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少年异事

小说: 鬼马郎中 作者: 范修文 更新时间:2015-05-28 字数:6378 阅读进度:1/26

第一章 少年异事

1 怪石

我本来是一个极其平凡的少年,自从遇到一连串的怪事后,我的人生就彻底改变了,整个人生观与世界观都被颠覆。

首先讲起的,是我童年发生的那些怪事,庆幸的是,这些事并没给我的心理造成严重的影响。

在初中时,我非常喜欢自然科学,研究兴趣放在鹅卵石上,或者说是收集鹅卵石。那些经历过山洪冲击、流水搬运的鹅卵石,受不断的挤压与摩擦后,被打磨得无比光滑圆润。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阳光下,沙滩上的鹅卵石,呈现出浓淡、深浅变化万千的色彩——黑、白、黄、红、墨绿、青灰,那都是醉心般的艳丽。每收集到一块漂亮的鹅卵石,我都兴奋异常。

我不知道为何会如此过度地、变态地喜欢着这些圆形的事物?难道仅仅是因为自身的残缺,从而在潜意识中追求完美?还是以为圆形就代表完美?到今天我也无法得到答案。

我不太愿意去回忆过去,只因我有一个充满痛苦回忆的童年。

因一些无法抗拒的意外,我的左手骨折了。当地的赤脚医生,并没有完全治好我。他生硬的接骨手法,使得我的左手因骨缝未对齐而变形;不当的护理,令夹板绑得太死,导致局部肌肉受压过度而缺血坏死。

于是我的左手成了局部畸形、肌肉痿缩的怪异残肢。为此,我经常被其他小朋友欺负,取笑与殴打更是家常便饭。

在养伤期间,那赤脚医生怕我感染,竟每天给我打抗生素,令我的体质变得更加虚弱不堪,对于别人的欺辱无力反抗。

因此在那段岁月里,强烈的自卑感占据了我大部份的潜意识。儿时的记忆几乎是选择性失忆,只有些模糊的轮廓,净是不开心。

从此,我远离人群,性格变得孤僻,时常一人来到河滩上收集鹅卵石,这几乎成我了少年时期唯一的消遣。

阳光下手里握着圆润温暖的鹅卵石,有一种别样的温馨让我感到安宁。

某一日,我又跑到河滩来收集鹅卵石。那天河水很清澈,日光的小浪花,浮跃着柔和的金光,时儿有叉尾斗鱼从水中跃起,斑斓的鱼鳞与浮光相映成趣。

这时我看到了浅水中,有一个造型很奇特的鹅卵石。于是我卷起裤腿,下到水里捡起这个奇怪的鹅卵石。

仔细端详,发现这块鹅卵石上,竟然有着一个人手的握痕,如捏泥巴一样留下来的五指印痕。可是,这不是泥巴,这是一块富含二氧化硅坚硬如水泥的鹅卵石,可是谁又能在这上面留下五个手指印痕呢?这是人力能够做到的吗?以我当时的知识水平,完全无法理解这块石头为何有着如此奇怪的造型。

这应该算是我人生中遇到的第一件怪异事迹了。但这件事的震撼程度,还不足以达到改变我人生轨迹的强度。

我抬起头,目光沿着河流的源头望去,远方的狮子嶂印入眼帘,那是美丽的地方,也是有着传说的地方。

也许,这块鹅卵石是狮子嶂上给雨水冲刷下来的吧?或许,山上也许是住着什么奇人吧?不然,谁能在鹅卵石上捏出印痕来呢?

2 脚印

狮子嶂远远望去,像是一只趴在地上的雄狮。据传此山是远古某一仙人的坐骑化身,这更添了神奇色彩。

狮子嶂传说很多,其中流传最广的,是一个关于仙人洞的传说。说的是,狮子嶂里有个仙人洞,住着个仙人,洞里面还有张八仙桌。至于这个传说的真假,我无法考究。我要说是的别一件事。

在狮子嶂上,我遇到了人生中第二件怪异的事情。

自从捡到那块带着印痕的鹅卵石后,我就琢磨着要上一趟狮子嶂,好奇心搅得我心痒痒,想要上山一探究竟。大概探险是每个人心里都有的想法!每个人心里都有个神仙梦!

在阳光明媚的某一天里,我终于按捺不住,决定去爬一趟狮子嶂,不仅仅为满足我的好奇心,还为了我的爱好。登高是我的另一个爱好,大山里远离人群,自由、空旷,不会有人到山里来欺负我。

真不知这避世的毛病是怎么学来的?

