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大修士(十九)

小说: 洪流之歌 作者: 绯红之月 更新时间:2020-05-23 06:03:44 字数:4326 阅读进度:177/188

回到家,就见到妻子儿女们正坐在垫子上玩耍。伸手抱起闺女,冯茂用脸蹭着娃粉嫩粉嫩的小脸蛋。小家伙咯咯笑了两声,就用手推开冯茂的脸。

和孩子玩闹着,冯茂看向老婆,却见老婆的目光罕见的避开了一下。嘿!有意思。冯茂还真没见到老婆在不是害羞的时候这么干过。觉得很有趣,就盯着老婆继续看。没想到老婆居然完全避开了目光。

这是怎么回事?冯茂闹不明白。

和孩子们玩闹一番,冯茂才问道:“大后天咱们到哪里给他们过生日?”

“肯定先去照相馆拍照。”露西亚答道。

“之后呢?”

“之后我想带他们去海边玩。”

“好。我去准备一下。”

“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他们要过生日。我不想让好多人挤到咱们家。”

“放心。我也觉得这是咱们自家的事情。”

冯茂放下娃就去开会。这段时间不在,必然积累了许多事情。想抽出空,这些事情总得先处理一下。会议一开始,财务总监埃里希马上告诉冯茂:“阁下,粮食价格不仅没降,那些人还给咱们涨价了不少。”

这下冯茂才想起走之前和那帮产量家族说过这个,结果自己一直没空联络他们。

胡安接着说道:“殿下,圣殿给了咱们领地上从军人士的阵亡者名单。这些人怎么处置。”

“圣殿那边有没有提出抚恤方案?”

“抚恤方案是什么?”胡安干脆连名词都没听过。

这下冯茂才想起自己还从来没问过抚恤问题。再一想,自己好像从来没听说过圣殿有什么抚恤。所有阵亡修士的家族大概就是得到更多家族成员接受圣殿培训的待遇。从没听说过抚恤金之类的名词。

也不想多解释,冯茂问:“那些家属怎么反应?”

胡安一脸的不屑,“圣殿给他们安排了差事,又提出来这些人得搬出领地。”

“搬出领地?”冯茂惊讶起来。这是什么意思?觉得贫民区辱没了这些人不成?

胡安继续不屑的说道:“那些人都私下来找我们,说想留下他们的房子。我对他们说了,这些房子本来就是殿下租给他们的。既然他们要走,赶紧走。想承租房子的多得是。现在他们都想找殿下说情。殿下,我觉得不能答应他们。若是答应下来,其他人怎么看。”

从胡安的话里听出明明白白的势力范围,冯茂也没办法否定。

除了这两件事之外,其他的就没什么不得了。冯茂听完之后就前往红袍庞贝那边报告自己已经回来。庞贝开口就说道:“冯茂,你得准备一下,到前线去。”

“为什么?”冯茂已经从老婆和老师那里听到一些没说太明白的判断,即便有了心理准备,还是尽力表现的不愿意。

“圣殿有一批新装备要送到前线,想让你去看看效果。”

冯茂马上拒绝,“圣殿里面这么多精通装备的修士,让我去反倒拖累大家。不想去。”

“没人让你去打仗,你这次去了,下次就可以不去。我想帮你,你也得让我能说得过去。就这么定了,下星期四你就随队出发。”

回到家,冯茂心里面大大不快。把这件事给老婆说了,没想到老婆反应并不快。这下冯茂忍不住问道:“怎么了,我看你一直有心事。”

露西亚什么都没说,回身从抽屉里招出封信甩给冯茂。冯茂一看信封,也觉得有些尴尬。发信人是桑德拉。结婚之前露西亚就知道桑德拉,还和冯茂谈过桑德拉的事情。不过印象里那次两人是说开了此事。冯茂还记得露西亚对桑德拉的心性非常赞赏。

按捺住立刻看信的冲动,冯茂放下信,坐到老婆身边问道:“你是觉得心里头不爽快么?”

露西亚别开脸不吭声。冯茂拉住老婆的手,笑道:“嘿嘿,难道吃醋了?”

