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摊子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6:28 字数:3726 阅读进度:80/87

陆佩瑶把唐明顺枕头放低,伺候他躺好,关了灯,然后蜷伏在他脚后,准备入睡。唐明顺在黑暗中睁着眼睛,手臂上的止痛泵让他不敢随便乱动,过了会,唐明顺低低的说:“你们就瞒着我一个,是吗?”陆佩瑶轻轻的说:“最后一次还是被抓个正着。我真是运气一贯差。”唐明顺苦笑了一笑:“什么最后一次,对你们来说,每一次都是所谓的最后一次,直到被抓。但即使被捉奸在床,你们也还会想出办法来继续暗度陈仓的,所谓的贼心不死……”陆佩瑶认真的说:“不,糖糖。你可以不信,其实你信不信都无所谓,我又不欠你。但是我不会再跟郑斌发生关系了。张剑太爱他,他也爱张剑。为了他们两个,我发誓永远不会再跟郑斌有任何瓜葛。”唐明顺心头一痛:“我信不信无所谓,你不欠我……嗯,这句说得真够狠。”陆佩瑶淡淡的说:“实话实说而已。好了,糖糖,睡吧。我也累了。你要方便就叫我一声。”陆佩瑶不吭声了,她累了一天,疲惫不堪,一会儿,就睡着了。唐明顺反而睁着眼睛无法入睡。第二天早晨刚查完房,郑斌跟张剑就进来了,带来了鲜花和早点。唐明顺有点不好意思:“张剑,你忙,不用来看我,赶紧回公司吧。”张剑微微一笑:“我已经向我爸请假了,不能一直让陆佩瑶一人伺候啊,我们三人轮流来吧。”“不用,已经雇了护工。我陪着其实是怕他无聊。”陆佩瑶顿了顿,“我已经向行里请假了。说他不慎摔倒,勾破了腿部静脉,请假一周静养伤口。”“我给他请假挺容易的,给我自己请假,他们倒不怎么肯批,说糖糖病了,我陪啥陪啊,病假,事假都不准,我不得不休了年休假。”陆佩瑶笑,“现在行里人已经把我跟他撇清了。”唐明顺一笑:“张剑,现在行里只把她跟你挂钩。”陆佩瑶哈哈大笑:“是,现在谁追我,就是在追张剑的二奶。”张剑跟郑斌彼此望了一眼,没笑:“嗯,昨天晚上我们俩回去后,商量了一下,有个提议……”张剑还来不及说提议是什么,忽然门上响起了两下重重的敲门声。原来是唐秘书长和杨局长到了。屋里三个人都是第一次见唐明顺父母,赶紧一起站起来行礼。陆佩瑶正坐在唐明顺身边喂他吃水果,当下端着盘子站起来喊叔叔阿姨。唐复深是个高瘦的男人,父子两人相貌很肖似,当下气派十足的跟大家打过招呼,拿了条凳子坐下。杨易芳却是个略有点矮胖的女人,看起来精神旺盛很有社交手段的样子。杨易芳进来见陆佩瑶跟儿子状态似乎颇为亲昵,不由的上下打量她,儿子放荡惯了,身边不知道有多少漂亮妞,杨易芳不敢贸然表示什么。唐明顺忽然一笑:“妈,这是我行里的同事,投资处的,陆佩瑶。佩瑶,叫声妈吧。”陆佩瑶狼狈,一秒钟后,大方的笑笑:“我跟糖糖在行里很要好,糖糖妈妈就是我妈妈。妈妈,凳子不够了,您只能坐床上了。”儿子同事?兔子不吃窝边草,如果吃了,是不是打算吃到底了?杨易芳刹那间心花怒放:“呃,好的。”杨易芳一屁股坐了下来,儿子伤势也忘了问了,先跟陆佩瑶聊了几句,然后盘问陆佩瑶工作,学历,家庭状况。陆佩瑶一一回答,杨易芳十分满意,脸上笑开了花,一个劲的看儿子,意思是:这回是认真的了吧。唐明顺笑了:“妈,你看你,第一次见面就查人家户口。”“妈的职业病,小陆别放在心上。小陆,周末没事到我家来吃饭吧。” 杨易芳笑,忽然想起来了:“顺顺啊,你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对了,你怎么会把腿弄伤的?”唐明顺赶紧说:“哦,我6天拆线就可以出院了。佩瑶,周日来我家吃饭吧。爸,妈,佩瑶请了年修假在这看护我,有她陪着,你们不用来了。”唐明顺巴不得父母赶紧滚蛋。杨易芳哪里肯走,儿子都30了,这些年生活实在不成样子,这次貌似要改邪归正了,这种机会岂可错过。杨易芳使出浑身解数,跟陆佩瑶谈笑风生。郑斌越看越难受,向张剑使了个眼色,忽然站起来告辞。唐明顺父母也不甚留——儿子的狐朋狗友也没一个是好货色,随随便便敷衍几句,就让他们走人了。郑斌沉默的开车带张剑去办公室,面无表情,张剑温和的劝慰:“陆佩瑶如果跟唐明顺结婚,是远比跟我们在一起,更好的归宿。”郑斌低低的说:“你说得没错,唐明顺各方面条件都好,他们两个很般配,比跟我们在一起好。她真跟你结婚,就算你真能行,她也得跟我分享男人;如果你不行,她就得跟你分享男人。过去我没感觉,现在我明白了,跟人分享爱人,有多让人受不了。”张剑轻轻说:“你能明白这点就好。”“对,所以说唐明顺是她最好的选择。”郑斌咬着牙说,一阵剧烈的痛苦击穿了他的心,“阿剑,等会到办公室,狠狠干我?像第一次那么干我。你他妈的那次真把我痛死又爽死了。”唐明顺父母走后,陆佩瑶皱起了眉头:“糖糖,你在你爸妈面前那么说话,什么意思。你这不是让他们误会吗?”“不,佩瑶,我昨晚上想了很久。我已经决定了,我们结婚吧,而且我痛改前非,婚后对你忠诚。”陆佩瑶愕然:“什么?在昨天之后?”“嗯,是。”陆佩瑶啼笑皆非:“好了,糖糖。你还想吃点什么?要不要让你躺下睡一会。”