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她出头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6:08 字数:3643 阅读进度:50/87

“那我送你吧。”郑斌说。陆佩瑶大奇,看看张剑,张剑脸色真是难看。陆佩瑶赶紧说:“不用,我自己回去。”郑斌说:“走吧。”径直走了出去,陆佩瑶只好跟在后面,最稀奇的是,张剑也跟在后面,三人一直走到地下车库。郑斌打开那辆奔驰600的前门,示意陆佩瑶坐进去。陆佩瑶忍不住溜了张剑一眼,她知道张剑平时自己开一辆白色的宝马跑车,有钱人真是不一样,一人开两辆名牌车。陆佩瑶坐到副驾座上,张剑自己开门,坐到了后座上,这下,陆佩瑶再迟钝也隐隐觉得不对了。陆佩瑶看看正在发动汽车的郑斌,又扭头看看张剑,小心的问:“郑斌,你真是张总的保镖么?”两个男人闻言都是一愣,过了一秒钟,一起点头:“是。”陆佩瑶不响了,心里嘀咕:这保镖和这老板一样的怪,不过,关我屁事。郑斌开车在车流里窜来窜去,陆佩瑶胆战心惊,干脆把眼睛闭上不看。张剑笑了起来:“陆小姐胆子这么小。”陆佩瑶知道张剑不喜欢自己,但是今后跟他打交道的时间还长着呢,毕竟人家有钱有势,自己不过是个办事员,不是工作上的原则问题,也不想跟他顶撞,于是就不吭声。张剑不依不饶:“郑斌最喜欢在高速公路上飙车了,下回带你开开眼怎么样,保证吓得你尿裤子。”陆佩瑶这下不高兴了:“显摆手下车技好算啥本事,有能耐你张大少爷自己飙车啊,别把自己撞得从此失禁了。”郑斌没听明白,以为陆佩瑶在说“失敬”:“失敬,他什么地方失敬了?”陆佩瑶脸一红,不说了。张剑却笑了起来:“什么地方能失禁啊,当然只能是那杆枪啦。陆小姐上次跳的舞真是令人难忘,我每次想起来就要失禁。陆小姐,想感受一下我的失禁么?”陆佩瑶大怒:“张总,我是银行派来给你公司办抵押手续的办事员,如果你再说这种不三不四的话,就是在公务中对我进行性/骚扰。我可以书面上报告我银行申请调离项目组,也可以向你公司提出申诉。”这回轮到张剑不吭声了,羞惭。陆佩瑶见张剑不继续说了,也就不追击了,在中国,一个年轻女孩出门办事,到哪都会遇到这号事,陆佩瑶也不可能真去投诉。郑斌却开口了:“陆小姐,你的裙子是我抓到手的,你想什么时候兑现?”陆佩瑶脸一红,看了看郑斌。郑斌全神贯注的在开车,一点不像在调侃。陆佩瑶窘:“嗯,那是我喝多了开的玩笑。”郑斌回头看了她一眼,又是那种能把人刺穿的眼神:“哦,看来你是不打算兑现了。好吧,我等着,有一天你愿意兑现了,要连本带利一起给我。”郑斌停顿了一下,“对了,我除了当保镖外,还放高利贷。所以你最好早点兑现,省的利息太高。”陆佩瑶越听越惊奇,惊奇得都忘了生气了。郑斌表情严肃,声音平缓,像在说:我去年在你们银行存了100元钱,现在到期了,来取。陆佩瑶又扭头看看张剑,张剑沉着脸,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陆佩瑶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如果郑斌真说出这么荒谬的话,张剑还不笑抽筋。郑斌不再说话了,陆佩瑶怀疑自己刚才出现幻听了,也不敢说话。在一片沉默中,车子停在了分行大楼门前。陆佩瑶谢过郑斌和张剑,跳下了车。张剑也下了车,然后重新上车,坐到了副驾座上。陆佩瑶跟两人挥手告别,郑斌驾车驶离。---------郑斌一离开银行门口,张剑就发作了:“你真打算上她?”郑斌“嗯”了一声:“她许诺给我的。”郑斌心意已决,张剑心痛如焚,却顿时没了脾气,喃喃说:“可她是唐明顺的女人啊,唐明顺好像不愿意你动她。”郑斌不以为然的说:“我说过了,不强迫她。她如果自己乐意,唐明顺能拿我怎么样。”张剑还想最后努力一把:“撬自己生意搭档的女人,不值得吧。”郑斌不高兴的横了他一眼:“生意是生意,女人是女人,两码事。你说,唐明顺能为了个女人跟我怎么的吧。”张剑心情抑郁,不说话了,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郑斌看看他脸色:“行了,我们两一起玩她。我看她大概没被人玩过菊花,你给她开/苞好了。”张剑心里还在难受,想冲郑斌大吼:我没这兴趣。但是转念想想,他也阻止不了,算了,总比让郑斌一人跟陆佩瑶在一起好,于是勉强点点头:“好,我们跟她玩3P。”两人刚说好,郑斌的手机忽然响了,郑斌溜了一眼车载显示:“哦,唐明顺打来的。”-----------陆佩瑶进银行时,还是中午休息时间,陆佩瑶马上找到唐明顺,一路把他拖到屋顶花园:“糖糖,问你件事。那个郑斌,到底是什么人?”“嗯,问他干嘛?你又不认识他。”唐明顺支吾。“可是我最近老在张剑办公室遇到他,他真是张剑的保镖?我真觉得不像。”陆佩瑶满腹狐疑。“哦,张剑的保镖?嗯,差不多是吧,他没别的地方可以去。”唐明顺含糊其辞。“这个人真怪。”