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怪虫

小说: 鬼王莫撩:悍妃猛如虎 作者: 爱吃米的老鼠 更新时间:2020-05-23 07:11:12 字数:3344 阅读进度:26/187

月上树梢,枝头高挂,本该熟睡的男人忽然睁开了眼睛,悄悄起身,走到了树屋外,透着皎洁的月光看到了另一棵树上,靠坐在粗壮枝丫上的顾莲汐。

虽说是靠坐,可女人的眼睛却是紧闭着的,月光下她的皮肤显得格外白皙,长而浓密的睫毛微颤,像是两把小型的扇子,小巧玲珑精致可爱,坚挺秀气的琼鼻、红润饱满的丰唇、身体散发出淡淡的幽香,无一不诉说着女人的诱惑。

离殇轻轻将她抱起,脚尖一点,飞回树屋,把她放在用木棍搭成的床上,上面铺了厚厚的树叶,倒不至于让人睡着难受,也因此,身体得以舒展开的女人轻蔑的眉头也悄悄舒缓,咂吧咂吧嘴翻身继续美梦。

清晨,顾莲汐被枝头的鸟儿吵醒,懒懒的动了下身子,伸个懒腰,忽然感觉有什么在桎梏着自己,惊吓之余慌忙睁开眼睛,入眼却是一片冰雪上一点傲人的红。

“啊!”反应过来那是什么,顾莲汐手脚并用,一下就把某人踹到了地上。

“你做什么!”离殇趴在地上黑着脸,怒瞪着她,一双眸子似要喷出火来一样,死女人,不识好歹!身为尊贵的王爷,从小到大他哪里受过这般委屈?

“你怎么不说你做了什么?”踢人一时爽,过后气不足,他可是王爷啊,她踢了他,他会不会一怒之下将自己咔嚓了啊?过了刚才气头上的劲儿,顾莲汐这会儿心里虚着呢,就连说话的语气都不足了。

“我做了什么?不就是见你在外面睡的不好把你抱了进来么,这有什么?”自己这是好心,怎么在她那儿就好像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坏事一样?

“你、你脱了衣服抱着我!”顾莲汐红着脸,梗着脖子吼了回去,天知道她刚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他胸膛那颜色对比的景色时,她心里有多慌张,虽然来自现代,可是她骨子里还是很保守的,对于一个女人的贞操也是看得很重的。

听到她的话,离殇无奈的抚额,“那是你昨天晚上脱的!”说起来这事儿还是他吃亏了呢,自己都没说什么,倒是女色狼先咬人了。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像个色狼一样去扒男人的衣服,她又不是色中饿鬼!

“你看看你身上的是什么。”

“什么什么?”顾莲汐下意识低头,看清了自己身上裹着的男人的衣服,一瞬间只感觉全身热血直冲大脑,脸颊一阵阵的滚热,犹如就要爆发的火山,滚滚浓烟从两只耳朵溢了出来。

“现在知道自己的恶行了吧!”离殇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心里有种小小的报复快感。谁让她昨晚对他做出那种事儿,害的他以为自己要失身了,心里一会儿一个感觉的变化,到最后自己都想着两人既然都已经是夫妻了,那她实在想要的话,自己就两眼一闭成全她算了,可结果自己却是当自己心里都有点小期待的时候,她扒了自己的衣服,竟然就裹着睡过去了!那一刻他真是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顾莲汐低着头,感觉脸都快滴血了,这真是她干的?真特么的丢人!连她自己都在心里唾弃自己,可是转念一想,就算是她干的又怎么样?他一个大男人还怕被人吃豆腐?别开玩笑了,没准他心里还暗暗自喜呢!

这么一想,顾莲汐就释然了,对啊,她扒他衣服那是看得起他,又怎么会是她的错呢?呵呵。

吃了一些昨晚剩下的鹿肉,离殇和顾莲汐又准备进山了,今天他们要找更多的木柴,然后还要做些陷阱,找找看山里还有没有其他有用的东西。

幽静的森林里只有虫鸟清脆的鸣叫声盘旋,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照射下来,形成一个个破碎的光柱斑点。太阳照不进来,林中空气就显得湿润腐败,风儿一过,阵阵凉意直钻皮肤。

离殇和顾莲汐两人并排走在林子里,离殇手里拿着弓箭,顾莲汐则是拿着一把刀,并且颈肩上还挂着一圈绳子。

清晨的林间还有些阴森森的,空气吸进肺里都是一股子的凉意,忽然间,顾莲汐脚步一滞,两只耳朵微微抖动。

“怎么了?”

