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问罪

小说: 腹黑谋妃 作者: 腹黑谋妃 更新时间:2015-01-14 23:28:45 字数:2290 阅读进度:11/669

沐天雪因在池塘里弄湿了全身,此刻正为自己准备沐浴,她的后院里连一个下人都没有。♀寻找网站,请百度搜索+

原来还有一个绿荷是她的贴身丫鬟,但经过今晚的事情后,绿荷这个背主忘义的东西,已经被沐秉傲差人打死。

所以一切都要她自己动手,不过这样也好,她到是乐的清静,免得再被丫鬟家丁们陷害,坐在澡桶里,热水漫到她的胸前,温热而舒服,下体传来撕裂般的痛疼,让她疼秀眉紧皱。

之前,因想法子应付二夫人,所以也顾不得自己“那里”的痛疼。

现在静下心来,坐在澡桶里泡着热水,那疼痛感也随之传来。

她冷冷的眸子微沉,想到那个侵犯她的男人,眸子中泛起了冷冽的杀意,她势必要找到那个男人,亲手杀了她。

前世,她身为杀手,从未交往过男朋友,甚至很是讨厌男人,更没有与任何男人发生过关系,身体干净清白,所有想靠近她的男人,都被她冷血除之。

可恨的是,她灵魂才穿越到这副身体,就被人吃干抺净,竟还不知道对方是谁。♀

不过,她那一口咬的可算是狠,就算咬块肉下来,也会让那伤口血流不止,想要恢愎也要半月有余,若想不留伤疤至少也要一个月。

在这一个月的期间,她要想办法找到那个男人,还要想法子,退了太子这门婚事。

因为半个月后,就是她嫁给太子龙辰允的日子,所有人都不愿意让她嫁给太子。

因为她生的丑,又痴傻,嫁给太子,就是侮辱了太子,侮辱了皇室,而她正好也不想嫁,既然沐婉夕一心想要嫁给太子,那就让她嫁去,她根本就不稀罕那种渣男,也就以前的沐天雪傻,才会看上那渣男。

说的难听点,他脱下太子的身份,就什么也不是,在她看来,他就是一个顶着皇室身份的渣男,这种男人还不配她嫁。

半躺在澡桶里,微闭双眼,突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从前院传来,听那脚步声,想必人数不少于十人。

看来,沐婉夕还在昏迷当中,她屁股上的伤口,大夫不能亲诊,只能依丫鬟和二夫人的描述来诊断开药。

这二夫人定是将沐婉夕的伤势,以严重十倍的伤情,汇报给沐秉傲,现下沐秉傲已经沉不住气,等不到明天,就要来治她的罪。

沐天雪从澡桶里起身,迅速的穿好衣服,将窗户打开一个小缝,见沐秉傲和二夫人怒气冲冲的向后院走来,身后还跟着十多名护卫,只是太子和娴贵的身影却未出现。

她嘴角勾起一抺冷笑,今夜,注定是有人要流点血,环视了一下房间,眼神落在镜子面前的一根簪子上,那是沐天雪母亲留给她唯一的东西。

将那簪子戴在头上,她打开门走了出去,来势汹汹的沐秉傲和二夫人,连带着十多外护也刚好踏入她的院门。

“来人,把这个蛇蝎歹毒,不念亲情的混帐东西,抓起来”二夫人一进后院,就见沐天雪站在门外,生怕她跑了,连忙吩咐护卫上前擒她。

沐天雪脸上没有一丝惊慌,更没有一丝恐惧,有的只是一份淡定,一份冷意,她犀眸冷冷的看到了一眼上前擒她的护卫,眼神里的冷意和凌厉,顿时让上前的护卫后退几步。

几个护卫相视一眼,都被沐天雪眼神里的冷冽给震慑住了,没有一个人感上前擒她。

沐秉傲见几个护卫,都畏缩不前,愤怒的厉声斥道:“把这个逆女抓过来。”

几个护卫只好硬着头皮向沐天雪靠去,沐秉傲发话,他们就算再畏惧沐天雪的眼神,也不敢不听沐秉傲的指示,为了不直视沐天雪的双眸,几个护卫都将目光移向别处。

“你们敢靠近我试试看”沐天雪冷冷的说道,语气中带着冷人颤栗的警告,犀眸冷冷的扫过几个护卫。

几个护卫听到沐天雪的话时,身体不由的一颤,停下脚步,不敢再上前一步。

本以为将目光移向别处,不去看她犀利的双眸,自然也就不会惧怕。

不料,她的声音竟比她那犀利的目光,还要冷,仿佛她身边的空气都冻结成冰,让人感到心惊,感到压魄。

一时间,护卫们不敢上前,也不敢后退,只好以求助的目光望着沐秉傲。

二夫人见几个护卫,站着不动,心中怒火一发不可收拾,她愤怒的冲向沐天雪,扬起手向沐天雪脸上打去。

沐天雪嘴角勾起一捄嘲笑,身体微微一侧,二夫人打了个空,手中用力过猛,身体直接向一旁撞去,而沐天雪身后就是墙壁,二夫人一头撞向墙壁上。

“啊……”二夫人痛苦的大叫一声,捂着撞破的头,大声喊道:“沐天雪你竟然推我撞墙,你把我女儿害的昏迷不醒,现在又推我撞墙,你这个狠心的贱人。”

“你们都愣着做什么,快把这个逆女给我抓起来”沐秉傲大步的向沐天雪走来,怒斥着一旁进退两难的护卫们,双眼中燃起熊熊烈火。

几个护卫见沐秉傲怒火冲天的样子,心中惧恐不已,顾不得多想,连忙上前抓住沐天雪。

“哼……”沐天雪冷哼一声,冷冷的语气说道:“父亲你这是做什么?是想来杀女儿吗?”

沐秉傲听到沐天雪的冰冷的语,浑身一颤,瞪了沐天雪一眼,走到她身后将二夫人从墙边扶起。

见二夫人额头处流出了好多血,他转身狠狠的一巴掌抽在沐天雪脸上,怒发冲冠道:“你这个逆女,害得你妹妹昏死过去,伤势严重,又推你母亲推墙,你母亲和妹妹待你不溥,你竟如此狠心,想要害死他们。”

沐天雪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一丝鲜血从她嘴角流了出来,她浑身不知,嘴色勾起一抺冷笑“父亲说我狠心,可想过,是谁要害死女儿,谁在女儿汤里下毒,谁要至女儿为死地。

是我心狠,还是她们心狠,我不过只打了五棍,她就昏迷不醒,父亲认为打五十棍后她又会怎么样。

她们一心陷害女儿不说,还想让女儿死,她们的所做所为,是身为母亲和妹妹应该做的吗?难道给女儿洗涮清白,给她一点小小的惩罚都不应该吗?”

`11`(..) ( 腹黑谋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