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终得愿

小说: 国手圣医 作者: 清歌暮雪 更新时间:2019-05-31 16:32:14 字数:2489 阅读进度:390/595

一秒记住,

随着金刚寺的僧人开始念诵往生咒,一股悲怆的情感在金刚寺的众多僧人心间涌现。除了诵经声之外,天地间就只剩下拓跋煌拳脚打在唐尧身上的声音,如同低沉的鼓声,让人心中不断发颤。

就算是金刚寺的众人原本对唐尧印象不是很好,此时也动了恻隐之心。

轮空面色阴沉,死死地盯着空中的那两道人影,眸光闪烁着让人心悸的光芒。

“宁为凡人,不为道体。”很多人脑海中都浮现出这个念头。

孙苍冷笑道:“此人资质的确称得上三百年来的第一人,就算放在三百年前武道昌盛的时候,都算得上是惊才绝艳之辈。可惜,修什么不好,他偏偏修道体,这简直是断掉自己的武道前途。”

虚若谷深以为然地点头。

任凭众人如何想法,唐尧与拓跋煌的战斗根本没有停止的打算。

拓跋煌已经出了近二十次手,唐尧也被打倒了近二十次。

两道符箓的能量终究不能持久,此时拓跋煌身后的精神虚影已经淡薄了许多,气息也减弱了不少,显然两道符箓的能量快用尽了。

但唐尧更惨。他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灰白的头发披散开来,身体各处都是大小不一的伤口在往外流血。他整个人如同血人一样,让人不忍多看一眼。气息更是衰弱到了极点,如同风中的残烛,随

时有熄灭的可能。但他的双眼却越发的明亮。拓跋煌胸口剧烈起伏,脸上露出些许惊讶之色。他原本以为唐尧撑不过十招,没想到能撑到现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虽然有两张符箓相助,但他的身体同样承受着难以言喻的压力。符箓终归是外

来之物,虽然能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他的实力。但只要等时效一过,他将会陷入极度的虚弱中。

“该结束了。”拓跋煌神色一凛,轻声道。他心中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若是再这样下去,恐怕真会给唐尧翻盘的机会。

他再次将玄巫匕握住,全身的真气灌入匕首当中。匕首骤然大亮,发出微微颤鸣的声音,仿佛承受不住如此浩瀚澎湃的真气。

咻!

拓跋煌身形一震,以一种近乎瞬移的速度来到唐尧身前,匕首刺破空气,直指唐尧心脏。

“阿弥陀佛。”法幽见状,低头念了一句佛号。

叮。

天地间忽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响声,如同铁器相击一样。

“这,这怎么可能?”浮屠带着颤抖的声音在法幽身后响起。

法幽心中一动,猛然抬头,然后看见了令他不敢相信的一幕。

只见拓跋煌手中的玄巫匕准确无误地刺在唐尧的胸口位置,唐尧连挡都没挡,但玄巫匕却连唐尧的皮肤都没能刺破。仿佛那并非曾让他重伤的巫门至宝,而是如一个木枝或一根稻草一样。

不止是法幽,就连孙苍、虚若谷都觉得不可思议,完全一脸懵逼的表情。

感受最深的,当然是拓跋煌。

他深信,自己刚才那一击绝对能斩杀神海境中期的高手,可现在却连唐尧的皮肤都没破开。这还是之前那个被他摁着打的家伙吗?

玄巫匕上八道奇特的纹路还在大放光明,试图破开唐尧的皮肤。但唐尧的肌肤上流转着白金色的光泽,让玄巫匕徒劳无功。

唐尧低头,看着胸口发生的一幕,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意。

“我不信。”拓跋煌低吼,再次催动玄巫匕,但依然如此。

他抬头,看着唐尧,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令他全身发冷的念头,失声道:“你,你踏入神海了。”

唐尧淡淡一笑,毫不避讳地道:“可以这么说。”

拓跋煌全身乍起鸡皮疙瘩,没有任何犹豫,身形立马爆退。化为一道残影,便要往天边逃遁!刚才那一击是他全力一击,都无法对唐尧造成伤害。那岂不是说以他现在的实力,连破开唐尧的防御都做不到。符箓的能量随着刚才那一击已经所剩不多,他若再留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条。所以,

他立马便准备逃走。

拓跋煌的行动果决,几乎在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但唐尧更快。

“你助我入神海,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这么着急走干嘛。”唐尧的语气平静,仿佛邀请一位客人留下来吃饭一样。

但拓跋煌却更加惶恐不安,不要命般地疯狂催动全身的真元,试图逃离此地。

但下一刻,拓跋煌便发现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脖子,并且随机一脚踢在他的腹部,将他的丹田踢碎,全身的真元顿时如潮水般散去,瞬间便涓滴不剩。

拓跋煌看着眼前如同鬼魅一般出现的唐尧,脸上露出无比的恐惧。

将拓跋煌废掉之后,唐尧随手一扔,将他扔在了静禅院前的广场上,如同一条死狗般趴在法幽等人的身前。

“今日,我入神海!”唐尧抬头望天,身躯挺直如枪。声音中带着强大的自信和骄傲,仿佛要向世人宣告一样。

随着他这句话说出,天地间的元气陡然动荡不休起来。方圆十里的天地元气以唐尧为中心,倒灌而来。他灰白的头发在瞬间变成黑色,很快,一头及腰的如墨长发披散在他身后。枯皱干巴的皮肤仿佛充气一般,变得充盈嫩滑起来,宛如再生。衣衫褴褛下,他的肌肤流转着淡淡的白金色光泽,仿佛最

上乘的古玉一般。

“快阻止他,不能让他突破!”拓跋煌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了这句话。

孙苍和虚若谷猛然回神,旋即咬牙杀向唐尧。他们没有选择,若是现在逃跑的话,他们身后的孙家和虚家便要跟着遭殃。他们今日已经彻底将唐尧得罪,若是任由唐尧突破的话,他们两家同样没有活路。而此时唐尧正值突破,实力应该最弱,

他们一搏的话,还有一线生机。

“呵呵。”唐尧见状,脸上露出淡淡的轻蔑笑意。

他手掌往身前一抓,元气顿时如怒涛般冲刷向孙苍和虚若谷。

蓬!蓬!

孙苍和虚若谷的身形微顿,然后两人的脸上同时露出惊恐之色。接着两个人同时爆炸开来,化为两团血雾,仿佛血色的烟花,在祝贺道体的突破。

随手斩杀两位神海境中期的武者,唐尧却连眉头都没动一下,仿佛拍死的是两只苍蝇一样。普通人突破神海,要承受元气倒灌,是最危险最虚弱的时候,所以一般都会找宗门长辈或生死好友护法。可唐尧恰恰相反,他的肉身是道体,是世间已知的最为强横的体魄。元气倒灌对他来说,反而是他最强大的时候。因为只有这一次,他能够动用方圆十里的全部元气为己用。以后,除非他修为晋升,否则能够动用的天地元气根本不可能达到如此的规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