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沉睡的森林 第三十七章 英超的脚步(下)

小说: 冠军教父 作者: 林海听涛 更新时间:2015-01-05 07:21:48 字数:4954 阅读进度:71/1545

谢菲尔德联队的替补席上,沃尔诺克走回去,然后对坐在替补席上的一个球员说:“你准备好了吗?该你上场了。”

“是的,老板。”那人站起来,脱下了身上的外套,露出红白相间的谢菲联主场球衣,和后面的名字:杰克·莱斯特。

他从替补席上走下来,然后站在了场边,等着第四裁判换他上场。

唐恩看到自己曾经执教过的球员在场边披着对手的球衣来对付自己,那感觉总是怪怪的。两人站的距离不过两米,他频繁瞟向站在场边的莱斯特,但莱斯特仿佛没有看到他一样,只是盯着球场。

唐恩看着莱斯特,又看看沃尔诺克。又换上一个前锋,这老头子在想什么呢?

“嘿,杰克。”唐恩决定主动和莱斯特聊聊,赛前他们没有机会打招呼,现在说说话也可以嘛,顺便套点对方主教练的打算出来。

莱斯特回头看着唐恩,笑了:“先生,真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见。”

“是啊,真没想到……喂,杰克,尼尔换你上来做什么?你们已经有两个前锋了,而且表现的都还不错……”

“当然是打败你们了,先生。”莱斯特眨眨眼,“你说过的,要对得起自己所赚的每一便士。”

唐恩挠了挠头,没想到给自己说过的话给绊住了。“没错,你做的对……我们现在是对手……该死的对手!”最后他低声骂道退了回去。

杰克·莱斯特换下的进球的佩什索利多,尽管三十二岁的他表现还不错。有一个进球,但在沃尔诺克眼中他留在场上对道森的威胁显然还不够大。他需要一个更了解森林队后防体系的人上去冲击冲击,这个人就是杰克·莱斯特。

对于谢菲尔德联队的这次换人,唐恩没有作出任何调整,他在场边静静的看球,情况还没有展现出坏的一面,他什么都不需要做。

可心头那片阴云,却越聚越多,积压在胸中。

“迈克尔·布朗!2:3!第六十八分钟,谢菲尔德联队进球了!”莫特森高声叫喊,在他旁边手舞足蹈的则是马克·劳伦森。

“斯蒂夫·卡巴!真不可思议,谢菲尔德联队扳平了比分!诺丁汉森林队遭受重创!”仅仅三分钟后,莫特森的声音再次响起。

劳伦森看到自己的胡子有希望保住了,也有心思评点评点森林队的丢球了。

“斯梅卡能力有限,一个防守型中场根本防不住谢菲尔德联队的进攻。虽然看上去沃尔诺克换下迈克尔·汤奇之后打的是532,实际上在进攻的时候这套阵容应该是352才对,两个边后卫压上去充当边前卫,五个中场的强大压力根本不是斯梅卡一个人能够承担的。失去了中场屏障,迈克尔·道森的后防线直接面对谢菲联的一波接一波的攻势,也无力阻拦。迈克尔·布朗是被唐恩忽略的人,现在他受到了惩罚!”

唐恩看着欢呼庆祝进球的谢菲联的球员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十分钟不到,场上局势就生了这么大的转变,这究竟是怎么了?他害怕掉进沃尔诺克的陷阱,千方百计避免这种情况生,但最后他还是身陷其中,而且越陷越深!

他看了眼沃尔诺克,现对方也在看他。两人对视中,沃尔诺克笑着耸耸肩,然后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了

唐恩感到他胸中有团火焰爆炸了。

***,老子被骗了!被这个老不死的骗了!

从上半场丢了两个球的沉稳表现开始,这个老头子就在演戏,包括中场休息的那次握手寒暄,全都是演戏,就是要让自己以为他有什么阴谋轨迹,让自己疑神疑鬼的,然后一步步的掉入他在另外个地方挖好的陷阱。

他换下迈克尔·汤奇就是要诱骗自己换下波普,减少一个防守型中场,也减少对他们中场的防守压力。他知道自己不重视这个看上去像是防守型中场的迈克尔·布朗,然后就利用他来组织进攻。这两个球一个是他亲自完成,一个是他策动,他才是这场比赛谢菲联真正的核心!汤奇只是幌子!

