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可恨

小说: 腹黑谋妃 作者: 腹黑谋妃 更新时间:2015-02-16 13:58:00 字数:2285 阅读进度:139/669

“雪姐姐……”沐婉婷满脸泪痕,一副梨花带雨之色,见到沐天雪时,一头便扎进了她怀里,哽咽着,道:“雪姐姐,婷儿好想你,你的伤势好了吗?这几个月,婷儿每次来辰王府看雪姐姐,都被护卫拒之门外,婷儿好担心雪姐姐……呜呜……。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沐婉婷说到最后,忍不住哭了出声,自从母亲被幽禁的那夜后,她便没有再见到沐天雪,隔天听说,沐天雪在皇宫惹怒了皇上,还因此受了重伤,她一听到消息便赶到辰王府来探望,谁知,得到沐天雪伤势严重,昏迷不醒,生命正在垂危之际,拒绝见任何人。

她回府后,哭了好些天,直到慕容轩给她带去沐天雪已经脱离危险的消息,并告诉她暂时不在去辰王府探望,她这稍稍放心,可之后的几个月里,便也没了沐天雪的消息。

她便也忍不住又来辰王府求见,可依然被拒之门外,她这几个月可谓是心惊胆颤,时常哭泣,如今见到沐天雪,她心里即是兴奋,又是担心。

“好了,不哭,不哭,我的伤势早已全愈,不必担心,到难为你了,时时垫记着姐姐”沐天雪轻拍着沐婉婷的背安抚着她,整个皇朝,怕也只有这丫头会担心她,会为她流一滴泪,她那所谓的父亲和母亲,在得知她命悬一线的时候,指不定有多高兴,早盼着她会死。

沐婉婷哭泣了好一会儿,才从沐天雪的怀里钻出来,沐天雪拿着丝帕给她拭着眼泪,“看你,把眼睛都哭肿了,小美人,都变成了小花猫了。”

沐婉婷破涕为笑,脸上的淡妆因为眼泪的溶解,而弄花的眼睛和脸上,看上去如花了脸的猫,“雪姐姐,你又取笑婷儿,这些日子你不在,你不知道婷儿有多想你。”

“这些日子,过的可好,在府里,有没有受什么委屈”沐天雪将她脸上花了的妆,轻轻擦去,她不在的这些日子,不知道沐婉婷有没有受到沐婉夕的欺负。

以往是她在将军府,沐婉夕一有愤怒则是会对她发泻,而现在她不在将军府,沐婉夕的愤怒和不甘,应该都会转移到沐婉婷身上,想必她也是吃了不少苦头。

“没……没受……什么委屈”沐婉婷低下头,语气结巴,脸上露出一副悲伤之色,下意识的拉了拉自己的长袖,似乎想要遮掩什么。

“让我看看”沐天雪轻蹙眉头,伸手拉着沐婉婷的手腕,掀开她的衣袖,青一块紫一块的淤青肌肤上,是一条条悚目惊心的鞭痕,沐天雪到抽一口冷气,果然,她的离开,让沐婉婷成为了那个家的发泻对象,“这些……都是沐婉夕做的!”

沐天雪看着沐婉婷手臂上的伤,心中愤怒难当,这丫头才十二三岁,怎么能抵住这样的折磨,这些鞭痕条条血红,结着血痂,一看便是近些日子受的伤,沐婉夕对自己如此小的妹妹,竟也能下得去这般毒手,当真是可恨。

“不……不是太子妃做的”沐婉婷抽回自己的手,故作没事,用无所谓的口气,道:“雪姐姐你有所不知,二姐姐现在,已是太子的未婚妻,良辰吉日已经定下,就在元宵前。”

沐天雪心中冷笑,沐婉夕一直都想要得到太子妃之位,如今日愿望达成,身份提高,自然也是目中无人,骄傲自满,“她是不是太子的未婚妻,我不想知道,我只想知道,你这伤到底是不上她做的?你要如实回答我。”

沐婉婷沉默了半响,点了点头,低声道:“自从母亲被幽禁起来后,二姐姐便把一切的罪责都推到雪姐姐身上,说是你害的母亲被幽静,你是给母亲下了药,对你是恨之入骨,每每想到你,她便会……。”

沐婉婷说到最后,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沐天雪却心知胆明,沐婉夕将对她的恨,全部转移到沐婉婷身上,只是可怜了沐婉婷,小小年龄竟代她受了如些多的罪。

“婷儿,让你吃苦了”沐天雪深感愧疚,拉着她在自己身边坐下,轻抚着她的稚嫩的脸,道“如果你愿意,可以搬来辰王府与雪姐姐一起住。”

“真的?”沐婉婷眼睛一亮,随即便暗淡下去,伤心的道:“婷儿也想,可还要照顾母亲,冬季天冷,母亲的病又加重了许多,如今,连床都下不了,还时常咳出血来。”

“这般严重,可有请大夫去瞧一瞧”沐天雪知道三姨娘的病长年卧榻,却也没想到会这般严重,若是都咳了血出来,那么这病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

沐婉婷语气哽咽,眼泪再次溢满眼眶,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父亲根本就不问娘的事情,母亲被放出来后,对娘更是苛刻,别说是请大夫,就连一日三餐,给娘吃的都是些,没有营养的剩菜剩饭。”

“真是可恨,母亲,被放出来了?”沐天雪蹙着眉头,语气异常冰冷,她们竟然这般的对待一个病人,更该死的是二夫人,她知道父亲最终会将她放出来,却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放出来,可气的是,二夫人竟不思悔改,对一个病妇这般狠心。

“月儿备轿,请个大夫随我一起去将军府”沐天雪冷声,向身旁的林月儿吩咐道,然后看向沐婉婷,见她穿的极是单薄,便向檀云道:“去把我那件粉色绉面滚兔毛的披风拿来。”

月儿和檀云听命后,便着手去办,片刻后,檀云取了披风来,沐天雪将披风披在沐婉婷身上,道:“这天如此的冷,这样的单薄的衣裙,怎么能御寒。”

“谢谢雪姐姐”沐婉婷眼角湿润,眼眶红肿肿的,心里很是感动,怕也只有沐天雪会关心她,这个冬天,沐婉夕不知做了多少身斗篷和衣裙,而她,竟一件也没有,连御寒的披风都不曾有一件。

“主子,轿子已经准好,大夫也已经请来”林月儿安排好一切后,回到沐天雪身边,恭敬的回道。

半个时辰后,轿子在将军府的门口停了下来,将军府门前的护卫,见有轿子停在府在门前,上前几步,说道:“轿中何人?这是将军府的门前,不是谁都能在这门前落轿,快快离去。”

“大胆”林月儿上厉喝一声,上前几步,冷声道:“六皇妃回府,你们这些奴才还不下跪参见。”(..) ( 腹黑谋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