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闹剧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6:15 字数:3480 阅读进度:60/87

假期结束,上班的第一天,陆佩瑶一大早起床,从车库里把张剑的宝马车开出,帕到他公司楼门口,然后把车钥匙给看门的保安。陆佩瑶刚转过身欲走,却吓得几乎尖叫,郑斌正无声无息的站在她身后。陆佩瑶差点没撞进他怀里。“你这么早在这里干嘛?”陆佩瑶心想这人怎么跟鬼魅似的。“等你来送车。”郑斌淡淡的说,“昨晚上等到半夜两点,今天早晨6点整就等在这了。本来打算送你回家,现在送你去上班吧。”陆佩瑶跟着郑斌上了那辆奔驰:“张剑派你送我的?”“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陆佩瑶糊涂:“那你为什么来等我?”“你前面三天哪去了,手机关机,车也不见了,你爸只知道你出去玩了。唐明顺都快找疯了,问了张剑十七八遍,我跑出去查各处车牌扫描记录,也没找到人和车。”郑斌一面往外走一面说。陆佩瑶脸红:“对不起,我应该早点把车还回来的。请替我向张剑道歉。”“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小事一桩。主要是唐明顺很烦躁。他肯定会来问你。早点准备好答案吧。”郑斌说。陆佩瑶忽然恼火:“我干嘛要向他汇报我行踪,我跟他有个屁关系。”果然,唐明顺站在银行门口的石头狮子下面,貌似悠闲,但是一看见郑斌的车过来,脸色就变了。陆佩瑶下车,郑斌马上就开走了。唐明顺走过来:“这怎么回事?你怎么在他车里?”陆佩瑶简单解释了下,唐明顺脸色相当难看:“佩瑶,离郑斌远点。他勾引女人是老手。”陆佩瑶不高兴了:“这跟你没关系。”陆佩瑶一上班就发现,婚礼那天的事已经传得全行皆知,同办公室的人一上午都在拷问陆佩瑶偏向哪个,连处长都跑来说笑,一上午都没人有心思干活,笑声不断。张剑貌似唯恐天下不够乱。上午10点多,花店送来了一打纽西兰进口的长茎红玫瑰,送花的那个补充说,从今天起,每天早晨都会送一束过来。同办公室的都“哇”了一声。陆佩瑶正哭笑不得。唐明顺走了进来,冷着脸要把玫瑰扔进了垃圾桶。“哎,别扔,这么浪费,轮流送给我们吧。”办公室同事说,“糖糖,人家送花,你送什么?”“中午买零食吧。”有人建议,“吃的比花实惠。你送零食来,我们就在小陆面前说你好话,不送,我们就劝小陆嫁那个张小开。”唐明顺一笑:“零食算啥,你们谁能劝陆佩瑶嫁给我,我请他吃八十只蹄髈。”到了下午下班的时候,闹剧的高/潮到了。唐明顺陪陆佩瑶从电梯下到一楼大厅,电梯门一开,只见张剑穿着笔挺的白衬衫,打着领带,头发一丝不乱,像根冰棍似的戳在大厅里。张剑微微一笑:“我不能让你近水楼台先得月,从今天起,我每天都会来接她下班。”唐明顺顿时脸涨得通红。大厅里路过的同事们无不侧目暗乐。陆佩瑶苦恼:“哎,你们……我现在是全行的笑柄。”陆佩瑶从银行的地下车库里推出存在那里的自行车,跳上骑着跑了。唐明顺跟张剑对视一眼,钻进自己车,慢慢跟在后面。行里那些在路边等公车的同事都在看这么一幅风景:在下班高峰期,一辆宝马一辆奔驰跟在一辆自行车后面爬行,后面一溜的车在拼命摁喇叭。陆佩瑶真是死的心都有,自行车龙头一转,拐进了小巷。陆佩瑶挑小路骑到了家,发现唐明顺和张剑都靠着自己车,在那等她。陆佩瑶无奈:“你们俩到底想怎么样吧。”唐明顺也十分不满:“张老弟,你到底想怎么样。”张剑笑:“我诚心诚意追老婆,怎么,你们不信,那就用时间来证明吧。佩瑶,今天晚上有空吗?我们继续排练拉丁舞,两周后就要初赛了。”“好的,我们继续练习。” 陆佩瑶想了想,“今天晚上我请客,我们三人一起吃饭怎么样,我有话跟你们两个说。”陆佩瑶请两人在学校门外的一家屋顶又低又矮,电灯泡在头上晃来晃去,桌子油乎乎的小馆子里吃晚饭,空气里全是油烟,周围是闹哄哄的大学生,给唐再顺点了清蒸梭子蟹和葱油皮皮虾,给张剑点了辣味炒螺蛳和虎皮尖椒。唐明顺很高兴:“下班刚换的衬衫吧,当心别把油爆上去。”张剑把领带拉下来,解开领口扣子,露出胸肌,袖子高高卷起来,露出上臂,向陆佩瑶抛了个媚眼。陆佩瑶忍不住一笑。唐明顺忍无可忍:“张剑,你也不嫌恶心,你是吃我豆腐还是来真格的?”“当然是动真格的。我说过了我们公平竞争,看佩瑶挑谁。”张剑笑着说。唐明顺牙关咬了起来,陆佩瑶赶紧制止了唐明顺:“好了,糖糖,张剑是开玩笑的,你别生气了。张剑,你别逗糖糖了,也别再往我办公室送花了。