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想体会吗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5:56 字数:2938 阅读进度:36/87

唐明顺第二天起来后,做什么事情都直发愣。上午就在自己家里打转转,下午开车去了银宫俱乐部。郑斌正在上次唐明顺带陆佩瑶去过的那间办公室忙活。唐明顺跟他有一两周没见了,当下,两人把门关上,彼此交代一些事情。唐明顺把俱乐部最近的财务情况,员工训练,还有新促销手段,节目更新什么的告诉郑斌。郑斌肚子里墨水有限,唐明顺说啥,他不管明白不明白都一个劲的点头。然后是郑斌告诉唐明顺特殊服务里的事情,赵真真现在带小姐带出经验来了,不光带郑斌给的人,还有新人来投靠,这样她可能要管不过来了,得给她增加帮手。另外就是郑斌想增加男公关这块业务。唐明顺对这些事情也是毫无头绪,反正郑斌说啥就是啥。唐明顺就一个要求:“我听保安说,有人偷偷在的士高里面卖白粉和冰毒。这你得查清楚是谁,把他揪出去。别把缉毒的公安都招来了,搅了俱乐部别的生意。”郑斌点点头:“估计是黑三那块的人,反正我自己的弟兄绝不会在这卖的。这事我会盯住的。”两人公务一谈完,顿时言尽词穷,面对无聊。郑斌嘀咕着:“真真手下有几个新来的妞,其中有一个真不错,下午有没空?”一面说一面抬眼看看唐明顺,眼圈有点发红。唐明顺单独从不嫖/妓,但是在玩3P上却跟郑斌是最好的搭档。“嗯,今天我没空。” 唐明顺今天心里好像总是搁着事,做什么都没兴趣,犹豫了一下,“如果我明天有空,我给你打电话。”郑斌有点扫兴:“行,没空也给我个电话。”唐明顺点点头,知道郑斌如果约不到他,就会去找他们铁三角的另一个——张剑。张剑是一个进出口公司的副总,富二代,老爸是亿万富翁张明端。张剑今年27岁年龄,人长得高大英俊,从小在英国留学,有硕士学位。张剑是郑斌先认识的。唐明顺有时觉得好奇,郑斌怎么会跟张剑认识呢?又怎么混在一起的。两人出身背景,经历,教育程度天差地远。郑斌跟张剑不仅仅玩3P,两人还亲近的异乎寻常。关于张剑的性取向,外面一直大有传闻,所以唐明顺跟张剑关系再好,都不涉及到私生活层面,但是郑斌不在乎。唐明顺也搞不清楚这两人到底啥关系。离开银宫后,唐明顺开着车在市区里乱逛,漫无目的,遇到岔路就拐弯,一个多小时后,唐明顺停在了陆佩瑶家小区的门外。唐明顺打电话:“陆佩瑶,我出门买东西,顺便路过,请你一起吃晚饭好不好。”陆佩瑶正在家里看资产评估的书,闻言不由叹气:“你买东西买到复旦教工宿舍来了,真想得出来。”唐明顺苦笑:“说过多少次了,做人别这么犀利。”两人默默的在东方明珠塔上面的旋转餐厅吃晚饭,唐明顺一面吃一面不时抬眼看看陆佩瑶。陆佩瑶穿着黑色西装领靠腰套裙装,里面是一件雪白的仿绸衬衫,胸口有很多波浪型褶皱。 唐明顺脑子开始失控,猜测里面内衣的式样颜色,回想胸前那道深沟和被底裤遮挡部分。陆佩瑶感觉到了唐明顺目光的穿透力,开始不好意思了:“在这别盯着了,多怪异。大不了,今天回去后,我再让你在视频上看一眼。”“既然在视频上给我看,为什么不直接给我看呢?” 唐明顺皱着眉头,冷着脸。“因为总得有个底线吧。”两人吃完饭后,沿着外滩步行街散步,4月江南的夜风带着潮湿的水汽,周围都是人,磨肩接踵。在这样的人流中行走,有很怪异的感觉,明明到处是人,拥挤不堪,却觉得分外寂静孤独。唐明顺不由的拉住了陆佩瑶的手,以防被人群冲散。陆佩瑶由他抓着手,两人都有点困惑。陆佩瑶不知道唐明顺什么打算,唐明顺自己不知道自己怎么打算。两人慢慢在江边停住脚步,面江而立,背后是穿梭往来的人群。唐明顺的手慢慢揽上了陆佩瑶的腰,那不盈一握的触觉让他心动。唐明顺慢慢侧转过身来,双手将陆佩瑶环抱,拉近。唐明顺头慢慢低了下去,犹豫不决。陆佩瑶闭上了眼睛,慢慢抬起头来。