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只要她好

小说: 腹黑谋妃 作者: 腹黑谋妃 更新时间:2015-02-16 14:02:24 字数:2243 阅读进度:397/669

“你确定要这么做?”望着沐天雪坚定的眸光和毫无波澜的双眸,龙辰亦心头喜忧参半,喜的是在她心里终究是没有慕容轩,忧的是,以慕容轩的性子,根本难以答应,抗旨的机率是百分之百。

若到时,慕容轩当着武林各界人士的面抗旨,那便是大罪,也会毁了南宫堡和慕容世家的名声,于慕容轩和他都不是一件利事。

“当然,其他的事情,就交由我去办吧!”平淡如水的话音落下后,沐天雪转身出了清风殿,她只要做她力所能及,至于结果,她会试着改变。

“奴婢参见皇后娘娘”刚出清风殿数丈远,一个身穿奴才服的女子跪在了沐天雪身侧,沐天雪顿住脚步,看向跪地的人,竟然是她“谢姑娘不必多礼起来吧,在皇上身边当差,感觉可好。”

谢云露起身拿出地上的扫盲,抬头看了一眼沐天雪,然后垂首道“谢皇后娘娘成全,能在皇上身边当差是奴婢几世修来的福气。”

沐天雪扫了一眼她手中的扫盲,微微点头“谢姑娘自小养尊处优,如何做这些粗活,若是谢姑娘愿意,可在本宫身边当差,不必做这些扫地浇花的粗活”

看来,她到还挺用心的,手掌都磨出了泡,想来,吃了不少苦头,没有想到,龙辰亦竟让她去干粗使丫头们做的事情,她还以为是……

听沐天雪这么说,谢云露忙道:“多谢皇后娘娘美意,奴婢感激不敬,这差事奴婢做的来,也算是自我煅炼”

笑话,她宁可要皇上面前当个小丫头也不愿意到她面前当差,不是说是皇后,这几日来,却也没见她和皇上同寝,皇上也没有召她侍寝,看来,也并不受宠嘛!

“嗯,也好,很快皇上便会带你入宫”沐天雪淡笑着轻拍她的肩膀,慢悠悠的缓步离开,明天就是武林大会的总决赛,新的武林盟主便会产生,之后,也就该离开了。『推荐百度/兔淘淘*小/说/网阅读』

夜清凉如水,孤寂清冷,正如她此刻的心情,冷冷清清,出了清风殿她一路向慕容轩向住的院子走去,夜间她独自一人前行,身边虽然没有随从,但暗卫却无处不在的保护她。

“雪,你这是要去哪里?”突然出现的声音,将沐天雪吓了一跳,缓过神来便看到眼前一张邪魅迷人的脸,那双慵懒的蓝眸噙着戏谑的成份在望着她。

她下意识的到退几步,那样的距离只要再往前一点,便会贴在一起,实在是令人心惊,他的武功太高,以至于他暗随身后都没能察觉。

她冷冷的瞪了一眼突然蹦出来的连城,冷声道:“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情,不要跟着我,还有,不要叫我雪”听起来很肉麻唉!还没有人这么叫过她,实在是不习惯。

“不叫雪,那就叫小雪吧!”连城完全忽略沐天雪的不满和排斥,“你要去找轩,这夜半三更,你一个女子单独去寻人,怕是不妥吧,由本太子陪你去,到少了许些尴尬。”

“这不是重点好不好,你最好还是直呼全名,我会听着顺耳一点”沐天雪皱了皱眉头,握紧拳头,怕忍不住把他爆打一顿,“连城太子,你老人家既然知道不妥,还不滚开”

难道他大半夜的跟在她身边,孤男寡女就很妥?就不尴尬?

“直呼全名本太子觉得与小雪你太生疏了”连城一副戏谑的口吻,手中的白玉笛倏的一下伸到沐天雪的下巴处,抬起她的下巴,邪魅的语气说“本太子还是喜欢叫你雪,以后呢,这个小称昵就是本太子的专用名。”

沐天雪满头黑线,不耐烦的打掉下巴上的白玉笛,一边走,一边无语道“我和连城太子本就生疏好吗?请连城太子有多远爬多远”

这货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不想多和他废话,疾步向慕容轩的院子走去,突然,腰间伸出一只手,抱着出飞跃起来“雪,轩不在院子里,想知道他在哪里,本太子带你去。”

“喂,带就带,能把你的爪子拿开吗?”沐天雪一掌击向连城的胸口,连城欲要阻止,却还是迟了一步,胸口生生接下沐天雪满是内力的一掌。

只觉得胸口窒息一痛,好在沐天雪只用了三层功力,不至于让他吐血,可双手还是揽住她的腰不放,正到落脚在一间屋檐顶上,他放开她。

沐天雪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愤然道:“活该”

“确实是活该,天雪你该打的他吐血,看他还敢不敢戏弄你”慕容轩半躺在屋檐上,见沐天雪和连城飞身而来,便起身笑道。

其实,他一直都在暗处注视着她,从她去了清风殿再到出来,连城这才悄无声息的潜到她身后,想要戏弄一下她,不知道,她去找亦,所为何事,听说,今天颜儿去找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慕容轩,我有话要和你说”沐天雪走到慕容轩躺着的地方,坐了下来,郑重其事的说道。

“很重要?”见她神色认真且又带着一丝沉重,慕容轩隐隐觉得心中不安,看向连城道:“城,借了放便。”

连城无谓的耸了耸肩,意味深长的眸光看了一眼慕容轩,最后暗暗摇头,纵身一跃消失在两人眼前。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是关于南宫颜的?”慕容轩一边温柔的说道,一边举起酒壶仰头饮酒,不是说酒可以令人望忧,一醉解千愁吗?为何,他饮下去的酒,竟会这般无味,解不了愁亦忘不了忧!

沐天雪伸手夺过他手中的酒壶,一仰脖子烈酒入喉,烧的她喉咙火辣辣的,她酒量很好,却也很少饮酒,“借酒消愁愁更愁,你不必如此待自己,酒伤身,伤神,少喝为妙”

“可是,它却不伤心”慕容轩望着她眸子中是说出来的深情和酸楚,“皮肉受伤皆可医,心受了伤,便需心药医,天雪,我不奢求你能给我一颗心药,但我希望你不要将我推开”

她可以不接受他,不爱他,但是,不要以残忍残的方法将他推向别人,这对他来说太残忍残了,他只想,静静的守候,默默的在她看不见的角落注视着她。

只要她平安,她幸福快乐,她一切安好,他就已经知足了。(..) ( 腹黑谋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