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神秘的女子

小说: 鬼古契约 作者: 兵刃流浪 更新时间:2017-11-01 00:38:14 字数:3377 阅读进度:363/592

我继续往上走,当我走到四楼时,我发现整个四楼到处都是大大的萧与笛子,这里最长的有四米,最短的有三十公分。

整个四楼有七八十平米,除了过道剩下的面积都是萧与笛子。

并且这些设上各有不同,虽然笛子与萧都是有孔,但吹的方法不一样。

知道这两种乐器的人,都知道萧是斜着吹是从上往下吹,而笛子却是平着放在嘴边,两种进气口不一样,并且上面所留的孔数量也不一样。

基本上的笛子为六个孔,而萧却是六到八个孔,其中萧比较长,而笛子比较短,这里的萧最长的有四米,而这里的笛子最长才一米,最的笛子有三十公分。

在现实中萧长能演奏出重音,而笛子却以巧精致,同样大的两样乐器,笛子要比萧好吹奏。

并且笛子也是许多人愿意佩戴的,因为巧,吹起来姿势很好看,文人雅士很喜欢。

而萧基本都比较长,有些人握在手里如同打狗的棍只,背在身上,更加的难看,拿出来时十分的费劲。

笛子可以随意拿出并且体积,别在腰间,或者放在衣袖里面都可以,面前这些萧与笛子都是以错开排列,虽然错开的面积不大,却可以让风在这些乐器之间来回的贯通。

并且这些乐器,在他们端口处,有着比较大的接风口,并且在这些乐器,的底孔处还有着许大不一的挡板,虽然看起来不怎么好看,却是为了阻挡住风随意的灌入管中。

我顺着过道继续往前,越往前所有的萧与笛子就越短,等我走到楼梯口处时,我发现这里竟然有一个巨大手工的风扇。

这个风扇要高出我的身材,在风扇的后边有着一个之字行的扶手,我用手去推,发现根本就推不动,于是我将自己的气聚集到我的双手上。

我用力一推只听嘎嘎的声音响起,风扇慢慢的转动起来,但转动的速度并不快,可风速不。

应该有两三级的风,风灌入那些乐器的管子中,发出阵阵微鸣,可这种微鸣声音只停留了短短几秒,便换了另外一种声音,那声音好像百灵鸟在吟唱一样的动听。

我抓住风扇的扶手,又转了两圈,那白灵鸟的声音继续吟唱,我闭上眼睛去听,隐约的还能听到,其它的鸟也在吟唱。

那种感觉如同有一百种不同的鸟同时在吟唱,如同自己身在密林深处,被百鸟围绕在身边。

那种吟唱让人甩掉全身的疲惫感,让人感觉到了身体十分的轻松,声音停止之后我感觉到整个人无比的轻松,我从来没有过进入古墓之后,还能如此轻松平静。

真不知道这些萧与笛的管子里面,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机关,能演奏出这百鸟同时吟唱的效果。

我没有过多的研究,继续往上走,很快我来到第五层,奇怪的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可是这第五层的地板与墙壁都是用玉镶嵌而成。

我向走了两步,这两步走出去之后瞬间整个五楼发出了共鸣的声音,那是我的脚步落在玉石铺垫地板上所发出的声音。

我又试着往前走了两步,没想到每走一步都会从房间的四壁发出共鸣,那种感觉好像在打鼓,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我的脚步如果在落下来的时候比较重,整个房间就会发出咚的一声,脚步轻的话就会发出当的声音。

于是我就按照时候爷爷,为那些爷爷奶奶打鼓扭秧歌的节奏,试着来了一遍,果然响起了熟悉扭秧歌的鼓点。

看来这第五层,应该是以鼓的模式设计的,真不知道古人是如何能将一个房间产生出

鼓音的效果。

虽然在我看来一定和这些玉石有关,但它的原理要怎么解释,我是看不明白,我没有过多的逗留直接走向第六层。

可是这里却什么都没有,甚至都没有前往第七层的楼梯也没有。

我不禁有些呆滞,这是怎么回事,这要让我怎么走到第七层,周围连窗户都没有,更何况我连绳子都没有带。

如果回去拿绳子恐怕时间也不允许,我现在还能隐约的听到那安魂曲依然在弹奏,我本来想去下一层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用的线索,却发现楼梯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封死了。

这可真是前无进路,后无出路,我一直以为这里不会有陷阱,但我想错了,陷阱不一定是弩箭,或者是其它的冷兵器,冷兵器的确会破坏掉这里的乐器,我却忘记了陷阱也还有别的方法,那就是活活将入侵者困死。