对于沿海地区的人来说,海拔几百米就算是高山。狮子嶂海拔有651米,也是高山了。狮子嶂上植被常绿,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巨大山石。石与石之间形成一些隧道一样的通道,我在其间穿梭而过,时不时碰到从山顶流下的泉水,沁骨的寒。

沿着小径一路摸去,时而走的是山路,时而走的是巨石间的隧道,终于来到山腰。我歇了歇,抬头望望,想要上到山顶,必须先过一道堑。心里有点畏难,不过都已到了地头了,没理由不继续。

在垂直山壁中的这道堑,像是被巨斧硬生生劈出来一样。

鬼斧神工的大自然,弄出这道险堑阻隔了人们爬上山,保护山体不被人侵犯,而这个堑口恰似狮子嶂的狮口,也算是一道独特景观。

我们镇子上的人把这道险堑叫做狮子崖。如果从这个狮子崖上掉下来摔在下面的巨石上,立马就成肉饼,所以在平常,人们都不敢过这堑口。这也是让狮子嶂充满传说的原因之一。

不知哪里来的胆气,我整个身体贴着峭壁就想爬过堑道,踩着只有一尺来宽的小道,向下望去,数百米高,不由得一阵眩晕,此刻,估计攀岩高手也不敢放松警惕,若是有一点的失衡,怕是要向阎王报到了。

一阵山风撞来,吹得我摇摇晃晃两腿发软,双手使劲抓住凸出的小石块,是一动也不敢动。由于用力过度,我的左手承重不住而一阵剧痛,松了开来,身子向左一坠,右手吃力,便给石头的棱角划出了几道口子,还好,仍紧紧地扣住了石缝,不然真的摔下去,我就提前向马克思见面。

为爬过这道堑口,我使尽了力气,任凭石棱在身上划下了不少的口子,总算爬过了堑口,跳到对面的平地上。

脱力的我,此刻什么也做不了,随便躺地上休息一会儿。地上是清冷的岩石面,躺在上面感觉很凉,恰好与正午的酷热相抵消。没想到,一上午才爬到半山腰,都怪这只残手,差点累我丧了性命。

觉得背上有凸出的石头硌得我生痛,想要换个舒服的姿势躺一下,用右手撑起身子时,角眼瞥见石面上有个奇怪的暗影。

仔细一瞧,这石面上的暗影原来是一个让我目瞪口呆的脚印,足足有两公分深,硬生生的踏入石面。

那一刻,我足足怔了有一分钟,实在不可思议,是谁?这么无聊,在石面上踩着脚印玩?这个跟有印痕的鹅卵石有什么联系?为什么我尽遇到这些怪异事?

此刻,我一个头两个大!

3 命悬过山刀

看着脚印,我大口地喘气。大脑在飞速地运转,思索着脚印与怪石之间的联系,仍然是毫无头绪!

这时,突然感到背脊骨一阵发凉。我已经没有躺在石面上了,背正对着热毒的太阳,那来的凉意?

只听得一阵嘶嘶之声从侧边传来,我生硬地扭过头向左瞧去,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全身上下都不听使唤。

侧边伸出的树丫上,挂着一条额头黑得发亮的毒蛇,此刻正对着我,吐着猩红的信子,蛇身上那黄绿相间的花纹,在阳光下泛着阴寒的冷光。

惨了!过山刀,我们当地最毒的蛇,被这蛇咬到后没听过还能活命的。这种蛇不像其他蛇那么温驯,它会主动攻击人类,追着人满山跑,几乎没有人能在它的嘴下逃过。不论在丛林中、山地上,或者是树上,爬行速度极快,好像旋风一样,哗啦哗啦地带着一条痕迹朝前钻。

我刚才这么大的动静,一定是惊动了它,此刻探着个尖尖的三角脑袋对着我一动不动,不过是猫吃老鼠前的戏弄而已,在这里,它是死神。

想不到,今天,我的小命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但是,没几个人会主动放弃活下去的权利,我也不例外。我眼球四下转动,看有什么东西可以抓在手里,总好过手无寸铁。与此同时我身体的其他部位则完全不敢动弹,以免惊动到它而立马对我发生攻击。我这时可是完全暴露在它的攻击范围之内。

