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一周的生命期限(22)

小说: 好好活着它不香吗 作者: 一根跳绳 更新时间:2020-03-22 22:21:37 字数:2268 阅读进度:90/385

不过像这样的事情,潘月竹还是头一次做,她其实有些难以想象,她刚才是怎么鼓起勇气下定决心去把斯皮罗斯给杀掉的。

毕竟如果潘月竹没有成功的话,那么死的人就会是她了。

虽然潘月竹死了并不是什么大事,她还会复活,但是这种感觉毕竟不好受,而且把别人搞死的这种感觉也同样不好受。

潘月竹始终都想做一个非常正义也非常善良的人,但是潘月竹所接触的这两个快穿空间的剧情,好像都不是那么善良的,好像都揭露了世界最阴暗的那一面,揭露了潘月竹从前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那些黑暗现实。

潘月竹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是对是错,也不知道这对于自己来说是一种助纣为虐,还是一种实际的成长。

潘月竹不敢仔细去想,也有些害怕去接触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些阴暗面。

就在潘月竹一度产生自我怀疑的时候,贺辰的声音出现在了潘月竹的脑海之中,他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认真,不像平时那样声音里都是笑意。

“丫头,你不需要有心理负担,虽然快穿空间里的一切都很真实,但是在现实世界当中,快穿空间只不过相当于一个游戏空间,这里面的人物角色全都是随机配置的,现实当中也根本不存在一模一样的真人。更何况这真的只是一个游戏,你要做的是把这个游戏通关,而不是去质疑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对的。”

贺辰的声音在潘月竹的脑海之中不断回响着,潘月竹听着贺辰的声音,心里竟然莫名的踏实了下来,没有刚才那种很慌乱的感觉了。

“更何况你也知道,如果你不杀掉斯皮罗斯的话,斯皮罗斯最后也会杀掉你,甚至是阿莱西奥,最后都会成为你的敌人,你这只不过是在自保而已。而且退一万步讲,你完全不需要把快穿空间里经历的一切当真,有些时候你要狠下心来,只有克服了自己心中的这些难关,你才能够完成所有的快穿空间任务。丫头,我相信你。”

贺辰说的很有道理,也全都说进了潘月竹的心中,潘月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贺辰在脑海里说道,“但我有时候就会觉得,我是真的伤害了一条生命,这种感觉真的不太好。”

潘月竹的想法,贺辰能够理解,任何一个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这种情况的人,在面对这样的快穿空间的时候,肯定心里会有一定的芥蒂,有些事也放不开手脚去做。

更何况潘月竹在去世之前是一个很普通的人类,并没有接触过快穿空间,也没有接触过空间神殿,所以潘月竹接受不了是正常的。

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潘月竹以后要接触的东西要比现在更加残忍,也更加深奥,如果现在潘月竹都接受不了的话,那么以后回到了空间神殿,估计这小丫头会更加难以接受。

贺辰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毕竟是空间神殿的主人,他早晚有一天要回去那里,而那个波涛汹涌,随时随地都在发生着无声的争斗的地方,是他永远都不希望潘月竹接触的。

“丫头,抛下你心中那些想法,现在你是在一个游戏当中,而你同样也是这个游戏里面的一个玩家,他们不死你就要死,你要知道,这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只有你自己是真实的,在7天之后你过关了,立马就会进入到下一个快穿空间去,与这个世界再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不用担心,一切都不是问题。”

潘月竹再一次深吸了一口气,贺辰说的没错,现在她的确是在玩一个游戏,所有的人都是游戏里面的人物角色,而她,则是要最终通关的那个游戏主人公,潘月竹不能有那么多莫须有的善良。

在这个快传空间里,潘月竹如果真的下不去狠手一直都逃避的话,那根本就不叫善良,而是叫傻,早晚有一天她会被别人给杀掉的。

潘月竹仔细的想了想,便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贺辰的声音再一次带上一丝笑意,他为潘月竹明白了他说的话,而感到非常高兴。

“乖丫头,好好完成任务,等成功复活了,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贺辰说的这句话声音低低的,带着些许宠溺的意味,听得潘月竹耳根有些发红。

她有些不好意思,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会撩……在上一个快穿空间里,他就很会撩,没想到当见到了他本人,他比在快穿空间里的时候更撩了。

潘月竹没有说话,只是红着耳根和脸颊,而贺辰嘴角的笑意则越来越明显,他轻轻的笑了两声,然后声音便从潘月竹的脑海之中消失了。

潘月竹缓了好一会儿,才彻底把自己脸上和耳根的热度消下去。

贺辰……这也太会了吧……

潘月竹这一次看了一眼斯皮罗斯有些苍白的脸颊,她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这都是要完成任务必须得做的,才最终坚定了下来。

潘月竹等了大半天,阿莱西奥终于回到了庄园里,他身上都受着很重的伤,一身黑色的西装已经有些破掉了,里面的白衬衫也透着丝丝的血迹,一看就是伤的很严重。

潘月竹有些惊慌失措地看着阿莱西奥,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阿莱西奥看着潘玉茹,她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咬牙坚持的说道,“月竹小姐,我没事,不用担心。你叫女佣来给我包扎一下就可以了。”

潘月竹点了点头,紧忙回头去喊女佣。女佣的速度很快,很迅速地就把医药箱拿了过来,给阿莱西奥上药。

阿莱西奥脱掉了西装外套和白衬衫,精壮的上身满是伤痕,有些地方血迹都已经有些干涸了,看起来非常的吓人。

潘月竹站在一旁默默的吞了吞口水,这肯定很疼吧……

潘月竹是一个非常怕疼的人,有些时候手指刮了一个小口子都会觉得疼痛难忍,她实在是难以想象阿莱西奥身上这么重的伤得有多疼。

虽然一定很疼,但是阿莱西奥仍然非常坚持的没有喊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