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谈公务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6:26 字数:3022 阅读进度:77/87

陆佩瑶再次向行里申请做内勤,刘行泉见事情不可能按张明端的希望的那么发展,也就不再勉强。那枚钻戒从陆佩瑶手指头上失踪了,那些大牌衣服包包也无影无踪,其实那些东西倒是还在,被陆佩瑶用个大箱子装了起来,塞在床下了,省得睹物思人。行里在疯传——陆佩瑶几次三番折腾还是没能搞定张小开。陆佩瑶每天中午又去咖啡店复习英语了。现在陆佩瑶的生活很单一,每天上班下班,准备英语,不出门,不逛街,不八卦,不跟人交往,甚至不接电话,话也越来越少,整个人像活在真空里,精神状态尤其的差,人无精打采,注意力不能集中,记忆力下降,饭也吃得很少,人开始消瘦,反应迟钝。唐明顺温柔的陪着她,小心翼翼如守护一个失而复得的宝贝,但是陆佩瑶现在跟他的接触也很少。陆佩瑶不跟他一起吃早点,下班不让他送,中午在一起也没什么话说。唐明顺一筹莫展,只能耐心的等陆佩瑶熬过这段失恋的时光。唐明顺心想:她现在过得如此与世隔绝,应该不会再出现什么别的男人了吧。另外就是张剑跟郑斌好像明确了他们的关系,郑斌几乎每天都去张剑那过夜,张剑跟陆佩瑶彻底断了往来。唐明顺提到陆佩瑶现在心情不好,要不要四个人一起吃饭,陪她开开心,郑斌一声不吭,像没听见,张剑则以太忙没时间婉拒。唐明顺多少有点困惑:你不检查一下她英语么?其实大家都不知道,陆佩瑶每个周末都坐在银宫对面的那个咖啡店里,靠玻璃窗的座位上,一坐就是一整天,一面看书一面等那辆奔驰600出现。郑斌一般下午来银宫,有时呆得久,有时来了就走。陆佩瑶有时能看见他的身影两次,有时一次……过完年后的第一周,周六,唐明顺跟张剑郑斌约好下午三点在银宫办公室见面,审查会所新的企划书。 唐明顺知道张剑肯定要挑刺,想好好准备,下午一点就赶到了银宫。那间办公室处理的都是核心问题,所以装潢考究,门做得十分密封,唐明顺站在走廊里掏钥匙时确实是一点声响都没听见。唐明顺心不在焉的拧开门锁,推门而入,一抬头,顿时目瞪口呆。郑斌和张剑两人全/裸的站在大班桌后面,郑斌微曲着身体,两手撑在桌面上,张剑站在他后面,两手环抱着他,正在用力抽/插。听见门响,郑斌和张剑同时抬头,三人面面相觑。唐明顺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两秒钟后,唐明顺面红耳赤的关门退出,靠在走廊墙上,头晕眼花,虽然唐明顺经常玩3P,群P,但是过去从没亲眼目睹过男人跟男人在一起,猛然一见,被刺激得心脏咚咚乱跳,两眼发黑。唐明顺定定神,轻手轻脚溜了,心里多少有点惊异:怎么都没想到,郑斌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一个多小时后,唐明顺返回,郑斌跟张剑已经衣冠楚楚的坐在大班桌旁等他了。郑斌似乎面有羞惭之色,低头不语,张剑倒是从容不迫,气定神闲。唐明顺似乎闻到空气中有淫/欲和精/液的气息,也不敢多想,急急坐下来,把资料发给每个人,把笔记本打开。唐明顺花了很多时间做这份企划,他当秘书多年,自然是妙笔生花,张剑看了表示满意:“我计划一下,在公司董事会上推出,争取一次通过。”数据分析和图表部分是陆佩瑶做的,唐明顺不是经济专业出身,对经济建模不是很内行,就把陆佩瑶的底稿给张剑看:“她说你看了就明白的。我叫她一起过来,她不肯,说要抓紧时间准备考试,其实她看书效果奇差,一天背不了10个单词,做题道道错,哎,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唐明顺抱怨。“她还没缓过劲来么?”张剑沉默了片刻,问。“嗯,好像这次比较狠,远远超过她跟那个王浩然分手,也超过跟你分居。她好像真的很喜欢她那个临时情人……”唐明顺痛苦,“她现在饭吃不下,人瘦得厉害,话也几乎没有,哪里都不去,得了抑郁症。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她开心。”