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行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6:10 字数:2428 阅读进度:53/87

早晨10点,张剑和陆佩瑶在分行给项目小组和各位主管做项目介绍,张剑先讲,介绍了自己公司和未来规划,然后是陆佩瑶具体介绍项目概括和各项经济指标。两人都用英语讲,Flash也是纯英文的,张剑英语流利程度相当于中文,而且是纯正的英式口音,香港分行这边十分满意。 香港分行行长是个女的,叫陈敏,气质端庄高贵,容貌看起来相当年轻艳丽,但是从资历上来说,应该超过40了。陈敏对两人的Flash印象颇佳,跟他们约好,第二天早晨他们跟其他经理们谈完后,再到她办公室细谈。一走出分行大楼,张剑跟陆佩瑶就齐声大叫,两人互相击掌欢呼,一年半的辛苦,总算有所收获。张剑说:“中午我请客,想吃什么尽管说。”陆佩瑶说:“海鲜大餐。来一只整只的清蒸帝王蟹。”张剑骂:“真会敲竹杠。”陆佩瑶发狠:“你这么说,那就来两个。唐明顺下午到,得给他留几根蟹腿。”唐明顺下午三点才赶到,满身汗水尘土,疲惫不堪。陆佩瑶心疼,叫他先去洗澡,自己把蟹腿都剥了壳,撒上姜蒜末,拌好作料,等他来吃,又把水果细细一片片切好,插上牙签,张剑拿起来往自己嘴里塞,气得陆佩瑶一个劲的冲他翻白眼。唐明顺洗完澡出来,一面吃东西一面听张剑讲这两天的事情。陆佩瑶不停的在往唐明顺嘴里塞东西,郑斌一人独坐床上无聊。唐明顺吃饱了:“张大少爷,我晚上睡哪?这儿一晚上等于我大半个月工资,你不能指望我自己掏吧。”张剑不悦:“你们当我唐僧肉啊,人人都来咬一口。你晚上还能睡哪?陆佩瑶这张床是king size的,你们爱怎么折腾都行。”唐明顺说:“不行,要么你们让一张床给我。要么你再给我开个房间。”张剑吃惊,看了陆佩瑶一眼,陆佩瑶低下了头,默默无语。郑斌忽然开口:“那你睡我那床吧,今晚上,我跟陆佩瑶睡一床就是。”郑斌语调平稳,毫无调侃的口吻。众人尴尬,不知道怎么回他才好。陆佩瑶叹了口气:“糖糖,你也累坏了,先睡会午觉,等醒了我们再一起吃晚饭。”陆佩瑶提起自己笔记本:“糖糖你在这里睡,我们去另一个房间。我和张剑要准备一下明天跟陈行长还有那些经理的会谈,还要想想他们可能会问什么问题。”在张剑他们房间里,陆佩瑶默默的为明天的面会忙活着,眼睛低垂,脸上毫无表情,两个男人倒是不停的抬眼看看她脸色。终于张剑忍不住:“陆佩瑶,你没事吧。”陆佩瑶淡淡的说:“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有一个男人为我万里迢迢赶来,出乎于情,却止乎于礼,我多运气啊。”郑斌靠在床头上问:“他干嘛不跟你上床?什么原因?你有毛病?”张剑尴尬:“哎,郑斌。”陆佩瑶恼火:“你才有毛病呢。”郑斌说:“那是什么原因?他又不阳痿,谁不知道他见个漂亮妞就上,玩3/P比谁都疯。”张剑咳嗽:“郑斌,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陆佩瑶看看郑斌,平静的说:“你已经回答你的问题了。他不想放弃他的生活方式。”陆佩瑶说完,低头继续干活。