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餐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6:23 字数:2783 阅读进度:73/87

转眼到了12月底,要过圣诞节了。唐明顺想带陆佩瑶去吃情侣套餐,问题是郑斌也想。而张剑又想跟郑斌在一起。算了,算了,陆佩瑶提出四人一起去旋转餐厅吃圣诞大餐,各自买单。张剑跟郑斌是早早就到了。郑斌最近老是都躲着张剑,电话也不接,两人很多天没见了。郑斌看见张剑消瘦的脸颊,不由的又心疼又羞愧,低头默默无语。张剑轻轻叹气:“我勉强不了你。你是跟女人在一起,对吗?”郑斌“嗯”了一声。张剑心头巨痛,把脸转向窗外,冬日的天黑得早,上海早已是灯火辉煌。郑斌低声说:“今晚上我跟你回去。”张剑心一跳:“全夜吗?”郑斌苦恼,他现在习惯抱着陆佩瑶睡觉。他已经把陆佩瑶调/教得特别脏话连篇,每次在她的污言秽语下释放,郑斌就感到特别满足,满足后抱着她睡,又觉得特别安心。而郑斌跟张剑做就已经很勉强,做完了,不觉得满足,而且心理上多少有点羞耻,还要跟他相拥整夜而眠么?“好吧,全夜。”郑斌看看张剑多少有点憔悴的脸色。两人刚说好,唐明顺带着陆佩瑶到了。张剑心情好转,看见陆佩瑶不由的眼前一亮。陆佩瑶头发染了又烫,盘成发髻,用一套玳瑁梳子装饰着,身上是一件驼色Burberry的厚呢长大衣,手里一只Gucci的包,进餐厅后,唐明顺帮陆佩瑶脱掉大衣,里面是Bebe的黑色紧身裙,尽显身材,大面积的裸/露胸口皮肤,性感艳丽。张剑不由的吹了声口哨:“唐哥,好眼光。”唐明顺苦笑一下:“不是我买的。”张剑一怔,两秒钟后,疑云大起:“嗯,陆佩瑶,你这身行头,一年工资不够嘛。”陆佩瑶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郑斌眼光垂地。唐明顺静静的说:“行里人也都这么说。行里人当是你买给她的。你以为是我买给她的。只有陆佩瑶自己知道她是怎么挣到这些钱的。”陆佩瑶狼狈,不知该如何解释,干脆闷声不响,坐下时忽然左手中指上钻石光芒一闪。张剑一把抓过陆佩瑶的手,细细打量:“嗯,这颗钻石至少一克拉,光头很足,款式跟我过去送你的那个一模一样,Tiffany的六爪镶嵌,中国市场上不多见,泊来品吧,就你这点薪水,两年不吃不喝,都买不起这枚戒指。”张剑面若冷霜,“说吧,陆佩瑶,怎么回事。”陆佩瑶无奈:“嗯,我现在有一个临时情人,随时可能结束关系的那种。”唐明顺哆嗦了一下,无语,眼里痛苦万分。张剑却是冷笑一声:“临时情人,很有钱的临时情人啊。”“我不要他的东西,他硬买给我的,我们分手时,我就还给他。”陆佩瑶急。郑斌抬头,眼睛里光芒一闪,陆佩瑶不敢说了。张剑手指头上微微加力:“这个临时情人长什么样?多大年龄?已婚未婚?是不是比你爸爸还老。”陆佩瑶恼火:“张剑,你没权利审讯我。好吧,我告诉你们,我情人很帅,很年轻,未婚。满意了吧?你捏疼我了,放开。”张剑怀疑,“陆佩瑶,为什么叫临时情人,不叫男朋友?他不肯娶你,现在是在包养你是不是?”陆佩瑶火死,快被气哭了:“我家又不穷,我收入又不差,至于要卖身么?张剑,你比他有钱,你倒来包养我试试?唐明顺,我们在一起两年了,你花过你钱吗?我跟他没经济关系,你们侮辱我。”郑斌忽然抬头低喝一声:“住口。”把刚上的一盘菜重重放在陆佩瑶面前,“吃吧。”四人埋头吃东西,唐明顺心情抑郁,张剑越想越不是滋味:“为什么要找临时情人?既然他条件这么好,为什么不正经八百当男朋友?”陆佩瑶无奈:“哎,问题真多,我有义务回答你们么?好吧,我跟你们说实话。我跟他不是奔婚姻方向而去的。