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男友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6:22 字数:2753 阅读进度:71/87

在极度兴奋后的倦怠里,两人并肩躺在陆佩瑶的床上,郑斌伸开一只胳膊给陆佩瑶枕着。“你肩膀好像还在流血,我得找找家里有没碘酒,你需要消毒。”陆佩瑶侧过身凑近了去看。“心疼我了?”“嗯,牙齿上有细菌,会感染的。”陆佩瑶发现咬得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已经是血肉模糊的一片,赶紧跳下床,跑进客厅找来棉球,碘酒和纱布。“估计要成疤了,要去医院看看吗?”陆佩瑶小心的用镊子夹着棉球消毒。郑斌眉头皱紧了:“不用。这点伤算什么。你牛,我才上了你两次就给我留下终身印记。”“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你打算怎么样?”陆佩瑶困惑的看看他,“唐明顺和张剑知道了,肯定是一场轩然大波。”郑斌苦笑了一下:“我知道,他们自己不碰,别的男人也动不得。”“嗯,反正让他们两个知道可真不得了。”陆佩瑶一筹莫展,“你今后还要来找我吗?”“你想吗?”陆佩瑶头脑混乱成一片:“反正我们之间,没长久往来的可能。”“哎,你那天晚上付的钱太多了,我不好意思只为你提供一次服务。”郑斌一笑。“那,你打算提供几次?”“嗯,”郑斌思考,“那么多钱,包月都够了。要么我伺候你一个月怎么样?”“4000就包一个月。你可真够便宜的。不过,我接受了。”陆佩瑶跟着笑,心里揣摩着,两人在一起一个月,估计两人都满足了,也腻味了。忽然门锁一响,陆佩瑶大惊,跳了起来:“我爸回来了,快,把衣服穿上。”两人乱折腾的整个过程中,卧室门一直开着。陆佩瑶闪到靠墙的那侧,手忙脚乱的穿衣服。陆建国开门进来不由的一愣,看见女儿房间里,一个年轻男人赤/裸着上身,正坐在床上穿长裤。陆佩瑶穿完迎了出去:“爸爸,你回来啦。我给你做点宵夜。”“嗯。”陆建国眼睛还在瞟郑斌,郑斌已经披上了衬衫,一面扣扣子一面走了出来。“爸爸,这是我新交的男朋友,叫郑斌。”“你好。”陆建国一面打招呼,一面心想:一个多月前还跟张剑同居呢,怎么这会又跑出个郑斌来了,而且还带到自己家来过夜。哎,女儿大了,自己又是当爹的,有些话真不好启口。“叔叔,你好。”郑斌规规矩矩的跟陆建国打招呼。陆佩瑶怕自己老爸问七问八,郑斌说露馅,于是拉拉郑斌胳膊:“陪我到厨房做宵夜。”陆佩瑶从冰箱里取出速冻的猪肉荠菜馄饨,煮了三碗,又蒸了一笼南翔小笼,招呼大家坐下一块吃。果然不出所料,陆建国开始考察郑斌的基本信息。“你是哪里人啊,做什么工作的啊?”陆建国询问,郑斌的上海话明显不地道。陆佩瑶赶紧说:“郑斌是外地人,来上海工作的。”陆佩瑶也不知道郑斌是哪里人,到底是干嘛的,卖白粉,拉皮条,当保镖,这些职业可不能说,特别是不能跟自己爸说。其实郑斌是从上海邻省一个中等城市来上海混的:“……我爸妈过去是在小菜场里给人修鞋的,我还有一个弟弟,弟弟一家人跟我爸妈现在都在老家。我自己很小就出来混了……”陆佩瑶在桌下踢了他一脚,郑斌赶紧住嘴。陆建国皱眉了:“你哪个大学毕业的,在哪个公司工作?”陆佩瑶赶紧说:“郑斌是少体校毕业的,后来当兵,复员后,在荣华实业当保安科科长。”陆佩瑶一紧张,脑子里跳不出别的公司名字来。陆建国瞟了女儿一眼,心想:荣华实业,你跟老总的儿子没谈成,怎么顺手把个大学都没上过的保安稍回家了,这两人条件也差太远了吧。这顿宵夜陆建国吃得那个闹心,决定等郑斌走后一定得跟女儿好好谈谈,虽然面前这个小伙子长得确实挺帅,但是这客观条件也实在太不相配了。