朱唇近在咫尺,唐明顺感觉到了自己内心的渴望和痛苦。陆佩瑶也听见了唐明顺咚咚的心跳声。唐明顺始终没有近一步的动作,陆佩瑶慢慢睁开了眼睛,两人默默对视,唐明顺眼神痛苦不堪。陆佩瑶轻轻叹了口气,人想往后退。唐明顺一急,手臂加力,顿时把她揽得跌进怀里。唐明顺手臂搂在腰和背部,一下子箍紧,两人上身分离,下身却紧贴在了一起,唐明顺的坚硬顶住了陆佩瑶的下腹部。两人四目相对了良久,唐明顺低低的问:“感觉到了么?”陆佩瑶点点头。唐明顺闭上了眼睛,声音中有压抑的喘息:“今夜想体会一下吗?”陆佩瑶犹豫迟疑,最终摇了摇头,慢慢推开唐明顺:“今夜体会后,周一上班怎么相处。”这确实是个问题,唐明顺从陆佩瑶跟王浩然分手后,就为此纠结不休,有时想干脆把心一横让陆佩瑶当自己正式女友,但这样的后果只能是妨碍她遇到真正合适的男人。唐明顺叹息了一声,缓缓松开了陆佩瑶:“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唐明顺开车送陆佩瑶回家,在周末的车流中穿行,两侧是十里洋场繁华的橱窗,蜂拥的人群。霓虹灯变幻的光芒给两人的脸一会涂层青一会涂层红。唐明顺心情抑郁。陆佩瑶柔声安慰他:“我现在已经明白了,人跟自己的终极欲望斗争是徒劳的,无论怎么压抑自己,最后都会屈服。既然如此,开始时又何必让自己如此痛苦不堪。王浩然也好,我也好,都无法抗拒自己的心魔,在经历一番挣扎后,还是走上了自己的终极命运。糖糖,你的问题就更简单了,只是生活方式和性/爱偏好的问题,并不涉及品德和良知。你有权过你想过的生活。”唐明顺慢慢说:“佩瑶,每个人可能都有隐秘的欲望,羞于启口,怕人知道,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去体验,循规蹈矩的终其一生。但是我屈服于金钱,淫/欲,已经走得太远,无法回头。跟一个女人正常的性/爱对我来说,不够刺激,无法让我彻底满足。我不找正经女孩,也不敢有严肃的恋爱关系,我不想毁了别人。”陆佩瑶微笑了:“我明白,这段日子我就在跟我的淫/欲挣扎,弄得我自己疲惫不堪。我现在整夜整夜的失眠,不知道如何缓解自己的焦虑。本来我想找个男人解决一下问题,结果还差点闹出事来,幸亏那人是你给我介绍的,如果是我自己乱找的一夜情,昨天肯定不能轻易脱身。”唐明顺点点头:“一夜情很不安全,什么人都可以遇到。劫钱劫色都还是小事,把命丢了的都有。人生安全问题最重要,所以我从不跟不知道根底的人发生性关系。如果你真感觉到欲/火中烧,我可以带你去可靠的店里找鸭子。”陆佩瑶哭笑不得:“找鸭子,这实在有点超过我最狂野的想象力。算了,我还是忍忍吧。昨天你对着摄像头手/淫,让我羡慕不已,男人就是这点好,可以自我释放。”唐明顺惊讶的扭头看了她一眼:“女人也一样可以自/慰,你不会么?”陆佩瑶皱眉:“确实有文章提到女人自/慰,但是实在想不出来她们是怎么做到的。”唐明顺想了想:“佩瑶,你如果不会自/慰,那你就必须要找到个男人才能满足你,你不见得一定随时都能找到男人,得看人家有空没空,有欲望没欲望。就算你真有那么个男人,随叫随到,也不见得每次就能满足你。所以,一定要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求人不如求己嘛。”陆佩瑶愕然,多少有点结结巴巴的说:“哦,糖糖,你这话真是令我茅塞顿开。问题是,怎么做?”唐明顺好笑:“怎么,还要我教你么?嗯,我可以教你,你给我什么好处?”陆佩瑶笑:“切,你一个男人怎么教我,居然还敢问我要好处。”唐明顺促狭的笑:“我当然可以教你,而且保证把你教会。我索要的酬劳是,一个深吻,因为我还没真正吻过你。怎么样?”陆佩瑶鼻子里哼了一声:“得了吧。跟你接吻,我宁可去跟猪亲吻。”“哦,陆佩瑶,你这偏好有个性,跟你比,我玩3P就不算啥了。”