目光停在左手边,那里恰好有根半人长的枯枝,尽管我的左手不太灵便,但仍能抓住枯枝,可是就这么轻巧的动作,还是惊动了它。

趁着它身子向后盘曲蓄劲的空档,我迅速地爬了起来。时机恰好,在它向我飞射过来的瞬间,我已经爬了起来。

我左手握紧枯枝一把横扫了过去,奈何左手僵硬,力道不足又失了准头,只与蛇擦边而过,将它撞倒在地。我心下丝毫不敢放松,想把枯枝换到右手以便施力,可就在这间不容发的空档里,它已经缠着枯枝向上攀爬,我的反应速度完全跟不上它,等我觉察时它已缠住了我的左臂,刚要发力猛甩的时候,它已经抬起了头,闪电般对着我的手臂就是一口。

奇怪的是,我当时竟然感觉不到一点儿疼痛。

我一下子懵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条件反射将左手连蛇向旁边的巨石甩去,过山刀被我砸得稀巴烂。

摔在石壁上的手丝毫无感觉,在不到三十秒的时间里,肿得竟然跟我的左腿一样大,的确良袖子被撑破了,露出了黑得发亮的皮肤。

我只觉得心脏狂跳的似要从口跃出,呼吸困难要把给肺炸了,身子摇摇欲坠一个不稳向前扑倒。

扑倒后,我并没有感到撞在岩石上的痛疼,反而像是撞在了枕头上。我勉力抬起头望了望,原来我撞在了一个人身上。

这人生得白白胖胖,一双细目,五缕长须,,是一个普通的中年道人,道袍在山风中鼓若风帆,让我直以为是仙人降世。

这道人一言不发,一把钳住我,将我横抱腰间,朝上爬去,我只听得耳边呼呼风声,堑口向后移动越来越远,直到从我眼界消失。他走得飞快,脚力非常好,就算在这山中的巨石之间也能走得如履平地。

我被他挟得腰间生痛,毒气攻心,一阵眩晕,就失去了知觉。

4 无眼鱼

左手传来一阵剧痛,我嗯哼了一声醒了过来。没想到,还能在过山刀的吻下生还。心下暗自庆幸,一定是那道人所为。

我缓缓地睁开眼睛,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山洞中,斜躺在角落里。

洞中非常干燥,适合住人,我试着向里探了探眼,看到深处有一张木床,床前有一张四方的八仙桌,点着一盏水油灯,散发着昏暗的灯光,整个洞内布置得非常简洁,没有什么杂物,显得很空旷。

那挟持我的道人在木床上闭目打坐,此时已经睁开了双眼,恍惚中从他眼中我看到射出一道精光,一闪即逝。

那道人见我醒来,径直走了过来,直直地对我说道:“你真命大,被过山刀咬了还能活命。不过你不要以为在走运。那是我救了你。”

左手的肿势已消,我看了看左手的伤口,有草药敷过取下来后的残渣,这道人没有骗我。我朝他点了点头,谢道:“谢谢……呃……谢谢大叔!”看他这副着装,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名为其难叫声大叔吧。

“不用谢得这么早,你身上的毒没有清完,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那道人冷冷地说道。

顿了一顿后,他又接着问我:“想要活命吗?”

我猛点头,心下道,这不费话嘛,还有人嫌命长的?

“要想活命,就得答应我个条件!”

“什么条件?”

“拜我为师。”

我怔了一下,他怎么会提出如此奇怪的条件?按常理,一般人是趁人之危,他倒是反过来给我好处,莫不是其中有诈?

我满脸疑惑地望着他。他对我点点头再一次肯定他刚才的话。

于是,我只能对他说,我愿意拜他为师。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的资质有限,办事不力不要怪我,也不知拜师后要学些什么?然后,又把萎缩的左手摊出来给他看,要他考虑清楚,别到时后悔遇人不淑。

他苦笑了一声道:“只要是个活人就行了,我还能要求什么呢?都快要入土的人了,只想找个人继承衣钵。”

“我看大叔你还是身体很棒的嘛!怎么这样说?”

“先别说我,说你吧!你身上的蛇毒只是暂时抑制住了,到底发不发作,就要看你的运气了,至于你的肌肉萎缩,我自有其他办法。”他十分自信地说道。

“真的?我这可是陈年旧患了,你有办法?”

“你看那边。”道人的手一指木床左边,只见那有一口深潭,微微冒着寒气。此时,在水油灯昏黄的灯光下,一条粉红色的鱼儿游到水面,吐了个泡又迅速地潜入深潭中。

刚才没留意,原来洞里还有口寒潭。可是,我不明白,他要我看那口潭干什么?

“我不是要你看那口潭,是要你看潭里的鱼。”他说道。

他这一说,吓我一跳,别不是能听到我心里的说话呢?

