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谁是胜者

小说: 国手圣医 作者: 清歌暮雪 更新时间:2019-05-24 18:10:29 字数:2515 阅读进度:244/595

小说网.,最快更新国手圣医最新章节!

“不错。”唐尧点头,手掌在花小囡的脑袋上抚摸着:“小囡的病情不容耽搁。原本我的确打算一人前往药王谷,但再过半个月牧风他们就要来了,到时候小囡便要和我一起去苗疆,若是她的身体状况没有改

善的话,会很不方便。放心吧婆婆,我会照顾好小囡的。”

毒婆婆郑重点头,道:“那只有这样了。老身自知实力不济,就不跟着去拖后腿了。到时候一路上就麻烦你了。”

花小囡闻言,一双美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彩。那岂不是意味着她和唐尧能够独处很长的一段时间。

“明天出发,小囡你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唐尧对花小囡道。

花小囡点头应下。

洗了个澡,重新换了套衣服,唐尧开车离开了青园一号别墅。

途中,李诗璇发来了一条短信:“药王谷之行,万事小心。还有那天晚上的事情,你不用介意,我不会让你负责的。”唐尧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不禁想起了几天前的那个疯狂的晚上。他跟李诗璇袒露心扉,将他出身唐家,以及身上背着的深仇大恨都告诉了她。到得后来,两个人不知怎地竟然交缠到了一起。最后,两

人更是踏出了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

事后,李诗璇一副只字不提的豪爽模样,让得唐尧反倒有些不知所措。

唐尧在手机上回了两个字:“好的。”拍了拍脑袋,只觉得一阵头大。他从没想过会跟李诗璇发生这么亲密的事情,而且更重要的是,他还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若说唐尧心中没负担的话,绝对是假的。可是,要他因此跟慕容慧分开,他也做不

到。

沉思良久之后,唐尧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只能暂时不去想它。

半个小时后,唐尧在市区的一间茶馆停车,直上二楼。

这间茶馆虽然在市区,但地段却十分的幽静,茶楼装修得也很古风古色,是个很不错的喝茶谈天之所。

茶馆的二楼空荡荡的,只坐着一个男人。男人神色间看起来有些憔悴,眼袋很重,眉头拧紧,看起来仿佛有很重的心事。

这人就是毛杨,当初唐尧曾在孟志雄的引荐下替他治疗好了头疼之症。

同时,他也是沈家在离城市的产业负责人。

唐尧一走上来便看见了毛杨,然后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唐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毛杨揉了揉太阳穴,语气平静地道。

“听说你跟叶飞鱼合作通神丸和雪肌粉。”唐尧淡淡地道。

毛杨微怔,然后微微点头:“的确有这回事。通神丸和雪肌粉的潜力很大,叶总愿意找我合作,那是互利的事情。而且叶总还让出了两种新药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这其中的利益,我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

唐尧道:“那你知道这两种新药是由我提供药方给光景集团的吗?”

毛杨道:“知道。但生产和销售都是由光景集团全权负责,似乎跟唐先生没有关系吧。不知道唐先生忽然问起这些做什么呢?”唐尧看着毛杨,道:“我想让你将手中的百分之三十股份卖给我。通神丸和雪肌粉的药方是我提供的。我并没有将专利转让给光景集团,但叶飞鱼却试图将两种新药占为己有。这严格说起来,已经触犯了法

律。”

毛杨眉头微皱,道:“唐先生这么说,可有证明?比如说你持有两种药方的专利证明?”

唐尧摇头。他当时拿出药方哪想到会发展成这样。

毛杨叹了口气,道:“那很抱歉。我没办法帮你。通神丸和雪肌粉的前景很好,我并没有放弃的打算。虽然唐先生你替我治过病,但这件事情,我爱莫能助。”

啪啪啪!

他话刚说完,从楼上立刻传来了一阵拍手掌的声音。接着叶飞鱼带着七八个人从楼上走了下来。他帅气的脸上满是戏谑和得意的笑容。正慢悠悠地朝两人走了过来:“毛总果然是聪明人。区区治病之恩,如何比得上数十亿的金钱利益呢。偏偏有些人还不懂,

要过来自找没趣。”

“叶总。”毛杨站起身,跟叶飞鱼打了个招呼。

“毛杨,你?”唐尧的脸上露出吃惊之色。

叶飞鱼自顾自地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唐尧,你想不到吧。其实在你给毛总打电话的时候,他就通知我了。早在你过来之前,我就在楼上等着了。”他抿了口茶,露出一切尽在掌握的得意笑容,道:“不过这趟我总算没有白来。能看到你这么失望的表情,实在让我心中大快!你不是一直觉得自己很厉害吗?没想到也有被我算计的一天吧。哈哈哈,痛快

!”

“叶飞鱼,你别得意太早了!”唐尧沉声道。

叶飞鱼摇了摇头,轻蔑地看着唐尧,道:“论武功,我不及你。但论商业才能,十个你都不是我的对手。”

他忽然朝唐尧靠了过来,压低声音:“再告诉你一件事,你放在我爸保险柜中的那份合同,早就被我烧掉了。现在光景集团和两种新药已经都是我叶家的东西。跟你唐尧没有一丁点关系!”

唐尧脸色微变,失声道:“叶叔,他!”

叶飞鱼将杯中茶一饮而尽,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唐尧,道:“我爸已经退休了。你就算去找他也没用了。唐尧,这场战争,你输了。而且,我不会给你任何翻身的机会。”

“毛总的背后是沈家的华禹集团,沈家的二公子沈睿还十分器重他。你居然还想从他手中买回股份,简直是痴心妄想。”

叶飞鱼没有注意到自己说到“沈睿”二字时,毛杨的脸上的青筋抖了抖,怨恨的目光一闪即逝。沈睿的确十分器重他,可惜却不是因为他的才能!

“好了。我也没兴趣跟你这个失败者继续聊下去了。”叶飞鱼对毛杨说到:“毛总,我们走吧。找个安静的地方谈下新药的销售问题,免得等下有人恼羞成怒。”

毛杨看了唐尧一眼,微微点头,然后跟叶飞鱼一起离开了茶楼。

唐尧站在二楼,看着叶飞鱼和毛杨等人的车辆离去,脸上忽然露出轻笑,以一种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可惜,我对毛杨不止有治病之恩。”他拿起手机,给宁轻平拨了个电话:“毛杨这边没问题了。你那边准备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