“哼!知道还敢问!”露西亚娇嗔道。

把老婆搂在怀里,冯茂紧贴着老婆有点毛茸茸的脸。这感觉和闺女那种鸡蛋般的皮肤感觉真的有差距。所谓毛妹,真的是毛特别长。身为东方男性皮肤上的汗毛已经东方女性长,然而和毛妹一比,真的是毛都不算。

更重要的是,冯茂想起了女妖姐妹,她们皮肤光滑细腻,根本没有裸露在毛囊之外的毛发。从长相上,女妖姐妹也是西方血统。却不知道她们呈现女妖形态的鳞片……

“不敢说话了吧。还是想看信吧。”露西亚嘲讽道。

“当然想看。我发现身体记忆这东西很难磨灭。以前我和桑德拉经历过不少事情,那些事情留下的身体记忆还挺美好的。不过我对露西亚的身体记忆和对你的完全不同。我爱你!”

“哦?开始用理论来装正经么?”露西亚笑嘻嘻的问。

“这有什么好装的。爱你就是爱你,看到你,我身体就开始高兴。”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爱过她。现在就去看信吧,把你憋坏了,我心疼呢。”露西亚的声音里都是如释重负的感觉。

冯茂倒是觉得不解了,“我知道你心胸很大,不过你这反应我有点怕了。”

“你看,你就是装正经。爱一个人有什么好羞愧的。我讨厌那种连爱别人的能力都没有的自私者。快去看信吧。给孩子们过完生日,你就要上前线。事情忙着呢。”

冯茂还是觉得不对劲,打开信一看,冯茂先向老婆竖起大拇指,“露西亚,我最佩服你的就是你的心胸。我要帮助桑德拉。”

露西亚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快去快回,别拖拖拉拉的。孩子们满月和百天的照片里都没你,我可不想他们过生日的时候也没有你。”

“我坐飞机去。”

“还有,你不要给我旧情复发,忍不住要把感情走下去。冯茂,小心自己。”

冯茂到了机场已经是晚上,自己开飞机出行大多都是晚上,这也怪了。机场这边联络之后,冯茂开着飞机直奔松林城。飞到地方正好是凌晨前,本以为松林城会在一片安逸睡眠的黑暗中,却见到一大片工厂灯火通明,看规模还不小。这景象和布加勒城的工业区如出一辙。

帝国是真的动员起来了。在修士们动员起来之后,工业生产也开始全部动员。在工业动员后,曾经更像是摆设的军队也动员起来。

下了飞机之后,机场人员立刻应冯茂的要求,借给冯茂一辆汽车。负责的修士还抱歉的说道:“阁下,这段时间往来的人多,这辆汽车的车况不是特别好。”

这么一说,冯茂立刻对汽车做了个检测。果然发现离合器有点问题,让修士弄来维修设备和零件,先把车修好,才在黎明的曙光里开车出发。

桑德拉的新家是个很普通的中等人家宅子,比她亲戚家的房子相差仿佛。停下车,冯茂前去拉响门铃。本以为桑德拉还在睡,没想到门铃响了几下,就听到桑德拉从二楼房间快步走下。打开门,桑德拉脸上出现了喜色,片刻后眼圈却红了。

见到桑德拉伤心,冯茂心里头也一阵难受,只能带着笑容说道:“不就是帮你解决一下兵役的事情,你也不用哭么。不是大事。”

桑德拉抹去泪花,尽力挤出个微笑,“是,不是大事。我只是见到你,有些不好受。”

说完,桑德拉让开位置,“进来再说。”

房间里……不是那么整洁。到处都能看到孩子满屋乱走后留下的痕迹。小孩子在房子里各种折腾,能整洁才怪了。

桑德拉先回二楼,冯茂听到卧室里有男子的声音。一阵翻腾,桑德拉拿了两份文件回到一楼厅里。冯茂接过看了看,是纳维亚帝国征兵处的公文。上面写了要求桑德拉的丈夫到征兵处报道的内容。

另外一份却是教会的文件,要桑德拉的丈夫到教会接受体检。

征兵处好对付,冯茂穿着黑袍去一趟大概就能解决问题。冯茂拿着最关心的的教会文件问道:“这个是怎么回事?你丈夫到了几级?”