我跟他是……”陆佩瑶声音小小,脸红,“他床上棒极了……”张剑脸白了,不吭声。唐明顺却夹菜的手一抖,过了两秒,哑着嗓子问:“棒到什么程度?”陆佩瑶本来不想再说,但是郑斌却低头停下了筷子,明显在等答案:“嗯,夜夜缠绵,欲/仙/欲/死。”唐明顺脸色雪白:“这就是原因?你为什么不先试试我。”唐明顺咬咬牙,“今天晚上愿意试试我吗?”陆佩瑶发现郑斌牙关咬起来了,赶紧说:“不用,女人有一个能夜夜满足自己的男人就非常幸福了,只想拥有他一个,不想换口味。”“你不比较一下吗?”唐明顺忽然伸手扣住了陆佩瑶的手腕,“也许我并不比那个男人差。”郑斌大怒:“唐明顺,放开她的手。”张剑抬头奇怪的看了郑斌一眼,郑斌顿时气馁,声音降低了八度:“唐明顺,你要上她早就可以上了,干嘛等到现在她已经有别的男人了又去逼她。”唐明顺被说中心思,多少有点恼羞成怒:“不是说是临时情人嘛,那就随时可以结束。我申请取而代之,有什么不可以。”陆佩瑶急,再吵下去就要露陷了:“唐明顺,你不用说了,我已经对你彻底死心了。两年来,你自己过放荡的生活,在我面前装彬彬有礼。就是一条冷冻鱼,搁冰箱里这么久,也该变质了。现在我跟我情人在一起很开心,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的。”唐明顺一呆:“你报复我。”陆佩瑶苦笑:“嗯,不是,我是真的很喜欢跟他在一起。女人跟男人不一样。想让一个男人对你念念不忘,就是永远别让他得到;想让一个女人对你痴迷不悟,就是夜夜让她满足。糖糖,你明显方向弄反了。”唐明顺不吭声了。张剑却一面吃东西,一面慢慢的说:“陆佩瑶,你的那个情人,真是临时的?既然他未婚,年轻,又帅,又有钱,床上表现又好,这么完美的男人,你应该套牢他。”“哦,没这个意思。他是个不结婚的男人。我们在一起,只是暂时互相身体吸引,不是为了长相厮守。还是别把事情弄得那么复杂,给彼此增加负担。好了,你们不要再问了,再问我也不会回答了。今天我是来吃饭的,不是来被你们审讯的。”饭后,唐明顺照例要送陆佩瑶回家,郑斌忽然说:“今天我来送。”唐明顺一愣:“为什么?”“对你不放心。”唐明顺大怒:“我对你才不放心呢。你离她远点。”郑斌冷冷看了唐明顺一眼:“她要是愿意,咱们没话说。但是现在她不要你了,你就不能强迫她。”唐明顺火冒三丈:“我什么时候强迫过女人。”陆佩瑶急忙制止:“哎,你们不要吵了。糖糖是守礼君子,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他要是想对我怎么样,还用等到现在。”唐明顺郁闷:“陆佩瑶,你真把我奚落惨了?”张剑不由的一笑。郑斌跟张剑缠绵后,张剑压在他身上,抱着他,恋恋不舍的舔着他强健的胸肌,郑斌却靠在床头抽起烟来,脑子里全是陆佩瑶,想起她晚上在唐明顺和张剑面前说的那些话,不由想到:难道她是真的喜欢跟我在一起。郑斌忽然觉得才分开一会,就相思难耐,一想到要明天才能再见到她,心中就苦不堪言。“你怎么了?”张剑抬头看他,眼睛里满是患得患失的恐惧。郑斌咬咬牙:“我还有点事,我要走了。”张剑脸色大变,痛苦:“你在我身边一整夜就那么难吗?”“哦,不是。我真的有事。”张剑苦笑:“你答应我的时候,还没事呢。算了,你要走就走吧。我留不住你的身体,更留不住你的心。”“嗯,我心里有你。如果我心里没你,我怎么会跟你在一起。” 郑斌歉然,“其实你对我比谁都重要,真的,甚至比我自己都重要。哎,你要是是个女人,就没这么些麻烦了。”张剑情绪低落,郑斌实在有点不好离开,但是他现在想去找陆佩瑶的欲望如此强烈,最终还是起床穿上衣服走了。张剑默默的伏在枕上苦熬又一个难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