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行长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6:12 字数:3209 阅读进度:55/87

第二天的面谈非常顺利,Flyer受到了一致称赞,张剑在会议上将自己公司10年的资产增长和市场份额背了出来,一口气报出20个数字,把大家砸得晕头转向,留下了深刻印象。会议结束后,两人又去行长办公室跟陈敏交谈。陈敏气度优雅,给人如沐春风感,事实上整个香港分行的管理层都谈吐间对人十分尊重,虽然提的问题相当尖锐,但是交谈始终是在一种平等交流的气氛上进行的,跟上海分行那种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气氛完全不同。上海分行现在还是部队转业干部的天下,中高层平均教育程度不高,业务能力低下,官场气氛倒是十分浓郁,上级跟下棋说话完全用命令式语气,咄咄逼人。香港这边则恰恰相反,主管们个个业务精通,待人彬彬有礼。陆佩瑶暗暗对自己说:这趟香港之行,我算是开眼界了,这才真正像个国际大银行的做派,上海那边简直就一乡镇企业,行里领导就一窝发横财的土包子。陈敏办公桌上放着一张十几岁少年的照片,非常英俊,跟陈敏有点像,大概是她儿子。陆佩瑶越看觉得越眼熟,却想不起哪见过,不由的一个劲瞟那张照片。陈敏微笑了:“我儿子的照片。”“长得真帅,英俊少年。”陆佩瑶称赞。“谢谢,长得比较像他爸爸。”陈敏微笑着说。忽然间一道电光在陆佩瑶脑子里划过,她知道为什么看起来眼熟了:“您先生是?”“哦,我先生叫孟达,在你们上海市任市长助理。”“哦,原来是孟助啊。”张剑吃惊的说,“这个项目就是得到他大力支持的。”“我知道。”陈敏点点头,“他给我打过电话,让这边尽量配合这个项目,所以我们一直是一路绿灯大开。”张剑笑:“让您多费心了。”-----------------------------唐明顺得从深圳回上海,一大早就赶去罗湖关口了。香港国际机场的候机室里,陆佩瑶用自己的笔记本登陆无线网,搜寻着陈敏的资料,不久就翻出了一份她的英文简历,陈敏毕业于美国名校,有MBA学位,在美国工作多年,30岁左右回国,2年后到香港工作至今——跟孟达说的一切完全吻合。张剑在队伍后面挥手:“陆佩瑶,Boading了。”郑斌走了过来:“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大姨妈来了。”陆佩瑶啼笑皆非:“哎,不是。”陆佩瑶合上了笔记本。“那走吧。”郑斌认真的看着她:“是不是因为昨天被挑起来了,又没干成,不上不下憋得难受啊?”“不要瞎说。”陆佩瑶崩溃。“要我帮忙吗?”郑斌模棱两可的问,拿起陆佩瑶的电脑包。陆佩瑶小心的看看他,决定还是不说话为妙。陆佩瑶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望着下面的滚滚白云发呆,心中空空落落的。这次香港之行真是诸事不顺,倒霉到家了。但是最使陆佩瑶心情黯淡的,却是遇见了孟达的合法妻子。孟达的这个妻子一直以来,对陆佩瑶来说,只是个抽象概念。她只知道他们长期分居,互不干涉私生活,婚姻为了政治维持,这些都无损于孟达的形象,反而显得孟达像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即使生活放荡点,也可以理解接受——人总需要性生活的嘛。每个女人,特别是漂亮女人,都难免自视甚高,虽然孟达说过自己妻子很优秀,陆佩瑶想当然的以为孟达的妻子是个受过良好教育,能干,但是缺乏气质和魅力的女人。陆佩瑶过去以为孟达喜欢自己是因为自己既美貌又优秀,他对自己的占有里面有欣赏爱慕的成分,所以陆佩瑶才这么动情。士为知己者死,鸟为知音者鸣。但是今日一见,陈敏美貌高贵,优雅温和,彻底粉碎了陆佩瑶心中黄脸婆的形象,而且陈敏出身名门,在海外受过高等教育,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香港分行的行长——陆佩瑶知道自己永远别想当上上海分行行长,估计熬到个副处也就到头了,别看银行里女职员多,坐在正职位子上的却几乎都是男性。总之,陈敏的家庭背景,学位学历,个人能力都要超过她陆佩瑶。陆佩瑶多少有点自惭形秽的自卑感,又因为这份自卑激发了道德上的羞耻感,对孟达也大有不满。陆佩瑶在飞机上思索,孟达喜欢她陆佩瑶什么?