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刀下生,刀下死

小说: 焚星烈帝 作者: 苏落名 更新时间:2019-08-13 02:30:50 字数:3320 阅读进度:364/366

风老翻个白眼——不得不说,他用烈阳的身体翻白眼,比烈阳自己翻白眼要精髓一百倍。骄傲、嫌弃、鄙视等情绪都被诠释得入木三分:“嘁,上来就给你大爷扣帽子——我看你不叫执法者,叫绿帽王!”

白衣法尊的翩翩气质被瞬间打破,他脸色一僵,细长的眼睛迸出有如实质的杀气:“牙尖嘴利之徒,看我把你的牙齿一颗颗打碎,再把你的舌头割了,下巴打歪——看还如何血口喷人!”

“呵呵——”风老胸有成竹,飞在半空,却两手叉腰,正是一副骂街的姿势,“法尊老哥,在冥府当差,多久没见着老婆了?”

“呲!”白衣法尊齿缝间连蹿热气,拧了个川字眉,死死盯住对面的烈阳。

风老一语中的,继续道:“啧啧,这位法尊五官俊朗、气质偏偏,法尊夫人定然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可是法尊之职须常年驻守异界大陆,三五年不得休假都是常事,法尊夫人独守空房,寂寞难耐,坐地吸吐……”

“你闭嘴!”白衣法尊被气得脸都绿了,哪里还顾得上保持形象,咆哮着打断风老的恶意攻讦,“你……你……本法尊与你,势不两立!”

“嘁。”风老又是一个精髓白眼,“本就是抓了人质在此,现在还说什么势不两立。难道抓我的女人是过家家?老子骂你也是白骂,完全不亏!”

“我擦你大爷!”白衣法尊心态崩了。

识海之中的烈阳也有些崩溃:“师父,啊喂?啥就‘抓了我的女人’?你让林荫姑娘听了怎么想!”

风老嘚瑟的应了一句:“你往下瞅瞅,她不是挺开心的?”

果不其然,林荫听到烈阳这番言语,本是羞怯的俏脸逐渐平静,转而信心十足的漏出灿烂的笑容。

仿佛花泽之地的邂逅,羞花的娇颜,令烈阳都看得心头荡漾。

然而下一秒,烈阳就垂头丧气的缩成一团,又是鸡贼又是焦虑的道:“完了,完了完了。下边这么多江湖侠士听着,赶明儿就是天下皆知。我这头和霜儿、陆雨还没整明白呢……”

风老嘿嘿坏笑:“为师这是为你好,等你烈焰诀修行到三重境,就知道为师用心良苦了。”

“滚……”烈阳干脆四仰八叉的躺在识海里装死,企图逃避现实。

——

白衣法尊被风老几句话怼得浑身发抖,右手斜挥,聚云成剑,剑身无形却尖利非常,灰光流转,摄人心魄。

他努力压下心头的怒火,哼声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的死期到了!”

“你来你来。”风老伸出左手,勾了勾手指。

同时对烈阳道:“臭小子,这位白衣法尊右手拿的,乃是冥府执法者的标配兵器,幽冥神剑,对一切神魂都有极大克制效果。”

“嘶,那师父你……”烈阳心里一紧。

风老嘚瑟的道:“放心,为师早就知道冥府底细,才敢如此托大。若是没有应对之法,岂不是自投罗网?”

“嗯,我会仔细观摩。”烈阳想要在强者对决中,学到更多的东西。

却被风老泼了冷水:“观摩个屁,你难道不知,实力相差太远,是无法学习的吗!”

“靠……”烈阳也翻出了精髓白眼。

而在此刻,白衣法尊已经动手!

他的第一目标,却并非烈阳,而是下方的青光法阵!凭幽冥神剑一击,足以让青光法阵内部的二十余名江湖侠士瞬间暴毙!

白衣法尊动作凌厉,长达数十米的交叉剑芒瞬发而至,如煞白的烟雾轰然落下!

林荫瞳孔一缩,下意识的想要进行抵御,只不过她的反应如何跟得上神士级别的强者?堪堪反应过来时,锐气纵横的煞白剑芒已经炸开!

只不过炸开的位置并不在青光法阵之内,而是在十余米的半空。

在白衣法尊出手的瞬间,风老挥手打出一道勾勒复杂的源火壁障,看起来宛如一道轻薄的镜面,在爆炸中同时飞碎,却稳稳抗住了煞白剑芒的冲击。

如此精准到巅毫的能量掌控,让白衣法尊心头一凛。

能量防御,并非无脑堆积,风老精准把握对手的攻击强度,并用几乎等量的源火壁障进行防御。

假设数值为五的防御屏障就能达到目的,堆积更高的强度,只是浪费力气!

“烈阳,你倒是有几分本事……”白衣法尊一击未果,狞笑出声,“很可惜,你遇上了我。”

风老完全不打算给面子,嗤笑道:“都什么年代了,一个冥府执法尊者也敢在异界大陆人五人六的装大佬?有没有搞错!”

