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神秘的男人是谁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6:28 字数:3434 阅读进度:81/87

陆佩瑶忽然生活变得神秘莫测,每天早晨开着一辆凌志来上班,中午在行里吃过午饭后,就到在咖啡店看书,一下班就开车离开,周末更是不见人影。那辆凌志售价要80多万,行里都以为陆佩瑶又跟张小开纠缠在一起了,倒也佩服她,真够有毅力的,这都几进几出了。唐明顺问了陆佩瑶几次,陆佩瑶的回答是:别打岔,浪费我做题的时间。确实,陆佩瑶已经定了考试时间,五月下旬的周末,周六考GMAT,周日考托福,现在陆佩瑶紧张得要死,眼睛看人都直勾勾的,一句废话都没有。唐明顺无奈,去查车辆登记,结果发现车子在一个乱七八糟的公司名下,公司又在另一个公司名下,套来套去,根本查不出那笔烂帐。唐明顺把事情告诉郑斌和张剑,郑斌一听就火了,去跟踪陆佩瑶的车,发现进了一个保安严密的别墅小区。唐明顺又去城建局查小区各幢别墅的登记,晕,小区的别墅大部分登记在一堆稀奇古怪的公司名下,唐明顺云里雾里。唐明顺中午约张剑郑斌吃饭,越说越觉得事情蹊跷,难道陆佩瑶真被哪个大款包养啦?她这啥速度啊,吊男人跟马路上招手打的似的。郑斌冷笑一声:“你们查什么查,猜什么猜,问她自己不就完了。”唐明顺苦笑:“问了,她一个字都没有,倒赏了我几个白眼。”“那是你问法不对,还没人在我手下不开口的。”郑斌冷冷的说。唐明顺张剑一起大惊:“你想干嘛。”郑斌站起来就走,唐明顺赶紧叫服务员过来买单,三人赶到咖啡店,陆佩瑶耳朵里塞着耳机,嘴里念念有词,正做托福听力呢。郑斌一屁股就坐到了陆佩瑶旁边,张剑跟唐明顺赶紧在对面并排坐下。陆佩瑶惊讶的抬头看看这三个男人,把耳机摘下来:“找我有事?我每天必须托福、GMAT各做一套,你们最好有话快说。”郑斌面无表情,眼神更犀利了,像要把她穿个透明窟窿:“陆佩瑶,说吧,那车是怎么回事,你每天晚上都去哪过夜。”陆佩瑶立马冲天花板连翻了两个白眼:“关你们屁事。”拿起耳机就要往耳朵里塞。郑斌忽然一伸手把她一只手整个抓在自己手心里:“回答我问题。”张剑跟唐明顺一起喊:“郑斌,不可。”郑斌扫了他们一眼:“别吵,我知道分寸,”手上微微加力,“快说。”陆佩瑶怒:“你有什么资格来问我,我跟你有一毛钱关系么?放开我的手。”郑斌冷笑一声:“我们没关系么?过去五个月,我们天天晚上在干嘛?怎么?我鸡/巴不够大,不够硬,时间不够长,次数不够多,还没让你爽够?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男人活得不耐烦了,狗胆包天,敢动我郑斌的女人。”陆佩瑶大怒:“郑斌,你嘴巴放干净点。是,我是跟你睡过觉,那又咋啦。跟你睡过的女人多了去了,哪个是你的女人,你真当你是谁啊。我陆佩瑶真要归哪个男人所有,也轮不到你。”陆佩瑶最后这句真是既狠又准,郑斌的心顿时被戳了个透明窟窿,不由的手上加力一捏。陆佩瑶“啊”的一声喊了出来,嘴唇白了。唐明顺跟张剑一起惊呼:“别,你会弄伤她的。”两人一起伸手来掰郑斌手指头。郑斌用另一只手把两人都挡住:“行了,我不会把她怎么地的。你们俩安静点。”转过头去对陆佩瑶说,“我不想对你动粗,你还是好好回答我问题吧。来,宝贝,把那个男人名字说出来,我找他去。”陆佩瑶忽然一笑,多少有点鄙夷的说:“你去找他,你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行了,郑斌,你放开我的手。我告诉你们就是。”郑斌松手,陆佩瑶一面揉手一面说:“我有一个情人,不常见面的,最近他为了监督我英语,叫我搬到他的一幢别墅去住。那俩车是他为了节约我上下班的路上时间,让我开的。我考完就会搬出来,车也还给他。”“监督英语?”张剑皱眉,“他英语很好么?”“他英语不如你。”陆佩瑶诚实的说,“但是他监督比你有力,我现在效率很高,应试水平突飞猛进。”“他怎么监督的?”张剑不服气了。陆佩瑶忽然一阵脸红,原来她每夜做完两套题后,孟达就把她抱到自己膝盖上坐着,插在她里面,核对答案。如果答的好,就奖励她,跟她做久点,让她享受;如果答的不好,就要惩罚她,跟她做久点,让她难受。唐明顺瞪了张剑一眼:你问的这叫啥问题啊?一点不针对要点。“你怎么又跑出来一个情人,手脚够快的哈?而且情人还一个比一个有钱,又是别墅又是好车。”唐明顺挖苦说。“我有情人咋的,你管得着吗。”