“鱼?鱼怎么啦?”我赶紧接话道。

“这鱼将是治你蛇伤与肌肉萎缩的药。”

他把我扶到潭边让我好好看着,然后只见他迅捷出手,一下子就从潭里捞出一条到水面透气的鱼,然后摊开手掌展示给我看。

“咦?这鱼没有眼睛?”

我见这鱼有六七厘米长,一身粉红色,像红鲫鱼,但是没有鳞。除了没有眼睛外,它还有其它一些奇怪的地方:嘴边长着四根短短的胡须,跟泥鳅一样;尾巴的鳍分成叉,像燕子尾巴;全身半透明,可以看到它的脊椎和内脏。

这就是道人说的药?有用吗?要是药的话,该怎么服用?

5 拜师

前文说及道人给我看了无眼鱼,说是治疗我的药物,要想获得治疗,必须先拜其为师。自小我就没有碰这么奇怪的人。

不过为求活命,我自然是乖乖地行了拜师礼。就这样,我莫明其妙就拜得了一位师父。日后,我使用的大多数本事,都是从这位师父身上学得的。只是当时不明就里,等到我日后明白了,师父却是不在人世了。人就是那么后知后觉,往往在拥有的时候不会去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

“我今天逼你为徒,实出于无奈,师父今天先跟你说声,对不住了。”道人一下子给我来个一百八十度态度大转弯。

我吃了一惊,他竟然对我这样说。但是,既然拜得他为师,我便要尊称他一声师父。尊师重道的形式还是要做回去的。

我向师父嗑了一首说:“师父,别这样说,我听你的就是了。那你要我现在怎样做?”

“什么也不用你做,喝了这锅鱼汤。”师父边拨弄着鱼汤边对我说。

我接过碗,勺了就喝,连肉带汤一锅全吃完,只是味道实在不怎样。完了后,师父再给我半粒乌黑发亮的丹药,要我服下。

我接过一看,乌黑发亮的半粒药丸。

“怎么只有半粒?”我问道。

“另外半粒让我吃了。好了,吃完我送你下山,赶紧回家,明天还来。”师父没有过多的解释。

好多事情,不是一下子能够交待清楚的,他不说,我也就不问,该知道的时候,他自然会告诉我。这一向是我做人的原则,那就是不刻意去追问亲近的人的隐私。

服完丹药,师父送我下山,这次没有再经过堑口了,另有小径下山,只是要绕得远一点。

“记住,喝了鱼汤,也只是能让你体内的蛇毒暂时不发作,以后每天都要来找我,我再为你配药。”师父又交待了一翻。

我点头:“明白。明天见。”

回到家,天色已晚,随便编了个理由骗过了父母。父母也就不再多问什么。

今天的经历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晚上都在亢奋之中,先是怪石,再是腿印,最后是个神奇的道人,还给我喝奇怪的鱼汤与药丸。这些事情全都在我的知识范围之外,少年的天性就是好奇,那道人身后的本事,对我有无比的吸引力。我决定,一定要好好跟他学。

恰好现在是高二暑假,可以每天上山去找他。

师父,是个怎么样的人?这个年代还穿着道服,要是前两年,非给捉去批斗不可。

明天要趁机问点话。给的我什么药?竟然可以化解过山刀的毒?那无眼鱼,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师父自已要服下另外半粒丹药?

唉,不想了,既然以后跟他学艺,始终是有机会了解到的。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可谓是我人生之中,最度日如年的日子了,不为别的,只因为我这新拜的师父实在是太罗嗦了,反反复复、事无巨细地灌输着那些——当时我无法理解的概念——中医的概念,这种填鸭子式的教学,让我不堪忍受。

而且最麻烦的是,还不能让父母发现我的异常之处。每天,我匆匆地吃完了晚饭却要装作悠哉悠哉的样子,慢慢走回房,关上房门,然后从再窗口溜出去,漏夜上山。因此,无论是从生理上,还是在心理上,都倍觉难熬。

不过,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我在师父这里学得了大量的中医基础知识,另外还有一般医学院校学习不到的特殊疗法。

先前我惊于他的轻身功法,曾提起要学。后来才知道师父因为有练些功法,所以力道异乎常人,平常动作都是迅捷于普通人的。如果大家看过中医的教材《推拿功法学》就知道,学习中医推拿的基本功,就是要先学少林内功、易筋经、八段锦或是五禽戏,这些功法,都能发挥人体的很多潜能,能最大幅度地优化配置人体肌肉力量与神经协调。

这才有了他挟持我后仍能在山中如履平地的一幕。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亲,您还没登录噢,马上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