“你!你什么意思!”白衣法尊脸色铁青,在他的意识里,星尘大陆首次被冥府连接,定然对外面的世界缺乏了解。

从前段时间的接触来看,星尘大陆的最强者,大约是一些巅峰神兵,白衣法尊尚未发现任何神士级别的强者。

那么凭自己二级神士的实力,在星尘大陆牛逼一点,貌似没问题吧?

“我的意思是……”风老满脸坏笑,“连你的头儿冥王,在冥府也只是打工的。你继续修行千年万年,怕是连冥王手下的牙将都当不上吧,啧啧啧。现在被派来鸟不拉屎的星尘大陆,你有脸了?”

白衣法尊双肩抖动,此刻哪里还有最初的风度?

捏着幽冥神剑的右手抬起,锋芒直指烈阳:“你说什么?”

风老嘿嘿坏笑:“你不聋吧?这都听不清?好好好,我来告诉你——你不就指着此次星尘大陆任务,给自己添些业绩?可是法尊已经被我杀了一个,这种执法事故的后果,你难道不懂?五百年内,你都别想有晋升机会了!”

“我,嗬……嗬……”白衣尊者的眼睛越瞪越大,仿佛内心的执着在迅速崩塌,而他的神魂也陷入难以遏制的狂躁。

他粗喘几口气,幽冥神剑铮然狂啸:“我杀了你!”

风老仍旧没有取出兵器,黑翼火羽完美绽放,宛如天际里绽放的火莲花,炽烈绚烂。火羽随风飘荡,在茫茫灰云之中飘出片片鲜艳的轨迹:“所以,你才迫切的想要抓住我——甚至不惜和魍魉之徒合作,残害星尘大陆百姓,就为了用我去给你的上司一个交代!”

“你……”白衣法尊瞳孔疾颤,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算计竟然被瞧了个通透,在这个异界大陆的年轻人面前,自己竟然藏不住一点事情?

不对!

不对不对……

白衣法尊猛然回过神来,心里恢复了一丝理智,咬牙道:“一个星尘大陆的修行者,似乎不该知道那么多吧?你,究竟是谁!”

能够道出冥府编制,能够知道那么多星尘大陆之外的事,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他出去过!

而且大概率还犯过事,否则为何要斩杀冥府法尊?

风老微微一笑,他知道四名普通执法者都不在附近,眼中的光芒逐渐锋利。压抑了许久的情绪,总算流露出来,仿佛带着来自荒古的战意,语调苍凉的道:“刀下生,刀下死。小子,速战速决吧!”

“什么?”白衣法尊先是一愣,反应过来时,脸上浮现出一抹极度的惊恐,怔怔的看向眼前的烈阳,“你……你是……”

风老当然不敢取出饮血刀,右手平挥,仿佛喷出一捧炽烈的火苗,擎出七尺龙牙,在源火的包裹之下,鸿蒙神兵龙牙仿佛被激发了更多潜能,锋芒闪耀,直刺人心!

“你是……那谁?”白衣尊者绞尽脑汁,似乎有些印象,却一时不能确认身份。他只知道相关信息的身份极为恐怖,但名字就在嘴边,就差临门一脚。

“……”风老的表情一塌,好不容易积累的情绪,摆好的超帅架势,竟有些一拳打到空处的无力。

“唉师父,好垮。”烈阳总算逮着个机会,乐不可支的笑起来,“话说师父,‘刀下生,刀下死’是你的口头禅嘛?”

“玛德……”风老赏了他一个精髓白眼,“肯定是因为他的级别太低,才记不清老子的名号——为师这个级别的强者,就算彼岸王全宇宙通缉,至少也会派出神王级别的强者专门搜捕。”

“哦哦。”烈阳憋坏的暗笑,“师父加油!”

“加个鸡腿吧……”风老哀叹一声,此刻气势已经积累到巅峰,他杀气骤然汇聚,宛如一道雷霆,直直砸在白衣法尊身上。

刀锋战神的杀气何其恐怖?看似平淡无奇,实则极度锋利!

凭白衣法尊二级神士的强横实力,也被这杀气冲得浑身一震,口中发出痛苦的闷哼。而恰是这临门一脚,让他忽然想起来:“你!”

“你就是刀锋战神,秦风!”

白衣法尊大惊失色,霎时连肠子都悔青了,连忙哆嗦着道,“前辈,这……这是误会,我……我怎敢在前辈面前动武……”

烈阳恍然,原来风老的名字,叫做秦风。

“现在才知道?”风老平挥的右手往下一收,呈两手卧倒的姿势,喷薄的源火之炎刹那收拢,向来锋芒锐利的龙牙,在风老手中居然体现出一种内敛的特质!

可是,这却给了白衣法尊更大的压力。

风老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声出人动,刀锋无匹:“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