我还在办你公司的项目,你再闹的话,为了避嫌,我只能申请调离项目组。”张剑半真半假的说:“佩瑶,为什么不信我追求你。我又没要你现在就答应,我说了让时间来证明我的一片赤诚。”陆佩瑶无奈,只好说:“有件事情,我本来还没想跟你们说,请你们千万别让别人知道。”两人一怔,都抬眼看她。陆佩瑶脸一红:“我已经决定申请出国留学,计划明年走。这事现在别让单位的同事知道,等我拿到offer后,正式提出辞职时再说吧。”两个男人惊疑不定,彼此看来看去。张剑搞不清楚:“陆佩瑶,你不是因为我胡闹,生气了,所以才这么说的吧?”“我要花一年的时候考英语申请,申请到后会向行里辞职,像这种要花无数时间精力,会彻底改变人生轨迹的大事,我能开玩笑吗?”张剑看看唐明顺:“唐哥,你还不赶紧求婚?”陆佩瑶忙说:“跟糖糖没关系。别说我跟他之间根本没什么,就是真有什么,我才二十三岁,在这个年龄的人不可能因为婚姻爱情放弃自己的梦想。我想出国留学是因为我向往新的生活,想寻求更高的起点。”唐明顺脸白了。张剑看看他们两个:“陆佩瑶,你真打算放弃唐哥?他可是为了你从上海到香港,来回折腾。”陆佩瑶低下头:“张剑,你在英国留学多年,也交过女朋友吧。在你要回国的时候,你会为一个女孩留在英国吗?人在前途事业和婚姻爱情之间选择,没有人会选择爱情,因为前途属于自己,爱情要靠别人的恩赐。而别人的恩赐那是愿不愿意给你,什么时候给你,都由别人说了算的,而且就算给了你,什么时候想收回就可以收回的。”张剑张口结舌。唐明顺眼睛里流露出了深深的痛苦:“你想去哪里?读什么?”“我想去美国,读MBA。”两个男人又眼睛看来看去,张剑说:“读MBA没有奖学金啊。”“先申请吧,如果能申请到,钱的问题总能解决,大不了把家里的房子全卖了,再借一点,等毕业工作后再慢慢还就是了。”陆佩瑶停顿了会,“其实我觉得我肯定能申请到,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我申请不到,只不过是申请到哪个学校而已。”“你想去哪个学校?”张剑问。陆佩瑶脸红了,过了会,小声说:“哈佛。”两个男人又彼此看来看去,相对无语,陆佩瑶既然目标设定如此之高,想必会竭尽全力,那再劝也没什么意思了。过了会,唐明顺慢慢问道:“读完回来么?还是想留在美国。”“嗯,现在八字没一撇,也不好说。但是我的目标肯定是读完后留在美国,在跨国公司找到工作,拿到绿卡,在美国定居。”三个人吃完后,慢慢走回到陆佩瑶家小区门口,张剑先告辞了。唐明顺在路灯下凝视陆佩瑶,夜风正吹动她的长发,唐明顺心痛如刀绞。“是我的一再迟疑,让我最终失去了你吗?”唐明顺问。“不是。”陆佩瑶摇摇头,“是我对人生还有更高的期盼,还有未满足的野心。”唐明顺长叹一声,默默的转身离开。张剑不再送花了,也不再来接下班了。唐明顺却每天中午把陆佩瑶带进自己办公室,并且关上门,不知在干嘛。同事们都在背后叹息,才PK了一天,就尘埃落地啦,好戏刚开场就宣告落幕,意犹未尽啊。其实唐明顺是因为有单独的办公室,每天中午让陆佩瑶在自己办公室里复习前一天的功课。陆佩瑶背单词、做题目的时候,唐明顺就在旁边神情抑郁的看着。陆佩瑶见他痛苦,忍不住问:“你真一点不想留我?”唐明顺强忍泪水:“你想飞,我又怎可折断你的翅膀。而且你会听我吗?何必多此一句呢。”陆佩瑶多年以后才明白跟唐明顺结婚和跟去美国求学其实毫无冲突,他们两人如果那时结婚,她就会在两年后归来,跟唐明顺长相厮守。但是23岁的陆佩瑶还没到想稳定下来的年龄,婚姻家庭在这个年龄的女孩眼里实在是乏味可陈的,而在异国他乡的新生活,想想都是多么的激动人心。陆佩瑶的心里像有一架天平,天平的这一端是一个不太靠谱的男人和他那不太靠谱的爱情,另一端则是整个未知的世界:前途,事业,金发碧眼的帅哥们……陆佩瑶将托福听力一句句记在自己的小本子上,一天背20遍,那时的她只知道自己要背单词要做题要听磁带,她还不知道自己在做这些的时候,错过的是一份怎样的柔情——谁叫我们年轻时,不懂得爱情。多年后,在美国,已经有过一次短暂婚史的陆佩瑶在深夜加班的时候,猛喝着咖啡,忽然脑海中再现唐明顺送自己回家的那些夜晚,不由得手里切片面包掉落在电脑键盘上。陆佩瑶为唐明顺写的歌,却无人聆听:我在懵懂青春里无知错过你一错再错错过蓓蕾初绽又错过花满枝头我曾经 一无所有却拥有你到如今我拥有一切却无处寻觅你在无眠长夜里我重回记忆在那里才能再次感受你的深情抚慰我无处停泊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