没有氧气活活的憋死,或者活活将人给饿死,这才是陷阱可怕之处,有些人知道有陷阱,或许自己会被射死,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可是现在的我知道自己要死,并且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死,这样的煎熬会让一个没死的人,在死前意志力瓦解掉,这样才是最可怕,一个人疯了,会在死前变着法折磨自己,甚至会吃了自己。

如果是两个人在一个空间里面,那其中一个人必定会被杀死,甚至有可能活吃了此人。

我已经开始出现了害怕,我在想如果我死在这里会是什么样的惨样,是被许多的尸虫爬上爬下,还是慢慢的身体膨胀然后在腐烂。

正在我神智慌乱时,我想起了爷爷,我看着远处的墙壁,我看到了爷爷那苍白的脸庞,爷爷对我笑道:“刘浪,怎么了害怕了,爷爷告诉过你,千万不要走这条路,可是你就是不听,既然你走了这条路那就要坚持下去,想想安娜不是还等着你回去吗,女巫那可是你未来的媳妇。

站起来,站起来,古墓虽然可怕,但那毕竟都是死的,它不是野兽更不是恶魔,虽然看上去渗人可是却杀不死人,有些人死在古墓里面,只能怪他们没有本事,是自己害死的自己。

站起来,看看周围,既然你还能呼吸,那便证明了这里有出口,找到出口走出去,我还想要看看我的从孙子。”

慢慢爷爷的身影消失不见了,我伸出手叫道:“爷爷,您别走,您别走。”

我的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了出来,我看向远处的墙面,走了过去,可当我走到中间时,也就是整个大厅的中央,我发现了一块地板是活动的。

我将地板用匕首撬开,发现这下面有着一条链子,我抓起链子的拉环,用力拉了一下,没有任何动静,于是我在一次用力使劲一拉,发现在我幻想出爷爷方位的地方,出现了一道缝隙。

我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链子,用力使劲的往后拉,只见一道缝隙越来越大,最后暗门彻底被打开,我看了一个房间,在房间里面是一个女人,正面对这我坐着,那女人面带着面纱,面前放着一张琴。

她十指纤细的双手放在古琴的上面,竟然开口对我道:“两千年了,奴家总算是等到君,不知道君可知奴家是谁,君又为了何事而来?”

我早就被吓愣住了,看着女子半也没有出一句话,女子继续看着我问道:“君为了如此看着奴家?”

我反应过来问道:“你是人是鬼,为何在此。”

女子慢慢波动琴弦道:“奴家正是等君的人,君可知奴家这一等就是两千年,奴家非人非鬼,却只因为君才是奴家的归宿,奴家知道君为了而来,既然到了这不如君就与我弹奏一首如何。”

只见我所站的地板开始晃动,我快速向后退了两步,只见地板出现一个长方形的孔洞,随后听到齿轮摩擦转动的声音。

我用手中的手电向空洞里面看去,只见一张古筝正在缓缓的升上,古筝被放在一张三十公分高的琴床上。

对面是琴,我这边是古筝,琴为七弦,古筝为21弦,虽然琴的弦比较少,却要比古筝难学,虽然古筝弦多,却要更加的简单容易,琴只有七弦表示这七个音调,好的琴师能弹出所有音符旋律,但一般的琴师只能弹奏7个音符。

弹起来也不如大师所弹的音律好,而古筝21线,能弹出二十一中不同的音符,所以能弹出想要的旋律,可是古筝虽然好学但我根本就不懂啊。

看面前这个女人明显是想让我与她弹奏,我对女子道:“这位女子,可是想与在下一起弹奏。”

女子微笑道:“奴家等君以两千年就是为了弹奏这一曲。”

我问道:“那要弹奏何曲?”

女子道:“那就弹奏你我以前喜欢弹奏的曲子,高山,流水。奴家弹高山,君弹流水。”

我见女子正要弹,阻止道:“这位女子,在下不会弹古筝。”

女子抬头看向我道:“君怎么不会弹古筝,那可是君的最爱,君与我本为知己可是君却离我而去,莫非君已经忘记奴家。”

我咽了一下口水,这时另外一个我对我道:“我会。”

我有些不解的问道:“你怎么会,难道......”

“这个你先不要问,你只要双手放在古筝上面,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只要你心里面怎么想就怎么谈。”

我按照另外一个我吩咐招办,我盘坐在古筝面前,闭上双眼,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对女子出这样一段话:“两千年过去了想不到蝉姬,依然在此等生,让生有何颜面与你见面。”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