唐恩怒火中烧!一直以来他都很享受那种**操纵对手的快感,却从来没想到自己也有被别人**于股掌的那一天。尽管不愿意,唐恩也不得不承认和五十四岁的尼尔·沃尔诺克相比,他还是太嫩了,太缺乏经验了。两人差了二十年的阅历呢。

唐恩的厄运似乎还没完,他注定要把之前数次连胜的运气都耗光在这场关键的比赛中。在谢菲尔德联队扳平比分后,森林队陷入一片惊慌失措中。他们的主力右后卫约翰·汤普森又在和斯蒂夫·卡巴的拼抢中扭伤了脚踝,无法继续比赛了。

“混蛋!”看到队医弗莱明冲他摇头,唐恩郁闷的骂道。他转身看了看替补席,五个替补已经用了一个,还剩四个……。

最终唐恩的目光停留在一脸稚气的小孩子身上。

“詹姆斯,你去热……该死!没时间让你热身了,现在就给我上场!”他把这小孩子从替补席上抓了下来,然后推到场边。“就像你在训练中做的那样!”

除此之外,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对这个十七岁的孩子交代初次上场的注意事项了。詹姆斯·比金斯,这场比赛只是被唐恩安排在替补席中凑数的替补右后卫,没想到却意外获得了次代表一线队出场的机会。

看着这个小孩儿颤抖着跑上场,唐恩实在没办法对他抱有太高的期望,他这儿还自顾不暇呢。

不知道年轻的詹姆斯·比金斯有没有做过这样的美梦:

在球队处于危难之中的时候,他这个原本坐在替补席上看比赛的无名小卒却被主教练突然从替补席上叫了起来,然后拍着他的肩膀满怀期望的对他说:“詹姆斯,我们球队全看你了!上去给我干掉那些杂种!赢下比赛!”

助理教练和其他队友也都点头附和,“是啊是啊!现在还能改变局面的只有詹姆斯你了!你是天才,你一定行的!”

然后他就挺胸抬头踏上了场,在对手不屑的目光下率领球队反败为胜,最后让所有对手跪在自己的面前求饶认输……

可事实是——现在这种情况确实能够成就一战成名的天才英雄,却也可能让一个对未来满怀希望的少年倍受打击,这种压力的比赛可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承受的了的。

詹姆斯·比金斯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球队在领先对手的大好局势下反被追平。主力球员又受伤被迫退出比赛,球队士气大受打击。但他不清楚他要怎么办?他该做什么?

唐恩没有告诉他,他大脑无法思考这种问题。

他茫然的站在右后卫的位置上,然后看着如狼似虎的谢菲尔德联队的球员向自己冲来……

巴拉莫尔巷球场再次响起了巨大的欢呼声和掌声。而森林队的球迷则集体沉默了,不光在球场看台上,就连远在诺丁汉的酒吧里都一片寂静。

“上帝!这二十八分钟内都生了什么……”莫特森呻吟道,“在上半场,谢菲联一球未进,下半场从第五十一分钟开始,他们却进了四个球!4:3!现在主队领先!诺丁汉森林转眼间从领先变成了追赶着。可怜的詹姆斯·比金斯,这是十七岁的他次代表诺丁汉森林队一线队出赛,却打入了一个乌龙球!”

比金斯跪在门前,狂喜的谢菲尔德联队球员从他身边跑过。足球就静静的躺在球门里。比金斯低着头看不到其他球员的表情。他现在死了的心都有,他觉得自己成了球队的罪人。

坐在教练席上的德斯·沃克和伊安·鲍耶都用手扶住额头,这一幕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呢。中场休息的时候形势好的让人不敢相信,现在却坏的令人难以置信。

从2:0变成3:4,这比赛踢得……真让人想骂娘。

站在场边的唐恩愣愣的看着场内,他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去管那边的沃尔诺克是多么的兴奋的在庆祝这个进球。

他仿佛听到英联赛的脚步声从他身边经过,然后又逐渐走远的声音……

这个比分意味着什么?诺丁汉森林队在主场1:2输给了谢菲尔德联队,现在又在客场3:4落后,总比分4:6,这意味着要想进入附加赛的决赛,他们起码要在剩下的十一分钟内最少打进两球,才有希望获得踢加时赛的资格。

这要求对如今的森林队来说十分苛刻。

因为比金斯的存在,森林队的后防线已经不成体系了,而对方士气正高涨,在剩下的时间里,他们能够保证不再丢球就不错了……

迈克尔·道森正在低头安慰打入乌龙球的比金斯,他做到了一个队长所能做到的一切工作,却并不能为球队带来胜利。也许他的内心比打进乌龙球的比金斯还要痛苦。

看着场上失魂落魄的球员们,唐恩在心里问自己:难道就此为止了吗?

“托尼!如果你不能带队打入下赛季的级联赛,我会让你好看的!”迈克尔的吼声远远传来,唐恩回头看了看教练席后方的看台。

那里一片兴高采烈的红白色谢菲联队球迷,哪里还有迈克尔的影子?