“佩瑶,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非常认真,我在向你求婚,而且戒指就在我西装口袋里,麻烦你给我拿过来。”陆佩瑶看了看唐明顺,唐明顺非常严肃,陆佩瑶不由长叹一声:“糖糖,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求婚。在张剑,郑斌这一切之后,我们已经无法结合了。也许你现在确实不在乎,但是婚后,慢慢的,这些记忆就会泛起,给婚后生活蒙上阴影。明知道是个不好的结局,何必去做。”唐明顺微微一笑:“你错了,你用普通男人的逻辑来衡量我,但是我不是普通男人。我没底线,世俗的想法奈何我何,别说你跟他们两个上过床,就算你睡遍天下男人,我照娶不误。”“这是你现在这么说,婚姻是漫长的……”忽然门“咚咚”两响,唐明顺父母又走了进来。当着陆佩瑶面,杨易芳不好大声训斥儿子,但是确实两口子被气得够呛。“顺顺,我们刚才见过医生了。能跟爸妈解释一下你腿上怎么长出子弹来的吗?”唐明顺6天后就出院了,事情被压住了,唐秘书长当然不希望别人知道此事。但是唐明顺始终没解释清楚枪伤的由来,父母想到他在邪路上越走越远,不由的伤心绝望。陆佩瑶不接受唐明顺的求婚,也不想去他家吃饭。唐明顺只好以陆佩瑶伺候他住院太累的理由把父母敷衍了过去,好在他爸妈还在为他的枪伤生气,没心情管他的婚事。但是不久后,就有人来告诉杨易芳,那天刘行长儿子婚礼上的事——当然已经是传的面目全非的版本。杨易芳忽然想起来了,儿子病房里那两个朋友,不就有一个叫张剑吗。------陆佩瑶刚回行上班不久,就接到了孟达的留言:“晚上带上你的书来别墅。”陆佩瑶心头一跳,顿时头皮发麻。孟达平静的对陆佩瑶说:“我本来以为12月底前会接到你的短信告诉我你的分数,结果我过年回来你都音讯皆无,这两天市府大楼里又有人在背地里议论唐明顺,什么流言都有。我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陆佩瑶吃吃艾艾的说不出话里。孟达不悦:“如果你想跟唐明顺结婚,因此不想出国了,那也是个正确的选择。如果真想出国,你早该考完了。干嘛不说话,他的腿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人说他为了你跟张明端的儿子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把腿给打折了,还有人说他恐怕要永远瘸了。真有这么严重?”陆佩瑶满面通红:“不是这么回事,他的腿没断,如果是骨折,他能6天出院吗?”“那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孟达冷冷的说,不怒而威。陆佩瑶直从心底里往外冒凉气。孟达整整盘问了她一个多小时,终于把她这一年里做的那些好事问了个八/九不离十,不由得越听越怒:“你生活真够丰富多彩的,跟三个男人混在了一起,轮流跟他们上床,这三个男人居然还是好友。你真有魅力。能把三个如此傲气的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是不是很得意?”陆佩瑶吓得说不出话来。孟达克制了自己5分钟,叹了口气:“好了,这些烂事我也不想再说你了。你真的还想出国?”“是的,我非走不可,否则我怎么面对这烂摊子。”陆佩瑶苦笑。孟达把新东方的GMAT书拿出来,随便翻出套模拟题来:“给你四个半小时,把这套题做了,我看你能拿几分。”做到半夜12点多,分数算出来了,陆佩瑶GMAT做了680,托福好点,605分。这下孟达真的火冒三丈,为了克制自己,把牙关都咬紧了:“洗澡,上床睡觉。”陆佩瑶全/裸的伏在孟达身边,不敢去讨好他,又不敢睡,搞不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孟达在黑暗中抽烟,烟头明灭。“好了,现在对你的处理决定如下。从明天起,你每天下班就到这里来,周末就住在这,什么事情都不用管,就是准备考试。我打算给你申请10个学校,所有的申请材料都我来准备,你不用分神,3月底前我会把所有申请材料都给你寄走,英语考分后补,但是你必须在5月底申请截止期前把GMAT和托福考完。”孟达转过头来,“听明白了没有?”“好的。”“你如果考不到780分,就得明年才能走。你跟这三个男人闹成这副样子,再多一年,保不得会出人命?”孟达冷冰冰的说,“你最好脑子清楚点。”“知道,对不起。”陆佩瑶轻轻说,“我确实太轻浮了。”孟达叹了口气:“睡吧。”“嗯,那……”“什么事?”“你今天晚上不要我了?”孟达又好气又好笑:“难道你还有这心情?”“嗯,你不是在生气嘛,想让你发泄一下。”“哎,你现在真是越来越淫/荡了。”孟达翻身把陆佩瑶压在身下,“看来要你看得进书,还得先喂饱你。好吧,你天天到这里来,两件事,一是做题,二是做/爱,我也会天天过来,一是检查你进度,二是干你。”孟达前戏都没做,直接冲进了陆佩瑶身体,陆佩瑶“哦”的一声,因疼痛而抬了起来。孟达低头咬住了陆佩瑶的唇,开始冲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