陆佩瑶吞吞吐吐的把上午的事说了,唐明顺越听脸色越难看。说到汽车上的对话时,陆佩瑶说不下去了,想含糊过去,但是唐明顺马上敏感到不对劲,终于一句一句把原话问了出来。陆佩瑶非常不好意思,满面通红,唐明顺气得七窍生烟。唐明顺拔出手机就给郑斌打电话:“喂,你在哪?”“车上。”“去哪?”“回张剑公司。”“好,我现在就开车过来,叫张剑也别走。我要跟你们两个说清楚。”唐明顺“啪”的一声合上手机,扭头对陆佩瑶说:“你回办公室上班去,我去找他们两个。”陆佩瑶担心:“算了,糖糖,他们也就是嘴上调戏几句,又不能真把我咋的。这号男人我见多了,虱多不痒。何必呢。”唐明顺说:“你别管,我去去就回来。”陆佩瑶拖住他胳膊不肯放:“糖糖,别去。他们不过是嘴上占我两句便宜,主要是张剑对我有看法,郑斌也帮他出气。让他们说两句就说两句呗,我又不会少一根毫毛。你真去找他们,你又能把他们怎么样吧,反而把关系闹得剑拔弩张了。我今后还要跟张剑打交道的。”唐明顺微笑了:“佩瑶,你是担心我吃亏么?放心,他们两个不敢把我怎么的,当然,我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我是去跟他们打个招呼,叫他们今后嘴巴上注意点,不再让你难堪。这个面子他们会给我的,放心吧。”唐明顺伸臂抱了陆佩瑶一下:“我回来就来找你。”三步并作两步跑掉了。陆佩瑶叹气:“哎,真不该告诉他。”------------唐明顺跑到张剑办公室,秘书还来不及通报,唐明顺一脚就踹了进去。秘书大惊,跟在后面:“张总,要不要通知保安?”张剑挥挥手:“不用,你把门关上,别让任何人进来。”秘书出去了。郑斌坐在沙发上,唐明顺上去就揪住了他的衣领:“郑斌,我警告过你,不许打她主意。”郑斌恼火,“啪”的一声捏住了唐明顺的拳头,手指加力,唐明顺脸白了。“别自讨苦吃。”郑斌一面说,一面松开自己的手。唐明顺也撤回了自己的手,用另一只手揉着,怒气冲天的瞪着郑斌:“你跟我说清楚,你到底想干嘛。”郑斌盯着唐明顺眼睛问:“唐老弟,这个陆佩瑶跟你到底什么关系?她是你女人么?”唐明顺摇摇头:“不是。”“那你激动什么?”唐明顺火更大了:“你不用管我跟她什么关系。你别想打她主意。如果你敢动她一根毫毛,我跟你没完。”郑斌看看唐明顺,发现唐明顺两眼充血,牙关紧咬,头发上竖,过去倒还真没见他这么激动过,不由的有点犹豫,毕竟唐明顺是官二代,自己不能缺少的生意伙伴,娱乐这块现在在他收入里占大头,而且风险最小,收益最稳定,几乎合法,两人还有继续做大的打算,为个女人跟他闹崩有点不值得,但是就这么罢手了?郑斌还有点舍不得,而且在张剑面前被唐明顺威胁住了,也太没面子。“我不碰她,除非她自己来勾引我。”郑斌说,“你总不能指望我会拒绝这么漂亮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吧。”“她主动向你投怀送抱?哈哈。”唐明顺不由的好笑,“你当你谁啊。”“那不就完了。她欠我一夜春宵,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去问她要的,但是她自己要是送上门来给我,你也别指望我会拒绝。这样行了吧。”唐明顺想想,话说到这个地步,郑斌也算够买自己账了,毕竟两人是合伙人,不是上下级:“行,你离她远一点。另外,不要说脏话调戏她。”郑斌苦恼:“这你真冤枉我了,我真没有。你见过我调戏女人吗?我从来都是只干不说的。”这也是实话,郑斌天生话少,肚子里词汇也不多。唐明顺扭头去看张剑:“张老板,我知道你对陆佩瑶有点意见,咱们公对公,私对私,分开谈。如果你是对她工作有意见,可以向行里反应嘛,行里可以换个办公员。如果你对她个人有意见,那你把意见说出来,如果她有什么不对的,我让她向你赔礼道歉。”张剑投降:“行行行,唐哥,你牛。我赔礼道歉。”唐明顺也不想真跟张剑闹僵:“赔礼道歉倒是不用。不过,你对她工作上有意见,直接跟她吵不就完了,不要人身攻击嘛,跟一个小姑娘说这种话,多不好意思。”张剑确实很不好意思,他留洋回来,对中国的办公室讲黄色笑话什么的,相当看不惯,更何况陆佩瑶还是银行到自己公司来办事的职员。张剑忍不住瞟了郑斌一眼,后悔自己失控:“唐明顺,我郑重的向陆佩瑶道歉,请你代为转达,并且保证决不再犯。”这下轮到唐明顺不好意思了:“哦,张剑,别说得这么一本正经嘛。行了,今天晚上我请大家吃饭,这事就算这么了结了。”张剑跟郑斌一起点头。张剑看看唐明顺,忍不住说:“唐哥,真没见你这么气急败坏过。你对这陆佩瑶这么有意思啊,那干嘛不让她做你女朋友呢?你也好在你妈面前交差。”这句戳中了唐明顺的痛处:“唔,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是个不结婚的男人么?交什么女朋友啊。陆佩瑶正经小姑娘,咱们这种男人就别去祸害人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