另外一个声音又从侧面传来,“托尼·唐恩教练,您有没有想过假如这个赛季我们最终无法升上级联赛的事情呢?”

无法升级,无法升级,无法升级……

迈克尔,小加文……不!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生。我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生!

唐恩大步走了回去,对一脸凝重的沃克说:“韦斯特卡尔在哪儿?让他上场!”

“唐恩换下了唯一的防守型中场斯梅卡,而孤注一掷的换上了年仅十七岁的前锋卡拉吉·韦斯特卡尔。改打433的诺丁汉森林队能够在剩下的十分钟内连进两球吗?老实说我没有太大的信心……韦斯特卡尔再次之前曾有三次替补上场的经历,没有进球,他的能力也无法让人把重任交给他完成。我不明白唐恩为什么会作出这种调整……毫无用处!”莫特森毫不留情的批评着唐恩的临场指挥,旁边劳伦森在偷笑。这样看来,他的胡子算是保住了……而这正是让莫特森不爽的地方。

埃文·多格蒂扭头看着包厢角落上的电视机,看电视要比看现场清楚多了。听到解说员这么说,他笑了笑。然后对旁边的老爸尼格尔·多格蒂说:“你瞧,我说过了,他不可信任。”

尼格尔仿佛没有听到儿子的话,他只是出神的看着比赛。当埃文以为自己又被忽视了的时候,老头子才声音低沉,语缓慢的说,“随便你吧,反正这里很快就是你说话算数了,你想怎么干都可以……”

事实证明了唐恩这个换人是对“有勇无谋”的最好诠释,撤下了唯一的一个防守型中场,改打完全不熟悉的433阵型,森林队愈不知所措了。他们不知道主教练究竟想要做什么,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才好。有人想攻上去尽快进球,有人则想要先确保后防线不再丢球,一支球队在最后时刻分崩离析,被扯成了两段。一段在前,一段在后。

唐恩已经失去了对球队的控制,他站在场边,却不出任何有用的指示。他只能看着,期待着……期待着奇迹出现。

巴拉摩尔巷球场看台上的欢呼声越来越大,谢菲尔德联队的主教练沃尔诺克已经在迫不及待的和周围的人击掌相庆了。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比赛第九十一分钟,詹姆斯·比金斯利用角球顶入一球,为他的乌龙球赎了罪。但这个进球对球队却没有任何帮助,因为他来的太晚了。

一分钟后,主裁判吹响了全场比赛结束的哨音,巴拉摩尔巷球场上空欢声雷动,主队球迷在尽情庆祝他们的球队打入了附加赛决赛,而托尼·唐恩再次成了失败。

为之努力了半个赛季的梦破灭,刹那间他大脑一片空白,茫然的站在场边。就连伸手走向他的沃尔诺克,他都没有看到。

喧闹的球场看台消失了,绿色的球场消失了,四周一片黑暗。兴高采烈的谢菲联队球员,沮丧的诺丁汉森林队球员,耸着肩膀面带不屑笑容的尼尔·沃尔诺克,痛苦的闭上眼睛的伊安·鲍耶,在努力安慰球员们的德斯·沃克,还有不知道在那儿的迈克尔·伯纳德,和已经静静躺在泥土中的加文·伯纳德,这些人将唐恩紧紧包围了起来,令他觉得胸闷气短。

他心头一紧。

这个赛季结束了。

十天之后,布拉德福德的荣耀山谷球场。球场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却没有给沃尔诺克带来他梦寐以求的荣耀,他的球队在这里三球完败给狼队,失去了晋级英的资格。沃尔诺克把所有的能量都用来对付难缠的托尼·唐恩,却在因此获胜的同时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

在那场半决赛的三天之后,五月十九日,在英伦南边的伊比利亚半岛南侧沿海,西班牙城市塞维利亚。

一个名叫叫何塞·穆里尼奥的葡萄牙人在这座城市的奥林匹克球场3:2加时赛战胜了布莱恩·克劳夫的弟子马丁·奥尼尔,葡萄牙波尔图击败苏格兰凯尔特人,捧起了02-03赛季的欧洲联盟杯。

这场胜利让全欧洲认识了这个习惯不够言笑的葡萄牙年轻主教练,以及他手下的一批优秀球员。

但这些和唐恩都没什么关系,他的赛季在五月十六日那天就结束了。这是他以职业主教练的身份带领一支职业球队所打的个赛季,尽管不完整,也不完美,但必将深深影响唐恩以后要走的路。

对西汉姆联队和谢菲尔德联队所输的这两场比赛被他永远铭记在心。有个声音会永远在他心底响起,提醒他:

失败,是多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