郑斌想了想:“他自己不跟你睡觉,又不让别的男人跟你睡觉。嗯,你要是憋不住了,就来找我吧,我来满足你。”陆佩瑶尴尬万分,看看郑斌,郑斌表情相当严肃,正认真的盯着她看,再看看张剑,张剑正在查资料,像是什么都没听见。陆佩瑶拿郑斌没折,昨夜之后,也不好冲他发火,于是也学张剑,装什么都没听见。唐明顺一觉睡了三个多小时,醒后神采奕奕,风度翩翩的走进房间,衬衫笔挺,头发一丝不乱:“大家都饿了吧,晚饭我请客。”唐明顺为两名男士点了很多辣菜,给陆佩瑶和自己点了一堆海鲜。因为郑斌在,唐明顺故意做秀,给陆佩瑶剥虾壳,剔鱼刺,把海鲜羹一勺一勺的喂进她嘴里,眼睛里更是脉脉柔情。唐明顺越来越动情,这里不是上海,周围也没银行同事,有一种跟现实生活脱离的感觉,唐明顺感觉到一种自由,一种可以随心所欲表达自己意愿的自由,不由的把性格中的温柔细腻发挥了个淋漓尽致。陆佩瑶心情抑郁,沉默的吃着唐明顺喂给她吃的东西。吃完晚饭,唐明顺问:“大家想去什么地方娱乐。”郑斌严肃的说:“去湾仔红灯区。”张剑咳嗽一声说:“咱们哪都别去了,就在这酒店娱乐中心里要个包厢,唱唱卡拉OK算了。”陆佩瑶几乎能唱所有流行歌曲,轮流陪三位男士唱歌,轮到唐明顺跟陆佩瑶唱二重唱时,两人面对面拿着话筒唱情歌,唐明顺忍不住手就挽上了她腰,越搂越紧,唱完最后一句,唐明顺冲动难忍,头一低吻上了陆佩瑶的唇,越吻越深,不愿松手,两人的身体也贴在了一起。郑斌不乐意了,上来把唐明顺扯开:“干什么,唱歌就唱歌,演黄片回房间演去。”下一首是陆佩瑶点的歌,陆佩瑶一人唱:“这正是花开时候,露湿胭脂初透,爱花且殷勤相守,莫让花儿消瘦。这正是月圆时候,明月照满西楼,惜月且殷勤相守,莫让月儿溜走。似这般良辰美景,似这般蜜意绸缪……”唐明顺看着射灯下的陆佩瑶,麦黄的灯光给她脸上的细细的绒毛镀上了一层金色,栗色长发垂到腰际,紫红色长裙无风自动,不由的意乱神迷。张剑一笑:“唐哥,花开堪折只需折。”唐明顺再难忍耐,低声说:“你说得没错。”站起身来,拿下陆佩瑶话筒,“瑶瑶,我们回房间去。”郑斌皱起了眉头:“唐明顺,你是说给我们听,还是真干?”唐明顺回头扫了他一眼:“是真是假,你把耳朵贴墙上听吧。”陆佩瑶羞得耳朵都红了,唐明顺把她搂在怀里,“等会叫得响点,吵死他们。”一回到房里,唐明顺就喘息着把陆佩瑶搂进怀里,一面深吻,一面给她脱衣服。陆佩瑶在渴望中轻微战栗,一面帮唐明顺解扣子,一面轻声问:“糖糖,你真想清楚了?”唐明顺一呆,不由的迟疑,手的动作停了下来。陆佩瑶叹息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唐明顺顿时着急,把陆佩瑶搂紧:“别,瑶瑶,今天别问这问题了好吗。今晚上,让我们彼此拥有一次。我们是在香港,不是在上海,一切问题等回去后再考虑。”陆佩瑶无奈,长叹了一声。唐明顺将陆佩瑶压倒在床上,反反复复吻着,感受着她身体的温润柔软:“瑶瑶,今天晚上我们什么都别想,好好体会彼此。”唐明顺用手抚摸陆佩瑶黑色玻璃丝袜下的长腿,顿时冲动得难以自已,把她腿抬起来,隔着丝袜舔她脚趾头,一路往上,湿漉漉的吻痕,一直亲到大腿根,黑色的蕾丝内裤令唐明顺两眼冲血,唐明顺隔着内裤开始啮咬陆佩瑶那点娇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