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之后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6:31 字数:2004 阅读进度:86/87

唐明顺把一个红包放在红缎托盘里,里面是一张礼品卡。今天是李丽娜给儿子办满月酒,李丽娜的老公现在已经是少将了,但是李丽娜不愿从军,至今还在银行工作,依旧做出纳,两人聚少离多,所以孩子要得特别晚。唐明顺把孩子抱在怀里逗:“长得真像妈,男孩长这摸样,大了可不得了。李丽娜,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千万别像我爸妈,从小不管束我,最后自食苦果。”李丽娜扑哧一笑:“有你这么出色的儿子,当爸妈的嘴巴都笑歪了。”唐明顺已经从银行辞职,现在名下有一堆公司,资产上亿,离婚无孩,生活跟过去一样放荡。客人来得很多,李丽娜一面跟别人打招呼,一面低声问唐明顺:“你知道她回来了吧,见过她了没有?”唐明顺一哆嗦,李丽娜的口气让他隐隐不安:“谁?”“陆佩瑶啊,她爸忽然胃穿孔去世,她飞回来料理丧事,已经到了一周了,你不知道么?”唐明顺的脸顿时一片雪白。“她今天没来,说是怕冲撞了。其实我到是不在乎,但是怕她在乎,也就没强邀。不过,她爸明天出殡,我会去的。”唐明顺喉咙哑不成声:“在哪?几点?”陆佩瑶跟母亲小姑早十几年没有往来,也没想要去通知她们,爷爷奶奶早已过世,父亲这边只有叔叔一家亲戚。来的宾客主要是陆建国的学生同事朋友,还有陆佩瑶的一些中学同学,银行同事。陈振业帮她一起料理丧事,倒也有条不紊。陆佩瑶正在向来宾一一鞠躬,忽然唐明顺,张剑和郑斌三人一起穿着黑西装出现。陆佩瑶不由一愣,眼睛一下子湿了。酒宴办在离墓园不远的地方,来宾们渐渐散去。唐明顺三人走了过来:“佩瑶,多年不见,你还好吗?”陆佩瑶微笑:“还行吧,我现在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里工作,管理赌博业。”三个男人彼此看来看去,略有惊讶之色:“哦,管理赌场。收入不错吧。”“还行。不过再往上升有一定难度,毕竟是留学生,英语非母语,很难升到最顶层。”陈振业皱皱眉头,在旁边插嘴:“瑶瑶,你干嘛非得在美国过,孑然一身,四海飘零的。这些年中国薪水涨得很快,虽然跟美国还是有一定差距,但是生活开销也低啊。回来吧,落叶归根,在上海找份高薪的工作,找个男人结婚生孩子,岂不是比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美国强?要么,来我公司怎么样?我正好有个部门总监的位置空着,你如果觉得薪水还能接受,就别走了吧。”唐明顺忽然开始控制不住的发抖。张剑不得不用力掐他手臂让他镇定。“佩瑶,你当年不是给我们发过结婚照嘛。”张剑问。“嗯,我离婚了。当年结婚就是一时冲动型的,婚后跟老美沟通又有点问题,结婚2年多就离婚了。”陆佩瑶笑笑。“哦,对了,张剑。你那个纱锭厂现在怎么样了?”陆佩瑶问。张剑苦笑了一下:“嗯,快倒闭了,汇率上升,原材料上涨,在国际市场上无价格优势,根本销售不动。这个项目现在快把我公司给拖死了,而且你当年还把我家所有的资产都办了抵押。” 张明端因为心脏原因,现在处于半退休状态,张剑全权的管理着公司。陈振业在旁边听见,不由的一笑。陆佩瑶没笑,一面思索一面说:“我在美国一直都关注着国际市场上纱锭的价格走势,你这边的情况我也知道些——那个项目我做了整整2年半,我是有感情的。张剑,我回来前还做了个调研,写了个分析材料,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我给你发过去好不好。”“我分析了一下数据,我的建议是中国现在经济很好,纱锭可以考虑从外贸转内销,这样就避开了汇率问题。另外一个就是原材料价格,这几年中国的棉价是连年呈几何数字上升,远远超过了我们当年的预期。但是我注意到一点,由于灌溉技术的提高,现在新疆那里正在大规模的开发棉田,如果你公司能在那里拥有棉田种植基地,应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成本……”张剑心头一跳:“嗯,你赶紧把那份材料给我发过来。嗯,你什么时候走,我们要安排个时间仔细讨论一下。”“明天早晨。我马上给你发。今天晚上我还有应酬——老同学聚会,可能会比较晚,但是不管多晚,我们都可以讨论,反正我时差还没到过来,晚上也睡不着。”陆佩瑶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那个调研报告的数据我是从官网上扒下来的,到底准确不准确,你还得再去核实……”张剑忽然沉默了几秒,咬了咬牙:“陆佩瑶,你在美国的薪水是多少一年,我来match你的薪水,怎么样?”陆佩瑶抬头看看他:“嗯,我还有退休计划,医疗保险,带薪假期,利润分红,等等福利……”张剑苦笑一笑:“真会敲竹杠,你别薪水比我自己还高。好了,统统match,成交吧。”陆佩瑶犹豫:“跳槽一般要涨薪20%。另外,我在美国的房子车子还得卖掉,搬家成本不小……”陆佩瑶拼命在想,自己还有啥漏掉的,每周五中饭免费算不算?张剑呻/吟了一声:“你狠。陆佩瑶,你考虑一下中美间生活水平的差异,其实你已经涨了不止20%了?这样,我给你搬家费实报实销。公司给你配一套房子,一辆车做为补偿,这下行了吧。”陆佩瑶思考了两秒钟,还有油水可榨么?张剑精明得很,不能逼他太狠:“房子要三室,车子不能太差。”“行,成交。”两人击掌。一行人慢慢往外走。陆佩瑶正打算上陈振业的车。唐明顺走了过来:“佩瑶,我送你。”唐明顺声音温柔一如往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