无非是青春的肉体而已,原来孟达跟一切好色出轨的男人并无任何不同,家有七仙女一样的妻子,当老公的照样在外面寻花问柳——男人卑劣天性。陆佩瑶跟孟达并没有深刻的接触,一切的热情都来自于差距崇拜,孟达在陆佩瑶心中像神一样遥不可及,像神一样完美无缺,当孟达失去了神的光辉,变成一个背叛妻子的普通出轨男时,他的魅力就随之消退了,陆佩瑶心中的崇拜消退时,爱慕和热情也随之衰退了。郑斌把盒饭递给陆佩瑶:“吃点吧。”“谢谢。”陆佩瑶拆开锡纸,勉强吃了两口,又转过身去,望着窗外发呆,夕阳将脚下的云海染成金黄。郑斌皱起了眉头:“陆佩瑶,你怎么了,至于这副德行么?今晚上让唐明顺给你补上,这小子一个晚上至少可以干三场。”“哎,跟这个无关啊。”陆佩瑶苦恼,实在拿郑斌没折,跟他解释他又理解不了,对他生气他又帮过自己大忙,不理他他又没完没了。张剑拉拉郑斌的袖子,示意要跟他换个位置,郑斌莫名其妙,但还是站起来把位置让给他。张剑在陆佩瑶身边坐下,看着她的眼睛,真诚的说:“陆佩瑶,我是想向你表示我衷心的感谢。这一年来,你的努力认真,使得这个项目能得以快速顺利的进行,你的仔细勤勉,完善了许多的细节,你的执着坚韧,把我折磨得不得不低头认输。今天我们能完成这第一步的筹建,跟你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我非常感谢银行把你派来具体经办这个项目,并期待着今后的继续合作。”陆佩瑶脸红了:“哦,张总,谢谢您给予我的如此高度的肯定。有您这一句,这大半年中跟您吵的那么些架,怎么都值了,被您气得吃不下的那么多顿饭,就当是帮我减肥了。”两人一起大笑。张剑说:“那今天看在我向你表示心服口服的份上,能再吃两口吗?”陆佩瑶拿起了叉子,又吃了两口:“我吃不下去是因为这饭太难吃。”“哦,不是因为我?”陆佩瑶笑了:“怎么可能呢。张剑,真的,我们各为其主,在利益上是有部分对立,所以我们经常吵架,但是我们的的终极目标是一致的,就是想把这个项目办成。这次香港之行如此成功,我怎么可能因此吃不下饭。”“那我自作多情了。”张剑笑,“那是因为唐明顺么?”“嗯,一半吧。”笑容慢慢的从陆佩瑶嘴角消失了。张剑温柔的说:“佩瑶,唐哥他非常在乎你,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在乎一个女孩,给他点时间,他肯定是你的,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他跟别人结婚,你可以来问我要人。”张剑心里想:你比我幸运多了,你们之间是没有非人力不能穿越的障碍的。陆佩瑶垂下头,慢慢的说:“世界上没人比我自己更清楚,糖糖他有多在乎我。前两天我也确实是在想,反正他又不会娶别人,我可以等,等到他收心的那天。我相信他最终会跟我结婚,我甚至可以逼他很快就这么做。他最怕我交别的男朋友,我只要现在说声要跟什么人结婚了,他就会马上紧张,我能逼他去跟我领结婚证,这点我能做到。但是有些事情,不管结婚没结婚,男人是永远不会改变的,糖糖他永远不可能断别的女人,也不可能不玩3P……”陆佩瑶声音忽然有点哽咽:“我现在一点都不想跟他结婚了,我不想要一个出轨的丈夫。我想要一个稳定的家庭,一个忠贞的丈夫,可是放眼周围,不管家里妻子怎么完美,男人有点身份地位,就要出轨。我宁可一个人过一辈子,也不想让我的孩子面对一个残缺的家庭。”陆佩瑶转过头去,默默忍受着心头的痛苦。张剑无语,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郑斌忽然说:“陆佩瑶,女人干嘛那么小心眼,一个男人有没别的女人就那么重要么?就算唐明顺跟别的女人玩玩又如何,他一天可以做好几次,又不会少了你那份。”“这点上女人就不如男人大气了,我就愿意跟我的朋友分享我的女人。”郑斌一面想一面说,“我有哪个女人,唐明顺或者张剑没一起玩过的么?嗯,如果有的话,那肯定是我不喜欢的女人。”张剑啼笑皆非,陆佩瑶目瞪口呆。郑斌继续说:“我什么都愿意跟我最好的朋友共享,我的钱,我的女人,甚至我的性命,总之,我的一切。男人间的这种亲密信任,女人是不能比,也不会懂的。”郑斌心想:唐明顺就他妈的不够义气。又看看张剑:你看你每天晚上那么折腾我,我也为你忍受着。陆佩瑶看看郑斌,多少有点佩服的说:“您了不起。”“那是,这就是男人间的情谊。女人是不是很羡慕男人啊?”“羡慕男人什么?羡慕男人不会来大姨妈?”陆佩瑶翻着白眼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