此时就听到楼上有脚步声,冯茂听了脚步声就知道这位也就是第一级的虔敬经文水平,还没修炼出啥成效。与掌握到勇毅经文的桑德拉相比是个纯粹弱鸡。

桑德拉的丈夫走到厅口就站住了,方才桑德拉对他说‘我一个修士同学来了’,这位明显是觉得冯茂只是名青袍级别修士。见到冯茂一身黑袍,整个人呆住了。冯茂看着这家伙,二十二三岁,……还是个帅哥。桑德拉是美女,这位的帅度与桑德拉有一比。

“阁下……您是桑德拉的同学?”帅哥有点畏惧的问。说完,又去看桑德拉。眼神里情绪明显比较复杂。

冯茂不得不解释道:“我和桑德拉是医学院的同学。和她同年级。”

桑德拉没感觉尴尬,对丈夫催促道:“你过来,一起说说此事。我请冯茂来是为你兵役的事情。我听说一些事情,非得由冯茂解释才行。”

信里面只是说了请冯茂帮助兵役的事情,务必请冯茂亲自来。三人坐下,桑德拉解释起请冯茂来的原因,原来桑德拉也听到些传言。说是帝国要扩大修士队伍,把修士队伍投入战争。桑德拉听到的传言属于不知道传了至少一个月以上那种。她对修士的理解是圣殿修士。而不是冯茂参与的丹鼎流士兵。至于阴阳教派的修士,桑德拉更是闻所未闻。

听完这些,冯茂问:“你丈夫有几个兄弟?我上战场完全是修士的义务,没办法拒绝。所以我从来没了解过帝国征兵标准。你给我讲讲。”

没轮到桑德拉说话,她丈夫就抢先讲起。从那有点急促的语气里判断,这位不想让妻子和冯茂多说话。冯茂能理解这种心情,从老婆那边听到梅斯普莱阁下的时候,冯茂的反应和这个非常一致。

帝国征兵以前是给修士家族里没啥天份的子弟准备,算是给他们安排个营生。和绿营吃皇粮是一个意思。那些小兵们则是充个数,毕竟那些没天份的弟子们面对需要军队清剿的恶徒,或者列队示威的时候总得有足够人数。

既然是这种制度,也不用指望真的有什么特别成体系的兵役法。然而这次战争爆发之后帝国就开始改变了方式,兵役法规定,17岁到40岁的帝国男性民众要去报备。桑德拉的丈夫报备之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得了,没想到最近就受到了征兵通知。

这位刚说完,桑德拉就补充道:“我在意的是教会发的体检名单。据说只要参加过教会修习的都会被叫去体检。我想到你说过的战场模样,觉得这个得小心。”

“你是担心教会把他训练成修士?”冯茂找了个最不会被联系到自己所做事情的说法。

拉尼亚大公领里面倒是没有颁布兵役法,但是教会可没有闲着。那些接受过培训的预备修士们都登记造册,其中一部分还被改造成了丹鼎流修士投入战争。不过拉尼亚本地家族知道里面的关键,都想走艾比士家的路线。

既然是这种制度,也不用指望真的有什么特别成体系的兵役法。然而这次战争爆发之后帝国就开始改变了方式,兵役法规定,17岁到40岁的帝国男性民众要去报备。桑德拉的丈夫报备之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得了,没想到最近就受到了征兵通知。

这位刚说完,桑德拉就补充道:“我在意的是教会发的体检名单。据说只要参加过教会修习的都会被叫去体检。我想到你说过的战场模样,觉得这个得小心。”

“你是担心教会把他训练成修士?”冯茂找了个最不会被联系到自己所做事情的说法。

拉尼亚大公领里面倒是没有颁布兵役法,但是教会可没有闲着。那些接受过培训的预备修士们都登记造册,其中一部分还被改造成了丹鼎流修士投入战争。不过拉尼亚本地家族知道里面的关键,都想走艾比士家的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