不求嫁入豪门,荣华富贵,但是找对象,底线还是要有的。不管怎么说,女儿自己大学毕业,银行工作。找个男朋友,大学本科毕业学历总要吧,正规企事业单位工作总要吧,家庭条件么,如果小伙子个人条件不错,也可是适当放宽,可是这个郑斌,要啥没啥……哎,女儿脑子被门夹了么?陆建国一面吃馄饨,一面暗暗下定决心,不能让女儿重蹈自己覆辙,非把两人拆散不可。偏偏郑斌很不识相。吃完宵夜后,陆佩瑶收拾碗筷,郑斌走进厨房,低声说:“既然说我是你男朋友,那我是不是晚上不走了?”陆佩瑶一怔:“你没地方睡觉么?”“嗯,可以去睡银宫的办公室。”郑斌自己的住处老有手下弟兄在那过夜,还带着女人一起来。郑斌过去觉得挺好,热闹。但自从跟张剑同居后,再回去住,忽然就嫌烦了。“啊,这么艰苦。那你要睡这就睡吧。”陆建国见郑斌居然这么堂而皇之的就在女儿房间里过夜了,这一气啊,真是非同小可。但是也不好现在就冲进去揪住郑斌衣领子,叫他滚蛋。哎,女儿大不留,再加上女儿好像恋爱上确实不顺……可是,再不顺,也不能是个男人就将就啊?陆佩瑶临睡前,靠着床头,嘴里叽里咕噜的在背托福听力。郑斌默默的看着她,眼神有点异样。陆佩瑶不好意思了:“是不是吵着你了。”郑斌摇摇头:“嗯,不是,只是感觉怪怪的,过去跟别的女人睡觉可不像你这样子,都是一直折腾到睡着的。”“我们不是刚折腾完嘛。怎么,你还想再来一次啊。我爸在呢。”陆佩瑶笑着用书打了他一下,眉目流转,全是媚态。郑斌忽然把陆佩瑶搂进怀里:“是不是我在这,吵到你了?”“没事,其实这一个多月来,我失眠很厉害,晚上整夜整夜的睡不着,白天全身乏力,记忆力衰退,注意力无法集中,只有跟你在一起的那一夜,是熟睡的。”陆佩瑶叹气,把头靠在郑斌胸前,舌头舔他胸肌,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味。“那好,把我当你的安眠药吧。”郑斌把陆佩瑶搂紧,“张剑一心希望你能申请到哈佛,别让他失望。”陆佩瑶看看他,搞不清楚他跟张剑到底是什么关系,又不好开口问。郑斌脸红了,羞耻。第二天陆佩瑶刚上班,就接到了她爸电话,来劝她跟郑斌分手。陆佩瑶抱着手机躲进安全楼梯:“爸,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会跟他多久的……放心,我没打算跟他结婚……不会让单位人知道的……不会怀孕的……爸,我都几岁的人了,我知道我在干嘛……哎呀,你就别管了,过两天大家腻了就分手……”刚接完电话,经理来找她了:“处长叫你去他办公室。给你派活呢。”陆佩瑶以为有新项目要派给自己,正好不用再看张剑公司资料了,心里正在庆幸,结果处长是派他继续跑张剑办公室。陆佩瑶傻眼:“嗯,我不是说过我做内勤嘛。”但是办公室同事们却认为这是件大好事:“这是你的机会啊,天天去,谈完公事谈私事,多冲那个富二代发发嗲,搞定他,一定要嫁进豪门。结婚时请大家上五星级酒店,让咱们都沾光大嚼一顿。”陆佩瑶啼笑皆非。唐明顺却是肝火上升,硬着头皮去跟刘行泉交涉:“刘行长,陆佩瑶再去跟张剑打交道不合适吧?”刘行泉头疼:“小唐啊,我明白你意思。可是张明端亲口提了,我有什么办法,总得给大老板一个面子嘛。放心,我是站在你这边的,过段日子,他们没什么进展的话,再把小陆撤回来。张明端那里也算交代过了。”唐明顺嘀咕:“他们不会有什么进展的,不过,这样老往张剑那跑,陆佩瑶精神上比较受刺激。”唐明顺本来指望两人不见面,过三个月,陆佩瑶就把张剑淡忘了,现在张明端在里面插了一脚,看来自己要等更长时间了……哎,陆佩瑶明年就要出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