陆佩瑶又是一个白眼,过了会,“嗯,不是刚认识的,我跟他有两三年了,只是见面次数非常非常少,有时一年才见到他一次。他有钱没钱我不知道,跟我也没关系。我去年一年跟你们三个纠缠,太不像话。他已经骂过我了,禁止我再跟你们往来。现在你们走吧,别再浪费我时间了。我要做题了,他每天晚上都要检查的。”陆佩瑶又去拿耳机,这下三个男人都火了。张剑冷笑:“何方神圣啊,还骂了你一顿,禁止你跟我们往来,切,他当他是谁啊。”陆佩瑶不理他。唐明顺皱起了眉头:“陆佩瑶,那男人是谁?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你这么听他的话?”“嗯,对,他高高在上,指引着我的人生方向,如果有一天我能成功,步入辉煌,那就是他造就了我。他对我来说,像神一样伟大,像神一样完美,像神一样无所不能。我都不敢说我爱他,我只能说我崇拜他。我从不敢奢望他的爱,但他的每一个回眸,我都会铭记终生。”陆佩瑶脸红了一下,“好了,我不想再跟你们讨论他了。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走吧。”三个男人面面相觑,郑斌忽的冷笑一声:“看来他在床上还真够让你满意的。”陆佩瑶火:“郑斌,你闭嘴。是,他在床上很棒,他是第一个让我成熟的男人。但是这些跟床上表现没关系。男人靠征服世界征服女人,他征服的不光是我的身体,还有我整颗的心。”陆佩瑶不屑的扫视了一下三个男人:“你们三个加起来都不及他一根手指头。事实上,他一根手指头可以把你们全压趴下。”张剑惊奇,女人脑子里有逻辑么?太可笑了。郑斌大怒,气得一时都想不词来。唐明顺一摆手制止了他们两个,一面思考一面问:“陆佩瑶,这么说来,那年情人节,你说去跟你男友约会,其实真正跟你在一起过夜的是他?”“嗯,是。那天我跟王浩然约好在宾馆开房,但是我们吵起来了。后来……嗯,这是我私事,跟你们没关系。”“这两年,你每次神秘的失踪,都是跟他在一起?”唐明顺想起了那些他痛苦万分往陆佩瑶家打电话,开着车全市到处寻找的白天夜晚,那揪心的焦灼,猜忌……“什么每次啊,一共都没几次。我要是能经常跟他在一起,我还跟你们三个鬼混?我也只有最近才有机会天天跟他在一起,他是为了监督我英语。等我考完了,我马上就搬回家。他已经说过了,今后不会再见我了。”陆佩瑶多少有点黯然,“无所谓了,反正我要去美国了,他也要离开上海了。我们今生今世都不会再相见了。”三个男人又开始彼此看来看去,总算见识了一下恋爱中的女人的疯狂劲。陆佩瑶已经不理他们了,塞上耳机又开始做题。唐明顺冲另外两人打了个手势,三人一起离开。到了咖啡店外面,郑斌眼露杀气:“得把那小子找出来,我不把他那玩意废了,誓不为人。”唐明顺皱着眉头,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汽车和别墅的登记就让人感觉说不出的怪异:“别,郑斌,这个男人肯定非同小可。我们也知道陆佩瑶的,她眼睛里有谁啊。从她的话里面就可以听出来,这男人绝对是个一手遮天的人物。”“你又来了。每次都是想太多,想来想去,啥都不敢做。”郑斌抱怨。“什么啥都不敢做?我这些年干的事情还少啊。我只是从不做蠢事而已。张剑,你看着郑斌,必须保证他不去想法打探那个男人。”唐明顺一面思考着,一面说:“很明显,这男人有这几个特征:他受过高等教育,能监督陆佩瑶考英语;他很忙,陆佩瑶一年都见不到他几次,郑斌跟陆佩瑶在一起5个月,陆佩瑶一次都没见过那个男人;还有,这个男人很低调,别墅汽车都不在他自己名下,而且那辆凌志也不是全新的,平时应该是那个男人自己在用,我不信他配不起更好的车。”唐明顺想了想,补充:“那个男人可能不年轻了,一个小年轻不可能让陆佩瑶崇拜成这样。但是应该也不是很老,他在床上能让她那么满足就知道了。张剑,我们不要再去追究这个男人是谁了。那个男人说陆佩瑶一考完,就不再见她。这种人从来都是说到做到的。既然他们马上会分手,我们别去自找麻烦。”高官显贵,名商巨贾,上海有影响力的男人多了去了,会是哪个?很多可能的人选从唐明顺脑子里流过,但是这些人里面陆佩瑶认识的应该不多。其中最符合的候选人是,而且陆佩瑶每次失踪都是在他出现之后……唐明顺死命压住自己心头那隐隐的猜测。张剑点点头,佩服的看看唐明顺:“好的,唐哥,你说得有道理。郑斌,我们都是男人,都是生意人,应该有这份理智。”郑斌不吭声了,多少有点悻悻。唐明顺点点头:“这事算了,我们走吧。这段日子我们都别打搅陆佩瑶了,让她好好把试考完。今后的事情今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