李福升也是个会察言观色的,见大晏帝面露不悦,忙朝那低头福身的女子大喝一声,“大胆,竟敢随意冲撞圣驾!”

那女子惊慌抬头,待看清她的容颜,李福升不由低呼一声,“馨嫔娘娘?”

听闻这话,大晏帝才缓缓转眸细细打量起来,眼前的女子一身淡绿色及地长裙,打扮清丽脱俗,大晏帝本是拧着的眉更加皱紧,朝李福升挥挥手,示意他退下。走了几步,靠近她一些,忽地一笑,虽是笑着的,那笑却是却让人感不到一丝暖意,“爱妃怎的来了这梨落园?”那手臂一伸,虚扶了她一把,“起身吧。”

叶灵霜这才呼了口气,盯着他,似要看清他的神色,却见他只是淡笑,便也跟着笑了,“皇上就当妾是跟皇上巧遇的。”她语气欢快道。

大晏帝听完这话,那剑眉微微一挑,这女人说什么?就当?!难道她这是大方地承认了自己早就在这里候着?听到这句话后,那眼里的冷漠稍稍退了一些。

叶灵霜笑着走至他身侧,仰头问他,“皇上可是要在这梨落园一游,不如妾陪着皇上一块可好?”那眸子发光般地盯着他,竟让他生出几分想低头一吻的冲动。

“呵呵,走吧,同朕随意走走。”大晏帝先前的抑郁一消而散,朗声道。

听闻这话,叶灵霜抿嘴一笑,跟在他身侧,像是什么奸计得逞,那眉目皆是欢快中夹杂着小小的得意。

大晏帝不小心看见那微扬的眉毛,也不点破,心里惊诧于自己竟有点喜欢这小女人露出小得意时那眉飞色舞的样子。“爱妃可是等了许久?”大晏帝忽地问了一句,一句话平平淡淡,不见喜怒。

“皇上怎的知道?”叶灵霜惊诧地问道,忽地意识到什么连忙以手捂嘴,有些畏惧地看着眼前似笑非笑的男子。

“爱妃当真辛苦了,不如就地歇会儿可好?”大晏帝建议道,挑眉看她,目光有些幽深。

叶灵霜呵呵干笑两声,见近旁刚好有两个石凳和一个石桌,便红着脸低头道:“妾其实不算辛苦,但若是皇上觉得累了,自然可以在此歇一会儿。”

大晏帝扫她一眼,看似责怪,里面却是多了几分笑意。径直走向那石凳,身后跟着的李福升连忙上前用袖子拭了拭那凳面和桌面,然后才退到一边。大晏帝坐在上面,叶灵霜连忙跟着走过去,见自己那石凳没被擦拭,不禁有些小抱怨,最后还是不情愿地坐在了大晏帝对面的小石凳上。

等她坐好,大晏帝悠悠看她,淡淡道,“还不如实招来?”

叶灵霜眼微睁,接着便心虚地低了头,低声嗫嚅道:“妾只是想皇上了,听那些个丫鬟太监们说皇上常来梨落园,所以就过来候着了,妾殿里的那几个丫头本来是建议妾来个梨落园偶遇呢,不想皇上一来便点破了,当真让妾没了面子?”话里有几分嗔怪的意味儿。

“你倒是有理了。”大晏帝低喝道,“伸出手来。”

“啊?”叶灵霜不解地伸出右手,随即想起什么,那眸子一亮,立马抽回去换了左手,嘟囔道,“妾的右手还要用膳呢,皇上要打便打左手好了。”

“呵呵,爱妃倒是聪明,知道朕要惩罚你。”大晏帝那冷着的脸忽地挂起几分笑意,抓过她的左手,在那纤细的玉手上大力拍打几下,听见她嘶的抽气声,心情更加愉悦起来。“好的不学,你倒是学起这些让人生厌的招数,你自己说该不该打,嗯?”见那掌心变红,方收了手。

“妾知错了,不该专门在这梨落园候着。”叶灵霜有些委屈地看着他,蔫蔫道。

大晏帝叹了口气,在那泛红的掌心上揉了揉,没有说话。

“皇上,妾只是有些挂念皇上。”见他只是盯着自己的掌心沉默不语地揉着,叶灵霜低声道。两人之间静默了许久,直到叶灵霜以为大晏帝不会再说话是,他却轻轻点了点头,“……嗯。”他低声道,那低垂的眼睫轻颤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