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自制

小说: 鬼刉香 作者: 吖旯侬丫 更新时间:2018-09-28 01:46:08 字数:1207 阅读进度:131/245

我发现,戏魁们的肢体语言所表现的内容,应该是在讲一个历史故事。

他们是在告诉我说,有这么一个神人,来自阴暗不光明之处,在开天辟地的繁殖了后代以后,率众进入莽莽的大深山里居住。在这个无人居住的地方,他们忽而又耕地种田,忽而又上山打猎,取得丰富硕果以后,一家人就聚在一起围着篝火喝酒唱歌。

我把我的理解说了出来,蛇胆和花露大为惊讶,一连声的夸赞我有超乎常人的欣赏水平,说,他们表演的的的确确是一个故事,那就是在歌颂她们的老祖宗――幽冥之神孟婆呢。最早的时候,他们的先祖就是生活在地面上的,那是在一个叫做“牛米”的大深山的山谷里,住在一个老大老大的大宅院里,后来,为躲避“牛米山四魔”才来到了这里的。

她们的话勾起了我的回忆,让我想起了过去,特别是中邪时所看到的东西。我隐隐约约的感觉,或许会与这些有着必然的联系。

“你们原本在牛米山住着的时候,那所宅子叫什么名字?”我一把抓住蛇胆的手急切的问道。

蛇胆没想到我会这样做,而且会问这个问题,一下子愣住了,咕噜着嘴,还没想好怎么回答,一旁的花露,一边把手伸进我的裤裆里摆弄着,一边抢着回答,“那个时候,还没有我们哩,她当然是,而且肯定是不会知道的。你现在舒服吗?”

“是叫做‘孟冥’,我知道。”

就在我想进一步追问的时候,一旁正在指挥戏魁跳舞的“牛黄”突然插嘴,“我们以前刚开始排练舞蹈时,奶奶曾经谆谆的教导过,说她们的老祖当时就住在牛米山上,那个时辰老祖宗曾修建了一个大宅院,取名叫做‘孟冥’,我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孟冥,……牛米孟冥……我怎么……”

这个名字是那么的熟悉,我想着,又喝了一杯蛇胆递过来的酒,不胜酒力的我头脑突然有点发蒙,怎么也集中不了精力了,特别是我的下身,被花露给吹的,……我简直……我心里高兴,不想了,便挥了挥手招呼她们过来一同吃喝。

牛黄听到招呼也走了过来,抱起酒坛猛喝了一阵放下,擦了擦嘴,一连声的高叫,“好酒,好酒!”然后褪去下衣,突然一磨屁股坐到了我的怀里。她的贸然举动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我感觉她压着了我不该压的东西,又不好意思去触碰她光光的地方,张开了嘴还没来得及说话,蛇胆和花露抢了先。

“起来,你,你起来。”

“不带这样玩的,我,我们是,三,三个人哩。”

蛇胆和花露见牛黄不打招呼,独自一人抢先坐到我的怀里不愿意了,她们猛然站了起来,虽然早已醉醺醺的,还是边喊着边一起的手,一边一个拉住牛黄的胳膊,硬是把她拖拉着弄起来,再推到一边。被同伴弄起来的牛黄,顾不上滑落在脚脖子上的衣裤,趁机又冲过去抱着酒坛猛喝了起来。

少顷,见蛇胆和花露撅着屁股,轮换的在我的身上忙乎,牛黄忍不住也抱着酒坛挤过来,一边与我、蛇胆和花露轮换着喝酒,一边又与她们抢着对我“吹箫”,一时,酒杯恍交,肌肤和融。很快,三个侍女与我都醉意浓重的酩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