“没,没什么。”虽然这么说,可顾莲汐的眼里却闪过一抹犹疑。

脚步继续向前,才走了不远,顾莲汐再次停下脚步,眼睛也朝四周快速巡视。她的异常也引起了离殇的警觉,背部微弓,双手向上抬起,做出一个攻防兼备的姿势,锐利的鹰眼四下扫视,却并没有发现什么。

“呃……可能是我多疑了吧。”顾莲汐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和离殇一起再次向前走去,随着脚步声落地,一声奇异的沙沙声若有似无的响了起来。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顾莲汐在心里默默念着,眼睛却不自觉的想要往后、往四周乱看,心里警觉从未放下,渐渐的,她慢慢感觉到有点害怕了,未知的东西就是恐惧的根源。

顾莲汐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用手肘一拐离殇,有些怯怯的问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

“有。”

“你说这是什么声音?”

“虫子。”

“不是,这个不是虫子!”她会不知道虫子的声音吗?

“鸟。”

“这个也不是鸟!”顾莲汐都要气哭了,这个木头男人总不会是把她当成傻子吧?

离殇驻足停步,侧耳倾听,除了虫鸟鸣叫,就只剩下风儿呼呼的声音了,难道她说的是这个?

“是风声。”

“不是啊!你好好听听,这不是虫鸟,也不是什么风声,好像、好像……哎呀,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就是很奇怪的声音!”

很奇怪的声音?离殇皱眉,疑惑的看她一眼,他并没有听到什么不寻常的声音啊!

从他的眼神里,顾莲汐就知道他什么都没听见,可是她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他们的附近,因为她听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声音,这声音他们走的时候才有,他们一停就停,它一定是在跟着他们!

这样一想,顾莲汐的心又提了提,把刀换到左手,右手摸到离殇的大手,轻轻的捏了捏。

“你再好好听听,脚步不要停。”顾莲汐轻轻的说。

看她精神紧张的样子,离殇也不敢大意了,一边走,一边侧耳倾听,起初除了他们的脚步声和虫鸟乐曲的交织,他什么都没听到,可是渐渐的,他也发现了一些异常,和他们脚步声交叠的似乎还有一丝几不可闻的轻微细响。

这是什么?离殇疑问的看向顾莲汐,顾莲汐轻轻的摇头,用两人之间才能听到的声音和他交流。

“你听着像是什么?”

“不知道,这不像是蛇,或者野兽的脚步声。”

“我听着也不像,这声音太小了,不细听根本就听不见,而且它还很狡猾,咱们一停,它也不动了!”

“小心些。”

“嗯。”

既然暂时还闹不懂这声音是什么鬼,那你他们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一切都慢慢看吧,见招拆招。

两人都不自觉的放了脚步,警觉性提到最高,随时准备大干一场。

“你说它要跟到啥时候啊?”这种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真的很累人,可是偏偏他们还不能有丝毫的放松,一旦稍有松懈,那可能是致命的危险。

“不知道,咱们再往前走走,尽量找个空旷的地方。”

说真的,空旷的地方其实很难找,尤其是他们已经进入深山,到处都是紧密的树木。

似乎是那东西耐心也快耗尽了,细碎的声音渐渐显得急躁起来,离殇和顾莲汐对望一眼,双双往前快跑几步,几下就爬上一棵大树。

“刷刷刷”

就在两人刚刚上树的时候,地上腐败的枯叶凸了起来,一路快速的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进发,直到来到树下。

“这是什么东西?”蛇吗?钻土的蛇?

疑问刚刚发出,突然地上的枯叶夹杂着一些细碎的泥土飞了起来,一条类似于蚯蚓一样的虫子从土里钻了出来,只是这东西看似蚯蚓,却比蚯蚓更加粗大、更加恶心!

“蚯蚓”足有成人大腿粗细,昂起的头部只有一张长满利齿的大嘴,身下藏着两排又细又短的毛腿足有千万只,一眼看过去密密麻麻,只有靠近嘴巴的地方四只比较大,有婴儿手臂粗细,上面尖尖的,长满了细密的尖刺。

“靠!这么恶心!”顾莲汐低咒一声,“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不知道。”离殇也被惊呆了,他从未听说过还有这么奇异的生物,虽然长相丑陋,攻击力也不高,可他也不敢掉以轻心,毕竟他对这东西一切都是未知的。

“嘶嘶嘶”

“蚯蚓”昂着头发出一阵阵嘶鸣,像是在警告两人,想要发出攻击的样子,摇摇晃晃的,细密的毛脚一阵挪移,一下子就拔高了好多,幸亏他们站的高,它够不太着,拼尽所有也只能在他们脚下十公分的地方。

“蚯蚓”站了起来,顾莲汐能清晰的看到它身下两排毛脚不停的蠕动,数量如此众多,她只觉得那模样好像千千万万只红色的小细虫一齐向你爬了过来,恶心的同时心里也在发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