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无师自通

小说: 腹黑谋妃 作者: 腹黑谋妃 更新时间:2015-02-16 14:00:15 字数:2418 阅读进度:257/669

次日,沐天雪坐在软榻边沿,吐了一个上午的口水,确切的说,她从昨夜被龙辰亦逼着咬了他那个东西后,就开始拼命的吐口水,只是后来吐着,吐着就睡着了。

直到今天早上醒来,她还是感到喉咙处粘粘,不管漱口多少次,那种感觉仍是不会消失,或许这就是心里作用,于是,她又漱了一个早上的口,吐了一个早上的口水。

当然,龙辰亦比她可惨多子,火还没泻完,就被她狠狠的咬了一口。

沐天雪也算是口下留情,没把他那东西给咬掉,只是咬破了点皮。

但男人的那个东西最脆弱,仅管是咬破一点皮,也够他疼上一阵子的。

“主子,你这是怎么了?要不,属下还是去请大夫来瞧一瞧吧”林月儿担心的看着沐天雪,见她不断的吐着口水,又不断的漱口,生怕沐天雪得了什么病,又或是体内的剧毒发作。

“不用,我没病,你去给我拿点蜜饯来”沐天雪吐掉嘴里的漱口水,拿着帕子擦拭着嘴角。

她自己清楚,她不过是有些心理作用,一时间难以接受自己用嘴含住了那个东西。

更可气的还是龙辰亦,搞什么新花招啊!这像是不近女~色的人懂得的吗?看来,男人对这一方面,都是无师自师,根本不需任何人指导。

不过,她也总算给他一个教训了,咬伤他的脆弱,最起码龙辰亦心里有了阴影,不会再让她嘴来伺候他,而且,近段时间,也肯定不会与她同床。

林月儿听沐天雪说要吃蜜饯,便退出寝殿,不到半刻后,手中端着一份蜜饯进了寝殿。『推荐百度/兔淘淘*小/说/网阅读』

沐天雪夹了一颗蜜饯在口里含着,只想让那种腥粘的感觉消失,待感觉到嘴里和喉咙里不那么难受后,她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蓝依还没醒吗?大夫怎么说?”

蓝依昨夜在暗室里,受了一百鞭后,浑身皮开肉绽。身上是遍体鳞伤,每一处肌肤上都有一条一寸长的鞭痕,每一鞭痕都是触目惊心,令人看见心中骇然。

仅管蓝依肋骨断裂几根,身上体无完肤,她还是咬着牙挺了过去,只是在受鞭刑时,不堪撕裂般的疼痛,而晕了过去,好在,性命是捡回来了。

“回主子,蓝依姐还没醒来,大夫说蓝依姐的内伤,远比外伤重的多,能捡回一条命,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属下命人时刻伺候着蓝依姐,只要她一醒来,会立刻向主子汇报。”

林月儿眸光有些黯淡,昨夜看到蓝依被打的遍体鳞伤,血肉模糊,她心里甚是担心,虽然大夫说是捡回了一条命,可到现在还没醒,她还是感到心中惴惴不安。

“吩咐下去,给蓝依用最好的药,吃最好的补品,还有,三小姐那边,同样不能怠慢”

沐天雪说道,便倚在了软榻上,缓缓的阖上双眸,刚用过午膳她竟觉得困乏的很:“我累了,休息一会。”

“是,属下这就退下”林月儿恭敬的话音落下后,便动作轻缓的退出了寝殿。

沐天雪昨夜根本就没睡好,现在倚在软榻上困意席卷,不到片刻,竟沉沉的睡着,这一睡她睡的还算不错,待她一睡醒来时,夕阳西下,天色昏暗,已经是晚膳时间。

“主子,你醒了?”林月儿轻作轻缓,正想进殿看看沐天雪是否醒来,刚走到寝殿门口,就见沐天雪醒来了,她折身返出殿外,端着洗梳水进殿给沐天雪流梳。

“什么时辰了?”沐天雪洗漱好后坐在铜镜前,梳理着垂于胸前的青丝,竟感觉肚子饿了。

“主子,已是酉时,晚膳已经准好,”林月儿一边给沐天雪挽着青丝,一边恭敬的回道:“三小姐在寝外等着你,说是要与你一同用晚膳。”

“三小姐何时来寝殿的,怎么也不叫醒我?”沐天雪眉头微微锁起,昨日晚膳后,她还答应今日要陪沐婉婷出门走走,没想到自己昨夜就被禁足,今日无法出寝殿去陪同她。

“三小姐来了有二个时辰,主子那时刚刚休息,三小姐就没让属下打拢主子,便在寝外等候”林月儿如实的回道:“三小姐知道六皇子昨夜震怒,把主子禁足在锦銮殿,可是担心的很,一来锦銮殿,就拉住属下,询你的情况。”

“呵呵……那个傻头!”沐天雪淡淡一笑,梳理好头发起身向寝外走去,“婷儿……。”

“雪姐姐,你醒了,你没事吧!”见沐天雪出了寝殿,沐婉婷急忙拖着满身是伤的身体,来到沐天雪面前,脸上露出一副担心的神情:“雪姐姐,婷儿午后才听说,六皇子昨夜大怒,将雪姐姐禁足在锦銮殿,雪姐你没事吧!”

“不过是禁足,我能出什么事情,到是你,身上还有伤,竟不好好休息”沐天雪伸手点了点沐婉婷的额头,说道:“等了许久,早饿了吧,快坐下来用膳。”

“婷儿身上的伤好多了,总是睡在床榻上,浑身反而感到乏力酸痛,还不如,这般走走,活动一下,到觉得好多了”沐婉婷笑着说,与沐天雪一同坐在了餐桌前。

“你若是觉得无趣,晚膳后,雪姐姐教你玩纸牌”沐天雪给沐婉婷盛了碗燕窝粥,淡笑着说道:“待晚一些,你就在这锦銮殿,陪雪姐姐一同睡。”

“那可使不得,锦銮殿是雪姐姐与六皇子的寝殿,婷儿怎么能在锦銮殿就寝”沐婉婷眨着大眼睛,惊诧的看着沐天雪,大眼睛里写满了惊慌,她说:“再说,婷儿若是在锦銮殿陪同雪姐姐,那六皇子怎么办,这可万万使不得。”

沐天雪看到沐婉婷一副惊慌的样子,不由的笑了起来,“有什么使不得的,你若留下陪雪姐姐,雪姐姐就让六皇子睡书房,你说可好。”

沐婉婷脸色刷的一下变的惨白,双眸中更是惊恐,与六皇子抢的寝殿,除非她活腻了,就算是活腻了,她也不敢来抢六皇子的寝殿,看看蓝依比自己还要严重的伤势,可以想像,触犯六皇子的下场,有多么可怕。

她可不敢想像,若是她和雪姐姐睡一起,把六皇子赶到书房睡,那样的后果,她能不能承受的了,“雪姐姐,别……别……开玩笑了。”

“呵呵……”看到沐婉婷小脸吓的霎白,沐天雪笑的更欢了,她忙道:“逗你玩的,看把你吓得。”

“雪姐姐,你真坏,干嘛吓人家”沐婉婷嘟着嘴略显苍白的嘴唇,佯装生气的样子,“你再吓我,我可不陪你用膳了。”

沐天雪扬起眉头,笑着道:“好……好……好……不吓你,就是了,来,多吃一点。”(..) ( 腹黑谋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