“让女人开心最好的方法,用你的身体抚慰他,让她夜夜满足。”张剑平静的说。“哦,这个我也想过。可是她现在不在状态,她情绪上没有缓过来,暂时还不能接受别的男人。我不想让她痛苦。”张剑淡淡的说:“你太温文尔雅了,老是让她等。她等你等得饥渴难忍,所以才会有我和后来那个临时情人出现。其实你们早就可以结婚了。好了,现在你听我的。我们谈完,你就去找她,不管她说Yes,还是No,你把她干了。我保证她的抑郁症马上不治而愈。”唐明顺犹豫:“她说她今年8月一定走,考得好,就自费读MBA,考得不理想,就申请差一点的大学,全奖读博。总之,必走无疑。”“她去不去美国读书,跟你和她上不上床,结不结婚有关系吗?”张剑犀利的看着他,“你到底在犹豫什么?为什么每次机会在你面前了,你就迟疑不决。她有别的男人了,你就跳起来,横加阻拦。我真不明白你在搞什么名堂。”唐明顺脸红,过来半响:“我对她是认真的,如果我跟她在一起了,我就会跟她结婚。但是,我有结婚恐惧症,我怕结婚。不光怕结婚,我连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怕得不行。我有心理障碍,无法跟女人发生严肃关系,所以我一直不敢跟她恋爱,也不敢做/爱。”张剑不悦:“一个男人,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不敢拥有,你真够没出息的。”唐明顺惊讶的看看他,不由一笑:“张剑,你说谁呢。”张剑也有点不好意思:“嗯,说别人容易,自己做起来难。总之,你应该克服自己心理障碍,今天就去她那,跟她上床,别再让她空虚了。她也不用考什么英语,出什么国了,我看她在银行里前途也挺不错的,何必再换个起跑线,从头开始,去受那份洋罪。你们赶紧结婚,好好过日子吧。”唐明顺犹豫:“嗯,我考虑考虑。”“考虑什么啊,要不要我打电话叫她过来,等她赶到,我们也该谈完了,你就在这把她办了。”张剑伸手去拿手机。“别,她情绪不佳,我不喜欢霸王硬上弓。”唐明顺阻拦,“好了,我听你的,我们谈完,我就去找她。嗯,我订个总统套房,好好把她哄上床。”唐明顺把自己手机打开:“你们说,哪个酒店情调好。”郑斌忽然说:“你们今天来干嘛的?怎么谈企划谈到开房去了,你们还谈不谈,不谈我走了。”张剑忽然忌惮的看了郑斌一眼:“哦,对,我们别东拉西扯了,谈正事要紧。”唐明顺莫名其妙的看看郑斌,郑斌面若冷霜,有股寒气从他身上发出。郑斌扯过企划书:“谈到哪里了,你们写的这些个狗屁,我一点都看不懂。张剑,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唐明顺心想:跟你解释得明白吗?你连九年义务制教育都没念完。但是张剑马上把头凑过去,软语温存:“好的,你哪个地方看不懂,我慢慢给你解释。”郑斌翻来翻去,心想:他妈的,我就没一个地方看得懂的。郑斌心情更差了,有一道无形的高墙竖起,将两侧隔绝,那一边是张剑,唐明顺,陆佩瑶,彼此谈笑风生,无所不知,亲密无间;另一边是自己,虽然也一样穿着笔挺的高档西装,领带打得无懈可击,却不被准许进入他们的世界。郑斌想不出什么来问:“你们继续谈吧,我听着就行。”唐明顺跟张剑继续一页一页看下去。唐明顺注意到张剑好像随时在观察郑斌的脸色,而郑斌好像相当不愉快,而且越来越不愉快,办公室的空气越来越紧张,也越来越冷。唐明顺实在有点莫名其妙:到底怎么啦,这不是大家都有份的生意么?挣钱还不好。终于谈完了,张剑在收拾桌上的东西,唐明顺看了看手表,嘀咕:“五点多了,赶到她家要6点了,不知道她吃过晚饭没有。”张剑微笑:“吃过再吃一顿又有何妨。唐哥,祝马到功成。”郑斌忽然一伸手把张剑拽了起来:“把衣服脱掉,跪下。”唐明顺愕然,抬头看郑斌。郑斌阴沉着脸,目光冰冷。唐明顺转头看张剑,张剑苦笑了一下,开始脱自己衣服。唐明顺尴尬:“哦,那我先走了。”手忙脚乱抓自己电脑包。“别走,坐那看着。”郑斌伸手一挡。唐明顺张口结舌,看看郑斌,又看看张剑。张剑又是一个苦笑:“唐哥,对不起,请别走。他今晚上要好好折磨我,需要一个观众,请忍受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