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遍体鳞伤

小说: 腹黑谋妃 作者: 腹黑谋妃 更新时间:2015-02-16 13:57:06 字数:2479 阅读进度:68/669

一连数日,龙辰亦早早的就被太后招进宫里,直到夜深才回辰王府,每晚都在沐天雪的房间里歇息,沐天雪便如龙辰亦所说每晚给他暖被窝,到也不是她很乐意给龙辰亦暖被窝。

而是龙辰亦身上实在是太冰了,每每从宫中回府身上都如寒冰一般,有时候,她真怀疑龙辰亦是不是从冰窖里出来。

从床上下来,推开门,一股秋风钻入房间,沐天雪浑身一颤,紧了紧身上的披风,走到院子中,看着挂在夜空中的亮月,若有所思的问道:“六皇子,还没从宫中回来吗?”

“回六皇妃,六皇子还未回来”一旁的小丫鬟低着头,恭敬的说道。

沐天雪收回看向月亮的目光,心中总有股不好的预感,不知道,太后为何日日招六皇子进宫,却每每到深夜才回,如今却亥时已过,却还未见六皇子回府。

“六皇妃,夜深露重,当心身子,你的伤还未全愈,奴婢扶你回房间休息吧!”丫鬟见沐天雪站在庭院中,关心的说道。

沐天雪无声,刚转身回房间,便见龙辰亦一脸疲惫的进了庭院,见到她时,微微一愣,上前抱住她,往房间走去,“院中风大,怎么还未入睡。”

沐天雪看着他一脸倦怠的面孔,想要张口说些什么,然而,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太后招他进宫的事情,必定与她脱不了干系,可他不说,她却也不好问。

龙辰亦把沐天雪抱进房间,小心冀冀的将她放在床上,然后再给她盖上被子,坐下来,看着沐天雪说道:“以后我若晚回来,不用等我,你自己先休息。”

“等你?”沐天雪皱起眉头,回想这个问题,是因为等他,才无法入眠吗?

龙辰亦望着沐天雪轻蹙起的眉头,不由自主的伸手抚去她皱起的眉结,轻声说道:“明日,敕封你为皇妃的圣旨便会下来,你是些歇息。”

沐天雪一惊,迅速的抓住龙辰亦的手,撩起他的衣袖,顿时,她到抽一口冷气,只见他手臂是是悚目惊心的鞭痕,她的心一抽,迅速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去解龙辰亦的衣衫。

龙辰亦见状后,迅速退开几步,那双深邃的眸子,冷冷的看了沐天雪一眼,便转向门外走去。

“你站住”沐天雪冰冷的声音,带着不容反抗的命令:“回来,立刻,马上。”

龙辰亦心底猛的一震,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这女人竟然敢命令他,该死的是,他竟然真的就站住了。

沐天雪从床上跳下去,拉过站在门前即没有离开,也没进来的龙辰亦,一把将他按在床边,然后,不顾他凝睇她的眸光,将他上身的衣衫全部都退了下去。

当看到龙辰亦身上血肉模糊的鞭痕时,她的心猛的一阵抽痛,他的身体上没有一处完好,皆是令心悚的伤口,鲜血从他身体上的伤口处慢慢的流了出来,纵始是见惯了血腥场面的她,看到龙辰亦身上的鞭痕伤口,都不免心惊。

她大概明白了,这些天龙辰亦一直早早进宫,深夜出宫的原因,而他刚才说,明日会有敕封她为皇妃的圣旨,皇上是决不可能会敕封她为皇妃,这圣旨,定是他用这些鞭痕换来的。

她连忙命人,去传玉面,这些天,龙辰亦天天抱着她睡,她竟然没发现,他身上的鞭痕,而龙辰亦甚至没有露出一丝痛苦。

从他满身的伤口上,可以看得出来,他每天都至少要承受一百余鞭,有些结痂的伤口处,都被反复抽中的鞭子,覆盖的交横错乱。

玉面急急赶来后,见到龙辰亦身上的伤口,顿时,瞪大了双眼,他从未见过主子,受这么重的伤,不敢有一丝耽误,连忙给龙辰亦体上的鞭痕清理,消毒,上药,待一切包扎好后,已过去了两个时辰。

在清理消毒过程中,是最为痛苦的,可龙辰亦竟然连一声也没哼,脸上使始终是那副冰冷的神情,仿佛那些悚目惊心的伤并不是在他身上,仿佛他只是一个旁观者,根本不懂痛为何物。

沐天雪看着龙辰亦眼底闪过一丝心疼,这个男人和自己如此的相像,身上的伤到底有多痛,只有自己知道,即便是痛,也会强忍着,能说出来的痛都不算痛,所以,他不言痛,她也不言痛。

“你们都下去吧!”龙辰亦冷冷的声音说道,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感情。

玉面和婢女们应允后,便退了下去,临走前,玉面将一瓶金创药递到沐天雪手里,以防龙辰亦身上的伤口再次流血。

“檀云,去取几床棉絮过来”沐天雪放下手中的药,向侍候她的婢女咐吩道。

檀云应允后,一路小跑着取来了几床棉絮,沐天雪接过棉絮后,将棉絮一床一床的铺在床上,以防龙辰亦满是伤的身体,躺到硬邦邦的床板上,会压痛伤口。

龙辰亦无声的看着沐天雪,将一床又一床的棉絮,铺在硬硬的床板上,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为了让父皇敕封她为正式的皇妃,他跪在御书房门起,连受五天的鞭打,弄的满身是伤,这才请求到父皇拟下敕封圣旨。

虽然他曾说过,哪怕是没有吃敕封圣旨,没有让沐天雪入皇室族谱,她沐天雪也是他的皇妃,但内深处心他还是想给她,给腹中孩子一个正式名份,只要明日圣旨颁布,她沐天雪就是他正式的六皇妃。

沐天雪铺好所棉絮后,抚着龙辰亦小心冀冀的躺在床上,然后坐在床上,冷冷的看着龙辰亦,半响后,她才冷冷的开口道:“六皇子,天雪不值得你这么做。”

“呵呵……”龙辰亦嘴角上扬,轻声冷笑一声,直视沐天雪冰冷的双眸,答非所问的,道:“进被窝来,今天的被窝不似昨夜的暖。”

沐天雪冷冷的看着龙辰亦,并未钻进被窝,似乎一直在等龙辰亦的回话。

然而,龙辰亦挪动着身体倚在床头,同样对视着沐天雪的冷眸,亦不对沐天雪的话,给予回答。

房间里,一时间静到了极点,似乎一根针落地,都能清清楚楚的听在耳里。

他不答,也不语,她也不言,不语。两人就这么静坐在房间,似乎在暗中较劲,又似乎是在比谁的定力好。

四眸相交,沐天雪没有退缩,双眸仍是冷冷的带着怒气,望着龙辰亦。

龙辰亦同是直视着沐天雪的冷眸,目光不斜视,不闪躲,房间里的温度瞬间下降到零下几度,仿佛两个人是两塑冰雕,不停的向空气中散发着冷气。

须臾而已,龙辰亦终于败给了沐天雪,这个女人他无法看懂,也猜不透,他甚至一点也驾驭不了她,她竟可以眼睛也不眨一下,冷视着他几半个时辰,连眼神都不曾闪躲一下。(..) ( 腹黑谋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